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一步大棋(文字版)

白麪黑廝

  

..19o一步大棋

ps:親,每天進吧記得簽到,看帖要回帖,還能加經驗呢。做人得有節操哦,思密達~

☆:簽到是貼吧人氣、榮譽的比拼,讓我們的簽到見證一份堅持吧!!!

《紅警大中華1985》正式上架,請大家多到創世投月票,支援白麵黑廝。

創世傳送門:

創世目錄傳送門:

ps:記得堅持‘簽到’哦,加經驗的時候,還能給紅警大中華1985吧一個好排名。

百度紅警大中華1985吧

危機過後第六天,美國駐華大使溫斯頓·洛德代表美國政府拜會中國外長吳學艱。齊一鳴因準備赴馬,並沒有以任何身份參與這場會談,但會議記錄他在會後得到了。

這場會面是一次非正式的私下會面,沒有對外公佈,所以這種場合中是可以說一些真內容的。美國在中國動作之後初期尚未完全捋清應該如何應對,也想要提前觀望一下,特別是看一看蘇聯會有怎樣的動作,不過在越來越多的中**隊進入馬來半島之後,美國也坐不穩了,只能加開始外交接觸。

洛德先問:“請問吳部長,貴國究竟在馬來西亞有著怎樣的打算,這樣持續向那裡派兵,對於解決問題是無益的,雖然貴國是我們珍而重之的盟友,但因為是盟友才更需要保持一致性,如果造成無必要的麻煩,我們也會相當頭疼。”

吳學艱還是一副老派知識分子的打扮,推著眼鏡框說道:“我方再一次申明,中國對於馬來西亞的領土沒有任何企圖,更不會長期駐紮於馬來西亞。我方之所以持續派兵是因為,當地華人面臨的人道主義危機比我們想象的嚴重,為了保護當地華人同胞,我們不得不增派兵員,這也給我們造成了很大負擔,也不是我們所樂見的。”

既然說不會一直佔領下去,洛德明白這個時候就是談條件的時機了,他問道:“那麼中方有怎樣的顧慮呢?要在什麼情況下才會退兵,”

“我國退兵先要以馬來兩亞華人的人道主義危機解決為開始,正如我們一開始說的那樣,我國沒有那麼多的財力和精力在每一次馬來西亞畢人面臨人道主義危機的時候都能夠兵相救,所以我方傾向於從根本上解決馬來西亞華人面臨的問題,一勞永逸地使當地華人的生命財產安全得到根本保障,並提高他們的人權情況和社會地位。”吳學艱說得很是順嘴,他的這些言其實很多一部分都是齊一鳴臨時組建的行政小組為他提供的。

洛德緊接著問:“那中方有怎樣的建議呢?”

吳學艱臉上露出了一個難明其意的微關,忡出四個手指,道“一共四個字——馬華分治。”

即便是洛德一開始做好了各種準備,可是聽到吳學艱說的這句話,仍舊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心中暗忖:“中國人好大的野心。”

所謂馬華分治當然就是把馬來半島上主要的兩大族群馬來人和華人分開來,吳學艱明顯不是指的種族隔離,而是直指將馬來西亞分裂成兩個部分,一個由馬來人為多數的國家,一個由華人為多數的國家,當然不到百分之十的印度裔和其他少數族裔自由選擇加人馬來人的國家或者是華人的國家。

這分明是效仿英屬印度殖民地獨立的舊事,或者以色列建國的舊事,所謂的馬華分治,其實就是將兩個族群獨立起來,造成的後果毋庸置疑,必然是跟印巴對抗和巴以衝突一樣的。

而馬來西亞跟以上兩個例子還不太一樣,先地緣上馬來半島要相對孤立,6地上除了泰國一個沒有什麼太多威脅性的鄰國,南邊的新加坡更不構成危險性。而以色列被包圍在中東十幾個伊斯蘭國家之中,印度和巴基斯坦則有著十分長的6地邊界。相同之處則在馬來半島溝通印度洋和太平洋,與中東一樣是戰略要衝之地。

其次以色列雖然背後有西方支援,但西方無法直接援助在中東被孤立的大衛國,但馬來半島就在南中國海之邊緣,離著中國並不遠,從這一次的出兵護僑就看得出來,只要中國願意,隨時可以支援那裡的華人國家。

再者是力量上的懸殊對比,以色列是以一個數百萬人口的國家,對抗十幾個人口加起來近億的伊斯蘭聯盟,而在馬來半島上,馬來西亞卻是孤軍奮戰。當然馬來西亞也是伊斯蘭國家,可最近的印尼救援他們的機會近乎為零,兩國多年前還因為爭地盤打過仗,其他的伊斯蘭國家更難跨越印度洋來趟這灘渾水。而伊斯蘭代表性的國家沙特、巴基斯坦等國都與中國有著比較不錯的外交關係,很難說他們會冒著觸怒中國的風險去幫助馬來西亞人對抗新興的華人國家。

