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陽謀

白麪黑廝

  

..誠如齊一鳴所講,如果一個國家的軍隊參與了一個不文明的鎮壓行動的話,尤其是涉及種族屠殺的鎮壓行動的話,那麼裡面可以操作的空間就多了。如印尼多次排華之中,印尼政府總是將事件推脫到暴徒的身上,而自己則乾乾淨淨,沒有過錯。

當下馬來西亞出動軍警鎮壓暴動,但不可避免地重複了五一三事件的情況,當素質低下的軍警看到暴徒們靠搶劫獲得了滿滿滿財富,混亂中女子可以任由凌辱,他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而一邊鎮暴,一邊化身暴徒。

齊一鳴沒有預料到一次普通的戰術拒止行動會造成後續如此嚴重的後果,以他的性格,絕對不會把數百馬來華人死傷的罪過攔在自己身上的,指使海軍動手搶佔南海礁,不僅是他的決定,也由終南海的背書,更何況是維護國家主權的必由之路,馬來西亞的那群猴子不長眼,那就好好敲打。

此外,善於借勢的齊一鳴還認為,事己至此,應當亡羊補牢,做一番動作使其一勞永逸,今後排華惡行不再生。馬來西亞就要當一當齊一鳴屠刀下的雞,哦不對,是猴子,好好宰他幾刀,讓其他猴子們瞧一瞧。

建立一個在東南亞的華人傀儡政權,不僅齊一鳴對這樣一個思路著迷,連平太宗都有些心動。這位老人看了一眼仍站在那裡,神情激昂地向一眾元老們解釋出兵理由的齊一鳴,知道實際上現在小半個國家的實力是建構在這個年輕人的身上的。

沒有齊一鳴,什麼干涉主義想都似想,可是有了齊一鳴,平太宗又深深憂慮,擔心這個年輕人再攫取更大的權柄和威望後,會反客為主。至於什麼打破原則,國際敵視之類的,平太宗這人實際得多.他不覺得不搞了馬來西亞,別的國家會怎麼親熱中國。反而展示自己的手腕,打出成風,才是真正的立國之道。

戰爭這個東西太久不打不是好事,太常打也不是好事。平太宗想安定一下,可是總感覺有一股看不到的力量在推著他和這個國家一直出手。

看著齊一鳴的熱切,平太宗好像又抓住了什麼。這一位老人絕對是胸有韜略而才思敏捷的政治家,他和齊一鳴其實在很多方面都十分類似,比如在事件中施加自己的力量,以推動其聲最有利於自己的一面.甚至自己為自己開拓出一個最有利於自己的機遇點。

平太宗信任齊一鳴的人品和操守,比起其他大佬,他不認為齊一鳴會做出什麼出格的原則性錯誤,不是這個小子沒有膽量,而是他很明白.齊一鳴遠比一般人“死板”和“墨守成規”,這個聰明而且擅長謀略的年輕人.缺乏那種絕對的剛強和冷漠,相反他有著政客所罕見的執著道德操守。

但這一切不以為平太宗完全對齊一鳴是放心的,他很願意用齊一鳴這把快刀,也欣喜於他能夠做出種種於國於民有利,更讓自己臉上有光的功績,不過平太宗也擔憂照這樣展下去,齊一鳴會成長為一個政治怪胎,他實在與普通的政客們太不同了,他天生掌握的一切,簡直就是為塑造一個自行其是獨裁者準備的大禮包。他曾不止一次考慮,如果沒有紅警基地之類的東西,平太宗可能會更放心培養齊一鳴進入中央,甚至作為重要接班人培養。

再加上齊一鳴確實在做事的時候,比起一般人要無所顧忌,雖然大多數情況印證齊一嗚是正確的,但是終南海不接受那種隨時會出自己控制的東西。

侃侃而談的齊一鳴毫不掩飾自己對於推手南洋華人建國的企圖心,平太宗思前想後,僅僅是幾分鐘時間,就有了一套十分大膽地策略。平太宗微微沉思了一下,道:“外交部,現在就緊急召開一個佈會,譴責馬來西亞政府縱容馬來人屠殺華人的卑劣行徑,並敦促他們立即控制局面,同時向國際社會宣佈,我們要展開撒僑和護僑行動,任何阻礙我們的人

,都將被看作敵人。”

齊一鳴輕輕地揮了一下拳頭,以示振奇,然後道“我建議,為了保證最快能夠將撤僑和護僑兵力投送到馬來半島,出動空軍空降兵第8旅,他們能夠立即開拔,不需要做太多準備,最遲8小時之後就能到達馬來西亞。

他這話出口,作為知情者的大佬們下意識地會認為這裡面有怎樣的陰謀論。空降兵第八旅按照原定計劃,很快就要調離葫蘆島基地,尚未確定耍駐紮在什麼地方,但是絕對會出齊一鳴的直接管控。嗯,齊一鳴其實沒有告訴他們,控制這些紅警戰士,齊一鳴是用腦電波的。

