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送手機和40億美元

白麪黑廝

  

..齊一鳴爽完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錯誤。一個黃花姑娘讓自己在飛機上就這樣搞了,半裸著的美女空姐還簌簌抖著在沙床上楚楚可憐地望著齊一鳴,讓他感覺自己不負責任就好像是禽獸不如一樣。

雖然很尷尬,不過齊一鳴這時候才撓頭著問:“你叫什麼名字。”

“江華燕……”美麗的空姐覺得自己下身還有些疼痛,輕輕皺了皺眉頭。

“還疼麼?”齊一鳴有些憐惜地問道,畢竟跟自己一夕之歡,男人對於自己奪走貞潔的女人總是有那麼一點點莫名巧妙的佔有慾和保護欲的。

“不是那麼疼了,呃,除了疼,其實剛才也很舒服的。”江華燕不好意思地說著,她突然放下了毯子,就這樣裸著上身的抱著齊一鳴,也不說話,就把美麗的臉龐貼在齊一鳴的胸膛上。

“嗯,我叫你燕子好嗎?”齊一鳴撫摸著女孩光滑的脊背道。

“好啊,我父母都這麼叫我。”空姐露出了一個沁人心脾的美麗笑容,讓齊一鳴心都快酥了。

“我叫齊一鳴,你怎麼叫我都好。”齊一鳴微微一笑道。

江華燕點點頭,摟著齊一鳴的腰身,輕輕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齊大哥。”

齊一鳴頓時覺得這樣乖巧漂亮的女人自己要是始亂終棄了,自己都饒恕不了自己。他不是什麼矯情的人,實話是他穿越前那個未婚妻也是類似的相遇。兩人原本普通朋友,後來一起出去玩喝多了酒,齊一鳴一壯色膽,跟那女生便滾了床單。滾完才現人家小姑娘是處女,結果女方說不讓齊一鳴負責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欲擒故縱,最終齊一鳴一咬牙還是說跟這女生做男女朋友了。

他本人十分好相處,也會體諒女生,只要不是很霸道和特別不講理的,跟誰都過得一塊去。那個女朋友家世也不錯,長相雖然不算絕色,但至少也是中等偏上,最終談了兩年戀愛,便考慮結婚了。說齊一鳴多麼喜歡他的未婚妻嘛,倒沒有多少,只不過也沒有別的什麼人,覺得這樣過也沒什麼不合理,就索性訂婚準備結婚了。

穿越之後,齊一鳴倒是思念過自己的父母,卻沒有多麼思念這位未婚妻。不是他心性涼薄,只是那女人不夠讓他心動。

江華燕倒是足以讓他心動的美女,可是齊一鳴不瞭解她。兩人糊里糊塗地生了負距離接觸,齊一鳴也只能先看看交往一下以觀後效了。

江華燕看著齊一鳴貌似接收了自己,心中雀躍,但面上還挺天真可愛地問道:“齊大哥,我們以後怎麼辦?”

齊一鳴只能道:“我們談男女朋友吧。”

江華燕像個小學生一樣道:“好!”

齊一鳴又道:“只是我工作多是在單位,也不在京城,怕是很難見到你。”

江華燕也有些憂心,“這怎麼辦呢?”

在從前的時間,遠距離戀愛別說成功機率,幾乎很少。是存在那些所謂的筆友們用寫信的方式維持感情的,但是也是相當麻煩的一件事。沒有微信、球球和電話粥的年代,對於情侶們來說簡直不可想象啊。

好在齊一鳴不是完全的當代人,他從自己的小包裡拿出來了一支手機,這手機其實就是天朝2oo5年左右比較流行的那種第一代的彩屏手機,個頭不大上面有九個按鍵,彩屏除了好看一點基本上沒有什麼太大作用。這東西是基地的副產品,屬於從軍用通訊裝置裡延伸出來的民用裝置,齊一鳴當然也可以製作類似愛瘋那樣的4g手機,但心覺沒有必要。就算是拿出來的這一支,短期內他都不會推向市場。他準備自建一家科技公司,跳過大哥大的時代,生產第一代的冷光屏黑白屏的小型手機。

“來這個東西給你,有了它你就可以給我打電話了。”

江華燕新奇地接過這支金屬色外殼的:“這是電話嗎?沒有線,怎麼打呀?”

齊一鳴一笑,教美麗空姐如何使用這支手機。這是以gsm為通訊協議的第二代手機,暫時沒有資料流量這樣的東西,因為網路根本就不存在,倒是能夠送簡訊息。齊一鳴已經在多地建構起了基站,不過最多在基地到京城一帶能夠比較通暢的使用這東西。

學會了如何給齊一鳴打電話和簡訊之後,江華燕格外興奮,“這個小電話真是不可思議,我之前還看到你們拿的那個小板子就能看電視,真是厲害啊,齊大哥你是科學家嗎?”

