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添油加碼

白麪黑廝

  

..“南洋社最新訊息,馬六甲海峽上空爆南英空戰,南解空軍以一艘戰鬥機輕傷代價,擊落英軍三架軍機,俘虜兩架。”由南解組建的官方通訊社南洋社出的一則快訊,很快在全世界範圍內大量轉載。南洋社得到了來自南解空軍的一系列翔實新聞,包括整個空戰的全過程、英軍戰機墜落的畫面、被俘的獵迷反潛機和英軍士兵的照片,甚至還包括一段空戰的影像資料。

這樣全面而且勁爆的資訊,自然被全世界各大新聞媒體視為絕不能放過的資訊,紛紛向南洋社支付轉載費用。齊一鳴自然黑心要價,即便明知這一塊賺不了太多的錢,但能夠順便幫助南洋社展壯大也是不錯。

如此大爆新聞,本身也跟齊一鳴意欲打擊英軍士氣,順便羞辱英國,使得他們更進一步派出更多小怪給自己刷經驗值。

基於這樣的想法,南洋社爆出來的這些新聞極為全面且細緻。

先自然要確立自己偉光正的立場,事情起因必須說明白,是英軍無理且帶有敵意的抵近偵查,迫使南解不得不派出攔截戰機進行驅逐,不聽勸阻的英國皇家空軍十分囂張,居然敢向南解戰機開火,造成南解一架戰機受傷。先開火的是英國人,所以反擊是佔理的。

至於南解空軍在攔截時做了什麼危險性動作,自然不可能說得那麼明白。

更絕的是,通過拷問被俘虜的英軍士兵,南解軍方獲得了所需的一系列情報,他們甚至還通過南洋社將被俘士兵的照片和姓名,疑似已死亡的被擊落的英軍士兵的性命給公佈出來。毫無疑問如果訊息傳回英國國內,除了使得他們更加同仇敵愾之外,還會對英國政府和軍方造成極大的壓力。

特別是證實了英國是先開火併先挑釁的一方,飽受爭議的撒切爾政府,說不得面臨戰後倒閣的危險。

再者齊一鳴絲毫不懼暴露南解的實力,威懾宵小是一個考慮,另外就如同現在的天朝一樣,露出來的也僅僅是冰山一角,他不會讓外人看到全部的南解

戰就失利,同樣給本著小打、懲戒、立威的英國難以想象的動盪。甚至有一部分媒體開始質疑,英國是否真的還保留著老牌強國的威勢,而有評論家也認為,撒切爾夫人正在透支她在馬島戰爭中建立的威信。

唐寧街1o號,撒切爾夫人再度召集她的內閣重臣,討論事態展的走向。

“先生們,皇家空軍在抵達迭戈加西亞的第三天就遭受了如此打擊,而且最讓人不能接受的居然是,連輿論的陣地也被那幫中國人給奪去了,現在聯合王國處於十分不利的局面中,我需要各位的智慧,幫助我們走出這個尷尬的境地。”撒切爾夫人並無外界想象中那樣激動,但她佈滿皺紋的臉上卻充滿了冷霜。

還沒等有人獻計獻策,北愛爾蘭事務大臣湯姆·金卻插口道:“夫人,有件事情需要讓您知道,那群作孽的北愛爾蘭共和軍,在聽聞了皇家空軍的失利後,正在鼓動北愛爾蘭的民眾,渲染聯合王國已經衰落了,他們應該奪取自己的獨立和自由,就如南解一樣……”

撒切爾夫人很想大拍桌子斥罵,但是她不可能做這麼沒有儀表的事情,只能道:“各位,顯然,我們已經到了一個不進則退的地步,如果失利繼續下去,對於聯合王國是禍非福”

原本她讓人出主意,可現在這番表態明顯顯示出,她根本不想做任何變動,而是要跟南解鬥爭到底,這也讓閣員中一些想要建議撤軍的大臣十分無奈,不敢聲張。

掌璽大臣約翰·比芬見風使舵,建言道:“夫人,我想並不是因為我們聯合王國的戰士比南解的差,而是勞師遠征又準備不足,沒有等待我們後續的艦隊到達,就展開了可能引危機的軍事行動。為此,指揮官是要負責任的。但,只要我們的大部隊跟進,向南解施以更大的壓力,必然可以取得我們希求的戰果。”

國防大臣楊格以及曾經參與過馬島之戰的海軍上將費德豪斯都是皺眉,比芬的建議幾乎都是昏招。陣前斥責指揮官,而且是沒有真的做錯什麼的指揮官,而且還叫囂擴大戰爭的規模,這不是幫助英國而是害英國。

英國的內閣裡亂七八糟不管事或者沒有具體任務的閣員有很多,除了比芬這個掌璽大臣之外,副相、樞密院議長、掌禮大臣、不管部部長之類還有一堆。英國的政制在17世紀光榮革命之後一直到今天,其實變化並不是太大,而且保留了很嚴重的君主制和封建殘餘。越到後來這些沉痾都拖累著英國從一個古舊的老牌國家展為復興再起之國。

