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佔領梳邦機場(文字版)

白麪黑廝

  

..176佔領梳邦機場

ps:親,每天進吧記得簽到,看帖要回帖,還能加經驗呢。做人得有節操哦,思密達~

☆:簽到是貼吧人氣、榮譽的比拼,讓我們的簽到見證一份堅持吧!!!

《紅警大中華1985》正式上架,請大家多到創世投月票,支援白麵黑廝。

創世傳送門:

創世目錄傳送門:

ps:記得堅持‘簽到’哦,加經驗的時候,還能給紅警大中華1985吧一個好排名。

士氣和紀律性比較低的部隊一旦面臨比較大的挫折時,最容易出現崩潰的局面。皇家裝甲兵團就是最好的例子了,自從1952年組建以來,他們從來沒有預料到會育這樣的戰鬥,數十架戰機投下的近百枚導彈,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命中率報廢了他們七八十輛的坦克和裝甲車。這樣的損失對於馬來西亞人來說是絕不可能承受得了的。

原本跟在裝甲部隊後面的是乘坐軍用卡車的裝甲兵團的步兵,可是在見到裝甲部隊遭受的痛擊後,後面的摩托化部隊根本沒有想著上前支援或怎樣,而是裹足不前.不敢寸進。

“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艾沙克·阿旺,無力望蒼天,他是一名裝甲兵團機械化步兵團的團長,也是一當地貴族的子孫,平日裡作成作福慣了,從來沒有把什麼人放在眼中,更覺得自己所帶領的團是最強的部隊,可是他們團一百輛出頭的步戰車,在與敵人還沒照面的工夫內.就被摧毀殆盡了,大量在車內的乘員、載員傷亡.甚至這裡到處倒塌的房屋和混亂的街區,使得他完全沒法短時間內聚攏起剩餘的部隊,攔截殺向梳邦機場的中**隊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正當中國空軍意猶未盡地在空中做了幾個舒展的機動動作,也沒有什麼炸彈可以丟了之後,原本以為要鬆一口氣的馬來人卻駭然現,他們原本計劃中的作戰物件,空降兵第八旅的部隊卻如期而至了。

空降兵第八旅被傘降在了馬來半島西線一帶數萬平方公里的地帶,本身兵力就不多,如傘兵戰車這類武器就更少了,旅長朱統華是下了相當大的決心,才集結起這一支有過四十輛zbdo3傘兵戰車的部隊,與數百名搭乘臨時“徵”當地機動車的空降兵們,起了這次攻打機場的行動。

如果他們直接與皇家裝甲兵團對上,勝負尚不好說,因為裝甲兵團有著更多的戰車和兵力,而第八旅則都是忠實敢戰的紅警戰士,而且他們還配有一定數量的反坦克導彈。可現在空軍伸伸手就把他們面前的絆腳石給敲成了碎塊,雖然還有些礙事,但絕不會阻擋他們的腳步。

在祖小宙身處的那臺戰車中,車長在觀瞄到戰車進入射程後,立即下令“鎖定敵參與裝甲目標,引數裝定,射紅箭73應裝甲導彈!”

“紅箭-73反裝甲導彈,射!”

一上來沒有什麼招呼,先就是導彈的轟擊,zbdo3的3omm機炮殺傷能力有限,但紅箭73可是真正的狠傢伙,一枚導彈驟然射出,反坦克導彈在平飛的過程中有一種十分奇特的螺旋狀的飛行軌跡,與其彈翼和動力有關係,這樣也造成了敵人更困難的攔截,當然馬軍也不具備直接攔截這種導彈的能力。

導彈直接打爆了一輛蠍子9o輕型坦克,很不幸,這是艾沙克這個團最後一輛輕型坦克了,他剩下為數不多的載具,基本上都是裝甲車了。

數輛馬軍的凱迪拉克蓋奇的1av-1oo四輪裝甲車別說9omm的主炮都沒有安裝,甚至連一門7。62mm的加特林機槍(迷nigun都沒有,主要就是一些大口徑的重機槍架在車頂,馬軍長期在叢林中和郊外對抗游擊隊和叛軍,他們很少用得上那麼重型的武器,可是面對正規軍的p1a,就只剩下吃虧的份兒3omm的機炮連續開火,鎢芯穿甲彈毫不費力地洞穿了這些還企圖抵抗的馬軍裝甲載具,在四輛1av-ioo被打得失去戰鬥能力,只用於彈在突前的zbdo3身上打出一通叮噹響之後,艾沙克的部隊終於無法支撐下去,要麼跳下戰車和卡車逃命去,要麼丟掉武器,雙手抱頭投降。

這一次殺俘並沒有再次展開,一來雖然損失慘重,但馬軍還有一些能夠運作的戰車,不小心還是會造成傷亡。再者在缺乏武器的情況下,收降這些馬來西亞士兵,奪取他們手中的武器和戰車,對於繼續維持戰鬥情勢十分關鍵。

他們留下了兩個排的步兵收押俘虜,並且準備將俘獲的裝甲車和其他武器運回到已經在吉隆城市區內建立起據點的臨時指揮部去。而祖小宙跟主力的戰車部隊,則繼續踏上徵選,攻打梳邦機場。

沒有了皇家裝甲兵團這個攔路虎,守備機場的後備軍事力量自然沒法抵擋鋒銳的空降兵部隊,中**隊十分順利地控制了機場。此時祖小宙也收到了旅長朱統華來的情報,三小時後,第一批從國內趕來的支援物資和兩個營的重灌部隊將空運抵達。

