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第一“烏鴉”

白麪黑廝

  

..京師飛吉隆坡的航班,江華燕再度作為空乘服務這一趟航班。

機務長帶著空姐們帶著笑容地在登機口迎接旅客上機,江華燕也儀態萬方地立在那裡,口中說著歡迎登機之類的話。

一個身材頎長提著一個小行李箱的男人微微低頭走入機艙,因為他的英俊實在太過耀眼,似乎讓有些昏暗的艙內都亮了幾分。

“你好,江小姐,又見面了。”男子手臂中挽著一身昂貴的西裝,完美的型加上完美的笑容,讓旁邊幾個空姐都是眼睛裡呈現出了花心。

江華燕臉色微微紅了紅,自從上次見過這個叫做萊寧斯的華裔,她確實偶爾有想過他,但是每次想都是帶著一種強烈的負罪。畢竟這時代的女生還都很傳統,如江華燕這樣想幾下除男友外的男人都覺得是犯了什麼滔天大罪一樣。

江華燕只能微微點頭,道:“歡迎您登機。”

萊寧斯仍舊一副迷死人不償命地笑容,帶著行李箱走入了機艙。

這個英俊的不像話的男人,回頭看了一眼仍舊站在機門口的美麗空姐,脣角露出一絲自得的微笑。因為從他出道以來,沒有一個女人能夠逃脫出他的魔掌。萊寧斯毫無疑問是一個情報人員,情報圈內並不是所有的間諜特工都是需要長得不引人注意的,這只不過是那些不懂得真正情報工作的作者的胡謅八扯。還有多種不同的間諜型別,適用於不同的場合,套取不同的情報。

準確地說,萊寧斯是一隻“烏鴉”。很多人都對蘇聯克格勃訓練出的**女間諜“燕子”耳熟能詳,但實際上這種美人計同樣有相對的美男計部分,而這樣的特工就稱為烏鴉。傳統意義上的燕子和烏鴉,都是相當低端的情報人員,他們基本不會受非常苛刻的格鬥訓練或者防拷問訓練之類的東西,甚至大多數時間他們只是需要做上線要求他們做的事情,而對於情報本身或任務本身,沒有任何概念。

萊寧斯本人也不是一隻簡單的“烏鴉”,擁有諸多複雜技能,魅力出眾而又富有能力的他,同樣能夠勝任很多更復雜的情報任務。打入上流社會,融入最高檔的圈子內,不是什麼隨便一個其貌不揚、腹內空空的間諜能夠做的,培養一個這樣的高層次、高涵養的紳士型間諜,花費是普通特工的數十倍。同時,精擅各種搏鬥技巧和熟稔多門科學和間諜藝術的萊寧斯,也能夠變成一個電影中才出現的硬漢。

這簡直就是一個無敵的oo7詹姆斯邦德。只是這位oo7並不為聯合王國效力,儘管他長著一張中國人的臉,但實際上他沒有一丁點的中國血統,他骨子裡是一個純種的斯拉夫人。萊寧斯是由克格勃一手調教出來的級特工,但不要以為他是為克格勃服務的,他的真正主人只有一個。

好似無聊一樣,萊寧斯手中玩著一張自己的名片,卻沒有人清楚這位大膽的特工其實把自己的身份全部暴露在了這張金箔邊的名片上了。名片的抬頭寫得清清楚楚:kirk國際貿易公司。

從一個金碧眼的斯拉夫人,轉變成一個黑眼黑的亞裔,沒有近乎於妖的科技手段,是絕對不可能做得到的。

萊寧斯的任務很明確,絕不是簡單地靠自己的魅力去追求一個看上去除了美貌沒有其他長處的空姐,而是這個空姐的男朋友——齊一鳴。他的主人在歸來之後,並沒有引起什麼波瀾,保持最少限量的人知道他回來了,但是他卻對於擊敗自己,以至於殺死自己一次的對手十分好奇。

經過大量資料蒐集,那一位科學家先生鎖定了兩個目標,中國的常科技研究中心以及一個神祕的專案,9527工程。想要打入也就是黑科技中心的長科技研究中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重兵把守之外,幾乎這個地方不存在於任何紙面上。但9527工程不一樣,它近乎深植於中國一年來的各行業巨大成就之中。而9527工程的負責人也不是難以查詢的,一個叫做齊靖仁的年輕黨政要員,在去年之前一直都沒有任何記錄的謎一般的存在。

去年訪美的時候,這個齊靖仁帶著他的女朋友,也就是江華燕,逛了那麼一圈。雖然看似普通,但具有強大情報收集和分析能力的神祕宮,卻找到了一個突破口。雖然不清楚作為伴侶的江華燕知道多少,但是這麼親密的關係,說不知道一些內幕,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於是也許是整個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男人給自己換上了一副亞裔的模樣,以減少懷疑和方便行動,屢次搭乘江華燕服務的航班,以接近這個重要的任務目標。