從中世紀國家進入近現代國家,在公務員錄取上英國其實看中的是清代的科舉制度。至今英國公務員還分政務官和事務官兩種,看著眼熟吧,那是必須的,這就是換一種說法的“官”和“吏”。之前英國還有半舉薦半考試的舉官模式,頗有漢代舉孝廉和隋唐科舉的結合版。等到之後完全考試化之後,複雜而拘束的考試製度,讓人想起了八股取士。如今時今日,一些英國書記員考試,仍舊要考拉丁語這一消失了的語言。關於文官取士改革的呼聲也一直不斷。

再加上一群帶著祖宗餘蔭,頂著貴族頭銜的政客和官員,要說良好的教育和傳統固然容易培養優秀人才,但也造就了一群群的草包。

撒切爾夫人聽信了“讒言”,點頭道:“那麼,我們應該加緊催促皇家海軍特遣艦隊儘早抵達迭戈加西亞島。”

費德豪斯上將不得不開口道:“相夫人,經過初次的接觸,軍方認為南解確實很難纏,他們的戰鬥意志和軍事素養,比起阿根廷這個沒落的南美國家要強得多。而且輕敵是危險的,以我所見,南解軍事長於他們的6軍和空軍,海軍則近乎於無。而對我們危險最大的就是南解的空軍,中國製f1戰機在國際市場受到追捧,總訂貨量過四百架,在輕型戰機裡屬於優秀的。另外他們還接手了中國空軍的e1戰鬥轟炸機,對地對海攻擊的能力值得警惕。雖然無法確定現在南解擁有多少這兩型戰機,但保守估計也不會低於五十架。我們認為,狂風對付這些戰機不成問題,但如果數量差距太多,就如這一次的交鋒一樣,吃虧的還是我們。至於艦載的海鷂,我們持比較悲觀的態度。”

專業的軍事將領所說的話,令撒切爾夫人十分煩躁,她的腔調也變得有些尖銳,道:“難道你的意思是,偌大的不列顛,卻打不過一箇中國人扶立的傀儡?”

國防大臣楊格搖頭道:“當然不是,我們還有大量的艦艇,具有優秀的防空能力,可以抵消掉一部分南解的空中優勢,但上將閣下說的問題也都很現實,如果要擊敗南解,指望僅用兩艘航空母艦艦載的l戰機是不太可能的,我們只能使用b4或者狂風對抗他們,以獲得優勢。”

楊格又稍稍停頓,道:“相夫人,現在我們需要考慮,究竟怎樣才能達到您所謂的震懾和立威的效果,而投入和產出比究竟到多少是我們能夠接受的

他的話毫無疑問是隱晦的對撒切爾夫人一意孤行打算與南解開戰的詰問,撒切爾夫人卻仍舊強勢,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而是道:“聯合王國的尊嚴和榮耀是無價的”

楊格搖搖頭,不再說話。

撒切爾夫人以一種不容置疑的口氣和神態,轉頭問空軍參謀長大衛·格雷格道:“先生,您認為如果要壓制南解的空軍,為我們的特遣艦隊提供遮蔽,需要派遣多少架戰鬥機?”

格雷格身上也有巨大壓力,身為空軍將領,他很明白國防大臣和前特遣艦隊的司令官說的都是實話,南解空軍不好對付。但同樣如果在他任上取得輝煌戰果,那無疑也是濃墨重彩的一筆,所以他很躊躇,難以決斷。

最終空軍參謀長還是被自己的功利心佔據,說道:“以料敵從寬的態度來看,我們至少還需要往迭戈加西亞派遣2架b口o架狂風。”

國防大臣立即反對,“我國主力戰鬥機的總數也不過三四百架,狂風還是在生產之中,抽調這麼一批離開國土,有可能造成防禦的空虛。”

撒切爾夫人卻置若罔聞,道:“我們的北約盟友會幫助我們抵禦任何有可能的進攻的,而且以蘇聯現在的亂象,也根本不可能動什麼瘋狂的行動。空軍參謀長閣下的意見我採納了,立即加派五十架戰機前往迭戈加西亞基地,不過,請做好準備,不要像上一次一樣貿然行動,讓敵人有機可趁了。”

格雷格連連點頭,道:“空軍的使命還是掩護海軍的行動,海軍到達之前,空軍是不會貿然動作的。”

費德豪斯深知這幾乎不可能,因為英國對於馬來亞的各種情報掌握不多,所以不斷派出偵察機進行情報蒐集是必須的,如果非要等海軍到迭戈加西亞,那簡直是貽誤戰機。一瞬間,他對於英軍出擊馬來亞的舉動,陷入了深深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