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顛倒的人心

白麪黑廝

  

..齊一鳴採用這種以軍購換遊說,繼而獲得法國承認,也是有很多考慮在其中的。齊一鳴來到馬來西亞之後,基本上處於半獨立的狀態,中央可能也有意無意地在儘量不於涉齊一鳴的種種行為,但更不讓齊一鳴再度插手內部事務,於是齊一鳴算是得到了比較大的自主性。

這種自主性自然包括在經濟上的部分,基地向來在獲得軍事勝利的時候,除了增加經驗值,偶爾獲得特殊技術和裝備,也都會支付一筆可觀的實物金錢。雖然搞不明白這些錢是怎麼來的,卻不妨礙齊一鳴利用這筆錢。再者就是齊一鳴和傑奎琳·摩根合辦的一些帶有私人股份的企業,收益也頗佳,彙總在一起,他手上有那麼個數十億美金的樣子。

以之前與達索談定的價格,每架幻影4o6的整體價格為3uu萬美元,購買2架也不過b6億美元。包括動機、機身複合材料、電子裝置等一系列的零元件,也都是由中航工業和勝華集團聯合提供的,全機百分之三十左右的成本實際提供給了中國廠商,這仍舊算是分潤給自家的產業了。達索自然會拿得比較多,那也跟齊一鳴打算用他們通法國政府和國會那一關有聯絡。

實用上而言,基地工程師認為幻影4o6在空戰上的效能,略優於b15和田17b與-2在伯仲之間,對地攻擊上的效能要遜田-b的1o。6噸最大載荷一籌,下視雷達等攻擊系統也要落後田b半代左右,總體而言還是相當不錯的一款戰鬥機。話說空軍在裝備飛雲豹之後原本躊躇滿志,但後來摸熟悉之後才現,田b還是沒有脫掉其戰轟機的老底子,對地攻擊能力沒的說,比很多轟炸機、攻擊機都強大得多,但空戰時別說對付海航的b14net,就算打空軍自己中型機的殲-1o級猛龍,都無法完成全面壓制。這讓空軍相當懊惱,之前還催促齊一鳴搞出更好的制空重型戰機。

為南解空軍裝備空戰優勢明顯的幻影4o6,其實也是為中國的勢力能夠更好輻射南海和印度洋地區做打算。另外不是本國產的戰機,在以後的訓練中,還可以令plar勺飛行員熟悉國外飛機的效能,對付裝有法制戰機的國家,形成經驗上的優勢。

齊一鳴覺得,若是南解這邊用幻影4o6用的順手,他也不介意再向法國定一批來。

林雪鴻揹著自己的單肩包,邁著穩穩的步子走回宿舍。他仍然在馬來亞大學讀書,不過業餘時間他開始以社民黨青年黨員、南解吉隆坡政府民政局的一名科員的身份,開始為社會服務。

“最起碼畢業之後不用愁找不到工作了。”林雪鴻頗有些自嘲。南解地方政府中民政局是一個相當大而且複雜的機構,除了涵蓋所有中國的民政局的有關特徵和職能,而且還負責如宗教事務、環境保護和接待群眾信訪投訴等等事務。他讀的是建築系,而原本上頭想安排他進入基建局,專門負責城市的基礎設施建設,不過林雪鴻認為現在南解的頭號目標應該是平撫社會動盪,安頓百姓生活,民政局更缺少人手。

成為兼職公務員也給他帶來了不少的福利,先他現在有了2o塊的工資,雖然並不多,但他日常也花不了多少錢。他也不住在學校的宿舍了,原本馬來西亞政府的各種設施都被南解接收了,他也住進了公務員的四人宿舍。

當然更不同的是,進入南解之後,每一個人都被放一枚獨特的胸章,正是南解旗幟上的星焰標誌,佩戴這個胸章的人毫無疑問就是“官兒”了,帶著這東西林雪鴻能夠感受到別人投來的羨慕的眼光,儘管他並不喜歡這樣。

穿過一片街區,在街角處他突然見到了幾個華人年輕人將一個瘦小的馬來女孩推到了牆角處。看那幾個華人青年的樣子,分明是不懷好意,馬來女孩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想要呼救卻被一個人一把封住了嘴。

“阿茲莉?”林雪鴻一驚,現那個女孩居然是一個月前在暴亂時救了自己的同學,但她的弟弟出賣了自己,要不是中**隊空降吉隆坡,他說不定已經死了。學校復課之後,也沒有見到這個漂亮的馬來少女再去上學。出於兩人之間的尷尬,林雪鴻也不敢去探望她,沒想到今日居然在這裡看到她。

“你們住手”林雪鴻也顧不得自己比起四個一看就是力夫的華人青年瘦弱許多,胸中的熱血和義氣燃起,他大步上前,義正言辭地斥道:“你們想要做什麼?”

