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巷戰(文字版)

白麪黑廝

  

..173巷戰

ps:親,每天進吧記得簽到,看帖要回帖,還能加經驗呢。做人得有節操哦,思密達~

☆:簽到是貼吧人氣、榮譽的比拼,讓我們的簽到見證一份堅持吧!!!

《紅警大中華1985》正式上架,請大家多到創世投月票,支援白麵黑廝。

創世傳送門:

創世目錄傳送門:

ps:記得堅持‘簽到’哦,加經驗的時候,還能給紅警大中華1985吧一個好排名。

祖小宙慢慢收攏了一批人,他的惡蛟隊員這時候也基本上全額了。而越靠近華人居住的街區,他們就碰到了更多“喜極而泣迎王師”的當地華人。

一位看上去有六七十歲的老人家臉上兩行熱淚,抓著一名士兵的手,熱忱地說道“終於有一天,我能看到華人的軍隊能保護我們了,這裡總是像割非菜一樣,過幾年就鬧上一鬧,總有那麼多無辜的同胞就這樣被殺害,人人提心吊膽,更是損失慘重。這次有了你們,我們就不怕了。”

被他抓著的士兵是一個紅警戰士,不過卻沒有多麼冰涼.而是溫和地對老人家道:“老先生不要過於激動了,拿好了我們給你們的護照,你就是我們中國公民,馬來西亞人要是傷害你們,我們就跟他們拼命!”

老人感激的道“好好好,多謝你們了。”

隨即他又頗為感慨地嘆道:“其實我們是馬來西亞人,卻得不到自己的國家的保護,能指望的,現在只有‘祖國’了。”

一個空降兵的軍官大聲地對聚集在這裡的華人說道:“同胞們.請大家放寬心,我們不遠萬里從祖國內地趕過來,絕對不會縱容任何一個暴徒對我們馬華同胞的傷害的,請大家不要過度聚集,領完你們的護照請返回自己家中,我們的戰士們會守護這片街區,沒有一個持械的暴徒能夠進入這裡。請這裡的居民照顧一下不住在這裡的兄弟姐妹,有飲食的話提點給他們,接下來可能爆衝突,請大家注意保護好自己!”

眾人聽到這些中**人將會保護他們,都鬆了一口氣,畢竟誰也不知道,如果沒有政府的刻意控制,**暴亂會持續到什麼狀態,但是隨即聽聞政府軍可能會攻擊“入侵”的中**隊,他們又格外緊張起來。

空降兵的軍官似乎察覺到了眾人的擔憂,又用揚聲器對他們宣傳道“請同胞們對我們p1a有信心,馬來猴子的戰鬥力還不被我們放在眼中,更何況我們還有來自祖國十億同胞和我黨的決心支援,會有更多的部隊和更強大的戰力被投送到半島之上的,馬來人想要恣意欺負華人的歷史,從今往後,就宣告結束了!”

有一些熱血的年輕人跟著歡呼起來,一群附近大學和華人高中的青年們主動地提出道:“請給我們也放武器吧.我們也要保護我們的同胞!”

這樣的要求自然不可能被同意,空降兵自己本身的武器也是比較緊張的,何況這些人還都是孩子們,又沒有接受過軍事訓練,真的上了戰場只能幫倒忙。

“大家的熱心我很敬佩,但是照顧我們被暴徒傷害的同胞,為老弱婦孺放飲水食物,維持正常的秩序,還需要大家的幫忙,這個時候他們更需要你們。”

勸住了一些頭腦熱的年輕人,空降兵已經大致集結出了兩個營的兵力,他們一邊在各街區進行搜救工作,將華人轉移到他們已經控制下的地區,另一面又面對隨時可能對他們動襲擊的馬來西亞政府軍和警察部隊。

祖小宙摘下自己的頭盔,散了散悶熱的氣息,這不是他第一次在熱帶執行任務,但是馬來西亞的熱度跟中國的雲南、海南一帶是不同的概念。他給自己扇著風,頗為遺憾地道:“這時候就應該集中兵力一舉拿下他們的政府老巢,一鍋端了他們的政要,群龍無之下,這些馬來人的反擊力度自然就減弱。”

突然耳邊一個陌生的聲音說話道“如果打下了他們的政府大樓,上面插旗了,整個事情的性質就變了,別忘了,我們還是來‘護僑和撤僑’的。

祖小宙轉頭看這個聲音頗有磁性,八角帽下一張清秀絕倫臉龐的青年男子。他雖然穿了一身空降兵的軍裝,但是身上並沒掛著95c之類的武器,而且也沒有肩章之類的東西。

“總參二部的人?”祖小宙入了惡蛟之後,也算是見了形形色色的同袍和領導們,這人身上兵味兒不足,但是卻能夠感覺到軍人的氣息,身材顯得多少有出瘦弱,但是給人以絕對不能忽視,因為忽視掉可能就會送命的危險感。

青年男子跟他握了握手,自我介紹道“魚神機,呵呵,不錯,我就是五部的人。”

祖小宙頗為興高采烈,道“好名字啊好名字啊,魚神機,你怎麼不叫魚玄機來著?”

