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聯大舌戰

白麪黑廝

  

..各國的常駐聯合國代表和外交官們都感覺到了一股沉凝的壓力籠罩在這裡,會前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將要在這次聯大的一般性討論上,提及有關馬來西亞華人地位的問題。

中國代表團絲毫不掩飾自己的企圖與打算,他們在這些天來幾乎拜訪了每一個聯合國會員國的代表,與他們就馬華問題進行溝通,向他們表達自己的立場,並請求支援。當然在這場中國幾乎在聯合國除恢復合法地位之外最大的集體外交活動中,必要的利益交換自然就出現了。

與美國的磋商並未達成絕對的一致,中方提出了一系列的交換,希望能夠在這個問題上得到美國的支援,例如與美國一起進行一次一年一度的大型聯合軍事演習使命行動,開放新成立的南洋共和國的港口為美國海軍往來提供補給等等一系列的條件。

美國人對這些許諾都很重視,也清楚如果中國在南海和印度洋之間獲得了這麼一個戰略支點,就等於美國在對抗蘇聯的過程中也獲得了這麼一個支點,這個支點是完全對他們開放的。但同樣美國清楚如果中國拿到太大的地方,對他們形成的正面效應會更大,所以美國雖然原則上私下同意馬華分治,南洋共和國獨立的事情,但不同意齊一鳴制定的僅分割吉蘭丹和登嘉樓兩個州給馬來西亞的方案,而是認為應該按人口比例進行分配。

西馬一共就13萬平方公里大小,按照人口比例分南洋共和國才只能分到4萬平方公里的地方,而免不了沒被劃入的地區的華人需要進行遷居,這個成本就相當大了,齊一鳴當初之所以劃定吉蘭丹和登嘉樓兩地,是因為這兩個地區不僅相對落後,而且華人數量比較少,進行遷居工作量會相對較小。

巨大的階梯會議室中,主持本屆聯大的孟加拉國代表喬杜裡道:“現在把言權交給中國的全權代表。”

“感謝你,主席先生。”常駐聯合國大使李露曄說道。

“大會,據精神和聯大第1514號決議及1654號決議,慮及保護馬來西亞華裔公民天賦之人身權利與地位,是遵循聯合國憲章和任何負責任的國家所不能忽視的狀況,我國正式向聯合國大會提案,譴責馬來西亞政府在長久以來種族主義的政策,以及故意縱容和迫害該國華裔公民的行文,並承認馬來西亞華裔公民政治自決的合法而正當之權利,分割馬來西亞併成立兩個不同的國家。”

即便是大家都知道中國人在籌劃著什麼,但當李露曄真的將這些內容說出來時,仍舊在會議室中引起了巨大的喧譁聲,有人表示激賞,有人表示憤怒,也有人跟著瞎起鬨,總之花了喬杜裡一分鐘的時間,才讓會場漸漸平復下來。

僅僅是提出動議,就已經是相當困難的事情了,然後進行表決看是否進入議程,進入議程之後是關於動議的一般性辯論,在這裡中國代表將施展“舌戰群雄”的技能,李露曄和他的同事們的主要對手估計將來自阿盟國家和英國。最後則是進行投票表決。

值得一提的是,實際上聯大的決議並不具有強制約束力,也就是說通過後不一定強制性地執行。這也跟聯合國這個和稀泥的地位是有關係的,越到後來,聯合國就越展成不同利益的國家的一個良好的罵戰舞臺,而實際上能產生多大作用,倒是一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了。

“對動議是否進入一般性辯論進行表決。”聯大主席喬杜裡公式化地言道。

這次表決並沒有太大問題,馬來西亞局勢成為了近期的一個熱點,很多國家也都想借著這個機會喊幾嗓子,刷一刷存在感,畢竟不是所有國家都跟一個階段內的天朝一樣,只管自家事,天真地認為自己不管別人,別人也應該不管自己。

表決結果113票贊同,9票反對,15票棄權,最終讓這個提議進入了一般性辯論的階段。

真正的不見硝煙的戰場這才開幕。在接過言權後,英國代表立即提出,馬來西亞局勢問題,事涉國際和平和穩定,應提交安理會進行討論,而不是在聯大進行表決。

中國代表李露曄寸土不讓,反駁道:“馬來半島的危險局勢歸根究底是源自草率而狂妄的馬來西亞政府對於本國華裔公民的正當而合理的呼聲無視的結果,是他們放縱軍警和暴徒對無辜的當地華裔公民欺壓和屠殺的結果,是長期以來他們帶有嚴重種族歧視的國家政策不斷醞釀的結果,表現出來的是衝突,但解決問題的關鍵卻不在武力,而在於政治。所以動議仍舊有效,並在聯大進行討論與表決,確定是否將馬華分治。”

