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禍福相依

白麪黑廝

  

..稍微動動腦筋,這個算計其實非常簡單易懂,“調虎離山”而己。

齊一鳴在國內的一系列行動,包括通過軍備提供、補給贈送,以及和軍方高層將領的私誼交往,使得他已經在軍隊中有了自己的影響力,雖然看起來稀薄,但是在天朝這個國情之下.已經足以令人覺得擔憂。他通過拉動國外投資,以及自己手中莫民奇妙的資金,配合技術、人才、裝置等多方式,也港透進入了國家核心產業的各個角落——能源、化工、鋼鐵、基礎設施建設、農牧,甚至教育、文創——他的影響力雖然不涉及他本人,但已經給國家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再加上他執著的性子和潛在不服管的作為,大佬們產生了的危機感自然與日俱增。紅娘措線這條計策是一方面,但短期內估計是看不到什麼效果了,所以多管齊下才是最好的。

但事實就是現在國家還真的離不開齊一鳴供應的各種資源。既想要獲得他的支援,又不希望他礙手礙腳,那麼打他去馬來西亞搞三搞四,國內的紅警基地仍舊按照日程表生產裝備、提供技術,由信得過的人接管一些管理許可權,無疑是最有利的事情了。

齊一鳴也不傻,很快明白了這其中的用意。他現在是中顧委的委員,勝華集團的董事長,層級上算是一個副部級的大幹部。說沒有權力可是有影響力,他很多事情上由著自己的意思來,或者遊說,或者施加影響,使得這一年多其實很多的國家政策是他提議.然後中央拍板,這種狀態當然不會被人喜歡。雖說他現在算不上被猜忌,但也多少是被忌憚。有錢、有權、有人,不想耍做壞事,可是有做壞事的能力,本身就是一種邪惡,一種原罪。

平太宗這一手還是真的打在齊一鳴的軟肋上了,齊一鳴先是一愣,然後臉色躊躇起來。似乎是為了讓齊一鳴更安心一些,平太宗又道“任務結束之後,小齊你可以再重回自己的崗位嘛。”

話是這樣說,但一朝天子一朝臣,到時候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力物力自己還能調動起來,說不得自己一走,肯定就被狠狠地捧沙子了。經濟上的處理還好說,因為本身齊一鳴提供的也都是從屬性的東西,人才國家可以培養,資金可以自己等措,管理層面更不成問題,裝置技術也都保留。軍備的方面,幾個基地軍工廠的運作都是提前輸入訂單的,齊-鳴不在也無所謂,物資劃配提前統一好.都不成問題。

幾乎這個時候,齊一鳴都要認同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計策了。配自己去馬來西亞,但一系列的基地運作提前都由齊一鳴佈置好,當然是在高層的要求下佈置的。而從此,齊-嗚的身份僅限於一個按鈕,或者高層控制紅警基地的一個使用者介面。而齊-鳴所營造起的一系列影響力,也都會隨著有心人的刻意行動,而漸漸被林除掉或談化掉。

齊一鳴深吸了一口氣,他能夠感慌到空氣中的緊張,甚至有些悲觀的認為,也許自己否決了這個命令,後腳整個政治局勢就會大變。他明自自己是觸及到了一些不應該碰的東西,歸根結底是他太過理想化和心急了。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部迫不及待地想耍在他這裡得到好處,捧得他高高的。可是當他給了太多的好處,已經有人覺得差不多了,該拿到的拿的差不多了。於是一體兩面性就凸顯出來,齊一鳴有自己的價值,也有帶給一些人的隱患。捨棄掉齊一鳴太過可惜,太過縱容他而又導致危險。

“好的,我接受馬華建國的這個任務,不過先期有很多工作需要在國內展開,我也需要交接一下我身上的職務,所以大約要多呆一段時間才能成行。”

這個讓步齊一鳴必須得做,他看似有選擇,但是實際沒有選擇。離開權力的中心,對於除自己以外的所有人,幾乎都是好事情。他只用考慮如果拒絕會產生怎樣的不良後果,就足以讓自己下定決心,接受平太宗的這個命令說到底,他的種種行為不是個人得失的問題,而是完成那個巨集大願望的問題,一個強大昌盛的國家,一個自信高貴的民族,才是他最終所求。

平太宗道:“這個不成問題,你願意的話在國內遙控那邊的局勢都是可以的。不過你的工作開始之後,該撇清的東西還是要撇清,國家無論是在財政上還是國際臺面上,都不可能給予你太多的幫助,你要有心理準備。”

