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不留俘虜(文字版)

白麪黑廝

  

..174不留俘虜

ps:親,每天進吧記得簽到,看帖要回帖,還能加經驗呢。做人得有節操哦,思密達~

☆:簽到是貼吧人氣、榮譽的比拼,讓我們的簽到見證一份堅持吧!!!

《紅警大中華1985》正式上架,請大家多到創世投月票,支援白麵黑廝。

創世傳送門:

創世目錄傳送門:

ps:記得堅持‘簽到’哦,加經驗的時候,還能給紅警大中華1985吧一個好排名。

跟生來就是為了作戰的紅警戰士不一樣.馬來西亞的軍警們可從來沒有訓練過這樣的巷戰。在11號陣地面對中國空降兵措建起的專業街壘和可怕的火力阻擊,馬來西亞軍隊立即就被打懵了。

更為讓人可笑的是,中國空降兵是從數千公里之外的地方來的.他們沒有穩固的補給和後勤,彈藥和武器都是一架架運輸機空降下來的,而馬來西業軍警卻是在本土作戰,反而馬來人的火力遠遠沒有扼守這個據點的中**隊強。

空降兵算是很輕裝的部隊了,他們對付現在的敵人,也只有手中的自動步槍、數量有限的外掛式榴彈射器,一些89式重機槍和88式通用機槍,重火力是6omm一些追擊炮和8omm無後坐力炮、火箭筒等。

可他們的對手居然連自動武器都不是全面裝備的,諸如通用機槍、火炮之類則更少了,在駁火生之後,就被高集的空降兵火力壓得抬不起頭來。更何況綿密複雜的城市環境更讓惡蛟突擊隊的狙擊手們容易地在高處設立狙擊點,然後極為高效地一個個拔出對方在射程內的高價值目標。

祖小宙含著嘴裡的棒棒糖,腮幫子在不斷動著,即便如此他的臉和他的雙手仍舊是穩定的,手中的狙擊槍看不出一絲的震動,他甚至還能一邊說話一邊輕鬆地開著槍,“照這麼個打法,不用裝甲車出來,馬來猴子都要被打慘了。”

在祖小宙的眼中,他們的對手簡直不能稱之為職業的正規軍,呼啦啦一窩蜂地來了,然後遇到了猛烈地火力阻擊,立即就萎靡了下來,而且祖小宙還看到了有些驚恐地馬來西亞士兵丟下武器四散奔逃,有軍官出列想要槍斃逃兵,祖小宙怎麼能容許這麼不人道的事情生,立即用手中的m99救下了這些逃兵。

馬軍的戰場指揮官,營長薩義德·圖哈艱難地癱在掩體的後面,剛才一開始他還想用身先士卒來彰顯一下自己的勇氣,順便作為自己以後晉身的履歷,可是如雨的子彈瞬間掃倒了他的士兵們,掩護他的幾名士兵部中彈了,要不是圖哈自己絆倒了一個踉蹌,說不定乜要披打中了。

“長官,中國人的火力太猛了,我們不可能從正面突破的,不如我們從側面迂迴過去,那裡肯定沒有這麼多的街壘和火力點!”圖暗的副官並不傻,立即向圖哈做出了最中肯的建議。

圖哈滿腦子裡想得都是撤退,得了副官的建誼,立即如釋重負道“沒錯,我們迂迴到側面去攻打敵人!快,快撤!”

他才沒心思真的能從側翼攻擊敵人呢,有這麼一個藉口離開這個羅生地獄是他巴不得的事情,而他的士兵們聽到了長官的命令,也都絲毫不戀戰,沒有人願意在如此弱勢的情況下勇敢地用生命去為自己的戰友換取勝利,即便他們是在守衛自己的家園。

可是這個時候已經由不得馬來人認為他們可以安全逃生了,在察覺到馬軍已經無力再攻一波的時候,已經突前到兩翼的多輛傘兵戰車立即向中心部位殺去。空降兵第八旅使用的傘兵戰車裝甲其實稀薄得要命.這型8噸多的戰車使用的其實是鋁合金裝家,側面也有一層附加裝甲,防禦能力相當有限,也就是對7。62mm的這樣的子彈有不錯的抗拒力,碰上12。7mm和14。5mm這樣的反器材槍械都要撓頭。

幸運的是馬來西亞軍隊並無裝備多少反裝甲的戰力,使得這樣的輕型傘兵戰車也能在戰場上變為殺戮機器。車頂的3omm機炮連番開火,轟得被包餃子的馬軍一陣大亂,這些小口徑的機炮雖然沒有多大的範圍殺傷力,但是高射和精準的火控,反而使得馬軍損失更加慘重。他們的掩體根本無法為他們防禦這些火炮炮彈的毀傷,爆炸直接波及到他們本身,帶走一片生命。

更為惡劣的是,zbd-o3傘兵戰車上還加裝了反裝甲導彈的射簡,這次他們沒有使用比較新式的紅箭1o之類的導彈,而是大量廉價而高技的紅箭73反裝甲導彈。傘兵戰車上的紅箭-73是b型號,主要作戰物件已經不是主戰坦克類目標了.而是普通裝甲車、戰壕、碉堡等。經過基地工程師設計改進的新一代的紅箭73系列導彈,也展出了多個衍生型號,效能比起原版的紅箭73有了巨大提高,也不再是第一代反坦克導彈。再加上這型武器七十年代末就已經投產列裝,各工廠技術都熟悉,經過技改後,大量生產,也成為外銷市場上非常搶眼的產品,更是全軍大量裝備的武器。

