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被擊沉的核潛艇

白麪黑廝

  

..四艘o型潛艇堵上了快級攻擊核潛艇的三號艦剛強號其實也是個意外,在英軍進行航道開闢任務之前,接到海軍作戰部門來任務的潛艇們就已經開始在這一帶的海域佈設類似剛才英軍中招的那種小陷阱。但另一方面英軍大軍壓境也是不好玩的,萬一被逮到了能不能逃走全憑運氣,所以這些潛艇還是儘量保持在英軍的外圍活動。

只是沒成想這一艘剛強號也不知道是偏航還是故意在外圍尋找南解潛艇的蹤跡,正好撞進了o潛艇的活動區域。南解潛艇雖然噸位小,但是技術水平比起快級這種七十年代的第二代核潛艇還是有可稱道之處的。比如全艦裝備的多種水下偵聽裝備,如水下導航雷達、艦殼聲吶、主被動攻擊聲納、拖曳陣列聲納等,基本上都領先英軍十年甚至更多。

再有就是幾艘艦艇在剛強號闖進來的時候都保持相對靜止的潛伏狀態,而剛強號卻如同敲鑼打鼓地進入了她們的棲息地,即便是剛強號認為自己再小心,也不由被四艘o潛艇抓住了位置和電磁頻譜等情報。

相對地,o潛艇雖然是為了外銷重新設計的一款aip潛艇,但因為是齊一鳴自用,所以都是採用地最高標準,燃料電池的aip動力本身就提高了其靜音隱身的能力,艦身敷設的一層消音瓦雖然比不得o9bo94用的仿生鯊魚皮消音瓦,但比起同時代的英美蘇產品,仍舊略勝一籌。比所謂的大洋黑洞基洛級,o系列潛艇才真的可謂是隱藏在洋底中的無聲殺手。

“目標位置已確認,等待友艦進入攻擊位置。”

四艘潛艇處於不同的方向如同盯著獵物的豹子,緩緩地低頭在草叢中挪動,並慢慢將自己移到可以動攻擊的距離上。她們的度都相當慢,因為怕高行進引起的聲響被剛強號所偵測到。

之所以在四個不同方位進行攻擊,是因為在經過計算後,四艘潛艇可以通過自己的攻擊線路,織成一個火力網,從而最大限度內縮減這艘核潛艇的逃避路線。

“……跟我的口令,同時射,64b21——射”

四艘o潛艇同時射出自己的魚6型重型魚雷,比起英軍使用的虎魚線導重型魚雷,魚6本身還具備主被動聲自導和尾流自導的制導模式,它還具有更長的射程,45公里之外就能夠射。

o潛艇有用6具6-魚雷射管,可以同時打出一個扇面的重型魚雷,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四艘o潛艇都連射了2枚甚至更多的魚雷出去,這麼多的魚雷一瞬間形成的可怕雷擊大網活活罩住了其中的剛強號,當剛強號的水兵聽到魚雷可怕的“呼嘯聲”之時,為時已晚。

共有六枚魚6魚雷擊中了這艘近五千噸的攻擊核潛艇,可怕的衝擊力先將這艘核潛艇的外殼撕裂,然後水壓爭先恐後地開始為這艘倒黴的核潛艇的毀滅添磚加瓦。一條魚雷甚至直接將剛強號的尾舵打穿,洶湧的印度洋海水順著這個缺口源源不絕地倒灌而入。

快級核潛艇在修建時本來有多個水密艙段,在某艙段進水後,可以立即關閉那裡,以防止更多的艙段被侵蝕。可奈何這一次攻擊中,太多的魚雷擊中了她,使得多個水密艙都來不及作用,就將其灌滿。

如同來自深海大洋的幽幽魔淵的鬼手,奮力將這艘八十餘米長的潛艇拖向更深的海中。任何一艘潛艇的潛深都是有限的,這處海域的最大水深有過三千米,而當剛強號被拖入8o米以下,越來越大的水壓已經將其壓制得完全變形,如同一個被起壞的罐頭。

o潛艇上水兵們並未歡呼,一方面是他們都為紅警戰士,天生感情就比較少,另一方面同為潛艇兵,都能夠體會那種被困在一個鐵罐子中等待死亡的可怕心情。與其為自己的勝利歡呼,不如在此刻為同行進行默哀。因為絕對的,剛強號上16名艦員不出意外沒有一個能夠逃生。

南英海軍之間的第二次交鋒以一艘利安德級護衛艦重傷被拖走,最終為防止沉沒擱淺在迭戈加西亞島以西的埃格蒙特群島,一艘快級攻擊核潛艇被擊沉為結局。從馬六甲海峽空戰算起,南英之間交手三次,英軍基本上半點便宜都沒有佔到,真真實實的屢戰屢敗。

