第149章 149 交卸指揮權

白麪黑廝

  

..中蘇最後的和平協議還沒有正式簽訂,但是從蘇聯人的表現來看,這一回是有誠意的,中國這邊也是重重地舒了一口氣,甚至********提前就解除了齊一鳴的戰區最高指揮權,齊一鳴也抱著一堆厚厚的報告前往京師進行彙報。

坐在公務車上的廖懷仁對身旁的齊一鳴感慨道:“你這一次可是算立了大功啊,等於全殲蘇軍一個軍,也保下了我們境內的東西,如果放在一個軍職幹部身上,日後平步青雲那是可以確保的事情了。”

齊一鳴看著窗外已經日益繁華起來的京師街道,看似不經意地說道:“立功什麼的不是我看重的,你也知道這些。”

廖懷仁眉頭彎了一下,問:“怎麼,對把你從指揮官的位置上請下來心裡不舒服?”

“這倒不是,”齊一鳴說道,“本來我就不應該去領這樣一個位置,現在局勢差不多穩定下來了,再衝突的可能性已經很小了,我讓出來本來就是應該的。”

“那你擔心個什麼?看你的臉色從出了達裡諾爾之後就顯得一直不怎麼好。”

齊一鳴微微笑笑,也沒有解釋。他不可能所有的話都對廖懷仁這個總參二部的人說清楚,雖然兩人關係不錯,但他心知肚明廖懷仁身上是有監督自己的職責的,或者說監督自己才是他的主要工作,什麼幫他協調事務都是輔助性的。

跟廖懷仁說點什麼花,估計前腳說完後腳那些大佬們就知道了。齊一鳴還沒有傻到能掏心掏肺的地步,他和很多高層的信念是一致的,那就是富國強民,可齊一鳴又不是全知全能的聖人,他還生活在這裡,還有自己的想法和事業,自然不會跟全部的高層和利益攸關方完全一致。

齊一鳴在這次的事件後,自己莫名地感覺到了一股危機感。他很清楚這股危機感是怎麼來的。從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以來,他一直都是處於被信任和不被信任之間,作為外來者和一個莫名其妙的年輕人,他始終遊離在權力的圈子之外,而實際他又掌控特別驚人的力量,而高層大佬們需要著力借重他。於是就造成了齊一鳴一直處於這種貌似核心但又不核心,貌似深受倚重信任但又被提防的狀態。

尤其是他這次重挫蘇聯軍事力量,3o9師的驚豔表現再加上他沒怎麼通過p1a或者中央,就籌措到了大量的物資,並支撐他打完了這一場數週的戰爭。無論是以上哪一點,都足以讓一些人坐臥不安了。照以往他們對於齊一鳴的瞭解大多是片面的,認為先齊一鳴年輕熱血,容易被駕馭,其次他本身雖然有力,但不至於脫出上級的控制。

而中蘇衝突的飛船事件卻直接向一些缺乏安全感的高層直觀地揭示出了,齊一鳴到底有著怎樣的力量。

相信一些大佬甚至都會覺得後怕,在出徵新疆之前,3o9師可是一直駐達裡諾爾的,按照齊一鳴的進軍度,那豈不是一日功夫就能兵臨京師城下嗎?到時候雖然京師軍區也有重兵把守,但是能抵得過打蘇聯人如殺雞一般的3o9師?

客觀條件上,齊一鳴已經具備了一切作為一個國家局勢的威脅著的要素,現在的問題不是他能不能犯上作亂,而是他會不會犯上作亂了。沒有這個能力的時候誰都不會擔心你,可是你有了這個能力,沒有這個打算,仍舊被視為危險分子。

“是不是近期應該再低調一些呢?”齊一鳴心中暗自打算,他可沒有跟什麼人衝突的想法,內耗什麼的最傻了和最沒有必要了。

帶著頗為複雜的心理,齊一鳴一路來到終南海。沒有出乎預料,不管有些人是做怎樣的打算,齊一鳴還是得到了大佬們的笑臉迎接,就像歡迎一個做成了大事的晚輩一樣,顯得親和力十足。

陳允先上來拍著齊一鳴的肩膀說道:“好小子啊,這些年我們都覺得北方的老毛子壓得咱們喘不過氣來,全國上下又是挖防空洞,又是做各種動員的,誰想你厲害啊,一出手就滅了毛子一個軍,還把中亞都打亂了。呵呵,毛子不止要跟咱們和談,為了平息他們混亂的中亞情勢,連在阿富汗的4o軍都往後撤了。”

這個情報倒是齊一鳴不清楚的,不過想想也在情理之中,這些年土耳其斯坦軍區是直面阿富汗的主戰場,實際上主要作戰的也就是第4o軍一個單位。現在中亞軍區處於半殘狀態,土耳其斯坦軍區也只有一個也受損了的36軍撐場面,那肯定是不行的。阿富汗和中亞蘇聯本土相比,肯定本土更重要,所以4o軍自然要撤出一部,鎮守中蘇邊界。

平太宗也帶著鼓勵的笑容,說道:“打得好,打得漂亮啊,自從咱們建國以後,面對強敵少有這樣的大勝,我看你來的戰報,咱們跟蘇聯人的戰損比只有8oo比1,打掉了蘇軍上千輛坦克和裝甲車,自己損失的不過五十輛,打得好,打得好啊!”

