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懸殊

白麪黑廝

  

..盛怒的英國出兵了這是一開始很多人沒有預料到的事情,因為看起來即便是南解跟英國吵得很凶,但從理性上分析,幫助馬來西亞打敗南解是費效比極不划算的事,而且考慮到南解已經基本控制了馬來亞的九個州地區,有著數萬名精於的戰士和不少重灌備,英軍基本不可能在不動全國之力的情況下,協助馬來西亞政府奪回失地。

蘭德智庫一名特邀學者寫的報告中指出:“逐漸衰落的大英帝國已經失去了日不落的威風,但驕傲地不列顛人不想遺忘過去,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淪為了二流,不再是數一數二的大人物了。南解對於他們的冷嘲熱諷和極盡羞辱的做法,使得包括撒切爾夫人在內的許多英國政治家,包括民眾,都產生了巨大的憤怒,他們的出兵並不像是一個深思熟慮的打算,甚至具體的目標都是曖昧不明的,這也使得他們從一開始就處於一個尷尬的狀態。英國水兵們知道自己是在為榮譽而戰,但這仍舊令人迷茫。”

相對五年前的馬島戰爭,英國人這一次的特遣艦隊規模變得小了很多。兩艘lpb塢登6艦)沒有派上用場,也沒有運載6戰隊和傘兵團的登6艦,這暴露了他們其實壓根沒有上岸作戰的想法。

2艘主戰艦艇中,包括兩艘無敵級航空母艦,分別為馬島戰爭功臣無敵號和三號艦皇家方舟號,其中皇家方舟號在前年11月才服役,艦況很新,狀態很好。驅逐艦共有8型驅逐艦布里斯托號再度披掛上陣,郡級驅逐艦和42型驅逐艦各有三艘。護衛艦派來了1o艘,分別為刂安德級護衛艦、1型護衛艦、2型護衛艦。城堡級巡邏艦作為艦隊通訊船。特拉法加級攻擊核潛艇和快級核潛艇作為水下部隊。

除以上主戰艦艇之外,英國皇家海軍還派出了掃雷艦、補給艦數艘,以保障整個艦隊的後勤。相比馬島戰爭有利的一點,英軍出兵馬來亞,在印度洋的心臟地帶,距離馬來半島三千多公里左右,就是英美共用的迭戈加西亞基地。英軍可以在此進行物資的中轉,艦隊可以在這裡進行停泊集結,甚至從本土或中東飛過來的狂風戰機也可以以此為出點,進行一次空中加油,空襲馬來半島上的南解。

其實英軍在汶萊還有一個6軍基地,只不過不敢動彈罷了,如果南解登6東馬,那裡的英軍可能會面臨很大的危機,所以英軍的行動並未考慮汶萊方面的軍事基地。

這等大規模的海外軍事行動,再加上英國能夠調動的資源,也確實令齊一鳴欽羨了一番,雖然大英帝國的虎皮早就被撕下來了,但是這種程度的海外兵力投放,即便是海軍的行動,現在的中國海軍尚無力完成。

且不論中國連一處海外基地都沒有,但是這種艦隊規模,英國拿出來的數量大約是自有艦艇數量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左右。而pl海軍在大型主戰艦艇上還是比較缺少六千多噸的驅逐艦隻有2艘,英國則建了郡級8型1艘、型14艘;四千多噸的護衛艦中國有2艘,英軍的2型已經建了21型建了艘2艘戰沒)、利安德級建了2艘艘出售給紐西蘭);輕護艦上倒是中國比較多,有6艘的o56而英國相對較少一些。潛艇上中國保有-常規攻擊潛艇,9口艘o9-攻擊核潛艇,94戰略核潛艇(因不堪大用已被拖去作博物館),英國則有15艘常規潛艇、6艘攻擊核潛艇和艘戰略核潛艇。

除常規潛艇和輕護艦勝過英國,水面艦艇部分中國海軍基本上只有英軍的一半多一些。如果算是油彈補給艦等其他的輔助類船艦,與英軍的相差則更大了。

這樣的差距也讓齊一鳴心中暗自警惕,告誡自己不要太過自滿,自己武裝天朝還只是個開始,比起那些財大氣粗的達國家,天朝也僅是剛剛起步。與英國尚有一段距離,別說比美蘇這兩個龐然大物了。

另外,中國海軍裝備的艦艇大都質量上領先英軍,即便兩方對上,齊一鳴仍舊深信中國海軍的贏面更大。

這一番較量卻並不是中國海軍的仗,英國可沒向天朝宣戰,而是甚至也沒有明說對南解宣戰,更像是簡單的武力宣示。海軍司令劉華青專門打了國際長途,給齊一鳴打氣。

“小齊啊,咱們海軍的同志可是心急到頻頻向司令部遞請戰書啊,基層的指揮員們不得不一遍遍告訴他們,這場仗輪不到我們打,呵呵內部不少同志心情比較複雜,有些人害怕上陣,好不容易攢出來的家底,擔心一次打光了,更給國家丟臉,有些人則是信心滿滿,一心想要跟當年鴉片戰爭敲破我們國門的英國佬鬥一鬥。只是平主席專門下了指示,咱們海軍這一次是動不了了,不許有任何戰艦穿過馬六甲海峽,僅僅負責保護南海的安靖。”劉華青的話裡不知道摻著怎樣的意涵,齊一鳴沒有細細品,但知道這位老人也是心情複雜的。

