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曲線外交戰

白麪黑廝

  

..11月15日,在中**隊進入馬來西亞一個月後,中國宣佈單方面從馬來西亞撤軍,並與馬來西亞結束戰爭緊張狀態。雖然打著五星紅旗和八一軍旗的pla走了,但這片土地上紛爭卻沒有結束。南洋華人解放組織在中國撤軍的同日,也正式接過了所有的被pl攻佔的地區的統治權。馬來西亞幾個大城市,如吉隆坡、芙蓉、馬六甲、新山、關丹、怡保、檳城等地,都先後宣佈成立自治政府,馬來西亞的星月條旗被降下,象徵南解的紅白星焰旗被升起。

南解並未著急建國,現階段僅限於宣佈代表南洋華人爭取獨立和自由的合法權力機構。這是因為齊一鳴並不認為已經有了建國的成熟條件,再有就是正式建國就需要確立疆土,而現在齊一鳴還惡意滿滿地琢磨著那些土地要劃給新的南洋共和國呢。

當前,除了中國承認南解的合法性之外,世界上其他國家根本鳥都不鳥齊一鳴他們,馬來西亞也直接將南解定性為叛亂分子,順便攻擊中國通過扶植傀儡政權企圖顛覆他們神聖的國家。這話其實也沒有說錯。

在中**隊單方面撤軍的第二天,也是南解開始單打獨鬥的第二天,原以色列駐吉隆坡的使館正式知會南解政府,提出與南解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

齊一鳴得知之後也是有些高興,現在南解的情況跟當年錫安主義之下獨立建國的以色列也是有點像,以色列人感同身受,再加上猶太民族對華族的好感,以色列才第一個作為真正的外國,希望與南解建立正式往來。不可忽略的另一個因素是,以色列跟阿拉伯世界的其他國家都不對付,她也不必做害怕激怒阿盟國家的事情,有一部分以色列的戰略學者認為,與處境類似的南解增進關係,有助於以色列之後對抗中東伊斯蘭國家的事業。

實用一點看,駐馬來西亞的以色列武官在評估了南解軍和馬軍的戰力後,認為不出差錯的話馬來西亞再也不可能奪回吉隆坡等地了,以色列人總不能現在跑到新加坡去建立駐馬來西亞的使館,既然這裡的主人已經換人了,那索性他們也“換個國家”駐紮吧。

以色列的傾向除了算是對南解的支援,也帶來了不少的連帶負面影響。至少大多數伊斯蘭國家對南解立即恨屋及烏了,甚至仍忙著跟伊朗打襲船戰和襲城戰的薩達姆大方狂言,只要他活著,一輩子都不會讓伊拉克跟南解建立外交關係,甚至兩伊戰爭如果結束,他會對馬來西亞的穆斯林兄弟施以援手。至於這話到底有幾分真,幾分假,那就不得而知了。

齊一鳴不指望所有國家都跟以色列一樣想得開,但既然要搞建國路線,那就要跟其他國家至少建立一些必要的交流管道。南解很快派出了一些半生不熟的外交人員到吉隆坡的各國使館、領事館與外國外交官進行洽談,去意很明確,可以的話建立外交關係,並承認南解的合法性,如果有所顧忌,那至少大家搞個代辦級的關係,能夠相互聯絡,用道上的話叫“多個朋友多條路”。

也有些不開眼的國家想要趁著這個機會勒索,這種事在大6和臺灣之間就上演過多次,一些小國左右搖擺,就是想得到更多的好處,而意氣之爭的兩岸在21世紀之前也確實白白扔了不少銀子給這些貪婪的小國。齊一鳴雖說不能叫完全不好面子,但也不至於為了買個外交關係花大價錢,現在南解就是個篩子,到處需要錢,他沒有閒心去應付這些勒索,只是叫外交人員和氣地應付過去,說個我們回去商量一下之類的話。

這也不意味齊一鳴是完全的外交休兵,即便現階段外交能給南解帶來的好處有限,困難也很高,可一兩個外交的勝利,對於激勵馬來亞華人的信心,和提高別國的對南解的認知是有好處的。

齊一鳴思來想去,五大國裡中國那是孃家,自不必說;美國左右搖擺,還是在見風使舵,暫不考慮;蘇聯不找茬就好,沒必要現在聯絡;英國那已經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要跟南解較較勁了,更不必言;只剩下最後的一個法國,看起來有些文章可以做做。

法國是第二個與中國建交的五大國,第一個非同意識形態的西方國家。自然當時有很多利益和現實的考量,現在中法之間的關係也不如中美之間熱絡,倒是齊一鳴之前也培育了幾條線能夠在法國做做手腳。

