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飛豹的盛筵

白麪黑廝

  

..越南哨兵阮旬寶拉了拉自己的腰帶,對於在外面放哨這種事他多少還是很不情願的。越南人民軍313師駐在那拉地區的這些防禦力量,從炮兵到通訊兵甚至一些主要戰鬥步兵都是女兵,從五十年代到現在,越南人幾乎從來沒有停下打仗。跟法國人打獨立戰爭,北越南越內戰,然後越南戰爭,越柬戰爭,再是中越戰爭。

這些戰爭造成了數百萬人的死亡,特別是戰場上大量男性的陣亡,加上南北越統一後,大量被認為有問題的南越人被處決或者因重勞動而死亡,在越南的土地上出現了大量的寡婦,以及男女比例極端不協調的情況。

所以阮旬寶是相當有“性福”的人,他駐紮的山頭上,有著不少的女戰友,這些女戰友們大都需要一點點男性的慰藉,於是阮旬寶便化身人肉震動棒,幫助自己的女戰友們一解**和心靈上的空虛。

因為要站哨執勤,所以阮旬寶沒了機會繼續在那些女人**上洩精力了,他遠遠望了望不久前被中國人奪下來的山頭,還是一陣心有餘悸。越軍跟pla作戰有著極高的交換比,後世統計傷亡比是中越1:8,而陣亡比更是中越1:13,中**人打起仗來並不像是美國佬那麼娘,阮旬寶覺得中**隊跟自己越南人民軍很像,裝備都很差,甚至有些建制的pla還不如越軍的裝備好,另外就是都不要命不怕死,敢衝敢打。

正在這個時候,阮旬寶突然看到天邊好像有個什麼飛著的東西,在這一帶盤旋。他的眼神不錯,不過一時之間無法分辨出那個到底是一架飛機還是一隻鳥,直到他走了一段距離,那東西飛進了他才大致看清楚,這應該是一架飛機。

這架飛機個頭不大,上面居然沒有駕駛艙,長了四個機翼,用螺旋槳推進,確實把螺旋槳放置在了飛機的後面。

“這到底是什麼怪飛機?難道是中修的飛機?”阮旬寶一時猶疑不定,他剛想要去彙報的時候,就見到這架怪飛機居然從一千多米的空中俯衝下來,然後機翼下一枚圓滾滾的導彈就衝了下來。

阮旬寶大驚失色,拔腿就想跑,可是這枚導彈下墜得太快,他沒跑遠就被這枚導彈直接打在地上引了爆炸。導彈的破片戰鬥部激起了數百上千的破片和鋼珠,直接就把剛才還在想豔福的阮旬寶炸成了碎片。

一點成本效應都不講,用一枚類似地獄火的ar-1反坦克導彈把單個的哨兵炸死的,正是pla派出的一架ch-3察打一體化無人機。雖然比起之後的版本ch-4或者翼龍、翔龍,ch-3個頭小,飛航時間短,載彈量又少,但在現在的戰爭條件下,仍舊可以很好地完成各種任務。

今天這架無人機主要還是用於偵察的,裝備了合成孔徑雷達、紅外成像以及高解析度攝像頭,遠在文山指揮所的一應第一軍的高階幹部們,坐在那裡難以置信地看著百里之外的戰鬥就這樣輕鬆地呈現在他們的面前。

“通過這個東西,我們可以直接觀察戰場情況,也無需基層部隊的通訊員向我們彙報了啊。”政委施宇孝不由感嘆道,他之前跟齊一鳴頂牛,戲稱比齊一鳴懂得戰爭多,但是現在他所看到的一切,他已經是無法理解了。

倒是付泉友很有戰術頭腦,說道:“這架無人機個頭小,低空飛行也不容易被人現,而且還能具有這麼強的偵察能力,我看這架飛機最適合當刺客,派出去找敵方的指揮官,找到之後就用導彈把指揮官打死。”

齊一鳴不由點頭,付泉友這樣的想法跟後世鷹醬用捕食者、死神們獵殺恐怖分子沒有什麼太大區別,只是他以一個野戰司令的思維在考慮問題,先想到的就是把敵人的頭目打死,造成群龍無和指揮混亂的有利進攻局面。

“這個還需要多努力一下,要成為重要目標暗殺者,我們先要建立一套完整的情報資料庫,與無人機進行資料鏈的通聯,同時還要在加裝一套人臉識別系統,能夠確定哪一個是我們的目標,到時候確認目標可以設定無人機自動操作,或者我們手動投彈,反正導彈是精確制導的,我們這種ar-1導彈,其實主要是用來反裝甲,打人稍稍奢侈了一點。”他剛才之所以要拿ch-3投彈宰一個價值不大的哨兵,其實心裡還是想要震一震這些土鱉。

吳荃緒嘆道:“有了偵察的無人機,咱們偵察大隊就輕鬆多了,果然是高科技戰爭模式啊,我們這些老古董看來都得回爐重造了,也不知道從頭學起還來不來得及。”