四個華人青年下意識地一個心虛,有人甚至還抽了一下脖子,但回頭看到僅僅是一個高瘦的學生模樣的傢伙,又放下心來。

為的青年大聲道:“於什麼?當然是於了這隻母猴子了我姐姐在月前的暴亂中被一群馬來人給**致死,我這是要報仇識相點滾遠一些,不然小心老子揍你”

林雪鴻怒道:“那是之前馬來西亞政府治下的事情了,現在是南解治下,人人的權益得到保護,更要依法治國,你因為憤怒而傷害了完全無辜的人,難道不怕被抓起來麼?”

為青年哼了一聲道:“以前是馬來人的天下,現在是我們華人的天下了,這幾十年的仇恨怨懟,是讓馬來人還清的時候了,南解是為我們華人做主的,怎麼會管馬來猴子?”

幾個華人青年為主林雪鴻,林雪鴻卻沒有絲毫懼意,他指了指自己胸前的胸章,冷笑道:“你要是這麼想,跟那些欺負我們、壓迫我們的馬來人又有什麼區別,我們華人可沒有淪落到那麼低劣的程度,南解有什麼政策,我也用不著你們解釋,因為我一清二楚。”

四人看清楚了林雪鴻胸前的胸章,不由自主多了幾分害怕,他們剛才那是義正言辭,可是中華傳統文化中對威權的畏服是深入骨髓的,即便林雪鴻看上去比他們還小還弱,可是人家頭上有烏紗,就不是他們幾個平頭百姓敢惹的。

“快滾吧,現在是個好時代,琢磨怎麼為自己的同胞,為社會多做貢獻才是,把心思放在欺負別人身上,是辜負了我們這個新的國家”林雪鴻擺擺手,將幾個已經嚇得噤若寒蟬的傢伙趕走。

他來到同樣驚魂未定的阿茲莉旁邊,換了英語問她:“阿茲莉同學,你還好麼?”

阿茲莉點點頭,感激地道:“多謝你,林同學,要是沒有你,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林雪鴻嘆口氣道:“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整個社會像是反過來了一樣,如果是這樣那還有什麼意思呢?”

阿茲莉感到林雪鴻有些心灰意冷,趕忙安慰他道:“其實還好,市裡面的治安也沒有變壞,大多數人也沒有對馬來人怎麼樣,就是小偷小摸的馬來人慘了,據說戒嚴時期抓到犯罪者直接槍斃的……”

林雪鴻點點頭,他也是知道這些事情的,也正是因為這樣的苛法,才使得吉隆坡在經歷混亂之後這麼短時間內就回復了繁榮,一些店家甚至還覺得生意更好做了,先是沒了**的政府和警察,黑幫分子也統統被冠以妨礙治安罪給抓起來甚至槍斃了,駐紮在這裡的南解士兵也都客氣付錢。至少對很多華人來說,這樣的情況比之前馬來西亞執政時期更好。

“這些天你們遭受了很多不公平的待遇吧,別人有對你們冷眼相待麼?”

阿茲莉無奈笑笑,道:“大概我也知道你們以前是怎樣一個生活狀態了。

林雪鴻有些不知道該如何說,想了半晌只能道:“也許過段時間,等大家都開始認同我們的價值觀,明白了人人平等、種族平等的觀念,大家的日子會過的更好吧。”

阿茲莉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道:“真的嗎?如果能有那樣的一天,真的是太好了。”

林雪鴻看著馬來少女明媚的笑容,不覺心動。隨即他不禁想到,阿茲莉的美麗一直都沒有變過,可是他從前根本沒有對阿茲莉有什麼念頭,今天再度相見,卻不由產生了愛慕之情。

“難道是社會地位的變化嗎?”林雪鴻心想,但排斥這樣的可能性,即便他知道這也許是真的。

“我送你回家吧,免得你再遇到這樣的混蛋們。回頭我會跟市政廳提一下意見的,注意保護無辜的馬來群眾。”林雪鴻說道,因為南解中很多來自本土內地的人,所以大6上的一些用語也被他習慣使用了。

阿茲莉點點頭,道:“林同學成為公務員了嗎?真的很羨慕你啊,還沒有畢業就找到好工作了,以後一定能成為一名很好的官員的吧。”

林雪鴻沒有回答,心裡有著亂七八糟的迷思。他看著可愛的馬來女孩,想起之前的事情,覺得很混亂。社民黨裡已經傳出了一些風聲,主導建立以華人為主體國家的南解,似乎正在醞釀一個將大多數馬來人趕到東北部兩州的計劃。林雪鴻不喜歡這樣的計劃,可是他又清楚,這個計劃是奠定未來南洋共和國的立國基礎。對於未來,林雪鴻產生了更多的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