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搶攻和鐮刀機甲

白麪黑廝

  

..坐在這會議室中,一名參謀介紹著情況:“越軍313師在我們的攻擊目標上差不多是一個營的兵力,駐紮在167高地上一個連,166、168陣地東側有一個連,156、167陣地上也是一個連,164陣地上應該是他們的營指揮部所在。這個地區並不好打,有不少石洞、罅隙、塹壕,越軍的火力點設的也比較好,一旦衝過去面對的是多個層次的火力網交叉打擊。陣地附近還有佈置的步兵雷,更是讓衝過去變得困難。”

又一名參謀把話接了過去,續道:“我們準備採用夜襲的方式,悄悄地摸進越軍的陣地,對他們進行分割圍剿,把越軍堵在洞裡,一個一個拔掉。所以我們前期已經開展了大量的工作,在幾個優勢地點設定觀察哨,炮兵反覆進行觀察,另外我們的工兵也已經在這一地區掃了過1ooo顆反步兵地雷。為了確保隱蔽性,我們向氣象部門瞭解了,選擇三月八日那天凌晨進行攻擊行動。”

其實這麼細緻的安排,連前期工作都基本上已經做好了,就說明這個作戰行動就等開始實施了,在這裡告訴後來的齊一鳴,也算是對他表達一下尊重。

這個作戰計劃付泉友還是比較滿意的,認為並無問題,他對齊一鳴道:“齊同志,你看這樣搞怎麼樣?”

這個問話其實是禮貌性質的,不過齊一鳴可是懷著其他心思來的,於是便道:“哦,我覺得挺好,就是我有一點不成熟的意見,大家可以參考一下。”

他這麼一開口,會議室裡的人臉色都不好,叫你來實際上是讓你來參觀的,哪能真的讓你說的算數啊。可是齊一鳴恍若未聞,直接道:“那拉地區這些陣地,情勢很複雜,直接用步兵打可能會比較費力,而且會造成一些不必要的犧牲,但是用炮擊掩護或者壓制的方式,攻擊效果也不會太好,既然如此不如直接空襲好了。”

參謀長吳荃緒臉色黑黑道:“空襲?可是我們的指示是敵不動我不動,這樣會升級戰爭的烈度和規模的,再者說,我們到哪裡去找能夠對地攻擊的強擊機?難道你打算讓那幾個直升機去空襲?”

付泉友微微咳了咳,道:“齊同志這一次還帶了一個航空團過來,就駐紮在6良機場,裝備的都是我們最新型的殲擊轟炸機,據說比越南人的戰鬥機領先兩代,可以攜帶的炸彈過我們的普通轟炸機。”

齊一鳴咧嘴一笑,道:“最重要的是,這些戰機都具備精確打擊的能力,我已經在6良囤積了二百多噸精確制導的航空炸彈,主要是鐳射制導的,這些制導炸彈的精準度都極高,那些惱人的洞窟和火力點,完全可以點名敲掉,而不用擔心我們士兵傷亡。”

政委施宇孝畢竟是搞政治思想工作的,對武器並不太熟,一愣:“能從天上扔下來,直接打進越南人的山洞裡?這個太玄了吧,要是有這本事,當年就算上甘嶺我們也守不住啊。”

齊一鳴點頭道:“所以說三十年前那種作戰模式,用到今天已經是不行了,不管是我們6軍還是海空軍,都面臨著高科技戰爭的轉型問題,我們要開始接觸新思維和新戰法,才能更好的保家衛國。”

別人說這種話也許大家就虛心接受了,可是齊一鳴一個黃毛小子說這種話,大家都不服,施宇孝板著臉道:“就算再怎麼達,這戰爭還是靠人打的,我們這些人雖然沒太多本事,但扛了幾十年的槍,這點言權還是有的。”

幾個參謀和軍官也是並不太贊同齊一鳴的意思,紛紛小聲討論,還在嘲笑齊一鳴的異想天開。

“扔炸彈扔到人家山洞裡,以為飛機都是投籃高手嗎?真可笑!”

“這種唯武器論的觀點那是極大的違背了我們的革命精神,是貪生怕死,是沒膽沒勇氣的表現。打6戰,空軍能做什麼用,在這大山裡密密麻麻都是樹叢,人家藏好了,飛行員看都看不見,說打在人家頭上,那完全靠蒙吧。”

“美帝的軍隊也不是一樣,號稱世界最先進,可是還不是被越南人打了一個灰頭土臉,死了成千上萬的人,最終還是撤軍讓北越滅了南越。要我說跟越南人打仗,就要看誰更加不怕死有犧牲精神!”

……

聽著會議室裡嗡嗡嗡攻擊自己的聲音,齊一鳴一時之間也有些氣得臉色通紅,不過他還是沒有作,只是坐在那裡,用一雙眼睛盯著做決定的軍事主管付泉友。

付泉友沉默了一會兒,壓了壓手讓眾人停下討論,問齊一鳴道:“齊同志你們空51師的戰機有沒有夜間作戰的能力,即便是夜間空戰也能做到那個精確打擊嗎?”

