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 老布什出面斡旋

白麪黑廝

  

..持續了多個月的吵吵鬧鬧和放狠話譴責,雖然外人看英國和南解有些劍拔弩張,但沒有人尋思英國皇家海軍能真的出兵。就連英國最重要的盟友美國也被英國人給嚇了一跳。

里根政府立即派出了副總統老布什前往倫敦,希望能夠阻止英國人這一魯莽而草率的行動。不是里根認為英國人贏不了,而是認為這是一場完全沒有必要的爭鬥。美國已經在一開始就得到了中國的肯,新成立的南洋共和國將成為一個普選的民主國家,cpe刂紅色勢力不會執政,最起碼不會露在臺面上。另外,允許美軍利用這裡的軍事設施,而隔著泰國灣就是蘇聯紅海軍的金蘭灣軍事基地,這一點可以控制的話,對於蘇聯更進一步的挾制。

即便認為中國白白以這樣一種手段吞下馬來西亞吃相很醜,但最起碼這不是完全的併吞,而且表面上還有一層民族解放和民主自由的鮮亮外衣。美國不開心中國這一次吃得腦滿腸肥,但美國又不可能阻攔中國這麼做。

所謂的南洋共和國未來肯定是東南亞美國的另一個次一級盟國,各路學界戰略專家都進行了分析,普遍認為據馬來亞九個州建立的以華人為主體的國家,未來一定會有比較好的展,如果能整合新加坡於一身,可以提供的戰爭潛力和國際支援,遠勝於美國現在這個扶不起來的前殖民地菲律賓。

還有一層不能說的因素就是,南解反抗綠教馬來人的行為,獲得了猶太民族的同情和支援,而猶太人在美國的政治和經濟力量是相當大的,所以雖國會內和民間都存在喝阻中國以南解吞併馬來西亞的聲音,但猶太勢力在這一次認為打掉一個穆斯林國家是絕對的勝利,應該大力支援。

直接表現是,日前齊一鳴通過中國駐美使館進行的為南洋華人獨立運動募捐的活動中,捐的最多居然還不是美國華人,而是猶太族裔。與齊一鳴有不錯交情的摩根家族也捐了2o萬美元意思一下。

所有的因素綜合起來,美國對於南解併吞馬來西亞的行為是持不表態默許的,而英國莽撞地派了一支大艦隊跨越兩個大洋來追殺南解,不管損失了哪一邊的力量,對美國來說都是自己同盟陣營的損失,這是絕對不可接受的。

老布什帶著里根政府力挽狂瀾的期許來到倫敦,可是當他抵達這裡後,才現這個任務絕不是想象中那麼容易完成的。

撒切爾夫人在機場親自迎接了老布什,只是這位政壇鐵娘子表情顯得格外僵硬,覺得應該表現紳士風度的老布什想對她說幾個輕鬆一點的笑話,調節一下氣氛,可是撒切爾夫人卻保持著冰冷的假笑,陪同老布什走完了整個迎賓過程。

“這個鐵娘子,看來是下定決心要教訓卩些不開眼的中國人了”老布什暗忖。

禮賓車開向會議的地點,而一路上老布什看到了不少舉著牌子聲援撒切爾夫人出征的英國民眾。撒切爾夫人雖然是一位頗有爭議的政治人物,但在她執政時期,一部分英國民眾對她的支援還是很高的。特別是她在198年福克蘭戰爭中的果斷出擊,為英國贏得了勝利和榮譽,奪回了福克蘭群島。她在國際上屢屢展現不列顛的強勢,對於北愛共和軍的冷酷鎮壓,加上一系列的自由化經濟政策,使得英國在國力逐漸衰微的二十世紀下半葉,又穩固了自己的國際地位。

老布什看著五花八門的示威抗議的標語,基本上沒有扯太多幫助盟國,或者堅持民主正義之類的話,反而入眼一片都是“讓東方佬嚐嚐不列顛人的厲害”、“狠狠地扯中國人的辮子”,嗯,沒錯,在網路時代開啟之前,很多西方人還認為中國人是留辮子的。

老布什立即問隨行的駐英外交人員,道:“這樣的意見,在英國是主流的嗎?”