只要重灌部隊到位,守穩他們已經實際控制的街區不成問題。只是祖小宙看著天色陰沉的吉隆坡天空,不禁懷疑這一條打著以護僑撒僑為名,實際上絕對是開片節奏的戰鬥,會最終以怎樣的方式收場。

中**隊一路勢如破竹,高歌猛進,自然帶給了馬來西亞政府高層更大的恐慌。

總理府中,今年八月份剛剛衛冕成功的總理達圖·馬哈蒂爾·本·穆罕默德焦躁地在辦公室中踱步,即便他已經抽調了幾乎所有能夠抽調的軍警部隊將自己的官邸團團圍住,他此刻仍舊是缺乏安全感。

坐在他跟前的國防部長也是今年剛上任的,溫和沉著的阿卜杜拉·巴達維,只是這一位國防部長對於軍事上的東西沒那麼瞭解,實際上他製作了一年的國防部長,之前的國防部長都是馬哈蒂爾本人兼任的。

“巴達維部長,這個時候你怎麼還能坐得這麼安穩,中國的侵略者在我們的都為所欲為,我們必須想辦法進行反制!”馬哈蒂爾聲音很大,卻有些走調,明顯是因為緊張導致的。

巴達維無奈道:“幾個小時前我們還能與其他駐地的部隊聯絡,可是現在電話線斷了,而且無線電似乎也受到了什麼干擾,我們的情況無法被外界得知啊。中國人這是想要把我們關在一堵看不見的圍牆裡面呢。”

馬哈蒂爾嚴峻地問道:“部長先生,那我們該怎麼辦呢?”作為馬來西亞歷史上在任時間最長的總理,馬哈蒂爾做了不少事情,總體而言對於馬來西亞的展是有貢獻的,不過世界橫向比較來看,這個政治人物的水平其實相當一般,包括向東看經濟學習日韓,自由經濟私有化等政策,都是引起了相當大的陣痛和不滿。而更是在他的任內,馬哈蒂爾扶植起了原本窮困的馬來人,削弱了華人在當地的經濟主導地位,打壓華人的展,更屢屢有種族主義和極端回教主義的言論。

現在毫無疑問是決定馬來西亞的生死的關頭了,馬哈蒂爾覺得一人計短,二人計長,也不得不求助一下自己的內閣成員。

外交部長賴斯·亞蒂姆疑惑地看著手中的資科,說道“這一次中國的入侵行動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了,之前完全沒有預兆.然後突然就對我們動手了。他們在深夜由使館向我們遞交了譴責宣告和外交照會,說明將要出兵的行動。可是暴亂是無預料性的,而他們的出兵卻顯得準備完善,一下子就打得我們反應不過來了,這一切都讓人難以理解啊。”

巴達維猜測道:“會不會是中國人用的苦肉計呢?他們之前可是在南中國海驅逐了我們的皇家馬來西亞海軍,如果有心煽動,引起一番動亂,他們就趁勢而入,打著護僑撤僑的稱號來對我們實行侵略。”

馬哈蒂爾拍著腦袋,一臉的無法理解.道:“關鍵是中國離我們那麼遠,他們來侵略我們是做什麼呢,會有怎樣的好處呢,被國際社會知道了,一定不會認同的吧!”

亞蒂姆搖搖頭道:“不一定,畢竟是我國暴徒屠殺華人在先。”

馬哈蒂爾氣道“那也是我國的內政啊,中國不是號稱不干涉別國內政嗎?怎麼這時候干涉我們,殺害我們的無辜民眾?”他也不想想,滿手鮮血的暴徒能不能算得上無辜二字。

巴達維說道:“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我們下午才爆騷亂,中國第二天早晨就派來的部隊,這絕對不可能是臨時起意的,一切部是中國人的陰謀,我們要向世界說明白!”

亞蒂姆又是搖了搖頭道:“不可能,我們的短訊已經被中國人掐斷了,現在怎麼情況部是中國人說的,對我們的輿論導向很不利。”

馬哈蒂爾臉色鐵青,他拍著桌子,大聲道:“我們可是簽過五國聯防的,如爭我們面對了侵略,我們的盟友不列顛、澳大利亞、紐西蘭和新加坡都應該會出兵相助的,只要我們撐下去,並找到方法將我們的聲音傳達出去,我們最終就可以趕走侵略者,就像二戰時期我們把日本人趕走一樣!”

巴達維對此不置可否,而是道:“總理先生,現在我們應當率先考慮的是,要不要從這裡撤出去,一個多小時前中國人已經佔領了梳邦機場,他們的空軍定會源源不絕的運送物資過來,到時候我們會面臨更多的敵人,繼續在吉隆坡抵抗的話,危險性可就……”

馬哈蒂爾打了個哆嗦,無法想象自己一國的政府腦被人俘虜的樣子,到時候臉可就丟大了。

“好吧,啟動政府緊急疏散預案,我們暫時退到芙蓉,哦不,退到新山!只要爭取到國外輿論的關注,爭取同情,我們就能向無恥的中國人施加足夠壓力,挽回局面!”

只是他們僅僅摸到了輿論爭奪這一事的邊緣,卻沒想到自己的對手卻將輿論戰玩出了花。

會員特權搶先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