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207 奪回新山

白麪黑廝

  

..帶著1o臺鐮刀機甲山地營進入新山,總算給已經失衡的天平又增添了一點砝碼。一臺機甲帶領一個排的步兵開始藉助複雜混亂的城市環境,反擊攻入城區內的馬軍士兵。另一邊山地步兵攜帶的上百條軍犬也都被釋放出去,它們有著足夠的智商能夠分辨敵人,並且將他們消滅,至於要不要把他們當做晚餐則是另一回事了。

王福海的班跟隨著一臺鐮刀機甲大步向前,準備接應在城西還在苦苦抵抗馬軍侵襲的友軍。不過他們的運氣不怎麼好,剛走了沒一兩公里,就在一片低矮的建築群遭遇到了敵人。

攻入新山的馬軍很快就在一些重要的交通要道上設定了火力點,他們畢竟是地頭蛇,明白新山的各處重要節點,一經奪回就能夠給南解軍造成麻煩。即便是再小心的前進,被突襲時王福海這一支小隊還是遭到了不小的損失。

甫一駁火,就有六名戰士被擊中,其中兩人當場陣亡。這就是巷戰的殘酷之處,狹窄的空間會壓制具有優勢的一方的揮能力,有心算無心一定能夠取得一定效果。

“快找掩護!”排長大聲喊道,士兵們立即弓著身子跑開,避免將自己暴露在空曠的街上。

“小心,在對面的樓上!”一名下士高喊道,就看到前方不到五十米的二層小樓視窗處,一個手舉rpg火箭筒的馬軍士兵,對著南解軍小隊的核心兵器鐮刀機甲就是一顆火箭彈。

火箭彈直接命中了鐮刀機甲的炮塔部位,造成了劇烈爆炸,也幸好這顆火箭彈不是專門的穿甲火箭彈,爆炸雖然摔倒了鐮刀機甲,但是並沒有將其完全摧毀,裡面的乘員只是受了震盪傷,並沒有被打死。

鐮刀機甲內的機槍手立即操作著機槍瞄向那個視窗,噠噠噠的一片子彈掃射出去,密集的火力當即壓得馬軍抬不起頭來,一名猴子兵被直接打死,其他人不敢從那裡冒頭出來。

躲避著馬軍射來的子彈,三名南解士兵迅支起了一個迫擊炮陣地,作為山地部隊,他們每個連都部署4門6omm迫擊炮,以排為行動單位後,每個排都攜帶一門6o迫炮作為重火力。三個士兵將迫炮架好後,迅計算射擊諸元,對準了敵人的那個小樓,炮手將炮彈丟如炮管後閃避,砰的一聲炮彈鑽膛而出,直接命中目標。

打中二樓牆壁的炮彈直接轟了那並不結實的建築物一個大洞。

這還沒完,又有士兵取出揹著的8omm火箭筒,也對著敵人另一個火力點射出去。比火力的話,馬軍完全無法跟南解軍相比,且不說輕武器這一些,就單單這一個排就攜帶有一門迫擊炮、三具8omm火箭筒以及他們的95-1步槍都帶導軌,可以加掛槍榴彈射器。

馬軍充其量就有一具rpg,而且總共沒有幾枚彈,其他都是些自動步槍,彈藥也是有限,被南解軍用迫擊炮、火箭筒一頓教訓,立即火力就弱了下來。而當鐮刀機甲恢復運作後,直接衝進了那棟建築的一層,三挺機槍向上掃射一通,將二樓的所有幸存武裝分子消滅乾淨。

交火大體順利,擊斃敵人二十九人,俘虜三人,但己方也有數人的傷亡,帶隊的軍官也是面色嚴峻。鐮刀機甲剛才捱了了那一下,雖然不至於報廢,但是也有了輕微故障,他們不清楚城市裡現在還有多少埋伏著的馬軍,照這樣下去,再打兩場這種規模的戰鬥,他們排就會消耗乾淨帶出來的彈藥,不得不後退重新取得補給。

如這個排的情況一樣,其他的小隊也都遇到了類似的情況,馬軍靠著對環境的熟悉,屢屢在巷戰中偷襲南解軍士兵,要不是他們火力不足,說不定現在南解就面臨更大的傷亡了。

所有狀況如實地反饋到了齊一鳴的手上,齊一鳴心知在兵力捉襟見肘的情況下,對付馬軍確實相當麻煩。

“機步o1旅的三個合成營已經出,大約三小時後就能抵達新山!”顯得有點擁擠的作戰指揮室內,參謀向齊一鳴彙報道。

齊一鳴點點頭又交待道:“已經在新山的部隊不要糾結守護城市,他們的第一任務是保護當地華人撤離,不必計較一城一地的得失,城市可以消耗我們的戰場,也可以是消耗馬軍的戰場,命令各單位不要蠻幹,尤其是攻堅作戰,所有基層指揮人員不要讓戰士強攻,儘量控制戰損,把目標標記了,讓空軍和6航去做!”

