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163 空中加油訓練

白麪黑廝

  

..戰機成雙,飛過崇山峻嶺,只見下放忽而出現良田萬頃,忽而又是江川奔流,只能讓人感嘆祖國河山大好。坐在駕駛座上的陳峰和後座的雷達情報官徐毅然都是悶葫蘆,這長途的奔襲拉練,除了必要的戰術交流,幾乎沒有多任何話。

徐毅然的情況還好解釋,這廝是一個一根筋的紅警戰士,平時生活簡單得像是白開水,除了服役就是服役,沒有別的事了。可是陳峰就是另一碼事了。

陳峰操縱著這架戰鷹,已經換上海航塗裝的原伊朗空軍的f-14雄貓。這型飛機是中國航空兵部隊中最好的飛機了,從年初開始換裝海航部隊以來,據說各師師長為了搶這些飛機,差點打破頭。批24架被他們海航9師給拿到了,師長韓熙懷十分臭屁地見人就說,惹得同袍後面一陣罵。

不過陳峰還是很感激於師長的努力使得他們換裝了這一新機型的,飛行員們總是指望能夠飛最好的、最先進和最酷的戰機。他們老早就被從海南抽調到東北去,一邊等候新機改裝工作的完成,一邊跟著除錯機型和培訓。經過了大約五個月的培訓之後,他們第一批整建制的雄貓航空團已經基本形成了戰鬥力。

“如果當年我爸開的是這樣的戰機,恐怕就不會犧牲了吧。”這個念頭在陳峰的腦海中曾經有過不止一次,雖然他知道這是相當沒有意義的思緒。陳峰是一個烈屬家庭長大的孩子,他對自己父親的記憶很模糊。父親很少回家,總是在部隊上,那個時候沒有什麼電話,而書信對於一個孩子來說總不那麼直觀。

他只是記得當幾個帶著黑袖標,一臉肅然的軍人來到他們家門口,母親哭得昏過去,然後他便知道,自己不怎麼熟悉的父親,再也見不到了。那是六十年代,一個地痞出身的浙江光頭,仍對********有著各種各樣的奇思妙想,海峽上總是爆著一次次的衝突和空戰,往往是右岸的偵察機在大6上空被攔截,然後護航的戰機加入戰團爆的。

雖然隨著年齡的增長,對於父親的影子已經越來越模糊,記得大約清楚的是,幼年時父親一回家,就會帶來別人家很難弄到的糖果和其他的小玩意,有時是一支鋼筆,據說是繳獲的反動派的紀念品,有時是一顆水壺大小的機炮彈殼。總之,每次那帶著一臉歉疚的男人回到家時,陳峰總是在小夥伴中能揚眉吐氣一回,被人投以羨慕的眼光。

即便是父親再也不曾回家,他對於陳峰的影響也從未削弱過。每年清明節,學校總會組織掃墓,父親的墓塋就在烈士陵園,表演講的老師或者同窗總會提到他,陳峰總是能感到別人在那時對自己的一種敬意。他慢慢長大,知道那股敬意並不屬於自己,但是他卻希望將來有一天,別人會把同樣的敬意交付給他。

當然也有一些人總是在背後說些怪話,那場空戰中,父親是唯一被擊落的飛行員,為了不墜入居住區而放棄了跳傘,但他的戰友卻在他的掩護下擊落了兩架反動派敵機。於是會有人嘲笑陳峰父親不中用。

說過這樣的話的人,最重的一個被陳峰打斷了下巴,撕掉了半個耳朵。

從那以後陳峰變得更加沉默了,高中畢業招飛中,因為烈屬的優待以及自己堅韌的性格和良好的素質,他走上了與父親同樣的路,成為一名海航飛行員。只是他的時代註定是從灰暗中開始的,全國的重心在往經濟建設方面轉移,軍隊都被允許經商了,而領導們似乎對於訓練任務不再上心,日程表裡少有出現飛行的科目,理由很簡單,省油省料費。

陳峰那個時候很憤怒,可能比別人侮辱了他的父親時還要憤怒。他無法理解父親曾經以生命效忠的部隊到底犯了怎樣的精神病,人心渙散,不堪一戰,使得陳峰心灰意冷,想要在役期結束後便退伍轉業。

令他意向不到的事情生了,不務正業的領導被上峰派下來的政治幹部給處分了,師裡拖來了新的戰機,看上去雖然不怎麼新潮,但是比他的殲-6要能幹得多。油料、補給之類開始無限量滿足,每月18小時飛行時數成為了最低標準。陳峰有了新的希望,他把自己的退伍申請撤除了,留在了海航9師。

好運接踵而來,當他的部隊還沒有開飛豹到精通的時候,全師舉行了一次大比武,選拔出了師裡最好的6o個飛行員,接著他們被送到瀋陽,成為了光榮的共和國第一批的雄貓飛行員。

