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大馬人道主義危機特別節目(文字版)

白麪黑廝

  

..177大馬人道主義危機特別節目

ps:親,每天進吧記得簽到,看帖要回帖,還能加經驗呢。做人得有節操哦,思密達~

☆:簽到是貼吧人氣、榮譽的比拼,讓我們的簽到見證一份堅持吧!!!

《紅警大中華1985》正式上架,請大家多到創世投月票,支援白麵黑廝。

創世傳送門:

創世目錄傳送門:

ps:記得堅持‘簽到’哦,加經驗的時候,還能給紅警大中華1985吧一個好排名。

在空降兵第八旅拿下梳邦機場三個小時之後,大批的運輸機開始按照臨時組建起的地勤管制指揮,一架架地降落在吉隆坡。

隨之而來的不僅僅是解朱統華燃眉之急的兩個營的重灌部隊,以及規模可觀的補給,還有兩架c919包機混在這些軍用運輸機之中,帶來了一群沒有穿軍裝的人——來自新華社、央視等核心官媒的記者團。

大批帶著先進採訪轉播裝置的記者團,是齊一鳴整個征馬戰略的重要一環。比起齊一嗚用裝置、資金和人才拉起來的工業、高新科技產業.新聞媒體類這種軟實力產業想要提高絕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做到的,整個國家的媒體業界,或者說整個文化產業界都嚴重落後於世界,更受限於舊有的老套路,難以與世界一流的新聞媒體匹敵。

但這時候齊一鳴也顧不得這些了,他只能趕鴨子上架,他手下有一個專門的新聞團隊,原本是勝華集團使用的,現在他也抽掉了出來,做了這一次龐大的國際輿論公關計劃,而踐行這一計劃的關鍵一步,就是利用國家媒體進行宣傳和報道。

齊一鳴能幫忙的不多,除了新聞公關組連夜趕出的總體性的計劃方針,之前送出去的那些有關新聞業界、文化產業的相應知識類書籍、參考資料,希望也能夠多少被官媒的這些小幼苗們吸收了一些。再加上這個時代絕對領先的全球即時轉播裝置,齊一鳴寄希望於除了真正刀風彈雨的戰場上,中**隊能夠打贏之外,在看不見的輿論戰場.也能為中國打贏一場勝仗。

毫無疑問,勝了輿論戰.便猶如打勝了一場二十萬軍團級的大仗。天朝的形像可以輕而易舉地從一個侵略者、干涉者,被美化成-一個為了僑民而戰,為了人民與生俱來的權利而戰,為了民族平等和自由真理而戰的正義力量

這一戲碼美國佬玩得都快爛了.作用怎麼樣人人都知道,即便是不少人看美國不爽,但是更多人下意識認為美國出兵阿富汗、伊拉克、科索沃之類都是為了什麼正義事業,而美國那民主自由燈塔、自由人權之夢的大旗更是

熠熠生輝。

整治修葺一新的央視演播廳內。主持人一臉嚴肅地對著鏡頭,攝像機旁邊是提示新聞稿訶的顯示屏,“….突然爆的馬來西亞華人人道主義危機讓許多人措手不及,根據我們得到外交部的資料,在危機生五個小時之後,馬來西亞軍隊出動,沒有對那些侵害我華人同胞的暴徒施以懲戒,而是投入到了暴徒的隊伍中,從而造成了更為慘重的人道主義悲劇。為了拯救我受困馬來西亞的僑民和同胞,我國黨中央及國&arop務&銣p.院已經做出重耍指示,全軍進入一級戰備狀態,隨時等待進入衝突地域,解救我被困僑民與同胞。下面我們來連線一下剛剛隨我軍抵達衝突地域的我臺記者謝露薇,露薇你好,露薇你好……聽得見麼?”

電視的畫面一轉,就見到一個留著中長的白皙女記者,手裡握著一個話筒,冒著零星的小雨,風力有些大,吹得她頭有些亂,眼睛也不是很容易睜開。似乎剛下飛機有些站立不穩,年輕的央視記者謝露薇用稍稍有些快但腔調職業的語氣,對著攝像頭,她的背後是一架正在敞開尾門運2o.貼著紅十字的醫療車和拉著飲用水食品和藥品的卡車緩緩在引導員地指揮下駛出貨艙。

“觀眾朋友們,我現在於馬來西亞吉隆城梳邦機場為您做現場報道。在我身後您看到的是正在忙碌而有條不紊地解除安裝物資和補給的我人民解放軍空軍運輸機大隊。在馬來西亞華人人道主義危機爆後的第23個小時,我們的人民解放軍27集團軍某機械化步兵旅下屬的兩個重灌先遣營成功抵達衝突區域,他們的到達將會為我軍先前緊急調遣抵達這裡的空降軍某旅提供更有利的支援,更為解救當地被侵害甚至被屠殺的華人同胞做出重要貢獻……”