而且剛強號是二戰後第一艘被擊沉的潛艇,還是核潛艇,讓英軍十分沉痛。雖然深海的水壓將剛強號的核反應堆給封禁住了,但也不知道會不會鬧出其他的什麼亂子來。六十年代美國做潛航試驗的長尾鯊號核潛艇也是在科德角以東2o海里威爾金鬆海溝兩千多米深的海底沉沒,雖然美國做了打撈努力,但仍舊是沒有什麼收穫。

也不知齊一鳴是如何想的,南洋社並未進一步大肆渲染勝績,變相地為英國人減輕了一點負擔。但所謂醜媳婦終將見公婆,現在的敗績早晚要被抖摟出來,到時候英國還是要大大的被打一次臉。唯一可以拯救這種局面的方法就是打敗南解。

可接連的敗局讓一部分政客和將領都對是否繼續向南解用兵產生了懷疑。

曾為英國在福克蘭群島戰爭取得赫赫戰功的海軍上將約翰·費德豪斯在剛強號被擊沉之後,第一次說出了“停止這場除了傷害不列顛再沒有任何幫助的戰爭”這樣的話。不過他的話遭到了以撒切爾夫人為的保守勢力的抨擊。

撒切爾夫人甚至這樣嘲諷這位老將軍,道:“一場勝利的戰爭已經讓您滿足了嗎,閣下?還是說您可以帶著這場對弱者的勝利安安心心地享受來自後輩的尊崇,而從那以後的不列顛榮辱都將被您視而不見麼?現在我們面臨的猶豫不決和膽怯才是傷害不列顛的罪魁禍,只有急流勇進,將敵人打得粉碎,才能讓世界看清楚聯合王國永遠立於世界之巔的偉岸身影”

一意孤行而又執拗的相夫人絲毫意識不到自己是在把她深愛的國家推入深淵,而一群只知道溜鬚拍馬和阿諛奉承的官僚與無能軍人開始逢迎她。

“在相夫人的帶領下,我們必將可以為英國贏得第二場輝煌的勝利,聯合王國萬歲”

所以,英國在這個關頭對於戰爭的反思只有一個——出兵還不夠多,攻勢還不夠猛,勝利必將屬於不列顛。

迭戈加西亞基地是英美共用的,英國人折騰出來的么蛾子,同在一個地方的美國人看得分明,並將其第一手的情況回了五角大樓,包括隱隱約約傳來剛強號再沒有返回的訊息,包括坐沉灘頭的英國護衛艦的照片。精明的美國佬很快就推斷出了真實的情況,他們的盟友英國已經陷入了瘋魔狀態,一心要取得一場勝利了。

英**隊連續的損失也讓美國人心中不安,里根甚至急召他的內閣成員商討事態的進展。

“南解的軍事實力令人覺得意外啊。”里根道。

國防部長溫伯格卻搖搖頭:“其實根本不值得意外,總統先生。我們的情報顯示,所謂的南解軍就是脫下了中國pla制服,換上了一套新裝的傢伙們。您知道中國正在搞百萬大裁軍,一年之內他們至少裁掉了六十萬人,到193年他們軍隊的規模會降到2o萬,而這些有著不錯軍事技能而又可能引起社會動盪的退伍老兵們,顯然中國為他們找了一條好出路。”

國務卿舒爾茨仍帶有疑問:“可那麼多的軍備,都是最先進的東西,中國本身就窮得褲子快掉了,拿出來直接給這個南解,現實嗎?”

里根則道:“也許用完了要還回去說不準呢,南解和中國的關係其實是一心二體,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關鍵是,英國已經把自己外強中於的本質面目露出來了,而我們的新盟友明顯是不好惹的物件,如果不能勸住英國瘋狂的舉動,很有可能會讓他們損失慘重。即便是打中國不夠力,但英國欺負欺負其他小國還是很夠格的,徒勞損耗自己的實力,相當不智,有什麼辦法能夠阻止他們嗎?”

老布什之前吃了撒切爾夫人的氣,這個時候正好報復,他的布什家族本身與石油集團、軍工集團交從甚密,他道:“我們與英國有著大量的軍事合作,甚至他們的海基核武打擊能力也要靠我們提供的三叉戟,其他的一些技術上的支援與合作也很多,如果我們在這方面想想辦法,威脅一下英國,或許能取得成效。”

舒爾茨皺皺眉道:“可是這樣會極大地削弱我們與盟友之間的關係啊。”

老布什道:“這個不可避免了,英國人不傻,自然懂得取捨。可如果我們害怕傷害盟友關係而坐視不理,讓英國人把自己玩殘,導致我們同盟的勢力縮減,那樣更是得不償失,當然如何出招是看技巧的,我們不一定一上來就施加太大的壓力。”

里根對老布什的想法十分看好,點點頭道:“就這樣吧,大家討論一下如何讓英國人在這件事上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