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潛伏偷襲

白麪黑廝

  

..齊一鳴在得知英國並未打算抽身而出之後,也是重重地鬆了一口氣。他覺得撒切爾夫人狠則狠矣,看上去很強硬,但實際上仍舊帶有女政治家的那種優柔寡斷和瞻前顧後。從懲戒戰爭被定性一開始,齊一鳴就知道英國這次會倒大黴了。

既想要顯示肌肉讓別人害怕,又不希望損失過多,這種糾結的心情可謂是軍事行動的大忌。現在南解和英國主要集中在海空爭鬥,於齊一鳴來說根本算不得傷筋動骨。歸根結底還是英國選錯了自己的對手。

當然這一切也都是齊一鳴想要看到的。

在經歷了多番周折之後,皇家海軍特遣艦隊終於抵達了印度洋海區,先頭分艦隊已經進駐迭戈加西亞基地。這裡的港口條件不錯,本身島嶼很小,有一個v字型的潼湖,適宜船舶於此避風。但儘管英美進行了很多修建活動,要一次性進駐英軍數十艘戰艦,還是有些困難。

英國在此前希望借印度或者斯里蘭卡的港口進行停泊和補給,但兩國皆以在戰爭中保持中立的藉口推拒了英國的請求,使得英國不得不把所有的艦艇集中在狹窄的印度洋小島之上。

集結地的單一也給英軍帶來了威脅。

8型驅逐艦布里斯托號以及艘英軍21型護衛艦在抵達迭戈加西亞基地之後,為了接應後續趕來的航母戰鬥群編隊,開始在迭戈加西亞附近海域進行巡航警戒。

布里斯托號的艦長雨果·懷特並未對這個任務多麼的上心,在他看來距離馬來亞有三千多公里,一望無際的的大海洋麵,以及島上的雷達系統,已經足以幫助英軍監視任何的敵人了,更何況他根本不認為南解海軍有能力到這麼遠的地方作戰。

他所指揮的布里斯托號是英軍艦隊中唯一的一艘8型驅逐艦,帶有一艘實驗性質的驅逐艦,也是現役英軍中最大的驅逐艦。馬島戰爭之後,這艘船拆除了伊卡拉反潛導彈和林波深彈射器,加裝雙聯2毫米gam防空炮1座和雙聯3毫米gcmau2防空炮2座,並換了新型的1o2對空搜尋雷達與scot衛星通訊系統。總體而言,這艘艦的對空能力大大增強了,這也是英軍針對南解較強的空軍實力做出的選擇——以防空強悍的8型驅逐艦領著三艘通用性比較好的21型護衛艦,執行防空警戒任務。

“南印度洋的天氣可比現在的倫敦和朴茨茅斯好得多,要是不打仗的話,真是一次不錯的旅行”艦長懷特興高采烈地說道。

也許是受艦長的感染,布里斯托號上的其他艦員也都顯得輕鬆閒適,似乎一週多前被於掉的幾架飛機不屬於他們英國的皇家空軍。一般軍事越強,軍種之間的展不平衡和排擠就越強,海軍的人自然對空軍的人有些許不滿,看他們被南解打了居然也存在幸災樂禍。

只是正當大家一邊像是遊園會一樣在海面上徜徉時,正在值班的英國水兵突然大叫起來:“iunetu有反艦導彈襲來”

懷特艦長大驚失色,“怎麼可能,在我們的雷達範圍內根本沒有出現任何艦艇和飛機啊”

馬島戰爭之中,因為差勁的電磁相容效能,型驅逐艦在與倫敦指揮部門進行衛星通訊時,防禦雷達會對通訊訊號造成一定影響,所以不得不關閉遠端對空警戒雷達以減少電磁於擾。可就是這樣一個微小的疏忽最終導致了謝菲爾德號的沉沒,帶著飛魚導彈的級軍旗擊沉了英軍當時被稱為最強的驅逐艦。

吸取馬島戰爭的教訓丨英軍之後對現有艦艇進行了更多的改進,為8型等一於艦艇裝8ot衛星通訊系統就是為了防止悲劇的再度上演。

布里斯托號的艦長懷特雖然放鬆,但也沒有放鬆到找死的地步,他艦上的對空警戒雷達是全程開啟的,如果南解的飛機進入二百公里之內,他不可能搜尋不到,即便是進行低空突防,也不可能有這麼神出鬼沒的導彈射方式。

掠海五米的反艦導彈如分海斷浪一樣高朝著布里斯托號襲來,更悲劇的是作為一型七十年代服役的老式艦船,布里斯托號上所搭載的海標槍對於低空掠海的巡航導彈、反艦導彈是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也是後來為什麼給她裝備了更多防空炮的原因。只是無論是2mm還是3mm的防空炮,英軍都是採用比較原始的手控,無法如真正近防炮一樣自動跟蹤來襲目標,加上射也有限,所以效果自然存疑。