另外在馬來半島上,華人長久以來佔據著經濟優勢,他們聰明能幹。從新加坡的展上就能看出來,當初馬來西亞驅逐新加坡離開聯邦,認為彈丸之地他們一定展不好,但半個多世紀後,新加坡是世界上展水平最高的國家之一,而馬來西亞經濟雖然部差,但也算不上達,居民生活水平遠遜新加坡。某種角度來說,華人的種族優勢對比任何東南亞民族幾乎是無可比擬的。

即便是一個五百萬人口的華人國家對抗一個一千多萬人口馬來人國家,想都不用多想,華人國家能完爆那個馬來人國家。而且洛德深信,一旦華人國家在馬來半島建立,中國一定明裡暗裡推動一波移民潮,而新興的華人國家更加樂於通過接收來自本土的移民,從而提高華人的絕對比重。中國有多少人?現在是十億人,想想都令人覺得害怕,不用過來多了,來個百分之一都有一千萬了,立馬就比馬來人國家更多了。更何況,一個華人能夠創造的社會財富和貢獻的國家力量.更一個馬來人能做的,絕對不成正比。還有,中國現在還處於人口控制階段,放開人口控制,或者來一條家裡有一個小孩移民可以多生一個或兩個的的政策,說不定用不了十年時間,這個國家人口都要上億。

洛德跟他的同僚們互相對視,都深深地為中國人在背後的心機感到驚駭。明面上中國舉著解救人道主義危機的正義大旗,但實際上後面的好處不言自明。一個由他們全力推動建立的華人國家,一個可以輸出人口壓力的變相殖民地,馬來半島的錫礦、石油、橡膠和糧食等多種戰略資源都可以輸入中國,中國逐漸興起的工業產品也可以輸入當地。這步棋,洛德都要讚歎中國人走得大膽,走得巧妙。

本心上,雖然中國是美國的同盟,但美國絕不願意看到中國無限制的擴張力量,即便是現在他們跟美國還差距很遠,但基本的警覺心還要有。洛德作為一名外交政客,也深知最好的保護同盟關係的手段,就是讓自己的同盟永遠都比自己弱,連讓他們趕自己的機會都不要給。

明顯馬華分治就是一個可以讓中國獲得難以想象的巨大利益的契機點,洛德下意識就要反對。可轉念一想又有些投鼠忌器。中國和美國之間的同盟關係現在還不能在公開場合提及,而且兩國在很多場臺的也沒有相關一致性。如果在馬華分治這什事上惡了中國,對於剛建立起來而又很脆弱的中美合作同盟關係,無疑是一個重大打擊。里根政府花了很大功夫經營的這個戰略,半途而廢會引起國家政治動盪。

不用中國轉投蘇聯一方,事實上暫時他們兩家也沒可能走到一起,只耍中國跟美國較勁,就會牽扯美國對蘇的很大一部分戰略,變相地幫了蘇聯的忙。

這其中牽扯甚廣,更不是洛德一個駐華大使能決定的,他打算將其回報國內,看里根政府如何處埋,現在先拖住中國,他道:“我們理解中方的優慮,但是認為還應該有更好的方式解決問題,比如我們美國會領銜國際社會向馬來西亞政府施壓,讓他們廢除一系列種族主義帶有歧視性的政策,恢復當地華人的正常地位。”

吳學艱果斷搖頭,道:“現任的馬哈蒂爾政府本身就是個罪犯政府,正是他們下令讓軍隊對我華人同胞進行劫掠屠殺的,這樣的一個反人類的暴行政府,我國沒有絲毫興趣與他們接洽。”

洛德立即道:“馬哈蒂爾內閣確有不當之處,不如我們施壓他們,要求馬哈蒂爾辭職並解散現有內閣,重新改選中央政府,趁機也讓華人更廣泛地參與到當地政治中,你覺得怎麼樣?”

吳學艱繼續搖頭道:“我們仍舊對這樣的解決方案抱有疑心,很明顯在馬來西亞即便是廢除了種族主義的那些東西,種族主義仍舊存在,多數的馬來人仍舊會時不時對我們華人同胞的生命財產造成嚴重成脅,我們更難以信任一個嚴重利益相悖和族群割裂的政府,馬來人不信任華人.更不會給華人生存空間和政治權利,這個是歷史已經驗證的事情,我們沒心情也沒必要去再驗證一遍。無論如何,在下一次的聯臺國大會上,我國代表會提出馬華分治的提案,屆時希望美方朋友能夠理解和尊重。”

洛德無奈地道:“我們自然是理解和尊重貴國的選擇的,但是即便是提出來了,蘇聯必然會進行反對,大部分伊斯蘭國家也必然然不滿,這樣的提案是難以通過的。問題仍舊無法解決,難道中國還要駐紮在馬來半島一輩子嗎?”

吳學艱笑著搖搖頭,道“不會的,這個自然不會。”

看出他話裡有話,洛德想要繼續追問,但吳學艱卻看了看手錶結束了這次會面,留下了美國人的一片意猶未盡。

(未完侍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創世閱讀,給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給予的支援,是我繼續創作的最大動力!)

會員特權搶先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