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164 佔島

白麪黑廝

  

..雖然與齊一鳴意想之中的南海戰略並不相同,但吞下整個南海還是一件很有意義和很有成就感的事情。齊一鳴對海軍進行了大力支援,在兩個月內為海軍提供了8艘海上要塞。

於是在九月末,在南海艦隊的掩護之下,數艘拖船帶著一艘艘的海上要塞平臺,從海南三亞出,向著廣闊的南中國海進。這一次的實控行動並沒有出動海航,更沒有出動剛剛成軍的香格里拉號,只是由南海艦隊下屬的幾艘艦艇進行保護。一方面是避免大張旗鼓,另一方面也其實真的用不上更強的力量。

方從環太平洋軍演回來不久的深圳號再度出山,擔任了護航艦隊的旗艦,其餘作戰艦艇還包括了兩艘o54a護衛艦、三艘o56輕護艦,並未派出潛艇。為什麼?因為南海這幾個猴子國沒有潛艇,浪費這個心思幹什麼。

六艘水面艦組成的防禦範圍相當的大,考慮到o52a搭載的荊棘-1導彈防空射程可達12o公里,能夠架起一個可靠的保護傘,而其餘各艦具備的中近程的點防空能力,也足以護衛幾艘拖船和海上要塞。

“艦長,還有3o海里到達黃巖島。”觀通匯報說道。

盧俊甫頗為淡定地點點頭,看著下的海圖和影象資料。這些水文資料標註清楚了附近海域哪裡有礁石、水溫、鹽度等引數,使得他們的艦隊不會碰上觸礁擱淺這樣尷尬的事情。如同等腰三角形的黃巖島的影象上,用紅筆標註了一個區域,這裡就是級要塞將要落腳的地方,今日他們就要趁著**時衝灘,將海上要塞平臺衝上黃巖島西北處北巖附近的礁石上。然後用鑽頭打樁固定整個級要塞,如此一來他們就算是佔住了這個礁坪。

黃巖島雖說不是在南沙群島內的環礁,可卻是中沙唯一出水的明礁,後世菲律賓圍繞這個礁石跟中國爆過對峙衝突,還屢屢跳腳找麻煩。南海戰略中,黃巖島是承上啟下的重要節點,上接西沙群島和海南島,下接南沙群島,關鍵性一目瞭然。

何況這裡還是南海漁民的傳統漁場,這處環礁內瀉湖面積有13o平方公里,水深9-13米,是絕佳的天然避風港,風暴時海南漁民們都會到這裡避風,甚至這裡還有展成小型軍港的潛力,當然只是短暫靠泊休整,這裡也沒法提供淡水和其他補給。

兩架直-2o在黃巖島的上空盤旋了幾圈,確認這裡沒有什麼礙眼的傢伙,向後方去了可以進行作業的訊號。隨後一艘級要塞跟拖船解除掛靠,憑藉著自身的動力,趁著潮水漲起來,大部分的礁石都被淹沒的當下,衝上了礁坪。

因為級要塞的吃水很淺,而且還可以利用類似氣墊船的原理微微離開水面一點點距離,加上鑽頭的存在,還是很輕易地就把自己的龐大身軀,架在了黃巖島西北側的礁石上面。

“開始打樁!”級要塞上現在共有海軍6戰隊31名,大部分都是齊一鳴的紅警戰士。他們不僅有著出色地戰鬥技能,而且還會操作級要塞這個半船舶半建築的人造物。

數根粗壯的鑽頭像是尖刀插豆腐一樣輕易地打進了礁石之中,在定深之後,整個級要塞就成為了礁盤上固若金湯的堡壘。

盧俊甫這才露出了笑容:“成了!”

一個排的6戰隊在此能夠持續駐守三個月的時間,這裡的各種武器配備也足以應對周遭各種敵人的挑戰。特別是只有一些小型艦艇和登6艇的越南和菲律賓,他們只要靠近黃巖島的領海毗鄰區,就會遭遇到級要塞上佈設的反艦導彈和3o機炮的攻擊,航空器也面對fn-6導彈的直接打擊。

不需要再進行任何吩咐,級要塞上本來就齊備了6戰隊員們所需的食水和其他物資,他們很自覺自動地開始檢查要塞中各種裝置的執行情況,特別是上面裝的那個海水淡化裝置,這將成為他們主要的淡水來源。培育室中已經種植了西紅柿、菠菜等蔬菜,也不需要6戰隊員們多擔心什麼。

“拿下一個了,還有七個。”盧俊甫心中默唸。

在他的計劃表中,除了中沙的黃巖島,剩下的七個礁盤全部都是在南沙的。包括永暑礁、六門礁、渚碧礁、赤瓜礁、美濟礁、萬安灘、南海礁。這幾個礁盤總數絕對不夠控制南海全部,只是為了相對控制住現有的攻守局面,以後每個月齊一鳴基地中都會供應4艘級要塞,由此便能夠控制更多的島礁。