這枚反艦導彈在進入末段後立即拔高自己的度,進入音突防,而且突防軌跡也變成了詭異的蛇行,更讓原本就有些過於放鬆地英軍炮手難以把握

這枚反艦導彈一頭穿入布里斯托號的艦舯水線部位,約等了一秒多之後,才引了一次劇烈的爆炸。爆炸引起的強烈震動直接掀翻了包括懷特在內的許多艦員,更倒黴的莫過於這枚導彈直接穿入了驅逐艦的動力艙段,將兩臺燃氣輪機給爆了,油料跟著爆炸引起大火,更直接於掉了數名負責動力的英軍水兵,雖然一枚導彈不能直接將這艘七千噸排水量的大型驅逐艦擊沉,但也基本使其失去了機動和攻擊能力。

懷特晃了晃自己有些昏沉沉的腦袋,大叫道:“是潛艇”

不是水面艦不是低空突防的攻擊機,那麼剛才那一下毫無疑問就是來自射潛射反艦導彈的潛艇了。懷特自然清楚在去年的環太平洋海軍聯合軍演之中,一艘中國的潛艇大殺四方,引起各國海軍關注,後來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都對於中國的潛艇十分感興趣,並提出購買的方案。

南解是中國扶植起來的,那麼有幾艘中國的潛艇應該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這麼近的距離,居然沒有現她,中國的潛艇真的那麼安靜嗎?”懷特心中大痛,剛才那枚反艦導彈估計也就是在8公里以內的地方打過來的,甚至那艘潛艇有可能就埋伏在巡邏艦隊的周圍。驅逐艦和護衛艦上都有一些反潛裝置,包括中距離搜尋聲納和艦體聲納等,卻完全沒有找到敵人。

“膽大包天的中國人,居然敢派潛艇偷襲我們”懷特怒氣沖天可是沒有任何辦法,他現在也只能動全艦的士兵去進行損管,只期望布里斯托號不會步謝菲爾德號的後塵被擊沉在大海之中。

“命令其他各艦,加大對周邊海域潛艇的搜尋力度”

他的命令剛下完,就聽到幾艘護衛艦上幾乎同時傳來驚叫:“我們被攻擊了”

相同的模式,不同的方向,更多的潛射反艦導彈從水中被打出,然後直接攻擊這些英軍護衛艦。比起體型龐大的布里斯托號,三千噸左右的21型護衛艦則更為不堪一擊,箭號護衛艦在被一枚反艦導彈擊中後,直接引了艦上其他武器的殉爆,前艦艏被炸斷,整艘船緩緩下沉,艦長不得不立即組織棄艦撤退

其他兩艘護衛艦也沒有好到哪裡去,都被一枚反艦導彈命中了,雖然沒有倒黴得像箭號一樣直接被擊沉,但也已經是搖搖欲墜,沒了什麼反擊能力,特別是艦上的反潛裝置基本上被毀壞,無法組織起反潛戰力。

懷特心若死灰,知道他們這四艘艦基本上玩了,可他也不會就這麼輕易認輸,藉著還能正常工作的通訊系統,懷特連結上迭戈加西亞的友軍,叫道:“請求派遣大型反潛機和反潛直升機加入作戰,我們正面臨過兩艘的敵方潛艇的攻擊……”

他的選擇無疑是很正確的,雖然之前被齊一鳴俘虜走了兩架獵迷,但英國人在此處還有數架這種能夠負擔多種任務的大型反潛巡邏機,加上山貓等同樣可以執行這類任務的直升機,對於囂張地南解潛艇可以形成不錯的壓制。

潛艇沒法進行防空,而投下反潛浮標的反潛機則有魚雷和反艦導彈之類的武器,面對反潛機更大面積的巡航反潛,潛艇除了躲避基本上沒有任何辦法能夠阻擋。所以人們一般認為水面艦對潛艇是弱勢的,而潛艇對抗反潛機也是弱勢的。

懷特的對手其實根本不止兩艘,而是六艘。齊一鳴近日新從國內的基地造船廠接收了1o艘外貿版的2o潛艇。這些潛艇雖然比o3小一些,但卻利用了不會外銷的燃料電池的aip系統,效能更為出色。能夠攜帶18枚重型魚雷或者反潛導彈,尤其是潛射型的鷹擊——導彈,更是對付水面艦艇的絕佳武器,甚至還具備對付水下的潛艇的作戰實力。

被動的等待英軍艦隊到來,然後拉開架勢打架,從來不是齊一鳴的風格,揚太祖的游擊戰精神,在寬闊溫暖的印度洋海域內,他撒下去的2艘o潛艇將會極大地削弱英軍,並排擠他們的活動範圍。

趕在英軍的反潛機起飛來支援之前,幾艘潛艇紛紛打出6m魚雷和反艦導彈,終於將四艘英軍戰艦全部擊沉,而等到一架獵迷終於感到這一海域的時候,所能看到的只有布里斯托號最後的一個船艉露出海面,以及海面上哭喊著等待救援的落水英軍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