齊一鳴拍著胸脯道:“沒有問題,對我的航空兵部隊來說,夜裡還是白晝出戰都沒有問題。”

付泉友又問:“那你們航空兵部隊是否能夠對那拉地區的敵人形成火力的絕對壓制,效果比炮擊好?”

“比炮擊好很多,更別提是精確打擊了。”

付泉友點點頭道:“既然你有信心,我們也可以試一試。同志們,齊同志這麼樂意讓我們見識一下新戰爭模式,我們也就給他這麼一個機會吧,呵呵,你們可都是穿著人家送來的新軍服呢,咱們步兵押後,看情況而動,如果轟炸效果好,咱們就上,如果效果不好,咱們可以再選擇機會嘛。”

一個參謀急切道:“可是上半夜有月亮,下半夜沒月亮的只有3月8日那一天啊。”

齊一鳴提出道:“那我就七號白天出擊,先攪和越軍一個心神不寧,疲憊若喪,就算不成功,你們也可以藉著他們的疲憊在晚上進行偷襲。”

付泉友拍拍手道:“這樣好,就這麼定下來吧。齊同志,那你還有沒有其他的要求?”

“嗯,為了航空兵的精確打擊能力,我需要派駐一些特種兵進入到那一地區,有必要的話會進行手動的制導,咱們的偵查大隊對於附近也都熟悉了,有可能的話,帶一帶我們的指戰員。另外,下午的時候,我們還將送到前線十臺山地叢林裝甲兵載具,能夠在山地作戰時作為火力輸出點,並掩護我們的士兵進行作戰。”

參謀長吳荃緒搖頭道:“不行的,車子上不來的,咱們老山這裡山勢比較陡,一個抓地不牢就要掉下去了,更別說裝甲車這樣的東西,光爬坡就費勁死了。”

齊一鳴突然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道:“我說這是裝甲兵的載具,可沒有說這東西是裝甲車啊。”

付泉友來了興致,這些天齊一鳴總是用一件件的新東西震撼著大家的神經,他不由問道:“能夠爬坡還是裝甲兵使用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呀,齊同志不要賣關子了。”

齊一鳴卻打算把關子賣到底了,道:“下午你們就看見了因為我們航空運力有限,所以我之弄過來十臺,不過以連、營級為單位的戰鬥中,這1o臺已經足以扭轉形式了,嘿嘿,這東西還真的只能在山上用,平原上碰到坦克甚至25mm口徑的裝甲車都要糟糕,但是山上沒有裝甲車,也少火箭筒和直瞄火炮,這東西就相當好用了!”

一群人都是滿頭霧水不知道齊一鳴說的到底是什麼東西,直到當天下午,從6良趕來的幾輛大平板車揭曉了答案。

“我的天奶奶啊,這是什麼東西啊!”新裝備的到來引起了一眾士兵們的圍觀,就連軍官們也帶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從大平板車上卸下來的這些鋼鐵怪物。

這些個鋼鐵怪物塗著淡黑色和青色的數碼迷彩,上半截像是一輛五九式坦克的圓形炮塔,不過要小一些,正前方也沒有一根炮管,而是一挺12。7mm的重機槍,這“炮塔”的左右兩側還各有一挺重機槍,總共是三挺重機槍。除此之外在炮塔的上端左右各掛載了一具7聯裝的57mm火箭巢。這些構造還不讓人覺得多麼驚訝,最讓人接受不了的是,這個鬼東西既不靠履帶行進,也不靠輪子前行,居然是安裝了四跟液壓懸掛的節肢足。

付泉友驚愕地拉著齊一鳴問:“齊同志,快說說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啊?”

齊一鳴這時候也不賣關子了,笑道:“zbz-85型足式裝甲步兵載具,綽號鐮刀機甲,這是我們新開的專門用於在複雜地形上反步兵的一種武器。主要武器為三門12。7mm的重機槍以及兩具共14枚簡易制導的火箭彈。其炮塔是採用了跟主戰坦克一樣的惰性附加裝甲,至少能夠應付4omm以下的炮擊,最大的特點是行動十分敏捷,能夠跨越多種不同地形,上山涉水都沒有問題,尤其適合在叢林山地作戰。”

付泉友眼中大亮,他很明白在山地作戰中步兵有這麼一個可怕的東西掩護到底能夠形成多麼大的衝擊力,敵人根本一時間找不到什麼辦法面對這樣的殺戮機器,而它的三挺機槍一個掃射就會把敵人直接掃倒,相當於一個移動的火力碉堡。

看著幾個駕駛員鑽進這個像是四足蜘蛛一樣的怪東西中,極為靈活地進行著各種動作,付泉友信心大增,道:“哈哈,就算這個時候沒了你的空襲,我覺得靠著這個玩意兒,我們也能把越南人都從山洞裡趕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