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截殺

白麪黑廝

  

..英軍飛行員沒有料錯,四架前突的梟龍就是做的這樣的打算,他們要迫降皇家空軍的大型軍機。失去狂風保護的獵迷和勝利,被四架梟龍包圍後,顯得極端無助。

一架銀灰色塗裝的梟龍飛到獵迷的旁邊,開始囂張地搖擺機身,像是滑冰運動員的左右搖擺一樣,這個動作是非常典型的攔截技術動作,含義是“跟我來”。至於跟我來要去哪裡,毫無疑問就是南解自己的空軍基地了。

巨大而笨重的反潛巡邏機即便在如此大的壓力下都沒有屈服,似乎假裝沒有看到梟龍的示意,仍舊我行我素地朝迭戈加西亞的方向飛行。

現對方執迷不悟,梟龍們又採取了更為激烈的動作。

一架梟龍飛到了獵迷的前頭估計擋住獵迷的飛行方向,這明顯是非常危險而過激的舉動,更顯得膽大包天。梟龍不過十噸出頭的輕型戰機,而後面卻是近九十噸的大型反潛巡邏機,要是撞上了肯定梟龍更慘。但撞機雙方肯定都會麻煩,獵迷的機長也不敢嘗試撞機這麼強大的舉措,只能進行轉向,避開飛行顯露上的梟龍。

霸道的小型戰機的表演還沒有結束,此時他們採用了更為令人恐懼的動作,而這種動作在絕大多數飛機中都不可能完成。

一架梟龍從後面追趕上一架獵迷反潛機,它的飛行高度相對獵迷低的讓人擔憂,機身最多就在獵迷的十米左右的位置上,而且居然還在有意識地緩慢降低高度。這個舉動無疑是極端危險的,飛機在飛行時的氣流很容易被這樣的動作給破壞,升力紊亂後飛機極有可能就失控了。而如此近的距離想不撞上也幾乎不可能。

獵迷的飛行員看不到對手危險的動作,只能讓友軍告訴自己生了什麼,這個時候他甚至不敢主動降低高度,因為怕一個不小心撞上這架梟龍,雙方都要機毀人亡。

梟龍自然不是為了跟獵迷玩撞機才這麼做的,就在所有人緊張兮兮的時候,這架梟龍的尾噴口突然出人意料地彎曲了一個角度,朝下噴射,更惡毒的是這架梟龍瞬時間給自己開了加力,空氣被引擎燃燒室燃燒以後,從朝後下方的尾噴口射出來。這麼近的距離,灼熱的尾流毫不留情地衝在了獵迷的背部機身上,而梟龍藉著這股推力則從獵迷的後背處飛昇起來,脫離了危險的距離。

被灼熱尾流噴到的一瞬間,獵迷就像是被打了一拳的拳擊手,開始在空中晃晃悠悠,差一點難以保持飛行姿態,也許再多燒幾秒鐘,那塊機身就會被上千度的高溫破開一個大洞。

沒人能料到,南解的飛行員居然可以用這麼瘋狂的手段。

而絲毫沒有罷休趨勢的南解飛行員通過公共頻道向幾架英軍飛機喊話:“這一次是後背,下一次也許就是機翼了。放棄抵抗,跟我們走”

這危險的舉動同樣被後面的狂風給看到了,仍舊被咬著尾巴的狂風見到友軍被如此欺負,登時失去了理智,想要解救自己的同伴。一架高追來的狂風立即朝著一架梟龍打出了一蓬航炮炮彈,這一次的開火更加突然,讓梟龍沒有什麼反應時間,雖然盡力躲避,還是被航炮打中了機身。

好在雖然受損,但傷勢並不算嚴重,一段顛簸之後,飛行員還是控制住了自己的飛行姿態,並未墜毀或者爆炸。

“我已受損,請求退出戰鬥,執行返航”

“請求批准,請小心”

既然開火了,那麼僅存的一點餘地就被破壞了,梟龍們立即赤膊上陣,開始對這些沒有眼力價的英軍報復。

剛才那架開火的狂風在打完之後就知道敵人一定會對它進行反制,立馬一個急降,想要擺脫掉後面的追兵。而技術高的梟龍飛行員卻不可能給他這樣的機會,按下操縱桿上的射按鈕,兩枚pl-應聲而出。

原本外銷版的短程空空導彈是霹靂來著,但齊一鳴作為武器販子很清楚裝備給pla空軍的pl-e阡口l卩是兩個時代的東西。原本的時間線中雖然pl-也比pl強一些,但是差距並不太大。而基地產的兩型導彈卻有很多不同。

外銷pl大體處於美製aim6的水平,射程16公里,比aim6要弱2公里,但優勢在於極為b6馬赫,最大達到4o另外相對於故意削弱紅外線反反制和抗於擾能力的aim6,其抗於擾能力更好。