“三個小時之前,經過一番激烈的交火戰鬥,倒行逆施的馬來西亞政府軍裝甲兵團一部,已經被我軍率先抵達的空降兵在航空兵某部的配合下殲滅,也為我們後續支援部隊和救援物資的到達開闢了一個重要的視窗。根據瞭解,先行到選的我空降兵某旅,已經控制了吉隆坡市區內大部分華人同胞的聚居區,並開始維持秩序救助傷員,對暴徒進行懲治。除吉隆坡之外的其他馬來西亞華人聚居的主要城市,仍舊有零星的交火在生。經前線部隊進行的初步統計,約有311名華人同胞在這場人道主義危機之中喪生,過12oo名華人同胞受傷,69名華人婦女被性侵,直接經濟損失選3。5億人民幣。我軍正努力控制局勢.以確保我同胞生命財產安全不再受侵犯。主持人.就是這樣。”

螢幕再度切回演播室,主播說道:“感謝露薇在現場為我們回的第一手報道。看起來最危險的時期已經過去了.我們最可愛的解放軍戰士們功不可沒。但是我們必須譴責導致事情生並無限制惡化的馬來西亞政府,正是因為他們的推波助瀾以及陰奉陽違的舉動,使得我華人同胞被侵害的人道主義危機擴大,與我們同文同種的骨肉兄弟姐妹,喪命於昨夜,不思悔過和挽救的馬來西亞政府卻縱容兵燹,禍害地方。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國向來是一個熱愛和平的國家,但我國也不是一個忍氣吞聲、任由凌辱的國家.**說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昔日在我國自己的土地上,贏弱的國家無法保護自己的人民,侵略者踐踏著我國同胞的生命與尊嚴,而在改革開放的今天,隨著我國逐漸富強,我們已經有了實力在全世界出我們的聲音,侵犯我國人民的利益還想僥倖的罪犯,絕對不可能得到我們的寬恕,更不可能逃脫於我們的懲處,站起來的中國人民,絕對不容許自己的骨肉同胞在異國被他人凌辱欺負……”

齊一鳴坐在自己的家中,也在看著電視機,相信在這一刻,全國大多數沒有事在家的人,或者在廣播前的人,部義憤填膺地跟進著事志的報導。他引入了一個完全來自後世的集中性大事件的連續直播報導模式,多少類似於神舟飛船射新年特別節目之類的東西,連貫而富含資訊量大·實效性強又極為真實的新聞大餐,肯定一瞬之間就俘獲了還習慣於慢節奏新聞聯播的中國觀眾們。

各省市電視臺已經暫停一切節目,全面轉播央視的“拯救馬華同胞特別節日”。雖然在齊一鳴看來.緊急接下這個案子的央視還有很多不盡善盡美的地方,瑕疵也很多,但比起他們通常做的那些東西,已經是刺激和過癮多了。

日常的觀眾們難以想象他們會以這樣的方式,直接看到一場戰爭,一場有著正義初衷,由自己國家的軍隊扮演救世主的角色,縱躍千里開展大救援的行動。這種對普通人的衝擊是難以想象的,那種對於“敵人”的痛恨,對於我軍和我黨的熱愛,再加上對於國家強大的自豪感,齊一鳴笑了,這就是一場最好的爰國主義教育,而且只有大國玩得起,玩得轉。

央視經辦的這個特別直擊節目後面的主要策劃團隊是齊一鳴培養的班子,他們能熟練使用網際網路,也有極限調集資料庫裡的各種影像資料,他們在短時間內就為央視這個級直播行動準備了大量素材。

演播室又變成了一位女主播和兩位貌似磚家叫獸的角色,因為電視臺還沒習慣這樣的訪談類新聞,這種所謂的通告名嘴現在還沒有,齊一鳴倒是想把張菊座給抓來還原一下,奈何張菊座所服役的海南號在接到命令後已經從青島解纜,準備奔赴南海支援香格里拉號和登6部隊。所以這兩個磚家叫獸,實際上是找了兩個嘴皮於利索的大學救授、學者,然後塞給他們實現準備的文稿,進行“作弊式演播”。

“演播室裡為您請來了兩位權威嘉寓,一位是國防大學教授國鵬先生,一位是人民大學東南亞歷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鬍子玉女士。兩位好。”

“主持人好。”*2

“我們不少的觀眾朋友們並不熟悉馬來西亞,更可能不清楚馬來西亞是在東南亞僅次於菲律賓,華人同胞人口占比重最大的一個國家,有數百萬的同胞人口,能不能請鬍子玉女士為我們介紹一下我們南洋華人的歷史。”

“好的,眾所周知大航海時代是歐洲人開始走向世界,現新大6並進行資本原始積累的時期。而實際上我國先民進行殖民實際上比歐洲人殖民美洲還要早,早在唐宋時期,我國就已經有船民來到南洋,也就是今天的東南亞地區,開始與當地人一道,建設自己的新家園……”

整個訪淡徐徐道來,兩位專家就歷史和軍事政治等多方面連番向觀眾呈現了他們以往所很少聽到的東西,要麼是津津有味,要麼是大感興奮。同時,華人先民在東南亞地區移民的艱辛歷史,在百年中華神州沉淪之中,無數南洋華人為國捐軀、毀家紆難等義舉,更讓大家感動。而談到從殖民時期開始,殖民者和當地土著人就屢屢對溫和聰明而勤勞的華人舉起屠刀,更是讓人人怒不可遏。

齊鳴坐在沙裡,相對平靜,這些都是他早就清楚地事情。此刻他有點功利地暗道:“這個時代,央視和央廣的公信力和灌輸力強得可怕啊,有這麼一番宣傳,國內吸引志願者的活動,恐怕會簡單得多了!”

會員特權搶先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