使館工作人員回答道:“這幾天《泰晤士報》、《太陽報》等一些主流媒體都對馬來亞局勢做了大量的報道,而且轉載了很多南解地方媒體對於英國的羞辱和冷嘲熱諷,事情本身已經從單純解決地區局勢緊張,演變成了英國人要為自己正名而戰了。雖然很多英國人並不想打一場戰爭,但英國主流民意對於南解的種種言行都是十分不滿,認為需要懲戒。跳得最凶的就是這些保守派和鷹派,他們認為福克蘭能打贏,馬來亞也同樣可以戰勝。”

老布什嘆息說道:“打了又有什麼用?英國人沒有足夠的力量進行登6作戰,從中國不斷抵達的志願軍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過十萬人,英國有多少6軍和6戰隊能耗在馬來亞?十幾年前我們打了一場糊里糊塗的越戰,損失了數萬名優秀的年輕人,更讓美國在冷戰中陷入了被動。今天英國面對的是中國支援下的南解,也許華人沒有越南人那麼凶蠻,但他們有著更好的武器和更先進的戰爭理念,英國也更沒有我們合眾國的國力去獨立對抗南解以及背後的中國

外交官員猜測道:“也許正如英國人自己所說的那樣,他們是為了懲戒和教訓丨南解和中國人的無禮。”

老布什直搖頭,道:“英國作為老牌強國的戰略定力到哪裡去了?聽聽這樣的話,為了懲戒對手和照顧自己的臉面,而不遠萬里,花費數億英鎊,去打一場沒有產出的戰爭,還有比這更傻的事情嗎?”

外交官員不由道:“局外人看得更清楚吧,我們當初打越戰的時候,一定也是認為只是一場小戰爭,打打就結束了,而最後出現損失,就更希望獲勝,賭徒心理之下,損失越來越多,希望英國人不會重複這樣的故事。”

老布什笑道:“這正是我們的來意,兩邊都是同一陣線上的盟友,為了置氣而互相消耗,對於我國也是巨大損失。”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老布什帶著自己的隨員進入白廳與撒切爾夫人舉行正式的會晤。不過會晤一開始,撒切爾夫人卻很公式化地開始敘說英美兩國的傳統友誼,雙方的外交關係有多麼健康的展,英美同盟在今天去的了多少的成就,雙邊經貿往來金額增找到多少多少,交流人次有多少多少……

老布什立即明白了,他們的會面時間有限,而撒切爾夫人用這樣的小伎倆想要壓縮他們談關於出兵問題的時間,類似於國會中經常使用阻礙法案通過的冗長演講。處於外交禮儀,老布什不能夠直接打斷撒切爾夫人的和其他英國官員的談話。

“這將會是大麻煩了。”

如聽唸經一樣,等老布什終於等到撒切爾夫人講完後,連忙說正題,“相夫人,關於馬來西亞的局勢,我們認為增強溝通和交流對話,始終要比軍事行動來得好。雖然南解的有些行為並不恰當,但並不值得為其大動於戈。”

撒切爾夫人冷著臉,仍舊以很外交辭令的語言說道:“聯合王國對於馬來亞局勢和南解的立場是連貫而一致的,那就是南解是一個非法的叛亂組織,是危害區域地區和平的壞因素,是傷害一個獨立國家和其領土主權與人民安全的罪魁禍。任何世界上正義的國家,都有義務將這樣一個渣滓從地球上抹去。

老布什聽得心驚肉跳,更對撒切爾夫人暗諷美國不正義心中不滿,他連忙道:“即便如此,英國盟友也應該更審慎地考慮自己的軍事行動,因為英國的出兵很有可能使得局勢惡化、事態升級,畢竟明面上中國雖然不表態,但真到不可收拾的時候,中國不可能不採取行動的。英國和中國都是我國重要盟友與合作伙伴,兵戎相向只能讓蘇聯人偷笑。”

撒切爾夫人臉上怒容明顯化,“英美關係一直是聯合王國最重視的外交關係,美國也是聯合王國最珍貴的盟友。兩國應該攜手為人類的民主和自由而戰,中國是一個機會主義的紅色國家,是暴政和獨裁的策源地,此次馬來亞的危局更證明了共產國家輸出革命的惡劣本質,美國才是應該更審慎地對待自己的外交關係,中國不是我們自由世界的朋友,是我們的敵人”

兩方越來越談不攏,老布什也越來越無奈。撒切爾夫人這是鐵了心跟中國和南解架秧子了,美國不管是怎麼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撒切爾夫人都是以自己鐵面而無有轉寰的保守主義對待,弄得老布什很想大罵撒切爾夫人白痴。

什麼意識形態終究只是國家利益的一層表皮,這些海島上居住的自大狂們難道還真的因為中國不是真正的西式民主國家而可以將其推入蘇聯一邊麼?老布什可以跟比較執拗的物件談判,但是老布什自認無法跟腦袋鏽住的人談判,因為他們的智商無法正常利用了。

離開會議室,老布什吩咐左右道:“告訴華盛頓,斡旋失敗了,準備想善後措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