齊一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隻手攥著扶手的柄,指甲微不可查地划著扶手的下緣,他頓了頓道“這個我明白了,不過我希望之前換裝下來的些物資能夠由我支配。”

“這個好說。”

齊一鳴點點頭又道:“我還需要做幾輪宣傳工作。”

平太宗有些警覺,問“為了什么,”

齊一鳴眼中閃爍出一絲精光,道“朝鮮模式,準確地說是志願軍模式。馬來西亞地方不大,但是馬來人和其他族裔太多了,華人比例太少,我想透過宣傳馬來西亞華人的艱辛,敘述他們的遭遇,吸引一批人到馬來西亞擊,一方面增加當地華人的比例,一方面還可以為我們提供兵源,再者就是控制當地思想和傾向的重耍一步。”

平太宗與幾個大佬想了想,最終還是咬咬牙道:“這個可以答應你。”

他又道:“不過小齊你也耍做好準備,如果馬來西亞的局勢崩壞,引起了國際介入的話,我們國家是不可能大舉幫助你的,所以到時候你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因為那可能是進山林子中去打游擊。”

齊一鳴咧嘴一笑,露出兩排大白牙,道:“到不了那一步,光抽掉我基地裡的人手就夠把馬來西亞政府給推翻了。”

討論了其他一些細節之後,也許是眾人知道對於齊一鳴有所不公,許給了他諸多的好處和許可權,也給了他抽調精幹人才行事的權力。更關鍵的東西則是完全獨立的指揮和操作空間,齊一鳴雖然需向京師彙報,但京師沒有直接權力更改齊一鳴的行動和意願。

所以.馬來西亞將是齊一鳴幾乎不設限的舞臺!

齊一鳴走出會議室,一系列的戰術部署他已經展開,甚至會議中他得到許可的時候,就通過自己與基地的特殊通訊方式,開始操作。凌晨夏日的空氣微涼但很清新.齊一鳴嘴角慢慢溢位了一絲得意的微笑。

“看似我吃虧了,但結果恐怕不會按照你們所預料的那樣展啊!”齊一鳴心中激盪道;看似他這一局輸了一陣,但何嘗不是他主動退讓的結果,離開基地離開勝華集團,離開國家,並不代表他就水遠離開了權力的中央。平太宗的這個策略,其實相信他自己都知道是一個短期的手段,救急用的,但根治不了齊一鳴固有的成脅。

馬來西亞太小,下可能困住齊一鳴一輩子,他是有回來的那一天的。平太宗的打算主要是讓他離開一陣,以佈置更為精到的手段來調整控制齊一鳴的威脅。順便他們用的那樁美人計也可以獲得更長的時間酵自己的威力。

齊一鳴坐上自己的紅旗,臉上的笑容反而更加明顯了,“一次馬來西亞的戰事,規模完全由我自己控制,我可以直接打下去.直到打到基地升級,而且這還是一個我更自由的新據點,老長們啊,我真是得感謝你們,送了我一個可以更加為所欲為的後院!”

平太宗等元老們不清楚,繼續升級下去的基地會有怎樣可怕的東西,但齊一鳴卻一清二楚,如果說1v1基地只是給了齊一鳴一張進入權力的直通車車票,而1.2基地則是可以將權力整個送入齊一鳴的手中。作戰實驗室不僅會給齊一鳴更多戰爭技術,更多犀利裝備,而且那些匪夷所思的黑科技,乃至人級別的英雄,都會為齊一鳴所用,更不要提1v2基地會提高部隊生產的上限,齊一嗚的直屬紅警衛隊的規模會翻倍增長。

有人以為把齊一鳴送出權力的中心是成功的一步,可又怎能想到,他們卻把齊一鳴最想要的東西送到了他的手中?

信奉力量決定論的齊一鳴知道,此刻他雖然看上去很壯大,但仍舊不夠強,可當他的力量強大到令人不僅僅是擔憂,而是畏懼到無以復加,他伸伸腳就意味著碾壓時,就是他光榮迴歸的那一刻。

當然現在,齊一鳴需要的是,讓這場危機演變成最好的刷怪地圖,他要儘讓自己的紅警戰士踏上馬來西亞的土地,一面救助自己骨肉相連的同胞們,另一面則去為自己吹向迎來新的一幕的號角。

腦海中已經自動生成了一副地圖,他要建立的紅色國度的箭頭已經指向南方,將那裡染成紅色,這將是他第一個戰利品,一個完美的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