馬來西亞代表也立即來戰,雖然自己國家的政府居然逃亡到鄰國去了,但他們仍舊代表馬來西亞政府說話,馬方代表頗為沒有禮貌地指著中國代表團叫道:“中國妄圖通過扶植傀儡國,侵佔我馬來西亞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土,並且蓄意挑起緊張局勢,並出兵入侵,導致我國大量無辜民眾傷亡,這根本就不是什麼馬華分治的問題,分明是應該由正義的國家對中國的不義行為進行譴責和制裁,我呼籲世界各國支援我國,與侵略者和叛亂者作鬥爭。”

澳大利亞的代表此時出來打圓場,“根據大量證據顯示,中方對馬方的指控,部分是真實的,包括馬方政府縱容暴徒和軍警對本國華裔公民進行侵害,包括長期以來的種族注意的歧視政策。但我國也認為,軍事行動是最不應該被採取的手段,和平的溝通和協商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中國方面應該做出撤軍承諾,而馬方也應做出改善國內華裔公民人權狀況的承諾。”

表面上這好像是非常不錯的解決方案,也得到了一些打醬油國家的支援,馬來西亞代表借坡下驢,表示道:“我國願意接受國際社會的監督,進行一系列的改革,以改善國內的人權狀況。但我國執行的一系列政策和方針,是非種族主義的,是為了幫助展程度相對落後的族群進步的良好政策,而企圖消除這些政策,而長期壟斷經濟地位,並支配我國各領域的作為,才是真正的種族主義,請各國代表看清楚,一些別有用心人士的真正打算。”

李露曄立即回擊道:“引用馬國幾位官員和政客的言,‘……華人根本不是這個國家的公民,企圖做馬來西亞的猶太人,是根本行不通的’、‘……應採取類似希特勒的方法,對付那些對國家沒有作用的華人’,等等等等。都體現了馬國對於為馬來亞展貢獻巨大的華人的歧視和敵意,對於解決問題,我方認為馬國是沒有任何誠意的,不僅僅是不願意取消固打製等政策,即便是他們有所改變,也是迫於外部壓力,而內部根本沒有反省,馬來人對華人的仇視也恆久存在,並可能隨時釀成重大的危機,那麼請問在座的各國代表,你們是否願意用這樣看似皆大歡喜的手段遮掩過這一次的矛盾,然後將其當作一次外交勝利,但等一段時間之後,再一次的種族暴亂生,無辜的數百條生命如這一次危機一樣喪失,請問支援這條方案的各國代表,你們哪一個願意背上這些人命的罪過,你們的良心是否能夠經得起考驗?”

主持會議的喬杜裡敲了敲桌面,道:“中國代表請注意情緒,不要進行任何有挾持性的言。”

李露曄目的達到,點頭道:“抱歉,主席先生。”

剛才他那一番話雖然像是責問,但實際上卻帶有來自中國的威脅,大意是如果馬來西亞再度生亂,那麼中國會把罪名同樣安到支援對話解決,恢復馬來西亞政府主權的那些國家上,對於這些國家與中國的關係,自然是極大的破壞。

雖然中國現在還沒有後世那種綜合國力和地位,但軍事實力高人一籌,而且極容易動手的中國,還是讓很多國家都覺得忌憚的。

此時美國和以色列等國代表也齊齊聲,支援為挽救當地華人的生存狀況和社會地位,實行馬華分治,建立一個由華人組成的獨立主權國家,並呼籲聯合國和國際社會接納和承認這樣一個新國家。

此時阿盟國家和一部分第三世界國家也聲,不過他們是反對馬華分治。甚至如沙特、巴基斯坦、埃及等國也站在穆斯林國家的立場上,反對中國和其他國家干涉馬國內政。而鬧著鬧著,結果又變成了以色列代表大戰阿拉伯國家的代表,敘利亞代表怒斥以色列懷著壞心思,打算用自己卑劣的經驗施加在其他穆斯林兄弟國家身上,簡直不可饒恕。

會場一片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