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美人恩

白麪黑廝

  

..平靜的馬來亞局勢下卻隱藏著洶湧暗潮,馬軍成建制的大部隊在大掃蕩攻勢中基本上被一網打盡,只有一些很難被清剿的游擊隊還少量存在,但對於控制馬來半島絕大部分地區的南解來說不成問題。

另一面,齊一鳴開始緊鑼密鼓地籌備“拒馬計劃”,也就是遷移半島上46萬馬來人從西部地區到東北兩州登嘉樓和吉蘭丹。中國在修建三峽工程的時候,十幾年共遷移了14o萬人,堪稱是有計劃移民的大手筆工程。這種事情也只能在中國這樣的國家辦得成,紅色國家的執行能力不容否定。

拒馬計劃雖然比三峽大遷移人數要多,但實際遷移的距離並不長,按照齊一鳴的辦公室設計的路線,基本上都在2o公里之內。另一個便利之處在於,三峽遷移那是遷移自己的百姓,前後好處要給足,民眾需求要照顧到,但拒馬計劃卻不必太在乎馬來人的死活和遷移之後他們的禍福。按照之前墨仙通想的那個歪主意,南解將為馬來人放大量的紙幣令吉,作為遷移的補償,然而實際上這些紙幣只有象徵價值,除了可以為馬來西亞增加通貨膨脹,根本沒有多少購買力。

選擇遷移物件也是很重要的,齊一鳴不至於搞抽籤抓鬮這樣的模式,被遷移走的主力軍是城市貧民,那種無田無地,缺乏必要生存技能,居住在平民窟,教育程度較低的馬來人。這些馬來人如果留在南洋共和國,會使得南解的福利制度上出一個大洞,齊一鳴即便扶植了社會民主主義勢力,但也不能看到社會蛀蟲和流氓無產者大行其道。

而受過高等教育、有正當職業,背景調查中又沒有特別的**情緒,擁有一定家產的中產階級馬來人將會有機會留在新建立的南洋共和國。實際上這樣的馬來人並不多,如果馬來人的經濟地位很高,也不必讓馬哈蒂爾政府搞什麼傾向馬來人的固打製了。

這樣的移民選擇會極大削弱馬來西亞,巫族中的精英被從他們中孤立出來,加入新的國家,而失去一部分精英階層的馬來人則變得更加落後。

齊一鳴還計劃容許不被強制遷移的馬來人自行選擇是否留在南洋共和國,他覺得也不缺那一個半個的馬來精英。作為從後世過來的人,精英一定程度上貶義還大於褒義。

到現在,拒馬計劃還被嚴嚴實實地蓋著,這種事絕對不算光彩,雖然準備工作已經開始,但能夠越晚曝光就越有利,引起了社會動盪反而不美。

忙裡偷閒的齊一鳴放下手邊已經處理得差不多的計劃,來到自己的小窩慰問一下小女友江華燕。葉瑤子以為齊一鳴並不知道生了什麼,但她身邊的保鏢們都是紅警戰士,不會對齊一鳴保守任何祕密的。

現在想起來有些後怕,齊一鳴也後悔為什麼一直把江華燕扔在外面,由她繼續工作。他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就這樣變成花瓶,或者養成身邊的人形寵物,男人都有一點佔有慾和控制慾,但是齊一鳴認為無時無刻不想鎖住愛人,生怕她與任何男**流,這樣的存在,應該穿越回明清時代。

齊一鳴反思這樣的想法,覺得自己有些一廂情願了,自己畢竟身份不同尋常,先天上就剝奪了自己親近的人普通化的自由,他之前也有些過於放鬆了,沒有在江華燕身邊安排一個保護性的角色,以至於她差點吃了大虧。

“也許應該跟燕子開誠佈公地談談她想做些什麼。”齊一鳴腦子裡想道。

他在吉隆坡的官邸比京師的住處要氣派的多,這裡實際上為一個蘇丹的園林式別墅,中國大軍開進吉隆坡後這裡也就成了他的戰利品。

小院裡長滿了熱帶的藤蘿之物,花草繁茂,有幾個僕人正在修剪草木。頗帶歐式風情的小桌旁坐著兩位麗人,居然葉瑤子也來找江華燕說話了。齊一鳴看見她多少有些心裡怪怪的,雖然這妞是個不帶把的,但是跟自己女朋友生了一點不正當關係,也讓人覺得很尷尬。

“一鳴”江華燕看到男友表情驚喜,但很快又閃過一絲羞赧,坐在那裡有些不知所措。

而葉瑤子看見齊一鳴,頗有些吃了臭蒼蠅的樣子,似乎認為齊一鳴出現的時機不對。

“終於想起你還有個女朋友來了啊,”葉瑤子諷刺他道。

齊一鳴不好意思搔搔後腦勺,道:“最近事忙啊,抱歉,燕子。”

