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去東馬

白麪黑廝

  

..漂在婆羅洲北部的盧帕河上,魚神機有些後悔自己怎麼頭腦一熱接了這樣一個任務。他想起當時在齊委員同志的辦公室中,被那個年紀看起來跟自己差不了多少的長一番忽悠,自告奮勇地離開相對安定的馬來亞,跑到了北婆羅洲這個絕對還算是敵後的地區。

好在他也不是隻身一人,小船中還載著四個荷槍實彈的惡蛟突擊隊員,為的正是軍士長祖小宙。他們乘坐海軍的一艘潛艇到達東馬的外海,然後乘坐小船進入了盧帕河,溯源而上。

這艘船上意見最大的人還不是魚神機,而是永遠停止不了抱怨的祖小宙,他嘬著一根棒棒糖,說道:“這任務是讓我們送死啊,缺少後援,深入敵後,我們面對的還是獵頭族,要說服他們跟著我們一起搞獨立,簡直是天方夜譚啊

魚神機調整了一下心態,反而去安慰祖小宙道:“伊班人據說很早就開始跟我們華人交往了,明清時期貿易就已經是不絕,去他們的部落裡說不定還能找到一些古董來賣錢呢。而且山區內的華文小學,因為華人學生少,大部分都是伊班人的孩子在讀書,所以他們跟我們民族是比較親近的。之前砂共進行武裝革命,伊班人也給了不少的支援。”

伊班人屬於南島民族,跟臺灣地區原住民、澳大利亞、密克羅尼西亞等地原住民同屬南島語系trceiaaktu,也被稱為海達雅,而比達友族一般備成為6達雅。伊班人是沙撈越州最大的民族,跟馬來人不同,很少信仰回教,主要是信仰原始宗教以及基督教,這一點跟當地華人比較類似。

祖小宙一翻白眼:“現在砂共混得比馬共還悽慘,不知道有沒有幾百人,要我說東馬這個局面比西馬好得多,占人口多數的伊班人、馬蘭諾人等土著民族都基本上住在林子裡,城市裡主要還是華人和馬來人,而且華人佔多數。現在西馬南解的聲望搞得如日中天,有什麼資訊東馬華人肯定也都接收到了,聯絡一下當地頭面人物,派軍隊過來一進駐,估計仗都不用怎麼打。”

魚神機搖搖頭道:“馬來西亞第一兵團還有比較多的兵力駐紮在東馬,雖然這裡基礎比西馬還要好一些,但僅僅是靠武力解決,也不會那麼容易。再者說我們即將在馬來亞展開拒馬計劃,兵力已經是捉襟見肘,一時也騰不出手來佔領東馬。”

祖小宙有些捶胸頓足,無奈道:“那也不至於我們這樣單槍匹馬來到雨林深處去跟獵頭民族溝通啊,萬一他們看咱們不順眼要吃了咱們怎麼辦?”

所謂獵頭族並不是指的單一民族,世界上很多地區,特別是熱帶雨林地區都有土著民族有這樣的風俗,他們將敵人的頭砍下當作戰利品,並深信這樣可以獲得敵人的力量。很多獵頭族也同時是食人族,他們食人也不僅僅是為了獲得營養,也更多是為了所謂的獲取力量,也許還有威懾的作用。

作為沙撈越州的第一大種族,居於叢林之中的伊班人就是這樣的獵頭族,不過這也是幾十年前上百年前的事情了,殖民統治時期之後,伊班人也漸漸開化,放棄了獵頭這樣的習俗。

魚神機和祖小宙等人來到東馬,主要目的就是與沙撈越的伊班人族群取得聯絡,看看有沒有可能說服他們反抗馬來西亞的統治,並願意加入南洋共和國。齊一鳴其實對這個並不抱有特別大的信心,只不過魚神機自告奮勇認為可以嘗試,則主動請纓來到東馬,接洽這裡的原住民族。另一方面,魚神機也認為聽聞西馬轟轟烈烈的南解革命,當地的華人族群肯定也有所感觸,即便當地華人都是比較老實溫順,指望他們起來反抗不大現實,但預先拉拉關係也是好的

魚神機本來就是總參二部的間諜,做這樣的事情輕車熟路,任務完成不了算不了大罪過,但是做成了那就是傳奇式的英雄,魚神機自然嚮往這樣一份特殊戰線上的功業。

雖然任務中只有他們五個人,但他們也不是完全沒有退路的,一艘由pl海軍移交給南解海軍的o56型輕護艦驍勇號就停泊在東馬的外海,皇家馬來西亞海軍基本上之前就被plaf]了個底掉,現在一艘輕護艦在外面也是安安全全。艦上有一架9海豚直升機,如果需要緊急撤退,可以馬上進入到內6,將五人帶走。