齊一鳴安慰道:“現在全世界只有少數國家開始轉型了,主要以歐美國家為主,我們也開始了這條路,起步不算晚,接下來就是精簡部隊結構,提高機械化、數字化部隊的比重,同時增強軍種之間的資料共享和協同能力。”

這個時候坐在這間特意佈置的指揮室中的一名基地通訊兵彙報道:“報告,6良場站訊息,我空軍航空兵151團響雷大隊已經起飛,預計9分鐘後進入目標區域。”

立即有人在沙盤上把放在6良機場的一架小飛機模型拿了出來,擺在了到老山的路上。原本齊一鳴還想弄一個電子沙盤來著,不過考慮先進太多,還是用人力來進行沙盤展示。

在這一區域內其實共有兩架ch-3無人機正在巡邏,感測器不斷現目標,以及敵人現時的防守重點,通過資料鏈傳入到具有終端的這間指揮室中,而與此同時,飛往目標區域的飛豹戰機上也同時有資料鏈不斷地為這些戰機做資訊更新,同時再有大隊的空中指揮官,在任務計算機的幫助下,做目標分配。

剛才ch-3炸死哨兵時,越南人已經炸開了鍋,他們也現了天空中飛翔著的敵機,紛紛架起高射機槍就想要把這兩架無人機擊落,可是操控無人機的駕駛員立即將飛機拉昇並且遠離高射機槍的射程,就在一千多米的高度上不斷在外圍刺探著陣地上的各種情報。

指揮間中的實時通訊員再度聲:“響雷大隊目標獲取已完畢,開始進行第一輪攻擊,距離目標5o公里。”

施宇孝不由咋舌問道:“這麼遠的距離,能夠打得準嗎?”

他所在指揮間中看不到的是,已經有幾個特戰隊員摸到了越軍的陣地前沿的草叢中,那名特戰隊員護送過來的基地大兵,將一個類似大號望遠鏡的東西支起來,對準了一個目標洞穴。

末端修正鐳射制導一直以來被認為是特別玩命的事情,不過在地形複雜,叢林茂密的這一地區,gps制導偏差估計一如既往地大,電視制導倒是有些個準頭就是操作起來麻煩一點,鐳射制導的話需要戰機掛吊艙,還得紅外老一直照著,至於地形匹配在這個環境裡更不靠譜了。

其實齊一鳴完全不必要讓幾個步兵搞這麼一出,搞出主動鐳射制導更加方便,但是他這是打算給人上課的,不用這麼經典的例項怪可惜,所以就讓潛伏下來的士兵用鐳射瞄具制導。

飛豹射出的這一枚25o公斤級的lt-2在空中滑翔了一段距離後,順著鐳射束的指引,精確無誤地直接衝入了那一越軍的藏兵洞。只聽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這枚25o公斤級的航彈在飛機扔得炸彈裡算是小號,可是用在步兵腦袋上簡直是毀滅性的。

而且更加沒人性的是,齊一鳴弄來的這批lt-2使用的居然是氧氣炸彈戰鬥部,也就是傳說中的雲爆彈,打進密閉空間中造成的爆炸不僅可怕,而且瞬間將所有氧氣消耗,致使那些沒有炸死的人瞬間因為高溫燒死或者窒息而亡。

戰爭不講什麼人道,更何況雲爆彈也不是聯合國禁止的武器,雖然威力巨大,還夠不上md的份兒。

隨著第一個目標被順利拔除,接下來的時間變成了飛豹們的狂歡。一組一組的地上藏在犄角旮旯裡的特種兵,用鐳射指示器為天上的飛豹們指點目標,各種25o公斤級的炸彈、鑽地航彈開始在那拉地區這附近的越軍高地上肆虐起來。

越軍初時還選擇躲在安全地塹壕、山洞裡,可是他們很快現,只要聚在一個地方,炸彈就往那裡打,跑進山洞裡去得也都很悲劇,那些炸彈似乎長了眼睛一樣專門就往洞穴裡鑽。其餘暴露在外面的火力點、炮兵陣地也許在步兵眼裡是無懈可擊的,只有衝到面前去殺死敵人才能打下來,可是從天上往下看,就是一個個的活靶子,也不知道是哪一個飛豹飛行員開始的,戰機居然從高空中衝了下來,機頭的3omm機炮衝著四散奔逃的越軍就是一通掃射,這種機炮用來反裝甲都沒有問題,打在活人身體上別說全屍了,連一片比較完整的屍塊都找不到了。

第一個飛豹中隊將帶來的4o噸炸彈扔完之後,似乎還有些依依不捨地返航了,而此時這片地區還站著的活人已經沒有幾個,原本潛伏在草堆中的那些特種兵們還是忍不住,衝了出來,僅僅憑著十幾個人的兵力,就輕巧地佔住了一個陣地。

看到這一幕,站在指揮間中付泉友哪還忍得住,連忙下令:“快,讓1團直接上去把這些地方站下來,防備越南人反擊奪回。唉呀還是預料的慢了,步兵跟不上那些長翅膀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