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162 無意

白麪黑廝

  

..齊一鳴走出會議室,去停車場取車,他皺了皺眉頭,因為從出了會議室之後,自己屁股後面就多了一隻小尾巴。通常齊一鳴不會把一個嬌俏可人的姑娘當成累贅的,不過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下意識覺得這個名叫葉瑤子的女孩,是個很危險的存在。倒不覺得關乎生命那種危險,而是他對這個明顯特立獨行的女孩,很是戒備。

“葉小姐,呃,還是稱呼你軍銜吧,你現在是?”

“上尉。”葉瑤子眨著大眼睛看著齊一鳴,問:“你呢?”

齊一鳴攤攤手,聳肩道:“白身一個,我身上沒軍職。”

葉瑤子歪歪頭,有些不信,“沒有軍職你還能參加這麼高級別的戰略會議,而且還是在軍事方面出謀劃策,怎麼可能呢?”

齊一鳴不自覺又皺了皺眉,問:“關於9527工程,你知道多少?”

葉瑤子有些慨嘆:“這可能是我們國家最機密最複雜的一項祕密工程了,即便是我們總參內部,對於9527工程完全諳熟的人我都覺得不存在,這對我們搞情報的人來說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嗯,平爺爺讓我跟著你處理有關9527工程的事情,你……你不會就是9527工程的總負責人吧?!”反應到這裡,葉瑤子臉上寫滿了質疑。

齊一鳴搖搖頭,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繼續走路,邊走邊問:“你姓葉,還叫平老爺爺,你是……?”

“你不必猜了,我爺爺是葉帥。”絲毫沒有掩飾的想法,但是也絕沒有“我爸是李剛”的那種跋扈氣息,完全是一種直接自然地感覺。

齊一鳴甚少跟紅二代和紅三代共事,他也不完全鄙夷這些子弟,586還是******出身來著。出身對於這些人來說自然是資本,劣者自然會高喊俺爸是誰誰,然後為自己謀利,而去佔父輩的光,中者可以迴避,儘量避擴音及這個問題,企圖證明自己,而真正上者不諱言自己的家庭情況,真正坦誠面對自己的人生,因為這就是自己的家庭,無從選擇,也無過錯。

這個二十出頭的小妞似乎已經很輕易達到了這樣的境界,她不以家族為傲,也不迴避,平淡而自然,背後卻顯示得是一種常人所不具備的自信與強勢。

齊一鳴點點頭,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兩人亦步亦趨地來到停車場,齊一鳴的紅警保鏢兼司機就站在那臺紅旗車之前。

“果然,這輛車真的是你的啊!”葉瑤子湊上去前前後後地觀賞,而齊一鳴的紅警保鏢出於職業的絕不會讓葉瑤子打探齊一鳴座駕的情況,立即閃身擋住葉瑤子。

葉瑤子感覺到這個其貌不揚的大漢身上的氣質極為迥異,有著明顯的軍旅之氣,但是既沒有那種彪悍的味道,也沒有血腥氣,只有一種她難以理解的機械之感,讓她有些摸不著頭腦。但很有眼力價的葉瑤子能夠感覺到,面前這個沒有什麼表情,也不懂的憐香惜玉的大漢,動起手來的威力可能會讓人側目。

葉瑤子轉頭對齊一鳴道:“喂,我現在也算是你的祕書了,當你司機也沒問題吧。”

齊一鳴早看出了,這個女孩可能對車有愛好,他本來不想拒絕,但想起自己這是要回家,而家裡還有一尊叫做女朋友的生物供在那兒,看到一個漂亮姑娘載自己回來,就算江華燕再柔順,也會心裡不舒服。他也是很貼心的男人,很為自己在意的人考慮,搖搖頭道:“我今日沒有事情了,這是要回家,有些不方便,下次吧。”

葉瑤子能看出齊一鳴之前有點意動,但因為別的什麼原因又拒絕了自己。這讓她很不忿,從小到大拒絕她的人幾乎沒有,而同齡人則基本上都是她的木偶人,招之則來揮之即去,齊一鳴如此不給面子,讓葉瑤子心裡十分不爽。

即便如此,葉瑤子也是笑靨如花的模樣,帶著一點嗲音和撒嬌地語氣道:“你就讓我開開嘛,1oo萬的車啊,過了這村兒沒這店了!”

