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說服(文字版)

白麪黑廝

  

..193說服

ps:親,每天進吧記得簽到,看帖要回帖,還能加經驗呢。做人得有節操哦,思密達~

☆:簽到是貼吧人氣、榮譽的比拼,讓我們的簽到見證一份堅持吧!!!

《紅警大中華1985》正式上架,請大家多到創世投月票,支援白麵黑廝。

創世傳送門:

創世目錄傳送門:

ps:記得堅持‘簽到’哦,加經驗的時候,還能給紅警大中華1985吧一個好排名。

百度紅警大中華1985吧

齊一鳴其實也沒有危言聳聽,如果一個人從大馬剛見過的五六十年代一下子穿入到21世紀初的馬來西亞,當然第一印象會是這裡繁榮了很多,但更直接的印象是,這裡為什麼更加回教化了。可是如果一個人是從那時代一直渡過小半個世紀,這種感觸可能就沒那麼深了,因為他們本人可能就是變化的一部分.自己在變化中自然不會感覺變化特別大。但截掉之間的過程,縱向對比,後世的馬來西亞估計會保守到讓一部分很中華的人窒息。

兩位華教的領軍人物不是傻子,而且還精明富有遠見,齊一鳴向他們描述的這個情景是合情合理的,如果他們這些勢單力薄的華人領袖仍舊無法在政治上取得突破.改善華人的政治地位和文化地位,那麼華人在馬來西亞一定會出現齊一鳴說的那個樣子。

他們自然之前也有過類似的預見,可齊一鳴講的東西更加真實.如親眼所見,實際上也確實足三十年後生的事實。固然瞭解齊一鳴這是在做說客,可林晃升和沈幕羽兩人也是顯得憂心忡忡。

齊一鳴立刻趁熱打鐵,慫恿道:“在當今世界,任何事情幾乎都脫離不了政治,無論是我們華人商界、文教界乃至普通社會往來,都是建構在一個穩定而且公正平和的政體基礎上的。很顯然,馬來西亞當局不可能為我們當地華人帶來這個基礎,只有大家攜起手來,建立一個自己的國家,一個以華人為主的國家,一個為了我們華人著想,嗯,或者說景起碼能夠保證公平的種族政策國家,我們的子孫後代才不會面對那種可怕的危局。”

他繼續描繪道:“這個國家有著完善的政治協商機制,多個黨派之間可以公平競爭,法律制度完善,沒有汙穢和見不得人的東西能夠藏匿,我們可以用華文作為官方語言,我們的教育部可以毫無障礙地為我們華校撥款,孩子們能夠學習傳承了五千年的悠久且精美的文化,同時接受這個時代最新的潮流。更關鍵是.這裡的華人同胞無需忍受異族官僚、軍警的盤剝壓迫,他們的權力能夠聲張,他們的訴求能夠被傾聽,而不會因為什麼狗屁的固打製而喪失自己本應獲取的權力。”

齊一鳴敘述的這個國家簡直就是大馬華人心中的烏托邦.可是即便是齊一鳴講得煽情,林沈二人卻沒那麼容易買賬。

林晃升道:“齊先生嚮往中的這個國度自然很好,可是憑著我們大馬華人,又如何能夠實現這個巨集願呢,”

洗幕羽加了句:“願望很美,但也很遠啊。”

齊一鳴搖搖頭道:“有些事情看上去很艱難,但實際最艱難的是踏出第一步。我們華人有智慧、有膽魄,只要真心投入在這個崇高的事業裡,又怎麼不會成功呢?誠如去年仙逝的林先生所言,為了避免犧牲,就要不惜犧牲,這是追求我們民族權利的時候,妥協只會打斷我們民族的脊樑!”

林晃舁微微沉默片刻,突然顯得極為冒昧地道:“我們開啟天窗說亮話吧,齊先牛。你講的這個東西,從大馬沒有建立的那一天起,就有無數的仁人志士在追求,當年馬共還沒有成為過街老鼠的時候,也是走的類似的路線。可雖然我們都是同文同種,血脈相容,但此時卻應該分得清楚一些,我們這些人已是背井離鄉,不屬中國了,馬華和本土的華人的利益也不見得完全一致。我只想知道,貴國推動這項事業,究竟又怎樣的打算,想要拿到什麼好處。”

沈幕羽年紀更大一些,拄著柺杖坐在沙裡,也是目光灼灼地看著齊一鳴,聽他有怎樣的分說。

齊一鳴原本還以為曾經浸淫於大馬政壇的林晃升會難對付一點,但這麼快就沒了耐性,直截了當地問,看來也不是什麼有心計的人。齊一鳴笑了笑,道:“好,既然林先生如此直爽,我乜不繞了。解救同胞當然不是一句空話,事實上也是我們的出點,但做這事自然是有利於我們祖國的。未來世界舞臺上競逐,不可能只是美蘇兩家,多極化趨勢會愈加明顯。而我國在經歷了百年蹉跎之後,終於重歸正道,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迅猛展,去年一年經濟成長就高達二成,軍力上面更是不客氣地說僅次於美蘇兩霸,要想顯達於世.我們就需要更多的盟友和更多的戰略支點。