齊一鳴不能跟她講得太深,“算是管科學家的頭頭吧。”

江華燕奉上香吻:“齊大哥你真厲害!”

————

專機帶著齊一鳴剛交到的女朋友飛走了,雖然齊一鳴深知自己搭上這個妹子的主要原因是需求炮友,但好歹也能慰藉一下浮躁的自己。雖然不能夠太經常見面,不過齊一鳴有的是本錢能夠讓這個小女友在休假日的時候,坐基地的通航飛機往返京師和達裡諾爾之間,讓兩人最少一週有兩天的相會。

回到基地一看,齊一鳴才知道還有除了自己交到女朋友之外其他的大事生。自己在主基地的倉庫裡,除了日常放置的那些造好準備交公或者自用的武器裝備,採礦車採回來的各種礦物之外,今日還多了一樣東西——一摞摞的美元鈔票。

在記錄電腦上齊一鳴找到了這卷美鈔是怎麼來的答案。如同一切蹩腳的遊戲設定一樣,第一次的戰爭勝利所獲得的新手獎勵。只是這一筆新手獎勵讓齊一鳴閃的眼睛都快花了,足足有4o億美金。8o年代的4o億美金跟三十年後的四十億美金可不是一回事,按照購買力平價計算,1985年的4o億美元至少相當於三十年後的8o億美元左右。

雖然不理解這些美鈔是如何冒出來的,不過齊一鳴相信,這些美鈔絕對不可能是**,或者即便是**也是能夠使用的**。

拿到這筆巨資,齊一鳴第一個念頭是不是要上交國家,現在整個天朝可憐的外匯儲備還沒過三十億美元,自己手中這些就足以令人驚喜了。不過再三考慮齊一鳴覺得就算把這筆外匯交上去,似乎也沒有什麼實質性變化,無非就是讓外匯管理局的人一筆財。這一時期國家外匯使用主要是購買國家制造不出來的重要商品、先進的工業製造品,以及引進一些技術。而且這其中的大頭還是軍工產品和軍火武器。

也就是說達裡諾爾紅警基地基地的橫空出世,使得最龐大的外匯使用變得基本上沒有意義了。無論是技術還是武器,基地都在免費提供,於是外匯就顯得不那麼緊缺了。第二由於高層看到了歷史的展,所以採取了更加開放的心態和政策,預計今年之內就會出現fdi的暴增現象。更何況隨著齊一鳴投入的一批工廠投入建設,大批西方都用得上的產品都會被出口換匯,現在貢獻這一筆外匯也等於沒有意義。

那麼放在自己的手裡又有什麼用處呢?投資搞建設?齊一鳴又搖了搖頭,如果他要投資的話,完全可以找幾個工程師來,然後從戰車工廠生產上一系列的裝置,讓地方政府給自己開土地,找軍方的工兵來給自己三通一平蓋廠房,到時候就是招工人並慢慢熟悉的過程了。所以說他也壓根用不上外匯。

“唉,我這些日子老是利國利民了,現在肥私一下也不是不可以,要不買臺勞斯萊斯開開?”齊一鳴摸了摸下巴,覺得這是個歪點子,自己基本上除了視察工作,連基地的門都不出,就算到了別處,也有行政單位的專車接送,買臺勞斯萊斯圍著達裡諾爾湖開著看天鵝嗎?還不如直接坐基地產的東風猛士呢。

齊一鳴一時也想不好自己要拿這筆鉅款做點什麼,索性不管了,坐在辦公室裡在電腦上隨便找些東西看。他現在怎麼說也是搞軍工的行內人士了,不能什麼東西都不懂,所以他有空還是要給自己充充電的,最起碼懂行一些,不管以後出去解釋問題,還是為pla列裝新武器做選擇,都是有價值的。

今日他隨便翻了翻有關戰鬥機的氣動外形方面的內容,在當軍迷的時候,他就對於三角翼、梯形翼、菱形翼等氣動外形有一定的瞭解,進入行內之後基地的系統上儲存了不少的資料,他也可以根據這些資料自己學習,太過深入沒必要懂得,畢竟他不是要當航空工程師,大致能夠理解一些基本公式和原則就好。

當他翻資料翻到可變後掠翼的時候,腦袋裡突然有什麼靈光一閃,頓時猶如開悟了一樣。他迅在系統中調出來一張f-14雄貓的圖片來,然後在搜尋引擎中連續輸入伊朗等字眼,眼睛越來越亮。

齊一鳴一拍巴掌,臉上帶著像是吃到了小雞的狐狸一樣的表情,笑著道:“我知道這點錢能夠讓我做點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