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爭鋒 文字版

白麪黑廝

  

..199爭鋒文字版

單單就馬華分治議題而言,現時的中國之處境,其實不比另一個時間線內,21世紀後的自己好多少。雖然不懈的外交努力爭取到了美國等一些西方國家的默許,但是在具體細節上還有很多的談判空間。而世界上大部分國家,即便是認同中國出兵拯救馬來西亞華人的舉動,但絕不代表他們認同馬華分治這樣一個提案。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分治是什麼樣子,世界看的很清楚;印巴分治是什麼樣子,明眼人也都曉得。所以冒險再度營造一個可能的地區火藥桶,是任何一個國家都不願意承受的名節負擔。同樣中國也絕不願意所謂平撫地區動盪,在意地區和平,而故意對數百萬馬來西亞華人的福祉和自由視而不見。至少在齊一鳴的影響下,這種事情不可能生。

聯合國於是成為了一個最好的競逐舞臺,不同國家為了自己的不同利益訴求,在這裡進行沒有硝煙的戰鬥。

在中國代表李露曄提出馬華分治方案之後,馬來西亞代表立即進行了反擊,提案聯合國安理會介入馬來西亞局勢,譴責中國的侵略行為,並要求中國撤軍並停止暴行。他們的動作後面明顯有英國的支援,英國也在糾結諸如加拿大、澳大利亞、紐西蘭等國在此問題上的支援,並努力對美國進行遊說,勸說他們放棄站在中國的立場上。

這場外交爭端中,美國也是感覺棘手,兩個同樣處於盟友位置的國家因為一個跟自己不太相關的議題掐上了,自從危機開始的那一天,中英兩國各自開始不點名的批評,而且互放狠話,這明顯是美國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英國是美國長期而堅固的盟友,更有著歷史淵源和文化親近,兩國分享大量的情報諮詢、軍事科技,甚至英國的核潛艇沒有美國的三叉戟導彈就無法稱之為戰略武器。可另一方面中國是美國急需爭取的重要盟友,單純從戰略上考慮,失去了世界各地的殖民地的英國,相較能夠提供大量軍隊,提供更多資源和戰略空間的中國,分量上輕了一些,如果真正打起世界大戰,中國遠比現在的英國有價值。

面對這樣的局面,美國儘量避免公開表態支援英國或者中國,看上去反而平和得多。

而另一個級大國蘇聯的聲調就曖昧得多了,或者說沒有節操的多。他們一會兒喊反對侵略和武裝衝突,明天喝杯白開水又轉了聲調,開始叫喚輸出紅色革命是應該值得肯定的事情。當然蘇聯沒有安好心思,是打算用強調中國赤色的屬性,來離間中國與西方陣營的關係。

進入第二次的關於馬來西亞局勢的一般性辯論中,英國代表約翰湯姆森改變了他們在聯大的鬥爭策略:“大會,聯合王國和世界上很多其他國家確實認為,馬來西亞在處理自己的種族問題上時存在一些問題,關於馬華分治的提案,我國認為中方代表提出得過於倉促,而給當地和世界各國關心人士,都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反應和消化這個問題,所以我方建議暫時擱置有關馬來西亞馬華分治的提案,而著手於確實地恢復馬來西亞的實際局勢,減少當地的暴力活動,並恢復這個國家的合理主權。為了實現以上的目標,聯合王國將向聯合國安理會提議,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從馬來西亞撤軍,並立即執行。”

李露曄雙目含著冷光盯著距離自己有一段距離的英國代表,湯姆森打算把事情提高到安理會的層級,那麼事情就沒有馬華分治那麼好說過去了。安理會的執行能力要比聯大要強,當然這也要看其他國家的執行意願。

根據大國一致原則,中國是擁有聯合國安理會的否決權,也就是說如果中國不同意撤軍,英國提出的這個決議草案根本就不會被通過。但英方仍不憚於使用這樣的伎倆,因為只要拉起一次票數懸殊的投票,本身對於中國就是一種施壓。