楊晌堃這是嘆道:“可惜這場戰爭咱們不得不放在桌面以下,別的國家連個風聲都不一定聽得到,威風打出來了,卻不能讓人看到,多少有些可惜啊。”

齊一鳴也笑道:“若是讓全世界都知道反而會麻煩了,還好這事兒還在可控的範圍之中,實話跟各位長說,這仗打得我心裡都毛啊,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就玩壞了,搞成核大戰,到時候我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平太宗拉著齊一鳴,親切地道:“什麼千古罪人,分明是千古功臣啊,小齊同志你的功績,若放到古代,那是跟千騎掃大漠的霍去病,攻破突厥牙帳的李靖一樣的!戰功咱們雖然不能明著有所表示,但是私下裡還是要大大地嘉獎的。”

齊一鳴也被眾人的氣氛所感,說道:“勝利就是對我最好的嘉獎!”

平太宗點點頭,道:“呵呵,該是你的一點都不會少的。現在先請小齊同志為我們介紹一下這場戰爭究竟是怎麼打的吧,我相信這場戰爭對於未來我們的國防和軍事鬥爭,都是具有啟性的,戰爭的形態已經改變了,只有站在革命的最前端,我們才能掌握最強的力量,保衛祖國和人民。”

齊一鳴站到前端,因為他不是正經軍職,所以鞠躬替代敬禮,開始了自己洋洋灑灑的彙報。讓他頗為訝異的是,領導們似乎也都是相當認真,都拿著個小本邊聽講邊記錄著什麼,足以見他們對於這場勝利和它所代表的東西的重視。

報告大約講了一個多小時,齊一鳴以前也沒少幹過這樣的事情,自然簡明扼要,重點突出,關鍵的東西纖毫畢現,也讓大長們頗為受用。

平太宗笑著定了個調子,道:“小齊講的東西都很好嘛,應該製成檔案交給咱們個基層的相關幹部和同志們好好學習啊。呵呵,說真的小齊同志真是人才啊,在多個領域都為我們國家做出了重要的貢獻。這不,幾個國家買潛艇那個案子現在也有了進展,小齊同志可以跟進了解一下,多做一點指導工作。”

齊一鳴忙點頭道:“好的,我清楚了。”

沒過一會兒,陳允又提出道:“對了,關於全國幾個經濟開區的基礎設施建設和配套的問題,小齊你之前也提了不少非常有益的意見,這會兒改委也正籌措相關問題,你後續也可以參與一下。”

齊一鳴又道:“沒問題,我清楚了。”

楊晌堃似乎也是跟風,也給齊一鳴找事做:“這仗打完,大家都知道先進的武器裝備配合高昂的意志軍心有著怎樣的效果了。似乎咱們在先進裝備的研究和展上都不能落後啊,這次蘇聯也展示出了很特殊的武器,不過我們推斷是無法進行大量量產的東西,將先進武器廉價化、大量生產,進一步提高我軍戰力,也將要提上日程了。國防科工委成立之後,小齊同志你也在那裡掛個名,儘量利用自己的長處指導科工委的工作吧。”

“嗯,非常好,我清楚了。”

不過齊一鳴的頭上問號卻越來越大,雖然他之前就曾經摻和過很多事情,可是突然被一下子安排這麼多事情做,還是頭一糟。齊一鳴看著極為老長臉上的笑容,不由覺得有一點點虛假,心中已有所諳明,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會議快要進行到尾聲的時候,平太宗再度交代說:“雖然局勢穩定下來了,但是誰也不清楚會不會再遇到抽風的蘇聯人,3o9師是咱們抵抗蘇軍入侵的中堅力量啊,小齊你之後交接指揮權的時候,順便將3o9師的指揮權暫時交到總參手上吧。我們確實用得上這樣一支強勁而堅韌的力量啊。至於達裡諾爾那邊的安全問題,也交由京師軍區38軍的一部負責吧。”

齊一鳴自然不敢說不可以,笑著點頭連道沒有問題。講了這麼多,要點其實就在最後一條,3o9師這個完全聽令於齊一鳴的軍事單位,想要再調入京師的附近,恐怕沒有那麼容易了,而中央對於紅警基地的控制幅度,恐怕也會慢慢增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