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159 小魔女

白麪黑廝

  

..“說說,是誰家的姑娘啊?”這話說得如此平常,沒有人覺得可能讓齊一鳴隨便與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孩結婚,本身齊一鳴就是一個天大的政治資源,危險中存在著機遇,如果能把他綁上自己家族的戰車,那好處是不言而喻的。

甚至從陳允提出這茬的時候,眾人都不由懷疑他的用心。

好歹陳允沒有提出自己家的女孩,而是說道:“咱們找的這個姑娘,先不能姿色太平庸,估計小齊是看不上普通女孩兒的,最少是個眉清目秀,青春可人的。然後,女孩家的手腕也不能差了,小齊就是個鬼精鬼精的小子,指不定那裡等著就坑人呢,要是送個老實孩子給他,說不定就給忽悠得啥也不知道了。所以,美貌和能力,這兩者都不能缺,再加上家世,呵呵,其實能選擇的範圍就不大了。我想到的人選嘛,這些條件都具備了。”

王珍笑著道:“你就直接說是誰就好啦。”

“李朋家的女兒,李曉琳。這姑娘現在於清華讀碩士,很有本事的一個女孩,長得也俊俏,又挺有氣質,而且性格很好,應該跟小齊相處得來。”

彭鎮想了想,道:“李家的姑娘是61年的吧,比小齊小一歲,只不過現在還在學校裡,沒有進入社會,可能閱歷要少一些,能鎮得住小齊這樣的人麼?”

陳允辯解道:“這丫頭家教很好啊,從小跟他老爸做過不少實地考察,也是很懂事的一閨女,待人接物都沒有什麼問題。”

平太宗卻搖搖頭道:“不行,李家姑娘我見過,確實很不錯的一女孩,但是她爸把她當男孩養,一個姑娘家主見比男人都多,而且性格很強勢,小齊那孩子,你看著平時謙和,卻一肚子倔脾氣,上了火起來,兩個都強勢的人就要掐起來,這個紅線我看牽不好。”

坐在這裡的人是不好介紹自己家裡的女孩,那樣太直白,而且誰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但大家也都想介紹親熟家的孩子。其實這些大佬們,上了年紀之後,都會熱衷於搞這樣的媒婆活動,幾人又商討了幾個人名,拒絕的理由亂七八糟,都快偏離了他們的找這個女孩的初衷了。

最後宋人雄提了一個人名,道:“葉帥家長子選平的女兒,你們看如何?”

這一提原本熱熱鬧鬧的會議室裡頓時有些平靜了,幾位老長臉上的表情突然都精彩了起來,甚至平太宗都多少覺得有些哭笑不得,道:“你怎麼想起這位混世魔王來呢?”

宋人雄也知道自己提的是歪主意,不要意思笑笑,道:“也不是沒有什麼合適的了麼,葉帥家孫女兒其實以上幾個條件都符合,而且是最出類拔萃的那種。”

陳允忍不住吐槽一句,“也是最讓人頭疼的那種。”

大家聽了,都是會心一笑,說起來這一位姑娘在三代裡面那算是很有名氣的。因為先,人家是葉帥的孫女,僅僅這家世就足夠顯赫了。葉帥多子多孫,不過這位孫女明顯是繼承了最好的基因,出落得極為貌美,從小就引得一對半大小子窮追不捨的。為了這個丫頭片子,不知道多少家的少爺們從好朋友打成了冤家。而且,這位小姐卻向來以挑逗別人為自己打架為樂,愛好熱鬧的這位姑娘,不知道因為這個惹了多少麻煩,可當勝利者像孔雀一樣回來要求美女青睞的時候,人家反手又把他給賣了。

這位葉帥孫女從來秉持大錯不犯,小錯不斷,幹得壞事從來都是剛剛好,絕對不會過界太多。甚至在座的幾位老人家都多少吃過這位的捉弄,這絕對是很沒面子的事情,於是大家都想要刻意忽略過去。

“小瑤啊,你還別說,這樣一個奇招,說不定會奏效,只是害怕小瑤這丫頭玩過了,最後好事弄成壞事了。”平太宗多少有些猶豫,別人的話他都會擔憂能不能鎮壓住齊一鳴,而到了這位葉瑤子大小姐身上,他又替齊一鳴擔心起來了。

王珍道:“小齊也不是好對付的主,更何況,之前瑤子遇到的那次事故,她已經懂事了許多,最近消停了很久了,讓人都快忘了她的存在了。”

宋人雄又道:“從職業上,瑤子是總參二部的人,雖然她今年才二十三,但是歷練了不少了,而且很有做情報工作的能力,比起純粹有眼色的姑娘專業得多。”

平太宗點點頭,道:“你這麼一說還真是這樣,小瑤也是為總參立過功的人物啊。嗯,確實小瑤的條件是最好的了,回頭找人去葉帥那裡問一下,也徵求徵求孩子的意見。”

