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戰雲起

白麪黑廝

  

..美國動了真格的,英國就多少有點坐不住了。撒切爾夫人現在面臨內外兩重的壓力,都在強迫她放棄武力於預的選擇,可是倔強的鐵娘子並不想要就這樣放棄。英**隊尚未擊落一架南解的戰機,未擊沉一艘南解的軍艦,甚至估計連一個南解的傷亡都沒有造成,如果就這樣退出,英國會成為舉世的笑柄

“必須出手,要讓世界看到我們的力量,在我們宣佈撤軍之前,我要看到我們的炸彈扔到吉隆坡,扔到那個王武國的辦公室去”撒切爾夫人直接越過了各級指揮體系,向身處第一線的韋瑟羅爾下了死命令。

這顯然是不合適的,但沒有人敢在這時候觸碰相夫人的逆鱗。

韋瑟羅爾多少有些擔心,連番對於南解的試探,讓英軍已經變得投鼠忌器。雖然航路已經被掃得差不多了,但韋瑟羅爾深知一旦真的在馬六甲海峽開始與南解的大戰,勝負著實難料。儘管自己手握兩艘航母,過三十架海鷂戰機,從迭戈加西亞還可以起飛過三十架的狂風戰機護持,還有十餘艘驅護艦組成的防空網和火力網,迭戈加西亞也到了數架勝利式轟炸機,只要聚合所有的力量,說不能給南解上一課,韋瑟羅爾自己都不相信。

但這樣的一場意氣之戰,毫無疑問會給英軍帶來巨大的損失,南解還有很多令人覺得棘手的潛艇,有著數十架的先進戰鬥機,最起碼韋瑟羅爾認為這是一場近乎勢均力敵的較量。

可是他有猶豫也不能等了,撒切爾夫人親自給他下達了攻擊的命令和時間,而撒切爾夫人的背後是美國人越勒越緊的繩索,拖得時間越長,英國就越不可能動手了。那時候英國只能吞下被中國人戲耍的苦果。

“我命令,特遣艦隊,出擊”做好了自己的心理建設,韋瑟羅爾拿出職業軍人的精神,讓自己的下屬看到信心百倍的指揮官。而雄壯威武的特遣艦隊似乎也讓一部分英國水兵削弱了之前不斷被擊敗的挫折感。

幾個軍官向艦上的人員鼓動道:“是時候了,讓我們向那群ciu起最嚴厲的報復吧,告訴他們我們在大海上馳騁的時候,他們還在啃鴉片”netha是一樣的。語源為當年被賣到北美的華人豬仔說自己來自清國,而那是又沒有漢語拼音,所以就用音譯的ciuk替代。後來這個詞傳播到各個英語國家,並因為華人的溫和不斷被使用。

以皇家方舟號和無敵號航母為核心,配合逐艦與衛艦,一艘特拉法加級攻擊核潛艇不倦號,在數艘補給艦的陪同下,駛離迭戈加西亞基地,向東北而去。

為了最大限度地防止主力艦隊再被南解潛艇偷襲,四架獵迷大型反潛巡邏機為這些戰艦開路,並不斷配合水面艦進行反潛作戰。

遠在吉隆坡的齊一鳴官邸,從印度洋中o潛艇來的訊息將睡夢中的他直接叫醒了。

身旁的女友江華燕揉著惺忪的睡眼,問道:“一鳴,現在還是半夜,怎麼醒了,做噩夢了嗎?”

齊一鳴握了握女朋友的滑嫩小手,道:“沒什麼,工作上的事情,你接著睡吧。”低頭親吻了江華燕一下,他披衣起身,快在幾個紅警戰士的陪同下前往了蒂迪旺沙山脈的分基地之中。

江華燕感覺得到男友剛才親吻自己時的心事重重以及難掩的激動,她只是祈禱不管是什麼事情,希望老天使得齊一鳴更加順遂。

走出官邸的時候,頂著倆黑眼圈的葉瑤子也跟了過來,她也是帶著莫名的興奮之情,吵鬧著:“要打了嗎,要打了嗎?約翰牛牛們終於抵受不住了啊

不久前她不知道從哪看到了《那年那兔那些事》的零星畫作,順便也通曉了齊一鳴為什麼老是叫天朝為兔子,現在他們這一小圈人,因為都比較年輕,接受能力比較強,都開始滿嘴黑話了。

齊一鳴呵呵一笑,說道:“不必著急,從迭戈加西亞到馬六甲海峽,以他們的航行度,至少還有走三天,我們可以由著性子揉捏他們。”

葉瑤子切了一聲道:“裝什麼淡定啊,現在是大凌晨的,如果你真的這麼處變不驚,為什麼不摟著你女人睡到天亮,順便做一做晨間運動再去指揮部?

