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166 騷亂

白麪黑廝

  

..馬來亞大學下午放課,就如同這個社會一樣清清楚楚地涇渭分明,一邊是棕色面板的馬來人,他們三五成群,或者大笑著,或者大聲吵鬧著,而另一邊則是含蓄的多的華人,他們則顯得沉默許多,但同樣身上富有朝氣。

林雪鴻正是華人隊伍裡的一員,他出生在霹靂州,父親是當地的一名議員,算得上是身世優越了。可就算他這樣的“上流子弟”,在馬來西亞仍舊是第二等公民。在考入馬來亞大學的時候,他的成績甩很多馬來同學幾條街,可是因為固打製,大部分名額留給了他那些成績遠遜於他的馬來同學,而想要念工程系的他,卻被分到了建築系。

即便如此,林雪鴻也習慣了。他和他的華人朋友們,有時會頗為精神勝利法地說一句:“馬來人比較笨啦,讓他們一點。”可是心中的不快仍舊是鬱結在那裡。

“鴻仔,阿寶家買了一臺中國產的家用電腦,上面據說有好多遊戲,一起去玩吧!”同學熱情地邀請他道。

剛成人不久的林雪鴻仍舊還稚氣未脫,電腦遊戲這樣的東西對他還是很有吸引力,不過他還有別的事,道:“中國產的電腦嗎?有機會一定去看一看,不過我還要去樑叔那裡,下次吧。”

揮手與幾個同學告別,林雪鴻揹著書包沿著一條並不怎麼寬敞的街道前行,心裡還琢磨著阿寶的中國產電腦。無疑作為大學生他明白電腦是什麼東西,只不過之前很難將這麼高科技的產品跟中國這樣的字眼聯絡在一起。林雪鴻對於中國的概念很模糊,知道那是他的祖先來的地方,有著好多億跟自己一個種族的華人,說漢語寫方塊字,擁有相同的文化。

小時候總覺得在中國到處都是能飛簷走壁的大俠,像是霍元甲、陳真那樣在變亂中英勇不屈的民族英雄。再長大一些,印象可能集中在所有中國人都應該長得像是孫中山那樣,至少穿中山裝。後來再大一點知道那裡是獨裁**的p統治的地方,但究竟人們生活時怎樣,他一無所知。

前些年馬來西亞到處打擊馬共,所以林雪鴻大體覺得p應該不是什麼特別好的存在。不過林雪鴻還有著另外一個嗜好,那就是他從小就是一個軍事迷。

凌亂而潮溼的街道兩側是不同的景象,即便對門店鋪都是賣小吃的,一邊是馬來人的小吃攤,裡面坐的都是馬來人,很少女性,有的話也是包裹得嚴嚴實實。另一邊則是華人的小吃攤,小吃的香味穿得更遠一些,大概跟華人烹飪有關係,坐著的也都是華人。兩邊的食客大概類似的一點就是都穿著涼鞋、拖鞋或者光著腳板。

也不曉得為什麼,今天總感覺另一邊坐著的馬來人越過大路看向華人店鋪的眼光並不和善。林雪鴻並未多想,因為本身他覺得馬來人對華人友善就是相當罕見的事情。

走過這裡就是他的目的地了,叫做樑叔的中年人從林雪鴻有記憶開始就在這個街角賣書報,也許跟他賣的都是之類的中文報刊有關係,光臨這裡的也大都是華人。這裡也會賣一些很有意思的連環畫和小人書,大部分是從香港過來的。

林雪鴻與樑叔問了聲好,樑叔對他微微一笑,指了指竹篾攤子上的一堆雜誌道:“有新東西,不過都是些洋文,看不懂撒。”

在馬來西亞像樑叔這樣的年紀大些的,身份地位一些的,很多可能會將粵語、閩南話、客家話等數種方言,卻不會講英語和馬來文。林雪鴻本身馬來文也就是粗通的樣子,學校裡上課用的也是英語。

這些都是英文的軍事雜誌和圖冊,這個時代這種東西還不多,更談不上什麼時效性。不過林雪鴻還是如獲至寶地在這一堆雜誌中間找到了一本厚厚的。這本雜誌的封面是一艘雪白色塗裝的威武又迷人的驅逐艦,修長的流線型艦體,看上去比這時代亂糟糟上層建築的戰艦簡潔明快得多。更吸引人眼球的是桅杆頂上掛著一面五星紅旗。

腳註用英文寫著:“esetpeo52astea1tdestorer”

林雪鴻深深被這艘看上去優美而強大的戰艦所吸引,翻開這本雜誌,看到專門介紹這艘驅逐艦的內容,副標題是:“手挽長弓的阿爾忒彌斯,堅定而優雅的海上舞者。”