萊寧斯有著一肚子的辦法能夠拿下一個女人,不過當他想要趁送餐送飲料的時候與江華燕搭訕的時候,卻現這名空姐壓根就沒有出現在他的這一行。

江華燕當然是故意躲著這個俊朗的男人,即便是她的幾個同事嘴不停地在議論他,並且犯花痴病,可江華燕總是提醒自己,自己是有男朋友的女生,要避免這樣與陌生男子的接觸。

萊寧斯大體能夠猜出這美麗的女孩心裡想的什麼,不過他還是有不少辦法的,按下服務按鈕,在其他空姐都比較忙的時候,江華燕不得不來到他的面前。

“先生,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幫助的麼?”江華燕想要使自己的表現更職業化,看似親和但實際疏遠。

“嗯,可以幫我調一下空調方向麼,這樣直吹過來有些令人不舒服。”

江華燕微微俯身幫他轉移了一下空調的位置,因為距離比較近,萊寧斯能夠聞到這絕色尤物身上好聞的體香,他又低聲道:“為什麼沒有給我打電話?”

江華燕臉色更紅,她沒有接受過後世那種防性騷擾的訓練,再加上她性格比較懦弱靦腆,唯唯諾諾說不出話來。而萊寧斯很自然地認為這是一個心動的中國女孩不好意思但尋求對方主動地訊號,伸出手想要去握江華燕的柔荑。

江華燕嚇了一跳,連忙躲開了,要是是個直性子的女漢子,說不定一句“你放尊重一點”直接頂過去了,江華燕卻半晌說不出話,而且腳下也忘了走路。

萊寧斯則讓自己的面容變得更加真誠,道:“江小姐,自從見到你後我無時無刻不在想著你,你的音容笑貌,你的一切都讓我著迷,我想這就是緣分讓我們兩個相遇的吧,我想讓你成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好麼?”

這樣的羅密歐式的語句加上實際不容拒絕的強調,配上他無敵的英俊長相,估計百分之九十五的女生都會墜入情網。江華燕是普通女孩,自然也會被這種突然的表白搞得心花怒放,可是她不是真的花痴,還清楚自己有一個男朋友,而且自己很愛自己的男友,更明白他的男友不是等閒之輩,除了長相不如這個萊寧斯,從任何角度都能勝過他。

“對不起,劉先生,我已經有物件了。”江華燕不敢去看萊寧斯的臉,因為那張似乎帶有魔力的面孔似乎只要她多看一眼就會讓自己丟掉任何的節操,變成一個沒有下限的壞女人,她已經在飛機上做過一次不怎麼貞潔的姑娘了,一次還可以解釋稱浪漫,兩次那就是浪蕩了。

微微鞠躬表示歉意,江華燕趕緊移動蓮步,離開了萊寧斯的座位。

江華燕鬆了一口氣,但萊寧斯卻立即騰起了一股怒氣。

“沒有女人能夠對我說不!”萊寧斯心中狂怒吶喊,他外表看上去沒變化,只有看他的手指才能察覺到輕微的顫抖。

“也許是我太過心急了,導師安排的這個任務比較緊,我對於自己也過於自信了,好吧,現在自由活動時間結束,讓我們來點更有效的措施吧!”萊寧斯眼中閃過極為危險的光芒,右手放在了左手小指上那銀色的尾戒上。每次用上這一招,萊寧斯都覺得是極為恥辱的,因為這對他而言不是真正的魅力誘惑住了女子,而是左臂。

導師當年把這個給了他,萊寧斯珍若重寶,但對他來說,每使用一次,都是一種挫敗,隨之而來的副作用也足以讓他難受好一陣。

這種神奇的金屬配合萊寧斯經過導師訓練而獲得的特殊能力,可以將一種特別的心理暗示施加在受體身上,並且激受體的雌性荷爾蒙分泌,同時萊寧斯自己會釋放一種特殊的性腺荷爾蒙,對於受體形成吸引。

只是萊寧斯一直沒有等到機會,直到飛機快要落地的時候,萊寧斯才找準時機,對江華燕使用了這一陰招。

一直躲著萊寧斯的江華燕瞬間感覺一種特殊的東西襲擊了她,燥熱從她的體內升騰,她感覺兩腿之間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她下意識地看向了萊寧斯,現他也正看著自己,腦中就只剩下一個念頭:跟他去**做的事情。

可也許是幸運,飛機遇到了一個小擾流,一位乘客把手中的冰水灑在了江華燕的身上,使她有了一點點的理智。驚醒的江華燕忍著身體裡強烈的生理需求,跑到了遠離萊寧斯的地方。

“看你忍得了多久!”萊寧斯陰測測地想著,可他沒料到,飛機居然很快降落了梳邦機場,而如同瘋了一樣的江華燕居然不顧禮節地在機艙門開啟後衝了出去,讓萊寧斯目瞪口呆。

小空姐拿出電話趕忙撥了緊急呼叫號碼。

“喂,燕子麼?對不起,我現在很忙。”

如同一盆涼水直接潑在江華燕的臉上,但這股虛擬的涼水不能阻礙她更旺盛的**燃燒她僅剩的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