小船就在河流中飄蕩著,直到漂流了兩天魚神機等人才找到了伊班人的漁民。果然像他預料中的一樣,伊班人對於華人並無惡感,兩個近乎赤身**的伊班漁民看到華人之後,並不理解他們身上的迷彩服是做什麼用的,反而興高采烈地跟他們比劃著。

祖小宙本能緊張起來,想要去拉槍機,魚神機立即制止了他,他之前突擊過一點伊班語,雖說不至於完全聽懂和流利交流,但也算是明白個大概。

“這兩個漁民大概以為我們是來到內6進行貿易的行腳商,很多華人都是做這樣的生意的,他們希望跟我們進行交易。”

祖小宙連連搖頭道:“我們身上除了一些簡單的口糧,也就剩下武器了,難道要跟他們換武器?”

兩艘船對在一起,伊班漁民提著用草繩穿著的不知名魚類,哇啦哇啦講著聽不懂的語言,大概是在說他們捕的魚多麼肥美和新鮮。

魚神機靈機一動,從口袋裡摸出了一個軍用打火機和一塊汗巾,用自己僅會的幾個伊班語單詞叫喚著,在兩個漁民眼前晃了晃,演示了一下打火機的用途,告訴他們這打火機扔在水裡仍舊可以用。

漁民現居然是可以生活的東西,十分高興,不過對於汗巾確實沒有什麼興趣,伊班人自己能夠紡織,所以不喜歡外來不符合他們審美的道具。雖然伊班人已經逐漸開化,但是不同村莊部落的展程度不同,有些村子與普通的現代村子沒有區別了,長屋中有了自來水和電,道路也用柏油瀝青和水泥鋪。但很多村莊仍舊比較矇昧,甚至獵頭的習俗還保留著。

漁民用兩掛河魚換了魚神機的軍用打火機,魚神機這時候表明了來意,告訴他們自己代表自己的“部落”,希望見到他們部落的酋長,並進行更多的交

他們也不知道漁民到底懂沒懂,倒是漁民立即帶著他們向一處支流前進了,祖小宙嘀嘀咕咕地道:“要是知道這樣,就開著船帶著一船禮物來做外交就好了。”

魚神機倒是有些忐忑,道:“也不知道他們的部落大不大,在這附近有沒有影響力。”

祖小宙哂笑道:“你還真打算召集一個土著人組成的游擊隊進行反抗馬來人統治的革命啊?咱們雖然現在人手缺乏,但年內至少能從國內得到兩萬名復員戰士,編成六個旅規模的部隊,到時候送兩個旅到東馬來,保你萬無一失,根本不需要做這種事。”

魚神機搖了搖頭道:“吸納其他民族進入我們的南解,將有利於我們更好地統治這一地區。畢竟南洋共和國將成為一個多民族的移民國家,而不是單一民族國家,達雅人也算不上多麼和氣,溝通和多多相處才能締造穩定。”

祖小宙撇撇嘴道:“難以想象這樣的話會是從一個間諜頭子嘴裡說出來的

漁民果然將五人帶到了他們的村落中,這個村落規模還可以,大約有四五百人,老人比較少,主要是青壯,這估計跟伊班人比較落後的健康醫療條件有關,他們的平均年齡比較低,所以老年人就少一些。

出乎魚神機等人的預料,這個部落的酋長是一名大約二十**歲的年輕人,在達雅族中算是少有的強壯,穿著金色圖案、紅色底色的民族風格短袖衫,帶著一種特殊的冠冕,雙臂和脖子上都紋著有些瘮人的紋身,耳垂上是兩個銀質的大耳環。最驚人的不是他的打扮,而是這傢伙出口就是一種帶著閩南腔的華語,要不是他比較純正的民族特徵,祖小宙等人都要認為他是華人了。

“我小的時候,父親送我到二十英里之外的一個華文小學讀書,在那裡我學會了你們的語言。華人經常來往于山林進行貿易,學懂你們的語言比較方便我們進行交流。”叫做畢拿尚的酋長說道。

“您的聰明和睿智令人歎服。”魚神機趕緊道。

畢拿尚哈哈大笑,擺著手道:“怎麼,你還覺得我們是活在殖民時代的人麼?說話都像是幾百年前的口氣。華族的朋友,我瞧你們穿著和打扮與我尋常見到的華族不太一樣,請告訴我,你們是從哪裡來,又帶著怎樣的打算?”

魚神機被畢拿尚搞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剛才不小心代入到那個情節裡了,反而被嘲笑。他穩定了一下心神,道:“不知道酋長先生,您對於馬來西亞聯合邦統治東馬地區有什麼想法呢?”

畢拿尚瞪大眼睛打量了魚神機幾眼,良久才吐出幾個字:“你們是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