傘兵戰車射出的紅箭73b是更為陰毒的破片戰鬥部,爆炸後一大片的鐵屑、鋼珠之類的東西瞬間將一定範圍內的步兵削成殘屍斷臂。機炮和導彈再加上並列機槍的圍攻出手,像是割麥子一樣,用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完全擊潰了當面的馬軍,更多驚駐的士兵選擇四散奔逃.甚至丟下武器抱頭投降。

只是投降的馬軍士兵根本沒想到那些戰車沒有絲毫放過他們的打算,幾個士兵眼睛瞪得大大的,直到見到沒有停下來抓捕他們的傘兵戰車的履帶從他們的身上生生碾過!

“不留俘虜!”從第八旗上運輸機時,他們腦中就傳來了一個男人毫不留情的命令。

如果是通常的戰爭狀態,齊一鳴是不會這樣出格地耍求殺俘虜的。倒不是他認為殺俘不祥,而是戰鬥雖不是坤士的行為,但同樣有戰爭的原則在。即便是沒有日內瓦公約,系掉不抵抗的敵人,不僅僅是缺乏風度的問題,還是缺乏人性的。

之所以下達這樣的命令,原因是複雜的。先就是血債血償,華人同胞被殺被搶,馬來人必須要付出代價.從而震懾宵小:第二個深層原因現在還無法公開講明,那就是齊一鳴是帶著推動馬華建國的使命而來的,之後建立的國家即便是容許馬來人或者印度裔的存在,但這些非我族糞的人口,絕對不允許過二成。

一方面齊一鳴會想方設法大批移民本土華人到這裡稀釋馬來人和印度裔土著的人口比例,另一方面齊一鳴還有遷移走馬來人的計劃,當然能夠殺掉就直接殺掉,這樣是最直接的方式。

可現在畢竟不是二戰時期,更不是大航海時代,種族屠殺這種事不可能做的光明正大,所以馬來人戰鬥中陣亡,再加上懲戒暴徒,是最能章上臺面的處理手段了。

祖小宙站在三層小樓的窗戶裡看著傘兵戰車在馬來猴子身上軋過的一幕,既是有些不忍,也是有些振奮,證有一點嗜血的快感。

“咱們這也算是報仇了!”祖小宙自然不明自為什麼第八旅會如此殘酷地殺死俘虜,但他覺得為同咆報仇已經是一個很好的理由了。他也明白絕不能讓這種事流傳出去,他舉起槍尋找著目標,準備為戰友們封口。

11號陣地的戰鬥已經基本結束了,但對於踏上異域土地為同胞奮戰的戰士們,他們的戰鬥卻才是剛剛開始。祖小宙跟幾個惡蛟隊友退回到後方的臨時指揮所,連口水都沒喝,又被第八旅的頭頭,旅長朱統華叫了過去。

“軍士長同志,我知道你現在可能已經很累了,我們所有第八旅的戰士跟你一樣,都很疲憊了,但是我們在敵國孤軍奮戰,不能有一刻的鬆懈。因為軍力有限,再加上士兵們需要輪流休息,我們的護僑行動已經捉襟見肘,所以當前最關鍵的是開闢出穩定的後勤補給點,除了海軍6戰隊準備拿下關丹,從那裡登6之外,我們空降兵第八旋也需要一條空中的補路線.空投是不足的,更缺乏重型裝備,所以我們必須拿下吉隆坡的梳邦機場,作為我們穩定的後勤補給點。”朱統華開宗明義,說出了現在空降兵第八旅的情況。

祖小宙輕輕皺眉,對朱統華道:“長,恕我目昧,咱們第八旅五千多位同志被撒在數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咱們吉隆坡這邊的情況可能還不錯,能夠通過空運獲得補給,但是其他地方的戰友們恐怕就會很吃虧。”

朱統華點點頭,道“這也是我所擔心的地方,所以搶佔梳邦機場之後,我們還需要繼續控制各交通線,並且動我們的華人同胞幫助我們運輸後勤物資,支援到每一個戰鬥在這片土地上的戰友,咱們家就是靠著動群眾,現在也是一樣的!”

祖小宙認同了這個說法,然後又道:“嗯,這樣很好。但是我們放棄了他們的國會、政府等機關不去攻打,但至少應該攻佔他們的通訊設施、電視臺、廣播塔等要地,這個時候不能讓他們任何的訊息流通出去,更不能讓馬來西亞政府還對各地有控制力。”

“你說的沒錯,只是我們現在兵力捉襻見肘啊。咱們運氣不錯,一開始空降時就有部隊落在了通訊基站的附近,直接破壞了,梳邦機場拿下後,我需要你們去攻佔更多電視臺,一會兒我們旅政委會找幾個有水平的或者有身份的華人,去電視臺和廣播站表宣告和公告,譴責馬來西亞政府和暴徒的倒行逆施,並宣告我們這次來是為了和平而來的,是為了保護僑民而來的,安定一下民心,更給還沒有迎到我們的華人同胞希望。”

會員特權搶先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