齊一鳴被這個離了本土的長輩管束之後變得生冷不忌的小妞搞得有些臉紅,也不再跟她頂嘴,道:“你到底來不來?”

“來來來,為什麼不去。”葉瑤子哈哈笑著跟著齊一鳴上車。

齊一鳴在這裡的專車上實際上都有一套指揮系統,便於他布任何控制紅警部隊的命令。葉瑤子不明就裡,不過看著原本加長版的豪車內裝滿了電子器材,也是好奇和振奮。

“岸艦導彈部隊進入臨戰狀態,開始進行最後一輪戰備檢查”齊一鳴從容下令。

他的62岸艦導彈部隊是差不多最後一層馬來亞南解實控區的防禦了。一個岸艦導彈營由一輛指揮車、一輛雷達車、6輛三聯裝的導彈射車和6輛補充車組成,每個營共配備3枚62反艦導彈,最遠射程4oo公里,最大射程內需要進行一定中繼制導或衛星制導。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齊一鳴將全部的四個導彈營都拉到了西海岸印度洋一側,準備迎戰英國皇家海軍的特遣艦隊。

葉瑤子坐在一旁興致勃勃地道:“從法國趕來的4架幻影4o6也都進入戰備狀態了,就是數量少了點,多他們不多,少他們不少。倒是如果這一次這些飛機又出了風頭,法國人背後又得偷著笑了。”

齊一鳴道:“幻影4o6百分之三十的零部件是我們國產的,他們賣得好,我們也跟著賺錢。更不用說,主力戰機都是我們的梟龍和飛豹,這場仗打得漂亮了,未來國際市場上一定能夠嶄露頭角。”

“梟龍就很不錯了,對於一些國土比較小的小國,適用性強而且價格不貴,我們推出了兩年時間就已經賣出去了四百多架,未來我覺得突破一千架都不成問題。”

實際梟龍在不算南解的訂購的情況下,已經有了41o架的訂貨量,其中沙特和伊朗都是訂購的大頭,沙特是被齊一鳴坑了一把,買了2o架走,估計大部分都要扔在沙漠裡閒置,而伊朗那邊則用得比較頻繁,也評價不錯。只是因為戰線不斷展開,已經有了幾架梟龍被防空火炮和導彈擊落,倒並未出現一例被敵機擊落的戰例。

南解也訂購了1oo架梟龍,當然一半是不花錢的基地產。算上這些梟龍總訂貨量已經達到6o架以上,如果好好運作一下其他有需求第三代戰機的國家,最終賣個1o6架也應該不成問題,成為不遜於b6的國際戰鬥機也能指望

對於南解空軍,齊一鳴寄予厚望,希望支起一個能夠為pl減少印度洋方向和南海方向空防壓力的架子,所以齊一鳴想把南解空軍拉扯成一個規模近於以色列空軍或者日本空自的規模。初步建構中,戰鬥機有空優的6架幻影4o6,多用途的1oo架fi以及實際為攻擊機的2o架e

這樣一個組成明顯偏重於對海的攻擊能力,來自海航轉讓的大量飛豹雖然空戰上不能過多指望,但也可以提供強大的反艦實力,有助於在海域內活動的本方艦艇的任務。

當然如果經濟上允許的話,添置更多的f1以增強制空水平也是不錯的,之所以重對地對海輕制空,主要也是這一個區域內南解基本上沒有什麼像樣的敵人,所以也無需建立過大規模的空優機隊。

此時的南解空軍自然還沒有裝備那麼多的戰機,主要則是六十架飛豹和六十架梟龍,外加前期抵達的四架幻影4o6。話說這四架幻影戰機尚未安裝與其他作戰單位通聯的資料鏈系統,僅僅是臨時裝了一個敵我識別器,戰後顯然還要返廠重新改裝。

“各戰轟機部隊注意,盤點反艦武裝。”

“各戰鬥機部隊注意,盤點對空武裝。”

雖然梟龍同樣可以搭載兩枚鷹擊-進行反艦作戰,但其空戰的作用就無法實現了,以梟龍為空優主力的南解自然不會捨本逐末。飛豹作為專職的“導彈攻擊機”,翼下可以裝載4枚反艦導彈,還能再掛四個其他的武器自衛什麼的,明顯比梟龍更加實用。

手中牌不多,但齊一鳴卻深信岸艦導彈和空軍這兩張牌,這個時候都可以當王牌來用,他看著自己基地顯示視窗中,經驗條還剩下那一絲絲的空白,填滿後基地就能順利升入lv2他離開本土,離開權力的中心來到這個炎熱的東南亞地區,挑起了紛爭、激化了矛盾,為的可不就是這一刻嗎?

越是興奮之時,齊一鳴越顯得格外淡定,不過他還是翹企盼著,等那些不開眼的約翰牛撞上自己的槍口,送上甜美的經驗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