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PLA撤軍(文字版)

白麪黑廝

  

..2o8p1a撤軍

ps:親,每天進吧記得簽到,看帖要回帖,還能加經驗呢。做人得有節操哦,思密達~

☆:簽到是貼吧人氣、榮譽的比拼,讓我們的簽到見證一份堅持吧!!!

《紅警大中華1985》正式上架,請大家多到創世投月票,支援白麵黑廝。

創世傳送門:

創世目錄傳送門:

ps:記得堅持‘簽到’哦,加經驗的時候,還能給紅警大中華1985吧一個好排名。

百度紅警大中華1985吧

新山戰役剛結束,齊一鳴便召集了南解中央決策委員會的成員開總結會議。新山戰役雖然南解軍取得了最終勝利,紙面上看而且是一場大勝,但仍暴露出了一些問題,亟待南解決策委員會進行改正。

主持會議的自然是名義上的決策委員會主席,社民黨黨王武國,他本身頗為聰慧,學習能力也很強,雖然是政治新手,但卻絲毫不顯得外行,他說道:“我認為這一次的新山戰役體現出儘管我們南解軍在軍事實力上佔據著壓倒性的優勢,卻沒有完全地融入到地方之中。說不好聽一點就跟佔領軍一樣。我們維持城市秩序的是軍隊,被敵人攻入後,市民百姓對我們的軍隊還會持懷疑態度,我們對於地方上的控制能力不足,而且敵人一攻打進來,有一部分馬來人跟著起鬨作亂,這也是相當棘手的問題。”

“武國同志說得有道理啊,我們確實應該檢討我們對地方上的控制政策了,單單是靠兵管,總是要出亂子的。”脫下了馬共的外衣,已經轉變為社民黨成員的張忠民也附和道。

齊一鳴則道:“行政體最需要時間打磨,從大6來的志願者越來越多,我們已經逐漸弄好了吉隆坡以及檳城等地的政府,在接下來案怫州、彭亨州也都會輪得到。主席同志提的一點我也贊同,軍隊就是用來打仗的,被拖在街面的治安管理上,不儀大材小用,而且也不適當,只是咱們當地華人少有考取警校的,艱難一時拉起一支治安隊伍,來自大6的志願者也大都不會講英語或馬來語,更沒法做這樣的工作。”

林吉祥建議道:“打造一個可靠的公共治安管理的團隊,是早晚要做的事情,雖然大馬華人對於吃這樣一碗公家飯並不是很熱衷,但在福利和待遇上多想辦法,加強宣導和呼籲工作.應該能取得一定成效。再者,大6來的志願者也不是完全不能充當這樣的職責,多訓練有關語言能力,再告訴他們當地的風俗民情,加快熟悉,也是能夠做這樣的工作的。”

齊一鳴點點頭,認為林吉祥說的有道理,衝著王武國也微微頷。這個決策委員會主席雖然名義上是最高領袖,但大事基本上不可能由他定奪,齊一鳴向他背書,他才能最終布命令,就相當於他可以草擬命令,但命令上不蓋齊鳴掌管的金印,那是不生效的。

在建立起南解控制下地區的警察制度之前,南解軍士兵不得不充當替代性角色。而此時顯然僅建立起米的三個6軍旅,一萬人出頭的兵力已經是絕不夠用了。

“兵力短缺的問題,在下個周我們從本土招募的復員戰士就能夠湊齊一個新的旅級編制.我的意見是仍舊仿照山地o3旅,打造成一支山地部隊。馬來亞的地形主要是山地和平原,交通也有保障,輕裝部隊摩托化後也可以快地部署投送。還有就是馬軍本身缺乏重火力,且新山之戰後一時半會也不可能再集結起四五千人規模的攻勢了,我們現有的山地輕裝化部隊能夠上山,能夠進城市作戰,具體花費也不是很高.最適合我們現在的情況。”齊一鳴又向在座的委員會成員解釋了一下,實際他們也都不怎麼懂軍事上的問題,一切都是由齊一鳴在紅警參謀們的配合下決定。

結束了總結會議,齊一鳴返回自己的住處,正巧碰到了葉瑤子。

“正好,我有事情要跟你說呢。”葉瑤子今日感覺有點扭捏,說話的時候還不自覺地低了低頭,臉上貌似有紅暈閃過。

齊一鳴沒仔細注意,道:“什麼事情?”

