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155 藍軍師

白麪黑廝

  

..既然想打造一支優秀的藍軍部隊,那麼指望美國送的那點老掉牙的6o、113裝甲運兵車是肯定不足的。齊一鳴也有其他的辦法可以為這支正籌劃組建的藍軍師,提供所需要的裝備。

輕武器方面,16自動步槍、4卡賓槍、9手槍這些都不怎麼值錢,跟美國一氣兒要足不成問題。如249機槍、24o通用機槍等,拿過來之後可以進行一番仿製。另外輕武器上齊一鳴還有其他更不錯的想法,如在十幾年以後才會出現的新世紀單兵武器,如他鐘愛的fn2ooo突擊步槍、sar-突擊步槍等,雖然他手裡沒有技術,但網路資料庫中可有很多細節圖,交給norino去仿製和自行摸索,難度也不大。更何況,95式的孿生兄弟97式本身就是用5。56nato彈的,裝備這個東西也不成問題。

重型武器和裝甲車輛載具方面,仍舊是以勒索美國順便仿製為主。倒是主戰坦克上,齊一鳴看不上美國隨手打他的6o巴頓坦克,這東西放在那裡當寶貝,在p1a眼裡也就是59改的水平,現在幾年前裝的8o式什麼的都稀里嘩啦地被替換下來,一水兒的99式成為了p1a的標誌性武器,就算打造藍軍師,也絕不能裝備太差的坦克。

其實若說北約制式的武器,齊一鳴並不是沒有的,紅警盟軍實際上就是北約制式的裝備,雖然有些誇張化了,但基礎的形制還是與北約類似。

之前蘇軍的犀牛坦克被糅合了一部分8o式車族的技術,轉化為了bt-1ooo,成為了norino出口的主力車型,後續的改進款bt-2ooo則介於原版的哈立德坦克和已經不可能進入現役的96式坦克之間,但仍帶著很濃厚的犀牛坦克的特徵,比如正面的傾斜裝甲不像96式和哈立德的楔形,而類似1的傾斜型。

與犀牛坦克的熱賣形成對比的是重量輕一些的灰熊坦克,雖然北方工業在技術上生產它已經不存在問題,但是全國都在熱心地大上99式,這款坦克則變得沒了用武之地。

其實灰熊也不是完全沒有用處的,齊一鳴認為這款坦克自重僅三十多噸,而且設計十分優秀,有著出色地運動效能,特別適合於在山地和南方舟橋上馳騁。其防禦能力雖然比不上bt-2ooo,但跟早期1和bt-1ooo相比還是不弱的。再加上其出色的電子裝置,應該算是此時第三代坦克中輕型之冠。裝備有一門1o5線膛炮,威力比起t-72的125都不差,穿甲效能很出色。

齊一鳴最早為灰熊設想的舞臺是裝備p1a的山地部隊和一些地形不適合99式五十多噸的重型身子行進的地方部隊,另外武警部隊也需要一款機動好、威力強的輕型坦克,灰熊就相當合適了。

現在,考慮到灰熊的形制跟北約坦克高度接近,尤其是那門1o5線膛炮,可以跟不少西方國家的彈藥通用,齊一鳴就為新的藍軍師選擇了灰熊作為自己的主力戰車,定型為86式輕型坦克,代號灰熊。

灰熊裝備部隊主要是兩款,一款灰熊基本型,一款灰熊改型,主要區別在主炮上,基本型採用1o5線膛炮,而86a2灰熊改則使用來12o滑膛炮。實際上這門12o炮犀牛坦克也能裝備,之前有提過,紅警設定中搞錯了蘇聯的制式,使得犀牛一直頂著個盟軍的12o炮,直到紅警3中才換成了真正的蘇制125滑膛炮。

至於裝甲車,齊一鳴不會閒到去要2戰車或者1av-25之類的東西,仍舊採用全軍通用的o9式8*8步兵戰車,但電子裝置上採用了能與美軍通聯的系統,另外那一門3o機炮也換成了北約制式的25機炮,機槍也從89式國產換成了美軍的2勃朗寧。其次便是zbd-o4式履帶裝甲車,也進行改動後裝備藍軍師。

火炮方面,輕型單兵武器類重火力,主要用美軍送來的224迫擊炮、72火箭筒等等。牽引火炮還是以從美國淘換來的那些為主,如二戰時期留下來的1o1型1o5榴彈炮、114型155榴彈炮之類。至於自行火炮和高炮,都是採用本國生產的底盤,加北約制式的火炮。

這一番整治下來,雖然這個藍軍師自然達不到p1a如38軍112機步師或3o9特編師的水準,但是橫向比較其他國家的機步師,絕對只強不弱。這支部隊最終還是讓齊一鳴拿到了,給了一個31o師的番號,規模比起3o9師那自然是小得多,標準的機步師6團編制,三個機步團、一個裝甲團、一個炮兵團、一個防空團,外加6航大隊和師直部隊,總人數約13ooo萬。