吉隆坡,齊一鳴官邸。

來自法國達索公司的重要高層艾德斯坦恩一臉熱切笑容地與齊一鳴握手,說道:“齊先生,好久不見,您的風采更勝往昔。”

“艾德斯坦恩先生您過獎了。”

艾德斯坦恩哈哈直笑,道:“實話實說而已。”拍馬屁不要錢,艾德斯坦恩如果能,可以拍齊一鳴的馬屁一整天。之前與齊一鳴見面,達索公司還不知道主導勝華集團的齊靖仁是中國的黨政要員,可現在艾德斯坦恩再笨也能猜到,現在吉隆坡這一檔子事,齊一鳴就是京師遙控馬來亞的重要聯絡人,換句話說就是大總管,一個國家太上皇一類的角色。

“先要感謝齊先生跟您的勝華集團的鼎力相助,沒有你們的支援和合作,我們無法將幻影4o6完成技術升級並將成本壓縮至可接受的區間內,我們達索希望跟中國同行在更多領域進行更加深入的合作。”

齊一鳴笑笑,裝作若無其事地問:“我聽說一個月前,我們兩方共同生產的幻影4o6已經完成了戰鬥資格驗證,度令人驚詫。我的下屬向我彙報說,幻影是一款不亞於美國的b15、蘇聯的su27以及我國的田-b的強大重型制空戰機,我也看了幻影戰機的一些飛行視訊,令我大開眼界,不知道貴國的國防委員會是否確認採購這型優秀的戰機了呢?”

這是齊一鳴在故意接傷疤了,法國國防委員會當初開給達索的空頭支票,說的是計劃採購一批價格合理的幻影4o6,進行核武器的空中投放,也就是傳統的空射核載臺。只是達索過於混亂了設計佈局和公司戰略,使得自己打了自己的耳光,1983年他們自己研製成功的幻影26n就具備了使用核武器的能力,那麼這個空頭支票也自然不可能兌現了。

當初達索在尋求與中國的合作生產時,一方面寄希望於中國能夠採購,還信誓旦旦地說法國自己也會裝備,可現在飛機已經完成了,但法國政府仍舊在喊著幻影26是個足夠用的飛機,下一代的陣風也是他們關注的焦點,而不是現在的幻影4o6。

艾德斯坦恩只能睜眼說瞎話道:“我國政府正在加緊對新戰機進行驗收和考核,估計過一段時間就會進行採購了。”

齊一鳴呵呵了一聲,艾德斯坦恩感受到他的諷刺,也只能無奈。

“艾德斯坦恩先生,如你所見,南解正在著力建設一支自己的空軍,雖然我們已經從中國訂購了梟龍和飛豹戰機,但這兩種戰機在面臨真正高強度的空戰時,還是令人有些擔憂的,所以南解的最高軍委希望,採購一定數量的重型雙制空戰機,增強南解空軍的空優能力。初期我們打算採購一個批次共2架戰機,備選物件有我過的田b飛雲豹、美國的b15ob嗯,當然還有貴國的幻影4o6了。”齊一鳴終於將這個包袱抖了出來,聽了齊一鳴的話,艾德斯坦恩眉頭都快笑彎了。

“真的嗎?南解打算進行戰鬥機採購麼,非常榮幸我們的產品能夠進入候選名單,如果貴軍能夠使用我們的幻影4o6,在遠東地區一定能夠成為僅次於中國的強大空軍,這個是我可以承諾的事情。”

齊一鳴臉上帶著信服的微笑,道:“您說的沒錯,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幻影4o6是一款好飛機,不應該就這樣淪落下去,我也希望參與這樣一場競標,有助於這款飛機走出困境,並邁向成功。”

艾德斯坦恩連忙雙手握住齊一鳴的手,大力搖晃:“太感謝您的支援了

齊一鳴點點頭,頓了頓突然道:“不過這裡面還有一個技術問題,根據各國的軍品轉讓的相關法律,如果法國、美國政府沒有承認南解的合法地位,南解是不可能通過兩國國會的審查而最終簽署協議的,很可惜現在只有中國政府與南解建立了正式官方關係,這也使得中航工業現在處於領先地位中,而且我軍獲得了一批中國的二手飛豹,上手飛雲豹也減少了一些困難。我們會在一段時間後開始正式的競標活動,參與競標的公司必須有著合法程式走完全部流程,到了那個時候,如果麥道或者達索無法滿足這個條件,恐怕中航工業就不戰而勝了。”

艾德斯坦恩心臟一跳,反應過來了這個問題,不過他立即道:“正式的外交渠道對麼?好的,我知道了,齊先生,我們公司會盡可能呼籲政府和國會承認南解的”

齊一鳴笑了笑,道:“非常好,我也非常期待,南解能夠使用上法國的戰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