南解軍的空軍和6航現在基本上只是搭起了一個架子,戰機數量都還不多,僅有12架fc-1梟龍和24架fbc-1飛豹,武裝直升機也僅有1o架直-1o,尚未配屬到機步旅之中,而是留在6軍總部隨時呼叫。

第一波次的飛豹攻擊完返航,第二個波次的飛豹也差不多飛抵了新山城區,即便他們有不錯的下視攻擊雷達,但是密密麻麻的城市建築物還是讓飛行員十分頭疼,難以施展拳腳。不過比第一波次攻擊的飛豹幸運,現在地面上已經有了一定數量的己方步兵,他們可以搜尋敵人的蹤跡,並且指引天上的戰機進行轟炸攻擊。

更換了作戰策略的步兵將鐮刀機甲開始向後輸送,保障掩護任務的成功。同時因為這些大傢伙在城內實在是太好的靶子,很難進行恰當的隱藏,容易暴露跟隨行動的步兵。於是一部分士兵和鐮刀機甲撤到城西幫助友軍撤退當地華人同胞,而一部分戰士則小心翼翼地穿梭在城市中,做起了偵察的任務,幫助天上的戰機尋找目標。

新山也是很大規模的城市,更有數十萬的居民,雖然此刻跑了不少,對於士兵們來說找到自己的敵人也是相當困難的。好在戰士們有自己的幫手,王福海的班長召喚回了自己班中的軍犬,並且派出他們去搜尋馬軍。軍犬們分得清楚攻擊和搜尋的區別,很快在城市裡忙碌起來。

沒多久,一隻軍犬跑了回來,為王福海等人指了一個方向。

班長舉起望遠鏡看了一下那邊,道:“大約十幾個敵人,躲在一家街角雜貨店裡,倒是好位置,從三個方向過那裡都會被他們攻擊,好了,呼喚空中打擊吧。”

王福海叫了一聲:“好嘞!”他手持一個小型的鐳射標記器,射出一道鐳射光在那看似普通的雜貨店之上。

“座標已接受,紫雷2-6進入攻擊模式!”天上的一架飛豹俯衝而下,翼下一枚ar-2導彈點火,啾的一聲射出來。導彈沒有絲毫懸念地命中了目標,造成了劇烈爆炸,整個雜貨店被掀翻了房頂,火光四濺,不管裡面有多少人,這一下子估計都不太可能有幸存者了。

儘管飛豹已經漸漸從p1a空軍中淡出,可它仍舊是一款相當出色的戰轟機。可攜帶九噸彈藥的飛豹將成為南解空軍最主要的對地攻擊戰力,主要從事轟炸機和攻擊機的工作。除了ar-2這樣的導彈,還有飛豹是一口氣用六個複合掛架攜帶了36枚ft-5小直徑炸彈。這種武器本身體積很小,又因為是拋射,沒有自主動力,所以一個掛架上可以集合6枚之多。飛豹在接收攻擊指令後,只需將掛架上的一堆炸彈扔下,然後他們會按照預設程式攻擊自己的目標。

採用了這種攻擊模式之後,效果明顯好了很多,城內不斷閃現出的爆炸火光,讓前方催逼南解軍保護華人居民的馬軍十分驚慌,馬軍指揮官最後不得不命令前頭的部隊放棄追擊南解軍,撤回城內幫助防守。

馬哈蒂爾的算盤是,佔據新山之後,可以利用這裡作為跳板,逐漸將馬軍的力量輻射到別的地方去。他能夠接受支援他的國家送來的援助,再招募更多的部隊,與中國人持續地戰鬥下去。所以他們的指揮官在面臨城內一片混亂的當下,也立即選擇保住城市,而不是啃掉撤退斷後的南解軍這個硬骨頭。

只是這位腦筋不太夠的指揮官之後才現,一旦脫離跟後衛南解軍的直接接觸短兵相接,他們的空軍就可以肆無忌憚地攻擊馬軍了,因為再也不必擔心誤傷友軍和華人居民,反而給這一批馬軍帶來了更大的損失。

一小時後,從吉隆坡趕來的6航部隊加入戰鬥。專職的武裝直升機和架設加特林機槍的通用直升機使得地面上馬軍遭遇的困境更加厲害了一些。一些直升機也立即下降,醫護兵將受傷的戰士抬上直升機,立即到後方的醫療站進行搶救。

三個小時後,機步o1旅的先鋒裝甲部隊趕到新山,數十輛灰熊坦克開道的局面預示著馬軍這一次的瘋狂****已經不可能有任何成效了。隨著越來越多的部隊進入新山,南解軍出現了壓倒性的優勢,開始在城市中對馬軍殘餘分子進行清剿。到本日晚些時候,新山的槍炮聲已經停息,南解軍獲得了最終勝利,奪回了這一南部重鎮。

這場時間不到一天的戰役,南解軍傷亡近百,是開戰以來損失最大的一天。不過他們殲滅了約4ooo名馬軍,2ooo多人被俘,戰果輝煌。因為戰鬥之激烈,新山也遭受了巨大損失,幾百處建築物被毀壞,更有過1ooo名平民成為了連帶損失,其中絕大部分是馬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