31o藍軍師經********決定,並不由齊一鳴的紅警戰士組成,而是取正常的徵兵路線,但選取最優質兵員,主要以吸收高素質的青年為主,軍官的選拔也強制性要求很高的英文水平,甚至還要考核一下西方文化。這麼做的目的很自然,就是除了長著一張中國人的臉,一顆忠心向祖國,其他的一切都要像美國人、歐洲人。

齊一鳴編練31o藍軍師是考慮這方面的內容齊一鳴會更加擅長一些,而軍內其他將領對於打造這樣的藍軍師,肯定沒有齊一鳴上手。另外這大概也是對於撬走齊一鳴的3o9師進行一番補償。齊一鳴也不會指望31o師能多快形成戰力,不是紅警戰士他也沒法對這支部隊完全信任,所以31o師的駐地也不在達裡諾爾基地,而在附近的錫林郭勒盟。

藍軍師的軍官中有一定比例的紅警戰士,齊一鳴在生產他們時設定了盟軍屬性,所以他們對於打造一支美國化的部隊,應該很有心得。自然,3o9藍軍師的師長是從別的地方調過來的,不可能讓齊一鳴的下屬紅警兵擔任。

處理過這事,齊一鳴又想起了之前海軍跟自己要級要塞那回事,劉華青司令稱自己去遊說高層,盡通過對南海的戰略計劃,也不知道情況到底如何了。於是齊一鳴撥了劉華青的私人電話,但接起來的卻是劉華青的祕書。

“啊,是齊委員啊,司令他睡了。”

“睡了?這會兒是上午十點鐘,司令剛睡?”

“嗯,是的,最近司令相當忙,做了很多工作,這些天都基本上沒有個正點。”

“為了南海的事情?”

“是,計劃進展得不太順利,司令很焦急。”

“這樣子啊,那好吧,先讓司令好好休息吧,我等傍晚的時候去找司令,跟他吃個晚飯,瞭解一下情況。”

“好的,等他醒了我告訴司令。”

掛了電話,齊一鳴眉頭深蹙,劉華青都是一把年紀的人了,很愛惜身體,像這樣沒日沒夜的工作幾乎沒有。但現在忙成這個樣子,肯定是遇到了什麼麻煩。

“難道是上面否了海軍的南海進軍計劃?”齊一鳴不由心中暗道,他很久都沒有聽到什麼來自高層的風聲了,最近他感覺自己跟終南海之間好像形成了一堵看不見的牆,大家見了面一樣親和友善的,但是背後看不見的風波詭譎讓齊一鳴不由暗暗警惕。

等到傍晚的時候,齊一鳴驅車來到了劉華青的寓所。雖然老將軍一身軍裝整潔,但看臉色卻是並不很好,明顯是休息不好加憂慮過度造成的。

“司令,海軍還指望您呢,你可不能這樣太操勞。”齊一鳴攙著劉華青扶他坐上餐桌旁。

劉華青嘆了口氣,說道:“老了啊,以前這樣忙都沒有什麼,現在明顯感覺力不從心了。”

齊一鳴問:“是南海計劃出了紕漏?”

劉華青無奈點頭,說道:“把情況想的太好了啊,當中的複雜是我們之前沒有預料的。你之前把蘇聯捅了個大洞,上面還在緊張地準備處理後續的問題,並不想多生枝節,潛心好好展國民經濟什麼的,雖然南海計劃看似沒有多少危險性,但是搞不好還是會造成武裝衝突,到時候可不能像蘇聯那樣掩蓋下來了。我覺得老長們也考慮,擔心咱們國家窮兵黷武、好鬥的形象留在世界舞臺上,對於以後咱們的國際交往產生負面影響。”

齊一鳴不禁吐槽:“蘇聯和美國哪一個不是窮兵黷武,哪一個不是好鬥的?負面形象有,但是大家照樣要遵循他們的規則,對他們畏服。”

劉華青搖頭,“話不能這麼講,我們跟美蘇之間還是有本質性區別的,先咱們底子就沒他們那麼厚,再者,咱們中華文化講究個以理服人,兵者凶器,持之謹慎,所以考慮起來會複雜很多啊。”

齊一鳴撇撇嘴,道:“也是,咱們跟那些野蠻人和海盜的後裔本質上是有區別的。”

劉華青被齊一鳴逗笑了,說道:“這些天呢,我們海軍在努力羅列南海計劃的好處和有利影響,也在沙盤推演各種可能的不利情況和困境,能做的也只有儘可能全面地呈現在老長們面前,說服他們,只是過程不太順利。”

齊一鳴深深吸了一口氣,也仰在沙背上,腦袋裡想了很多東西。按理講連番的軍事勝利應該給了終南海更多的自信,可是終南海並沒有就這樣盲目自負,反而愈加謹慎,這也算好事。不過南海戰略上,齊一鳴認為有一個機遇期的問題,如果就這樣錯過,走入資訊時代後再處理,麻煩還不知道會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