不過有了自己的一番新主意的平太宗眼前卻是一亮,3o9師屯駐西北之後,讓很多人不舒服的部隊只剩下空降兵第八旅了,如果能夠直接投放到國外去,那肯定能安不少人的心,也會限制齊一鳴想要在國內進一步滲透p1a的行動。

王珍插了一句嘴道“等一下,說撤僑和護僑可以,可是那邊恐怕沒有那麼多我們的僑民吧,到時時候我們自己也解釋不清楚這樣的事情。”

齊一鳴一本正經地道:“護照唄,戴上幾十萬本空護照本子,等到了那邊誰需要我們保護就他一本,自己填上名字,妥妥的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等事情平息以後他們可以隨手撕了這東西.也可以保留。”

“可是我們《國籍法》不承認雙重國籍的啊。”

“嘿嘿,這個都好解釋,反正咱們就認護照,他們拿我們的護照,我們就保護照顧他們.法理上無懈可擊。”齊一鳴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容,又道:“而且如果我們確定要遂行那個扶植華人政權的計劃的話,這方面還可以繼續做文章。”

平太宗點點頭,問道“能辦得到嗎.這麼短時間準備幾十萬上百萬本護照?”

齊一鳴想了想,道“有些困難,不過暫時將就一下,用一張特殊的護照紙代替護照本.回頭再給他們補也成。”

李現年有些怪里怪氣地道:“就是怕有些人想要‘不食周粟’啊。”眾所周知,東南亞華人在政浩上和意識形態上更親近kmt的逃亡政權,馬來西亞的華人甚至還一度組織過什麼**自衛隊之類的東西,這也是一開始有不少人反對干涉的原因。你丫不喜歡我們,我們管你死活啊。

齊一鳴則道:“不排除有這樣食古不化的人,但是大部分人只是想要好好地生活,至於是遷是kmt,對他們來說都是遙遠的概念,我們如果上綱上線,反而錯失這樣一個機會。”

陳允也點頭說:“老百姓都是實用主義的多,誰能管那麼多理解不了的事情啊。”

劉華青跟著道:“我們海軍這就可以派出艦隊進行撤僑的任務。”

齊一鳴則看向平太宗,問道“看您的決斷,如果您希望我們行動規模更大一些.這撤僑什麼的都是幌子.我們不可能把當地華人帶走的.而是要鼓動他們跟馬來人作鬥爭。”

平太宗看著齊一鳴一臉篤定的模樣,就知道這個小子肯定在踏入這裡的時候,已經有了一份通盤的細緻考慮,而且他他的等劃,很少有失誤的時候。這也是平太宗一直很看重齊一鳴的原因.即便是後世而來,但沒有強大的神經和承受能力,自好的運籌本領,這都是不可能實現的。

齊一鳴雙眼帶著極大的渴望,看著平太宗,此時平太宗已經基本確信齊一鳴咬鉤的可能性過八成,只耍齊一嗚咬了鉤,後面他就能做更多準備。畢竟齊一鳴的出現和接受齊一鳴爆的都太突然,等到齊一鳴已經顯示出恐怖力量的時候,終南海想要做出什麼防範措施和限制手段都已經顯得晚了,但如果齊一鳴不在國內了呢?

“小齊,這件事非常大,而且很難處理,可是機會也是難得,對我國的好處也是不言而喻。但其中難度也是非常巨大的,我國現在自己照頤經濟建設一攤子事情,尤其是快進入關貿總協定,確立未來經濟全球化中我國的戰略佈局和地位,已經是相當艱難的事情了,如果貿然牽扯到國外事務中,對於我們國內的建設恐怕是相當負面的影響。”平太宗徐徐道來。

聽了他的話,齊一鳴心知平太宗說的都是真實的,一面搞經濟建設,面還要盤算另一盤戰略大棋,真的不是正常人能做的。國內看似風平浪靜,但需耍做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前不久的對蘇作戰,就已經暴露出了相當多的問題,還拖累了有關部門的正常工作,也讓齊一鳴對於所謂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這條路,深信不疑。

確實國內不宜分心,可機會難道白白放過。

誰知平太宗說到這裡話鋒陡轉“國內處理不了,但我們可以嘗試建造一個特別班子對付這個。而你小齊同志就是一個很好的領導者,我現在問你,你願不願意交割一下你在國內的領導職務,跟咱們官方撇清關係,算是戴上白手套,然後我們黨中央授權你利用一切你可能調動的資源操作這件事。至於國內你負責的工作,如9527工程、勝華集團等,你可以把些能交卸的權責交卸下,保證事務的正常執行。”

在座諸位元老與內部人士紛紛倒抽一口涼氣,這是怎麼個節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