葉帥年事已高,作為少數碩果僅存的十大元帥之一,這時候已經病弱得厲害了。眾人想想當初鬧革命的同志們,都一個個逝去,現在他們這些人,也都漸漸面臨歲月的侵蝕,不由心中悵然。再想到齊一鳴這樣只有二十多歲,一身是膽的傢伙,更覺得時不我待。

彭鎮突然又說道:“我沒記錯的話,小齊雖然沒有結婚,但是現在正在處一個物件吧,一個沒什麼門戶的小空乘。”

平太宗想了想,擺擺手道:“我有點印象,一個看上去很軟的姑娘,小齊平日很忙,也少與她見面,兩人的關係我看沒什麼,對小齊做一點說服工作應該就好。”

一群大老爺們不覺得拋棄一個可憐的姑娘是怎樣的罪過,對於他們來說,一切都是政治優先的。

宋人雄也是道:“呵呵,實在不行養在外面。”

眾位大佬都是鬨笑,卻沒有人斥責什麼,雖然這是不怎麼道德的事情,但是沾染權力的男人們,一生之中只有一個女人的情況,絕對少見。

“哈哈,要是別人還好說,瑤子要是知道有這麼回事,非得把天給掀翻咯。”

————

正在一群高層在討論牽紅線的事情時,其中的女主角卻也巧合地自己找到了紅線的另一頭。

八十年代的京師街道對於來自後世的人那絕對是一種享受,特別是不在上下班的高峰期,連自行車什麼的都沒多少。葉瑤子心滿意足地拉著一車新從商店裡買來的時裝,想要快些回家去試衣服。

百貨商店那邊幾個月前新開了一家服裝專賣店,叫做&q,店面相當大,貌似是什麼中外合資的牌子。最近可成為京城的一大熱點,年輕男女們都喜歡到這家店裡買衣服,雖然價格對於工薪階層來說相當昂貴,但那種特立獨行的潮流時尚感,與這個時代不相符的那種酷酷的氣息,讓時下年輕人十分著迷。

就是&q的女裝多少有些暴露,不少女孩都沒有膽量買那麼露的衣服,怕被說傷風敗俗,但葉瑤子從小就不在乎這些。她不覺得暴露自己的美麗曲線是什麼罪過,如果美麗被掩蓋,無法被人欣賞,她才認為是大罪過。

接受了一番“新潮流”的洗禮後,愛美的葉瑤子拉直了自己已經燙過的長,開始學習化那種看上去自然的多的妝容,穿上新潮的服飾,如果一個2o1o年的人看到她,絕不會認為她來自八十年代。

供職於總參,而且待遇良好,家裡也不怎麼缺錢,葉瑤子有資本去買自己喜歡的東西。她此時開著一臺東風風神,是總參配給她的公務車,作為一個23歲的妙齡女郎,就有如斯待遇,絕對不單單因為她有一個元帥爺爺,她個人的本事也是爭取到這一切的重要因素。

葉瑤子很喜歡自己現在的車,瓦亮的黑漆,流線的外形,最關鍵是駕駛起來動力十足,而且還有諸多很人性化的設計。作為一個女孩,她沒有什麼太多看到國產車的自豪感,只是單純享受駕好車的愉悅。就如同很多剛學會開車、剛買車的年輕人一樣,他們一頭扎進這個世界中,去了解很多跟車有關的知識。

葉瑤子看了很多國外的車的訊息,然後又瞭解了國產車的情況。她隱隱覺得,國產車從設計外形和概念等多方面,都與國外的車不同,確切說是領先了一代。她很好奇,從國產車到軍備,到更多的方面,自己身處的國家一夜之間就不一樣了似的。她覺得背後有自己看不到的迷霧,讓一直不安於平淡的她心裡癢癢,想要揭開這個謎團。

正當她駛過長安街的時候,突然車旁一輛拉風的紅旗疾馳而過。已經對車有了認知的葉瑤子立即認出這是一款紅旗今年的限量款,實際上都是配屬給了高階領導們,當初說是要送給她爺爺一輛,但她爺爺以用不上為由推掉了,讓她兩個叔叔還一陣惋惜,說用不上還可以給他們用。

又是出於好奇,葉瑤子一掃車牌,然後拿出自己的手機,找到一個程式,將車牌號輸入了其中。他們總參包括一些執法機構都有一些特殊的小福利,比如這個程式,就是可以幫忙調閱個人資訊的,對於他們這些搞情報的人來說,簡直感覺方便到讓人讚歎。

按理講再高的領導,車牌都要被備案的,可是葉瑤子卻只得到了“許可權不足,無法查證本車主資訊”的回覆。這讓她更為好奇了。

“到底是誰,連我的許可權都不能知道?”葉瑤子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