魚神機的臉色刷一下就黑了:“那是妓女的名字,而且你知道我們這行的道道,我這名兒不可能是真名。”

祖小畝繼續興高采烈:“不是真名還起得這麼像妓女,果然有道行,你們二部真的是奇葩叢生的所在啊。”

魚神機臉色又變得頗為輕鬆起來,關道:“祖小宙,二十六;,三級軍士長軍銜,惡蛟突擊隊二分隊分隊長,為人看上去油滑,但實際上是相當靠得住的人物。有著驚人平均而高水平的綜合作戰能力.在去年韓國叛亂中救出我國被困的使團人員,榮獲一等功。”

這下輪到祖小宙的臉色難看了,道“你丫知道我是誰?”

不過他很快咂咂嘴,道:“這不奇怪.你是情報部的人。”

祖小宙頗為好奇地問道:“情報部都摻和進來了,怎麼,你們也打算學cia-樣在馬來西亞搞搞顛覆行動嗎?”

魚神機臉色淡然,沒有絲毫變化,讓祖小宙看不出絲毫,他道:“這種事不是你們惡蛟需要管的,拿起你的武器,保護我們的同胞才是真。”

“切.不說就不說吧,裝什麼大尾巴狼啊。”詛小宙抱著自己的95c甩給這廝一個後腦勺,不稀罕措理。

頭腦靈活的祖小宙此時已經大體猜測出了一些端倪,不管怎麼說,這次的突襲救援行動規模也有些太大了.先期就把空降兵第八旅整個給投送過來了,甚至連他們惡蛟這樣的單位,也抽了兩個分隊過來,如果是一般的行動,應該用不上惡蛟,正是因為可能他們會面臨十分嚴峻的挑戰,才讓惡蛟出馬。

祖小宙很清晰地感話到有一支看不見的大手已經按在了自己的國家背後,然後如同坐上了一輛豪華小推車,飛地在向自己之前從來沒有想象過的地方前進著。在他的理智中,國家正常的展步驟應該是埋頭苦幹,這些年他們軍人應該懶懶散散,庸庸碌碌才對,一切的重心放在經濟展上面,國家忍上十幾年,應設會有所建樹。

可從去年開始,軍隊以驚人的度在換裝先進武器,包括他身上這套軍服,手中的小口徑突擊步槍,6軍的步戰車、坦克,空軍的戰鬥機、運輸機,海軍的驅逐艦、潛艇,總之簡直就是整體化的舊貌換新顏。

這是以怎樣的正常邏輯都不能理解的事情。現在國家如同一隻好鬥的公牛,一旦搔到了她的癢處,那尖銳的牛角加上可怕的度一經整合,形成的威力是絕對駭人的。

正在祖小宙走神之際,突然不遠姓一眾士兵那邊喧譁起來。

“11號陣地那邊有敵出現,人數大約三百多人,2營迅集結,我們把他端掉!”

一名空降兵軍官看到祖小宙,大聲道:“軍士長,帶上你的人,一起走!”

祖小宙大聲道:“是,長!”

空降兵一個營快集結了起來,而為了面對成建制的敵人,臨時搭建起來的指揮部將僅有的2o輛zbd-o3傘兵戰年中12輛部署給了2營,依靠著這些傘兵戰車,能夠在街區內形成有效的壓制力量。

祖小宙也是第一次跟步兵戰車協同作戰,雖然是相比主力o9式稍小一號的傘兵戰車,不過3omm的主炮在巷戰中使用,可不是好玩的。

遠遠的聽到有一個軍官在佈置道:“11號陣地那邊加固火力點,先阻他們一阻,其後從兩翼讓傘兵戰車殺出來,給他們包餃子!”這其實不是什麼複雜的戰術,但是卻是很有效的戰術。

祖小宙提了一把m99狙擊步槍,大搖大擺跟在了隊伍之中,像這種場合,他們惡蛟跟普通指戰員也沒有多少分別,衝鋒這種傻事他是不會幹的,躲在後面遠遠地狙擊敵人是個不錯的選擇。

在11號陣地右後側的一處三層建築那,祖小宙帶著自己的一個隊友擔當自己的現察手,登上了頂樓。這裡有幾扇同朝向的窗戶,適宜祖小宙進行狙擊行動。

還沒等祖小宙架好自己的狙擊位,那邊已經噼裡啪啦地打了起來。富有經驗的空降兵們用各種東西阻擋了街道,並且給自己築造了街壘,從馬來軍隊前來的方向就只有這一條通路。而一旦馬來軍隊露頭,這讓陣地上的士兵們就瘋狂地扣動扳機,向故人傾瀉金屬彈雨。

祖小宙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根棒棒糖,含在嘴裡,暗想:“海航的傢伙們撤得太快了,要是這時候天上還有空中支援,就好打得多了。”

他邊想邊像做一件什麼輕而易舉的事情一樣,槍口啪的跳動一下,然後快地拉動槍擊上膛,然後又是啪的一聲.每一聲槍響後都是一人倒地。

會員特權搶先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