但是,pl-那已經是達到接近了後世美軍aim的水平,具有出色地尋標和抗於擾能力,且擁有出色的全向攻擊能力,使得這款導彈雖然不如pl-12一般在國際上受追捧,但仍舊不失一款空戰利器。

pl也不差,但齊一鳴喜歡萬無一失,故而為南解的梟龍和飛豹配的都是自用款pl。

pl-射出後,快地一個沉降,其機動能力簡直能讓這個時代的飛行員把眼睛都給掉出來,即便狂風急降後進行了一個翻滾,可是他才滾了兩圈,可怕的霹靂導彈已經跟著他過來了,直接擊中了這架狂風的引擎和機身。

劇烈的爆炸瞬時使得飛行員失去了神智,昏迷在了機艙中,於是在他的戰友的目送下,從近萬米的高空,拖著黑煙栽下去。

另一架狂風飛行員知道要完了,他唯一能提供一點助力的夥伴已經被擊落,甚至連彈射都沒來得及。雖然對手已經脫離攻擊序列了一架,但還有七架正對著他虎視眈眈。本著擊落一架回本的搏命態度,這架狂風將機鼻對準一架在前方裹挾本方軍機的梟龍,將兩枚aim91直接射出。

靈醒的南解飛行員卻不會坐以待斃,除了立即放出熱誘彈並做出機動之外,還居然用英軍自己的軍機作為掩護,兩枚格鬥彈沒有找到目標,昏頭昏腦地被熱誘彈所迷惑,最終燃料耗盡落了下去。

覺對手不開眼還想做無謂地反抗,後面的兩架梟龍相繼對這架狂風射出pl-導彈。相比狂風打梟龍還有一段距離,兩架藝高人膽大的梟龍就在狂風屁股後面不到一公里之處,咬得可謂是死死的,這個距離上導彈射出後,狂風連機動和放熱誘彈的工夫都沒有,直接被幾枚導彈打得凌空爆炸。

徹底失去了護航戰機之後,三架英**機知道自己只有兩條路了,要麼被敵人擊落,要麼被敵人俘虜。雖然接戰前他們就已經通知了迭戈加西亞基地遭遇敵機,可迭戈加西亞基地現在不過十來架b4腿短的難以飛到這裡,再有就是兩架狂風,即便是到了,面對這麼多的敵機也是於事無補。

此刻即便是後方的指揮人員,都是後悔自己的草率,也沒有想到南解居然如此有戰鬥力,戰機的規模更是龐大。

在沒有辦法之下,兩架反潛機向後方請示,迭戈加西亞基地最終忍痛同意了他們投降跟隨南解戰機降落當地機場。不過他們再三要求,在降落前,務必將機上所有的裝置和保密資料統統銷燬,以免被南解獲取作為情報優勢。

勝利加油機也得到了類似的指示,不過這架加油機的機長明顯更為暴烈。

“大英帝國的軍人,沒有選擇投降的權利”西方文化重視個人生命雖然是主流,但為了榮耀而亡的人自然也存在。

即便是這架加油機沒有任何的攻擊手段,機長也不打算跟隨梟龍們返回馬來亞的機場。他選擇了一個更危險的解決方法。碩大的加油機不顧梟龍戰機的阻攔,極俯衝而下,也驚得幾個南解飛行員愣愣的。

“不好,這傢伙是打算迫降在海面上”一個飛行員立即反應了過來。

英國皇家海軍還有一段日子才到,即便是迫降成功,這些英國皇家空軍的軍人也很難被他們的人救走,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這裡距離蘇門答臘島比較近,可以駕著救生艇逃到印度尼西亞去。

飛行大隊的大隊長卻是冷笑,道:“讓他們迫降成功又怎樣,衝下去拿航炮給他們打碎了,一樣活不成。”

說是這麼說,但打迫降之後的軍機多少還有點道德問題。幾架梟龍不給這架加油機任何機會,也跟著俯衝而下,數枚格鬥彈打出擊中了這架加油機。因為一肚子裝的都是航空燃油,被擊中後自然產生了更大的爆炸。倒是機組人員反應比較快,在現梟龍射導彈後,就趕緊彈射了,所以數個傘花出現在了空中。

只是他們的厄運還沒有結束,劇烈的加油機爆炸,燃燒的飛機碎片四散迸濺,幾個彈射的飛行員的降落傘立即被點著,沒用多久就燒盡,直直栽入大海之中。看似只有兩個人比較幸運,彈射的比較遠,沒有被波及,算是逃過了一條性命。

大隊長嘁了一聲,道:“叫海軍的人過來把這些人給收了吧,他們難道以為跳了傘就能逃過被俘虜的命運麼?”

看到友軍的悽慘下場,兩架反潛機噤若寒蟬,也只能老老實實地跟著返回了南解的空軍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