長期在東北的訓練已經基本完成了,這一次的長途拉練同時也是一次轉場任務。24架雄貓將分批次,於一日內從瀋陽飛海南陵水,做一個很少做的萬里大轉場。他們的雄貓沒有掛載任何武器和副油箱,完全輕裝上陣,途中也不會進行降落,而是由中途兩次空中加油補給油料。

空中加油是他們並不太經常練的一個科目,至少陳峰在飛殲轟-7的時候就練過三次,飛雄貓之後也練過三次,無疑這是個很考驗技巧的活兒,但是陳峰知道背後的重要性。沒有空中加油,戰略空軍就是一個大短板。

陳峰在接收培訓的時候,根據教官的敘述記了幾萬字的筆記,然後還看了不知道從哪裡搞來的美軍空中加油的視訊,之後上機親自體驗。雖說他絕對算不上熟手,但小心之下也不應該出現什麼大錯。

在f-14的163oo磅內油之下,不掛副油箱也飛個28oo公里,所以從一開始在瀋陽起飛,f-14就是半油的狀態,飛到山東境內之後,空軍的數架轟油-6起飛,然後給這些雄貓加油。

海航本身沒有自己加油機,這個任務都是空軍現在包攬,所以現在空軍的飛機也有時需要到海面上去飛飛,以免出現太多海天倒轉之類的現象。

空軍轄下原來的轟-6經過了大幅度的整改,最終空軍退役掉了全部的轟-5,轟炸機部隊主要是由36架轟-6巡航導彈轟炸機組成,而剩餘的轟-6都被齊一鳴拉去維修廠改了轟油-6使用。轟油-6作為加油機充其量是勉強能用,奈何齊一鳴現在主要的生產大頭還是在戰鬥機上,所以能湊合就先湊合一下了。

經過一番建造和改裝,空軍共保有大概4o架轟油-6,這些初級版加油機載油量只有18噸多,要給f-14這樣的大肚漢加油,一架只能一次加兩架,由此可見其尷尬程度。不過藉著轟油-6的平臺可以磨練一批加油機飛行員,也是好事。

陳峰和夥伴徐毅然成功完成了第一次空中加油之後繼續按照既定航線飛行,第二次的加油定在湖南和廣東交界的位置上,這一次出動的則是空軍的主力加油機運油-2o了。

作為第一種從運-2o改裝而來的衍生機型,運油-2o有著遠勝轟油-6的效能。最大起飛重量23o噸,能載74噸的燃油上天,一次性可以補給1o架f-14戰機進行作戰。雖然暫時還沒有用,不過運油-2o裝備了硬式加油管,將來如果有需要硬式加油的飛機,也可以直接利用。

陳峰抬著腦袋從頭盔中往外看那巨大的加油機,感覺到的是跟轟油-6完全不同的氣氛。他看到加油機外側的訊號燈變成了黃色,耳邊也傳來通訊:“霹靂貓1-3、霹靂貓1-4,加油操作開始。1-3使用左邊加油管,1-4使用右邊加油管。”

“明白。”陳峰操縱著戰機從後方加到加油機的身下,然後減,緩緩地從下方拉昇起一點高度,慢慢地接近了運油-2o丟擲來的加油浮錨。身旁另一架f-14也跟了上來,在另一個加油管上開始嘗試接觸。這也是軟管加油的好處之一,可以同時為不同的戰機進行加油。

軟管加油中因為沒有加油操作員,所以需要受油機飛行員的絕對耐心,他們需要操縱一架二十米長的三十噸重的飛機,去以一根不到胳膊粗的加油管,去碰觸加油浮錨也就是一頂帽子大小的東西。

陳峰試了幾次,還是很順利地將加油管插入了浮錨之中,自鎖系統開始,他現在只需保持勻然後等加油機上的黃燈熄滅,整個加油作業就算完成。

待加油完畢後,陳峰按照標準操作程式,給自己的戰機減,隨後因為反向力的拉扯,浮錨跟他機上的加油管分離,陳峰繼續減減高度,直到與這架加油機拉開了安全距離,然後他做了一個滾轉動作,讓開了作業區域,給下面趕上來的戰機空間繼續完成加油作業。

“還有一千多公里到陵水場站。”陳峰看了一眼顯示屏,心中道。他也大致明白為什麼空中加油在最近會被提到關鍵位置上進行訓練。他們海航9師是面向南海作戰的主要力量,也配備了最強的f-14戰機,雖然f-14作戰半徑有一千多公里,但是對縱深很大的南海還是有些短了,但有了空中加油,就能保證長時間的巡航和作戰。

“難道是要打仗了嗎?”陳峰腦中忽然閃過這個念頭,一絲莫名的激動縈繞心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