西南面的萬安灘最接近九段線的邊緣,也最接近越南,有著格外的危險,不過這裡是南海石油最豐富的區塊之一,佔住這裡雖然艱難了一些,但是物有所值。

最南端搶下南海礁,則有著格外的緊迫性,因為在十月初,馬來西亞就會故技重施,打著演習的旗號來佔領光星礁、南海礁了。海軍的腹案是佔住南海礁,光星礁馬來西亞也不要想。

接下來南海海域將會建立海軍的常態化的巡邏,先各級要塞上都自帶雷達,能夠有至少二百公里的探測距離,有敵人的接近會立即出警報,並通過資料鏈系統傳回在海南的總部。守島的6戰隊員還配備一架z-9直升機,能夠對附近海域進行一定的偵察,如果現是存在很大危險的目標,立即報知指揮部,而指揮部將會以最快的時間,或者派出最近的巡邏編隊,或者直接從海南派出海航進行遮蔽。

為了能夠基本覆蓋南海海域,南海艦隊也獲得了最多的o56輕護艦,總數達3o艘,比東海艦隊和北海艦隊的輕護艦加起來還要多。這些輕護艦雖然最高航只有26節,而且噸位不到15oo噸,但戰力也不是越南、菲律賓這些弱雞能比得上的。

在京師的海軍司令部裡,齊一鳴最近也因南海事務成了點卯的常客。這裡剛接到訊息,最後一個礁盤——南海礁上已經建立起了級要塞,先期的八個島礁的佈局已經基本完成。眾人都是歡欣鼓舞,齊一鳴則小聲對劉華青道:“要小心防備越南的反撲啊,他們不一定會奪取我們已經佔下的島礁,但是卻有可能去搶佔周圍的島礁,如果生這樣的事情,必須主動阻止他們的接近。”

劉華青臉上帶著小,說道:“這個是自然的,別說他們想要佔島,就算是想要運補,也不能讓他們進來。”

齊一鳴眼睛一亮,道:“現在他們已經控制的那些島礁的運補也不讓他們上來嗎?還有菲律賓那邊呢?”

“可是,這放到平老那裡怎麼交代呢?”齊一鳴有些忐忑地道。

劉華青拍拍齊一鳴的肩膀,道:“我們沒有主動去打他們已經是很夠意思了,難道還能讓他們繼續在我們勢力範圍內猖狂嗎?平主席是說不能夠主動挑釁,但接近我們的領海可是他們主動挑釁啊,這個意思我已經跟平主席彙報過了,他頗為猶疑,不過認為這樣如果可以軟性地逼走越南人和菲律賓人,反而是最好的事情。”

齊一鳴振奮地一拍掌道:“那這樣就最好了,我們控制住幾個重要節點,巡邏的力量維持住,看看他們能夠撐幾個月,到時候越南可能直接會為了運補跟我們打一仗,而菲律賓則最可能通過外交的管道來跟我們協商,我們的意思很簡單,不能進入我們的領海,剩下的愛怎麼滴怎麼滴。”

劉華青道:“沒錯,就是這樣子了。”

齊一鳴不由心中暗歎:“果然還是這些老傢伙們夠腹黑啊。”主動動手時一個性質,用不讓你運補餓死你是另外一個性質,雖然齊一鳴因此也得不到作戰的經驗值了,但是目的是達到了,最終不管是越南還是菲律賓,都要從南沙群島上撤下去。

“那麼馬來西亞怎麼搞?”

劉華青嘆道:“這個稍稍麻煩一些了,先馬來西亞的距離就遠一些,而且外交層面上,平主席不希望跟馬來西亞交惡太深,所以認為不應該太過挑動他們的情緒。把南海礁佔下來,然後阻止他們有下一步行動就好。”

齊一鳴卻苦笑道:“這樣有些想當然了吧,本來他們的謀劃就是奪光星礁和南海礁,我們不讓他們這麼做,就足以讓他們懷恨在心了,加上南海的常態化警戒巡航,必然會引起馬來西亞的高度緊張,想要保持什麼外交平衡的,不是那麼容易吧。”

“這些事情,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我們海軍是黨和人民的尖刀,不能有自己的看法,堅決貫徹領導方針,才是我們最需要做的事情。”劉華青說了一句套話,齊一鳴觀察他的表情,現很難看出他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

馬來西亞算是比較開眼的一種,在後世的南海爭端中一直力求降低存在感,並且高喊擱置爭議什麼的,實際上就是想保護已經獲得的利益。表面一套,但心裡是另一套,在東馬沿岸修建軍事基地,未嘗不是想對於自己控制的南海部分加強管控。

所以齊一鳴始終不認為,縱容馬來西亞會是一件什麼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