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飛豹和猛龍的空戰

白麪黑廝

  

..正在大家準備歡慶勝利的時候,指揮間裡的通訊員再度來一條經由資料鏈傳來的訊息:“現越南戰機已經升空,數目6,判斷為攔截機米格-21,預計1o分鐘之後接敵。”

眾人皆是一驚,齊一鳴立即站起來,令道:“命令6良場站的4架殲-1o起飛迎戰,地面雷達繼續為航空兵進行監控,投完彈的飛豹掩護過載的飛豹,準備接應殲-1o的到來。”

他又跟著補充道:“春雷殲轟大隊可尋機攻擊敵機,第一目標是保護自己。”

即便是他造這些殲轟-7飛豹沒有花什麼太大本錢,基本上是到了日子像種莊稼收穫一樣,拿到一批新戰機,可是這也不是他可以輕忽對敵的理由。米格-21畢竟是一款高空高的戰機,用不了多久就能飛到殲轟機大隊的跟前,而沒有拋下所有彈藥的殲轟機大隊不可能全力跟這些截擊機空戰,所以他打的注意是且戰且走,有機會就擊落他們,沒機會就等殲-1o過來救駕。

這幾架越南米格-21是從安沛機場起飛的距離老山戰區也就是一百公里的樣子,跟6良場站差不多遠。雖然越南人民軍空軍戰機先起飛,不過為了應付可能爆的空戰,由基地招募空軍組成的空51師殲擊152團的四架殲-1o早已經枕戈待旦,隨著一聲令下,他們徑直騰空而起,同樣以高衝向老山戰區的天空。

原本中越雙方都有不使用空軍,不擴大戰爭規模的默契在,這其實為兩國的空軍實力和水平都相對落後,而空軍對於各自又是相當寶貴的資產,不能夠隨意拿出來打仗。更何況以兔家的考慮來說,老山戰區叢林木筆,地形複雜,之前缺少精確制導武器和強大的情報收集能力,在犬牙交錯的戰場上空,扔幾顆普通的航彈下去,打到自己人的機率還很高,所以也就沒必要出動空軍。

殲-7、殲-6等戰機本身沒有多少對地攻擊的能力,主要就是高空截擊這樣的國土防空,所以最終在做決策時,空軍並沒有作為主要的一個單位加入作戰中。

可是如今情況不一樣了,pla空軍實力大漲,已經初具碾壓越南空軍的水平,而且證實了飛豹殲轟大隊對於地面的支援可謂是效果顯著的,那麼這場本來規模有限的邊境衝突,則很自然地拓展到了天空中,爭奪制空權進而空襲和密接火力支援,成為了下面作戰必須掌握的東西。

166、168陣地一線幾乎冒頭的越南兵都被飛豹殲轟大隊打了一個遍,後方輔以鐮刀機甲的步兵部隊已經接到了軍長付泉友的命令開始衝擊已經搖搖欲墜的這些陣地。響雷殲轟大隊完成目標已經回返,春雷殲轟大隊剛扔了幾顆炸彈並俯衝下來用機炮“虐殺”敵人有生力量,這個時候越南空軍過來,飛豹不得不拉起機頭,開始向後撤退。

“隊長,我的雷達掃倒敵人了,請求射擊!”駕駛一架飛豹戰機的上尉飛行員李光健在通話器中向他們春雷大隊的大隊長彭複方請求道。

李光健並不是來自空指部招募的空軍飛行員,而是由空軍選派去達裡諾爾基地的年輕飛行員,雖然接觸新戰機也就是一個多月的時間,不過李光健也是僅有的一位經過空指部的空軍軍官認證可以上機的學員飛行員。

他作為後座武器控制官,大體掌握了一些投彈的方法,以及具體飛豹戰機的航電系統如何使用,飛行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熟悉飛行效能。這一次跟隨春雷殲轟大隊出戰,他的戰機只掛了2噸的制導炸彈,此刻已經全部扔下去了,除此之外就是還掛著四枚pl-12主動中距空空導彈了。此時的李光健,也是小隊中唯一一個戰機處在輕載,並掛有最多對空武器的戰機單位。

李光健上機演練最多的還是在中高空投制導炸彈,而且他的訓練專案也僅僅到了靠著有地面鐳射指示投炸彈,或者扔簡易慣導的炸彈,靠吊艙等方式制導的作戰他還沒有學到。至於空戰他更是沒有來得及熟悉,倒是他從前是一名殲-8戰機的飛行員,空戰還是有些心得的。

從空指部招募出來的大隊長彭複方平時從來不跟李光健談私事,總是一絲不苟的嚴肅表情,實際上李光健的新戰友幾乎都是這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只有偶爾幾個話多一些,但也絕不討論家人、出身之類的事情,但至少有些個閒話。

李光健格外佩服自己的這個大隊長,飛行技術那是絕對過硬,剛才他親眼目睹彭複方將飛機俯衝下去,打了一串的機炮炮彈,直接撕碎了數十名越南人的身體。李光健現在連低空突防都還沒開始練呢,這樣的在地形崎嶇的山地附近俯衝掃射,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彭複方沒有什麼遲疑,立即對他道:“射導彈,掩護大隊撤退!”