齊一鳴呵呵一笑,在電話裡回道:“我巴不得英國人來打我呢,之前各種出格的報章言論,沒有我的授意,他們怎麼敢寫出來?嘿嘿,雖然南解海軍沒有咱們pla兵強馬壯,跟英軍特遣艦隊比起來更是微不足道,但我們是以逸待勞,英軍想要過來耀武揚威,完全是打錯了算盤,誰跟他們說一定要在大洋上決戰了?”

劉華青哈哈笑著贊同道:“沒錯,戰略不同,打法就不一樣。這一次我們也觀摩一下你是怎麼打近海防禦的戰役的,南解的裝備跟pla是基本一樣的,以後我們也可以做一下參考。”

齊一鳴卻更為自信,道:“用不了多久,近海作戰這種事您也不用多想了,海軍的夢想地,終究是無盡的遠海上,咱們海軍也用不了多久就走到這一步了。”

劉華青欣慰地感嘆道:“真好啊”

他旋即又說道:“小齊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這時候一定要跟我們說啊,雖然平主席禁止我們直接出兵援助,但是一切的後勤上的需求和保障,我們義不容辭。”

齊一鳴心中頗為感動,平太宗未免是存了讓齊一鳴多在外面吃吃苦頭的想法,更不願意齊一鳴跟英國大打,所以下這樣的決斷。劉華青跟他相交莫逆,能給出這樣的支援,齊一鳴也確實觸動。

“好的,如果有需要,我一定說出來。”

掛了電話,齊一鳴再度打起精神準備面對英軍特遣艦隊的部署。從英國母港航行到馬來西亞,至少需要兩週多的時間,如果要是過好望角則耗時更久。而一個國家出兵打仗更不是說走就走的旅行,前後需要進行大量準備。如馬島戰爭,-月19日阿根廷登6馬島,英軍四月中旬進駐大西洋上的阿森松島的基地,四月底才真正開始作戰。馬來亞距離英倫比福克蘭距離那裡更遠,所以齊一鳴還有相對長得時間做準備。

雖然此刻南解海軍只有衛艦、艘輕護艦,常規潛艇這麼可憐的兵力,但齊一鳴深信這場海戰也絕對不是面對面的決鬥式戰役。決定勝負的法寶,齊一鳴認為是南解的空軍部隊以及新成立沒多久的海軍岸艦導彈部隊和空軍防空導彈部隊。沒有兩棲艦隊和登6兵力的英軍,估計也沒打算大打,可是打大打小已經不是他們說的算了。

兩艘輕型航母,滿打滿算帶海鷂也就是三十餘架,這種飛機面對阿根廷的短劍戰機(以色列產鷹式,山寨自法國幻影o或天鷹攻擊機,而是輕巧靈活的f1梟龍和e1飛豹,海鷂如果擔任艦隊防空戰機,會被梟龍和飛豹聯手打出翔來。

唯一可慮的是不知道英國會從本土調來多少架狂風戰機,這些戰機雖然都是戰轟機的老底子,更沒有主動中距彈,但形成一定數量後,還是對於戰機規模沒有過百架的南解能造成一定威脅。

況且齊一鳴絕不希望英軍飛機的炸彈扔到當地的居民區,造成了人員損傷,會對南解的強勢與威望造成負面的影響。

推演再多,等到了真正打起來,還是會出現各種想象不到的場景,齊一鳴著參謀總部加緊進行準備,並全開基地生產能力,儘量在最短時間內製造足夠的反制性武器。

在英國被曝光正在集結艦隊準備出兵之後,南解官方同樣表了一篇宣告,南解實控區1oo海里之內海域實行軍事船舶禁航,任何有通航打算的軍用民用船隻經過,需通過無線電向南解海事部門進行申報,懷有敵意的船艦進入16海里範圍內,南解軍方將採取有效手段,防止敵意者對本地居民造成傷害。

在挑撥英國出手之前,心覺海上兵力不足的齊一鳴,就一面請劉華青加汰換給他實際服役只有兩年的海航飛豹戰機,一面將海軍造艦計劃暫停一個月,4萬噸的產能興建1o艘2o型aip潛艇、54ai衛艦、3輕護艦和若於中小型軍輔船,擴充南解海軍的實力。等英軍來到馬來亞之後,他們面對的估計是一支更龐大的艦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