葉瑤子是鼓足了勇氣,打算來告訴齊一鳴前些日子生了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她不小心跟江華燕拉拉了一下,江華燕羞難自抑,躲在齊一鳴的官邸內,更不敢去見齊一鳴。而葉瑤子思前想後,倒沒有主要考慮她突然現的變異性取向,而是擔心齊一鳴自己現之後會怎樣處理他。

雖然她平時敢跟齊一鳴別苗頭,但她也知道齊一鳴不是什麼好惹的角色,再加上她是救了江華燕的,齊一鳴估計也不會太過苛責。還有那逃回京師後消失在國安局特上監視之下的神祕美男子,葉瑤子覺得因該讓齊一鳴多加註意。

葉瑤子剛想開口,旁邊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山裝男走過來.葉瑤子認識他,是跟齊一鳴從本國過來的一個行政幕僚,名叫墨仙通,頗得著重。他對齊一鳴道:“委員,終南海來的訊息,平老準備向國際宣佈,我們官方的軍隊將要從馬來兩亞撒出,並停止直接與馬來而亞的戰爭敵對狀態。”

齊一鳴面色微變,道:“居然這麼快.怎麼沒有事先給打個招呼。”

葉瑤子嘆息,自己要說的事情估計又沒法談了,她道:“這已經是打招呼了,所幸我們在本土的志願者招募活動還沒有停止,年底前至少還能夠招募到社會各界過5萬名志願者,這些人才是我們最終拿下馬來半島的關鍵。

齊一鳴點點頭,道:“看來還是上面沒有頂住國際壓力啊,不過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了.該金蟬脫殼變成南解的部隊已經蛻變完成了,雖然無法直接出兵相助,但從本土過來的物資還會源源不絕的運送到我們的手中。”

他又轉頭問墨仙通,道:“近日來,國際風向有沒有什麼變化。”

墨仙通答道:“馬華分治的提案至今還在聯大舉步維艱,因為反對的聲音太強,人人都怕有了這個前例之後,其他國家也都會用類似的手段去分裂國土,挑撥紛爭,所以即便是對於我們當地華人抱持同情態度的國家,也不贊同用如此激進的手段解決問題,比較主流的觀點仍舊是國際施壓馬政府取消固打製等一系列種族歧視的政策.馬哈蒂爾政府在新山之敗後,也開始轉變口風,說願意接受國際人權觀察團的指導和監督,改變現行種族政策。也許就是因為這些事情,使得我國無法再繼續持續站在第一線,我國還不能以一身獨抗天下。”

齊一鳴嗟嘆道:“你說的沒錯啊,現在國家底子薄,力量還淺,為了馬來亞華人而與全球為敵,弄一個不好的形象,不僅對我們展外交關係沒有好處,在傳統文化上咱們還是很要面子的。”

葉瑤子不禁吐槽道:“面子能當飯吃麼?”

“沒轍,咱們國家向來如此,想要一時半會兒扭轉過來不太可能。再說,差不多也是該讓本**隊撤退的時候了,南解已經羽翼初成,可以獨當一面了。”

齊一鳴再度問道:“那麼對於南解,國際輿論又如何看?”

“基本上認為是我國穿了一件馬甲,實際上是傀儡政權。”墨仙通說道。

齊一鳴笑了笑道:“其實也沒多少錯。”

墨仙通又道:“有些國家認為如果我國要撤軍,就應該停止對南解的各種支援,而美國等一些國家似乎態度比較暖昧,因為這也是個等碼,看看哪一方給的價格好,他們就從中謀利。”

葉瑤子這會兒插話道:“還有,不要覺得即便是官方力量撇了,我們就天下大吉了。我們現在至少有三個比較明顯的外部敵人,阿盟、英國和蘇聯。阿盟還好說,內部並不是特別同意,沙特、巴基斯坦等同雖然不認同我們的做法,但不認為這值得兵戊相見,敘利亞、黎巴嫩伊拉克等國的反應比較強烈一點,但也是無力直接派兵。英國一直就是放狠話,現在我們國家的本尊退出去了,難保英國不會想要打南解來出氣,如果我國再度捲入其中,就顯得信義全無。最後一個蘇聯那就是存心搗亂了,情報顯示蘇聯已經開始跟馬來西亞政府取得聯絡,準備用軍援武裝他們,與我們繼續耗下去。只要是能傷害我們麻煩我們的.蘇聯人一定義務去做。”

“阿盟不足為慮,現在他們先學會統一意見再說吧。至於英國和蘇聯,他們想要插手進馬來亞局勢,跟南解作戰,我可是巴不得生。他們覺得南解是個傀儡勢力,不可能太強,可是他們根本理解不了到底我給了南解多少好東西,能讓他們吃多少虧!”齊一鳴腹黑的笑了起來,如同偷雞成功的黃鼠狼。

當初願意來馬來西亞,最大的原因莫過於這是一個開放式的戰場,而且戰爭的烈度和規模全憑他自己控制.即便是英國和蘇聯是兩個有核國家又如何?之前跟蘇聯掐過了,掐了半天也沒見一個原幹彈的毛毛.英國更受限於美國的鉗制,不可能對身處同一陣營內的中國撕破臉太多。

想要教訓南解,給中國一個下馬戚,順便平定馬來西亞局勢,對於英國而言確實有誘惑力。七十年代以來,英國作為前宗主國在馬來西業的影響力日降,對於他們擴張在東方的商業利益十分不利,馬來西亞有石油,如bp等巨頭都虎視眈眈。如果幫助馬來西亞弭平事端,說不得可以切下一塊大蛋糕。國際地位日益衰落的英國更期型能夠以施展拳腳宣告世界,雖然他們已然不是世界霸主,但也不是可以忽略的。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破迎您來創世閱讀,給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給予的支援,是我繼續創作的最大動力!)

會員特權搶先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