國際社會不可能長久地看到中國在馬來西亞駐紮下去,雖然大多數國家沒有管的能力和意願,但口頭上該說還是要說的。

英國的手段就是先行不斷擱置馬華分治在聯合國的討論,然後不斷提及敦促中國撤軍,在英國看來,只要把中國的力量從馬來西亞抽出去了,他們就算是實現了一次外交勝利。私下裡英國也有著很多的不同考量,隨著中國加入美國陣營,英國的頭號盟友的地位受到了影響,而在諸多議題上,中國跟英國的利益是相悖的,比如說之前奪下英國bae的軍售,在香港問題上的爭執等等。英國撒切爾政府希望,能夠通過這次外交爭鋒給中國上一課,讓中國人清楚,國際舞臺還不是中國這樣的小角色能夠撐住檯面的地方。

李露曄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他立即反擊:“大會,我再次宣告,中國之所以採取行動是基於人道主義的立場,是出於對國際義務和同胞安全的負責,並沒有任何侵略或者佔領的不良企圖。我國已經制訂了一個完整的撤軍時間表,但啟動這個時間表的關鍵一步,就是國際社會對於馬來西亞的複雜而黑暗情勢有著一致認同,並願意採取行動,保障那裡的華裔人民的合理利益,也就是推動執行馬華分治。”

英國打算將馬華分治壓下,讓中國撤軍提前,但中國立即還擊,想要撤軍可以,但是馬華分治的問題必須談,而且是中國撤軍的先決條件。

英國代表湯普森對此一點都不意外,之前他們就在做過各種沙盤推演,確信中國一定會將馬華分治和撤軍綁在一起的,但英國也絕不會退後和讓步,他繼續強調:“中國需要立即反省自己魯莽而草率的出兵行為,如果中國想要承擔積極的國際責任,就應該從反省自身錯誤,並從馬來西亞撤軍開始。”

李露曄直接抗議:“中國無需別的國家告訴自己怎麼做是正確的。”

只是這場辯論註定不會太容易,英國還沒對付完,另一邊印度尼西亞的代表又向李露曄出了詰問:“1954年,中國與印度、緬甸確立了以‘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指導外交工作的先例,隨後在影響第三世界國家深遠的萬隆會議上,中國提出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得到了世界上眾多前殖民地國家和第三世界國家的認同和讚賞。然而時過境遷,中方似乎已經忘記了當初做出的承諾,對馬來西亞的悍然入侵,對於他國內政的**裸的干涉,甚至企圖分裂別國的行徑,揭露了中國偽善的面目,國際社會應該對中國的醜惡用心有所察覺,堅決反對中國推動的這一根本沒有意義的馬華分治草案。還是說,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只是一個幌子,在中國還落後弱小的時候拿出來保護自己,但有了侵略欺負別人的實力後,只是一張沒有價值的廢紙。”

這幾下打臉確實讓代表團裡的中國成員有些掛不住,事實上國內關於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討論也是持續進行,很多高層開始質疑現階段這種外交政策對於中國恐怕只能帶來更多的禍患,而中國也不需要埋起頭來只顧自家的事情,走出去才能獲得更多,並贏得領導力和聲望。

但人家說的也沒錯,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確實是中國提出來的,如果今日中國將其主動推翻,場面會很不好看。從現實主義的角度看,拋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是必然的,棄之若履本身沒有問題,但被人家說出來就顯得有些尷尬了。

李露曄深知,印尼方面這麼說,其實多少也是色厲內荏的。中國出兵馬來西亞,印尼舉國震動,不僅全國武裝力量動員,而且對於本國的華人也進行了更嚴密的監視,生怕鬧出什麼亂子來。因為排華這種事不僅馬來西亞幹,印尼也幹,如果中國用同樣藉口再攻列印尼,印尼可攔不住。於是印尼唯恐步馬來西亞後塵,當然現在跳出來讓全世界幫著阻止中國。

“印尼代表忽略了一個基本事實,而且是我方反覆強調的事實,那就是這次出兵完全是基於人道主義的立場,出於保護我國無辜僑民和同情華人同胞的考慮,而我國所做並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堅持守護聯合國憲章的精神,保護華裔同胞的權利與安全,是對世界民主和人權進步做出的積極貢獻,是負責任的大國的表現。印尼代表曲解我國的立場,並不能改變馬來西亞糟糕的種族狀況的事實,斷章取義而忽略本源,並不是解決問題的途徑!”

五項原則國內尚無定論,李露曄也不能直說。而被印尼繞在五項原則上也不是聰明之舉,李露曄直擊要害,強調馬來西亞的華人需要一個交代,並且隱隱帶出了潛臺詞——看好自家後院,如果你們也搞出了類似的醜事,我們不介意再搞一次分治。

會員特權搶先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