感受到這妞的難纏,齊一鳴暗自警惕,他還是冷著臉說道:“我說過了,下一次。另外,你要接關於我的工作,卻對於工作一無所知,能做些什麼?請你到二部去,聯絡一下廖懷仁大校,他是主要負責我們這邊工作的人,關於9527工程的事情,你能知道的,他都會告訴你,好啦,今天就到這裡吧,很高興認知你,再見。”

他公式化地笑一笑,然後保鏢為他開啟車門,齊一鳴坐入了自己的車內,衝葉瑤子揮揮手,隨即揚長而去。

葉瑤子難免傻眼,但更多是咬牙切齒,暗道:“好啊,敢跟老孃甩臉色,先搞清楚你到底是哪路神仙,以後總有你受的。”

————

齊一鳴坐上自己的車,很快就把葉瑤子的事情拋之腦後。今天的會議對他印象最深刻的還是諸位大佬對於自己已經愈來愈明顯的戒備和敲打之意。他多少反省了一下自己,覺得確實自己有些舉動是出格的,而在習慣了循規蹈矩的領導們的眼中,自己有可能成為了一個惹禍精。

“難道真的要做一個沒什麼主見的乖寶寶?”齊一鳴心中也多少有些掙扎,他昨天晚上做下的事情,今時今日也有點後悔,認為唐突了些。今天刁次榮在會上確實維護了自己,說明他應該聽進了自己的建議。

“有可能這是一條不歸路啊!”齊一鳴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事情已經慢慢複雜起來。其中必然有自己的因素,自己犯的錯誤,但齊一鳴知道,要是再來一次,八成自己還會那個樣子。另外,更多的是他作為紅警基地的掌管者本質,就跟威權的中央和高層有結構性的矛盾。

齊一鳴深諳,政治的藝術在於妥協,無論是一個威權政府還是一個西式民主政府,都是一個樣子的。要想能夠持續地推進國家繼續前進,那麼不可避免的,雙方都需要進行讓步。奈何老人家們認為齊一鳴還不具備讓他們讓步的資格,而可能有人也故意忽略了他其實擁有這個資本。

所以,現在只有一個選項,或者齊一鳴讓,或者齊一鳴進。哪一個選項如果走偏了,都會讓大家很難看,也是齊一鳴著力避免的東西。

齊一鳴儘量保證自己低調,但是他的一些舉動,仍舊被認為是帶有冒犯性的。除已經建立起聲威的3o9師之外,齊一鳴實際上還掌握一支全紅警戰士的輕裝部隊,沒有3o9師那樣機械化,火力那麼完備,而是一支空降兵部隊——空降兵第八旅。

這個空降兵旅其實不駐紮在達裡諾爾,而是駐瀋陽軍區,為的是就近跟沈空和京空的運輸機大隊一起進行合練。但在3o9師被限制於邊疆之際,齊一鳴已經隱隱感覺到,空降兵第八旅估計自己也要保不住了。基地的防禦力量一點一點被掏空,不是上面想要拿下齊一鳴,而是他們不希望看到任何明顯的威脅。京畿重地沒有齊一鳴的“私人武裝”,就等同於高層與齊一鳴的互信可以基本確保。這一部分,齊一鳴想了一段時間,決定還是讓出來,雖然這種把菊花露給別人的做法讓他覺得涼颼颼,但換位思考,把劍架在別人脖子前的感覺也肯定不怎麼舒服。

“打鐵還需自身硬!”齊一鳴想到這裡,心情又變好了一些。先他認為自己穿越一回要只淪落到搞********,那可太低階了,自己可是註定要成為復興民族的男人啊。再其次,只有他自己明白紅警基地到底蘊藏著怎樣的力量,拋開一切常規性的武力,他手裡現在捏著的“斬鬼坦克”出現在戰場上就是幾乎無敵的級殺器,配合一點不大規模的部隊,可以應對大多數情況。更何況,正在通過趙院士這個奇才不斷地吸取黑科技的基地營建中心,在一段時間後就能為齊一鳴打造一批常規的戰術武器,他的優勢太過明顯。

基地現在的升級差不多也就是一次稍微大一點規模的戰爭的事兒了,二級基地一旦開啟,作戰實驗室可以落成,更大量的武器,以至於更大規模的日產量,都將成為齊一鳴的囊中之物,紅警的風暴將不可避免地席捲這個世界。

齊一鳴越想越覺得興奮不可耐,長長呼吸了幾口氣,又有些警惕:“就是這些東西讓自己變得越來越瘋狂了吧。”

野心是隨著力量的增長而滋生的,在之前自己只是一個企業經理人的時候,他絕不會有這樣的妄想,可是現在齊一鳴雙眼似乎可以看透未來,打著鐮刀錘頭的鮮紅旗幟的動員兵們,將會高唱著,把齊一鳴改良版的國際主義,強行而“善意”地塞給全世界。

當歷經挫折的南海戰略計劃終於在幾經修改和變動後被審批通過後,海軍雖然算不上完全放開手腳,但也是躊躇滿志地準備大幹一場,只是沒有人知道這一場決心不鬧大的動作,終究會走向怎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