“沒事情的,我知道你忙,不要因為我耽誤事情就好。”小女友總是這麼善解人意。

看著她嬌豔欲滴的模樣,齊一鳴心中不由慶幸,只有瀕臨失去時才懂得珍惜,他大著膽子走過去把小女友拉起來,自己坐在她的椅子上,反而把她抱在腿上,絲毫不在乎別人的眼光。

“別,別這樣,有人看著呢。”江華燕不好意思的推拒,但是卻沒多少力道,整個人倒在齊一鳴懷中時反而綿軟無力得起不來。

葉瑤子不由低聲啐罵:“臭流氓”她這些天以慰問江華燕的名義常來看她,經過了江華燕最初的尷尬之後,兩人也有向閨蜜展的趨向。葉瑤子本身是冰雪聰明的姑娘,極擅逢迎,江華燕為人單純,絲毫沒有察覺出這個妞實際跟那個被趕走的萊寧斯是一類貨色。

看著陶醉於男人懷抱的江華燕,葉瑤子心中不忿,但是看江華燕滿足的樣子,不由又有些好奇,到底男人的胸懷有著怎樣的魔力。看了一眼齊一鳴溫和俊朗的臉,她不由下意識地想:“要是讓他這樣子抱著我,會是怎樣的感覺呢

念頭一閃而過,嚇了葉瑤子一跳:“姓齊的不是什麼好東西,千萬不能掉入他的圈套中。”

齊一鳴牽著女朋友的手,感覺著女朋友柔軟的嬌軀,也不由覺得軟化下來,和聲問:“我一直都忙自己的事情,從來也沒有問過你的打算,不知道你喜歡做些什麼,跟我說說好麼?”

他說話的氣息吐在女孩的嬌嫩臉蛋上,讓她更加緋紅,江一燕又不由自主地陷入一絲絲沉迷中,說道:“我都好的,你想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聽了江華燕這話,葉瑤子咬牙切齒,齊一鳴感動得要死。話說齊一鳴也漸漸感覺出來了,不同於葉瑤子這樣的悍妞,江華燕屬於那種沒太有主見,甚至有選擇恐懼症的女孩子,她比較習慣於逆來順受,不太會抱怨,在乎別人的感受多於在乎自己的想法。這樣的人活得比較累,齊一鳴就算想要她選擇,她也會陷入慌亂。

有感於那個危險的萊寧斯逃過了國安局的追捕,齊一鳴還是後怕,他於是道:“既然這樣,先跟我呆在吉隆坡住著吧,平時在家裡看看書,有空出去看看風景什麼的,雖然馬來亞還有點亂,但我們控制的地區還是比較太平的。等你找到想做的事情,再去做好不好?正好我這一陣子胃口不好,饞你做的吃的,宅子裡的大廚都是潮汕、閩南的菜式,我吃不太習慣。”

讓女人開心無非就是說那幾種類似的話,比如“今天穿得真漂亮”、“做的菜真香”一類的,如江華燕這樣的小女人,不會像葉瑤子和傑奎琳那樣的女人,有多麼大的追求,相對於比較好滿足。

見這對“狗男女”好得蜜裡調油,葉瑤子不僅怒而且還有些酸酸的,她立即破壞了這一幕溫馨場景,道:“哦,對了,總參二部那個魚神機準備好了報告,你這會兒沒事兒去聽一下吧,你不是說還有任務給他做麼?”

江華燕仰起小臉對齊一鳴道:“去忙你的吧,瑤子在這裡陪我就行。”

葉瑤子像是張牙舞爪的小女孩一樣道:“沒錯,燕子還要教我做飯呢,你快些閃人”

齊一鳴無奈地搖搖頭,他雖然沒有看出葉瑤子再打什麼鬼主意,但本能覺得最近這個丫頭有點粘自己的女友江華燕,倒是沒有特別警惕。

輕吻江華燕的額頭,齊一鳴鬼祟地在她耳畔輕聲道:“晚上別早睡,我這來了吉隆坡一個月了,沒嘗過葷腥,好歹你留在身邊了,我得好好調整一下。

看江華燕霞飛雙頰,齊一鳴不由輕笑,站起身來,離開了官邸的後院,再度到前庭的會議室去了。

葉瑤子看著齊一鳴一步一晃得瑟的模樣,轉頭向江華燕抱怨道:“這個混球有什麼好的啊,你天天念著想著的。忙起來根本就不記得你,要我說一腳踢開他最好。”

江華燕兩隻小手擺了擺,道:“不會的,不會的,他是最好的了,很體貼我,很在乎我,我能感覺到的。”

葉瑤子一心當壞人,“我看他就是哄你而已,誰知道他外面有沒有女人呢,這種有權有勢的男人一點都靠不住。”她的家庭其實就有很濃厚的這種氛圍,她的爺爺本身也邂逅了多位女子,他們家也是多子多孫,從小葉瑤子便覺得男人一有了本事,就相當靠不住,女人終究還是要自強。

江華燕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也不知道未來自己會不會面對這樣的情況,不過她心中暗想著,即便是齊一鳴有了其他女人,只要不放棄自己,以自己軟綿綿的性格,也會跟他在一起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