他不是第一次看到這艘驅逐艦的圖片,但這一次卻是角度最多最清晰的一次,這本雜誌很貴,讓他一個獎學金只有馬來同學十分之一的華人學生覺得囊中羞澀。但他咬了咬牙,還是決定將這本雜誌買下來。

因為這本雜誌中不僅僅有這艘如月亮女神般的驅逐艦,還有與他相同的塗裝的中國護衛艦,據說重創美國航母和數艘各國驅護艦的神奇aip潛艇。林雪鴻對於這些海軍裝備十分著迷,尤其是他們來自一個與自己同樣都是華人的國家,那種親近感是從未體驗過的。

“能夠造出這麼漂亮的戰艦的人們,不應該是壞人的吧?”林雪鴻心中這樣思考道。

交過錢,樑叔抓著林雪鴻的胳膊,看上去神色閃爍地叮囑道:“今天早點回宿舍,氣氛感覺不是很太平,馬來猴子們今天看我們的眼神都不對了。”

“到底怎麼了,樑叔?”林雪鴻不解的問道。

樑叔從視窗上摘下一張今日的晚報,遞給林雪鴻道:“白痴馬來猴子自己闖了禍事唄。他們在南海想要奪什麼人都沒有,地都沒法種的島礁,結果被北面的共產中國的人先看上了,他們再想去佔,卻被人家趕了回來,那麼大個海軍連開槍開炮的膽子都沒有,就這麼灰溜溜的回來了,讓人捅到報紙上去了。雖說這事跟我們沒啥關係,奈何馬來猴子不分我們馬華和中國人的區別啊,萬一搞出什麼風波來,少不得又是損失。我今日便要早歇業的,小心總無大錯。”

林雪鴻受過高等教育,自然聽說過南海沿岸盛產石油的訊息,知道其中的經濟價值。當他聽說中國奪取了近海的島礁,還阻擋皇家馬來西亞海軍,直覺性地覺得有些氣憤,那應該是馬來西亞的海域啊,不管是漁獲還是石油,都應該是馬來西亞人的東西。

可是他轉過頭一想,覺得就算那些漁獲、石油是馬來西亞的,跟自己有什麼關係呢?馬來西亞政府會允許他們華人拿到這些利益嗎?如果那裡真的是一個大油田,按照固打製,得到好處最多的肯定也是馬來人吧。他們得到的好處多了,經濟情況轉好了,將來會不會更加壓迫馬來西亞的華裔?

一時間林雪鴻腦中轉過了很多個思緒,他不知道九段線,不知道地圖開疆的歷史,只知道這海域距離中國**百公里,距離東馬海岸不到一百公里,怎麼看都應該屬於馬來西亞。可是回過頭來尋思一下,看到同胞的中國人欺負了平時不可一世的馬來人,心裡又覺得竊喜。

“真是複雜的情緒啊。”林雪鴻自己感嘆道,他覺得這都是國家政治上的大事情,跟他們這些小老百姓沒有關係。這也是普通馬來西亞華人共有的特徵,對於政治缺乏關心,喜歡進學、經商,卻少有人從政。

即便林雪鴻的父親是霹靂州的地方議員,可這位小政客還是不斷地叮囑兒子,好好唸書,將來去新加坡,或者香港、臺灣,總之不要呆在馬來西亞。

謹記住了樑叔的叮囑,林雪鴻包了包珍惜的雜誌,快步離開了人群攘攘的街頭。只不過他走了沒有三四百米,突然聽到背後遠遠地傳來了很大的喧譁聲。

他下意識地回頭看,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一群已經聚集起來的馬來人,手裡拿著木棍、磚頭,甚至斧頭和砍刀之類的凶器,越過了界限,向華人的店鋪衝了過去。

林雪鴻頓時就嚇呆了,混亂中他看到原本正在收攤的樑叔被兩個馬來人踹倒,一個皮包骨頭的傢伙從他的手上擼下來一隻金戒指,樑叔想要奪回來,卻被另一個人狠狠地用木棍敲在了頭部,生死不知。

五一三的時候林雪鴻還小,對那些事情沒有概念。可是家人和朋友總是不厭其煩地為孩子們敘述當年那場騷亂是多麼的血腥和恐怖,誰家的親戚是被馬來人砍死了,被警察拿槍打死了,或者被抓進監獄又折磨死了。於是小孩子們對於騷亂、暴動這樣的字眼,有著天然的恐懼。

林雪鴻平時很有主見和膽氣的一個年輕人,在這個時候居然愣在了那裡,動彈不得了。

“林,你在做什麼,快躲起來!”一個清脆的英語女聲驚醒了華裔的少年,他回頭看去,正是比自己矮一頭的一位馬來女同學阿茲莉。

這個平時就很不一樣的穆斯林女孩在這個時候用一件厚厚的紗巾布兜在了林雪鴻的頭上,快步把他拉到了路邊自己的家中。

“媽媽,外面到處是暴徒,讓我的同學躲一會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