顯然,一個位於馬來亞的親善華人國家,與我國締為盟友,對於控制南中國海,增強我國在西太平洋的影響力,有毋庸置疑的好處。一個能與我國在大多數國際事務上共進退的盟國.對於提高我國國際影響力也有好處。

另外一點,我國的人口壓力相當嚴重,還不得不使用了嚴苛的人口控制政策,如果馬來亞能夠作為一個人口移民方向,對於緩解我國人口壓力有著重大意義。馬來亞還有這貴重的錫礦、橡膠、石油糧食等物產,可以成為我國重要的原料產地。我國大批的企業也尋求海外合作,我國不斷生產的產品也可以選擇一個穩定的貿易方向……”

林晃升擺擺手,有些不渝,道:“我怎麼聽著這像是一個殖民地,”

齊一鳴搖搖頭,正色道:“一個殖民地可能被給予當地人民廣泛的公民權,完整的政治權力?這個國家的主權是完整而神聖的,不受任何侵犯的,如何抉擇更是這個民選的政府自己的抉擇。而且現實一點考慮,現在的大馬不是殖民地國家了,那麼請問是否這個獨立國家,可以給予我們的語言官方語言的地位,是否能夠不遺餘力地支援華教的展,是否不會動任何壞心思打算不斷歸化我族?”

林晃升嘆了口氣,道:“所以這個就是一個同族殖民地的選項和異族奴隸的選項了”

齊一鳴還想要解釋,沈幕羽卻言了,他道:“此事也不能完全如此想,馬來亞與祖國大6相隔不過二千公里,從閩粵來此,不比從東北到閩粵花的時間長。我們這些人,也都是當年從大6飄洋過海而來的.就從來沒有被割斷過與母國的聯絡,想要刻意迴避這些.反而落了下乘。”

林晃升地位不如沈幕羽,算是晚輩,恭敬地道:“沈先生,受教了。”

齊一鳴又拿出了區域整合這一後世才有的法寶:“當今世界科技昌明,世界變得越來越小了,而馬來亞與祖國大6的距離確實越來越短了,馬來亞小,而祖國大6大,我們建立的不僅是一個華人為主的國家,而且還是提供一個新平臺,讓兩地百姓人民能夠更好地連結在一起,以後新國家的國民可以持本國護照,完全沒障礙地返鄉祭祖,他們可以到大6如本國國民一樣找工作,尋配偶,看壯麗山河。而大6人也可以將更好的文化、更好的商品更簡單地帶到馬來亞。雖是兩國,但從文化血脈上我們相通相依,理應提供更好的展空間給對方。”

他羅列了一條又一條的好處,說得天花亂墜,即便是定性很足的兩位華教領袖也慢慢在他的形容中,看到了一個繁榮開放的新國家,而且更關鍵的是,是他們一手建立起的國家。

沈幕羽點了一下自己柺杖,問道:“這是大好的事情,不過請問齊先生能給予我們怎樣的支援呢?又如何將這大事進行下去,直至功成呢?”

齊一鳴笑道:“我們對於這事業的支援是全方位的,金錢、物資之類且不說,這些我們都可以負責,很快我將會聯合一切志同道合的人士,成立‘南洋華人解放組織’,這個機構將是在建國之前的合法行政和軍事組織,代表官方。在我們國內外,我會動用一切可能的資源,呼籲有志之士參與到這個光榮而偉大的事業中的,捐款捐物,另外就是招募志願者。我們已經進行了兩輪預備宣傳,在很多青年人圈子中非常有影響力。志願者、志願軍將來到這片土地,為爭取南洋華人同胞的自由和權利,付出自己的努力。”

林晃升追問道:“那中國官方會怎樣支援我們呢?”

“嗯.是這個樣子,受限於國際形勢,我國無法親自插手,因為這會被曲解為入侵行動。但我國會承認南解作為合法組織,並進行溝通和往來。私下裡大量的物資都會運送到南解手中,而一部分我**隊將會自願加入南解的軍隊中,我本人也將作為聯絡人和參與者,為兩面溝通做努力,也會為南解的順利建國出謀劃策。”

林晃升還想再問一些細節,沈幕羽卻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們還有什麼好說的,我們教總願意加入這個南洋華人解放組織中來。民族的權利和自由,靠委曲求全是得不到的,那樣別人只會覺得我們自己好欺負,只有去鬥爭,去流血.我們才能得到珍貴的權利與自由。昔日的祖國大6同樣飽受欺凌,但那裡的人民站起來了,所以得享今日的和平與安寧,現在輪到我們南洋華人站起來了!”

聽到這位老人鏗鏘的語句,齊一鳴心中雀躍,表面卻未表現出,有了林沈二人的支援,他糾集南解的道路算是跨出了第一步。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敢迎您來創世閱讀,給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給予的支援,是我繼續創作的最大動力!)

會員特權搶先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