李光健立刻按下射按鈕,飛豹搭載的神鷹雷達在八十年代來說已經算是十分先進的多普勒脈衝雷達了,而且戰機上設定有6臺任務計算機,具有多目標攻擊能力。李光健雖然沒有練過飛豹的空戰自衛,但是他搭載的pl-12中距攔射彈是主動雷達制導的,也就是通常所說的射後不管,導彈會主動抓住自己的目標,然後迎頭痛擊。

而且pl-12這款空空導彈還是少有的大過載導彈,能飛出38個g,而即便是第四代戰機也只能飛9個g,當然別以為差這麼多就一定可以打中。這其中有一個導彈度、角度以及轉彎半徑的轉換公式。舉例一架o。8馬赫飛行的戰機做了一個極限9g的閃避機動,那麼以3馬赫度攻擊的導彈必須做出一個126g的機動才能擊中目標。

一般業界以導彈是戰機5倍的g力作為擊中不可逃逸的標準。

實際上,能做出9g機動的飛行員,地球上恐怕也沒多少。8g時就可能產生黑視,9g如果維持過長時間,直接爆腦而亡都是可能的。

這四枚pl-12以4馬赫的高衝向了敵機,射的距離大約是5o公里左右。幾名越南飛行員根本想象不到居然有人在這個距離上就射導彈了,而他們的戰機也不斷的響起雷達鎖定告警的聲音。

越南飛行員慌了神,想要擺脫導彈的追蹤,解散了隊形,各自準備機動,還有兩架戰機直接放出了一片熱誘彈,希望中國人的導彈被這些熱誘彈欺騙。

可他們已經不理解對方的作戰模式了,末端主動雷達制導導彈,壓根就不是紅外製導那回事,熱誘彈這種東西對於主動中距彈來說也沒有任何影響,早期的空空導彈都是追蹤戰機尾部攻擊的,而pl-12則是全向攻擊,這跟其制導形式變化有關係。

幾枚導彈呼嘯而來,兩枚導彈一前一後擊中了一架米格-21,使其凌空爆炸,而另一枚則直接擊中了想要做急降的戰機的中部,把這架戰機從空中撕碎成了兩截。

還有一枚導彈並沒有幾種,擦著一架敵機的邊飛過去了。

僅僅是這麼一眨眼地功夫,李光健射四枚導彈就命中了三枚,擊落了兩架,更使得越南空軍飛行員心膽俱喪。

“這到底是什麼鬼導彈?為什麼能打這麼遠?xxx明明已經閃避了,卻還是被擊中了,中國人的導彈太可怕了!”

“隊長,我們返航吧,我們打不過中國人的,快跑啊!”

原本在空中跟美國人都打過決戰的這些越南飛行員現在居然生了極大的恐懼,甚至都有人在攛掇戰友,立即舍下中國戰機,返航回去。

他們的塔臺卻不能容忍這種事情,傳來訊息道:“不許撤退,要想盡一切辦法,至少擊落一架中國戰機!”

而負責越南人民軍航空兵指揮的這人沒有想到自己卻為剩下的四架越南米格-21宣判了死刑。藉著剛才一波攻擊,李光健掩護了自己的戰友們已經撤出了一段距離,而此時4架殲-1o以及兩架掛著一套電子干擾系統的飛豹已經跟春雷大隊飛了一個交錯,開始直面越南人了。

飛豹除了是一款優秀的殲轟機之外,還可以當作電子戰飛機使用。這一套電子干擾系統可根據任務需要掛載不同的吊艙,最多時可以一次掛載5個吊艙,實行多重的電子戰任務。此時的飛豹主要掛著兩臺電子壓制和雙頻噪聲干擾吊艙,作用是破壞敵機雷達的正常工作,以及掐斷對方的通訊能力。

幾乎是飛豹電子機一出手,剩下的四架越南米格-21全變成了無頭的蒼蠅,還有飛行員因為耳邊傳出來的尖銳蜂鳴而不得不把通訊裝置扯掉。就在他們頭暈眼瞎的時候,數架殲-1o果斷射出空空導彈,悉數命中,將這幾架米格21擊落在了老街附近的崇山峻嶺之中。

得知越南空軍威脅已經全部解除,齊一鳴並未有就此罷休,再度下令:“殲轟大隊繼續出動,執行戰場遮斷任務,把進入老山那拉地區越南一面的所有交通全部給我毀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