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夜訪伊朗使館

白麪黑廝

  

..一身筆挺西裝的天朝外長吳學艱看著身旁這位年輕人,不可避免地覺得有些心潮澎湃。他在此之前就聽說過有一位年紀特別輕的準中顧委候補委員的存在,並執行特殊任務,極為受平太宗等高層的信任。

可吳學艱沒有想到這位年輕委員一跟他見面,就帶來了這麼一個重磅大禮。作為外交人員,當然很清楚這麼一件驚天大案有著怎樣的外交影響力,其牽扯甚廣又深,一環扣一環極為精密,堪稱一件絕美的外交傑作,如果能夠完成這一次的外交斡旋,那麼吳學艱和他所領導的外交部,就能夠取得一次喜人的勝利。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吳學艱還是起輔助作用,主要還是由齊一鳴這個始作俑者進行討論,出價還價也是來自於齊一鳴的。吳學艱其實更多就是一面招牌,也是在給齊一鳴的行為做官方的背書。

兩人在隨扈的陪同下來到了位於京城的伊朗駐華大使館,早前天朝外交部已經以私下途徑給伊朗駐華使館打過祕密照會,並把那份計劃書中有關伊朗的一部分拿了出來交給他們。

所以這個時候來伊朗大使館,他們已經有了數日的時間回報國內,並且做了權衡,現在齊一鳴就是來探口風的。

因為這種交易是見不得光的,所以齊一鳴和吳學艱特地選在晚上夜訪伊朗使館。

伊朗大使以及武官已在使館內等候多時,在齊一鳴兩人到來時進行了親切的迎接。

伊朗駐華大使納扎爾送上問候後,邀請齊一鳴兩人進入一個完全封閉的會議室,在會議室中的只有伊方大使和武官兩人,中方齊一鳴兩人,外加一個翻譯。

納扎爾在簡單毫無營養的外交問候辭令後進入了正題:“伊朗和中國是友誼深厚的友邦,中國方面對於我們在反抗伊拉克遜尼派暴徒侵略的戰爭中助益良多,我們深表感謝。”

聽了他的話,齊一鳴不由摸了摸耳朵,這是轉著彎兒在罵人呢,誰都知道中國人藉著兩伊戰爭了一筆大財,靠的就是伊朗和伊拉克兩邊都賣武器,薩達姆大叔在中國購買了數千輛69式坦克,伊朗人繳獲了一些現操作簡單而且價格便宜,也變著法地從中國淘換了一點。中國的明星武器殲-7伊拉克人從約旦和埃及那裡輾轉獲得了近百架,後來伊朗人也在戰爭臨近結束後買了近百架。至於蠶式導彈、63式1o3mm火箭炮、紅箭-73反坦克導彈等等,不少都是以千位計量單位的。

納扎爾知道人家不好意思了,也不能窮追猛打,道:“我們對於這次中方的提議還是很感興趣的,能夠想出這樣的方法的外交官是天才的。不過我們也十分對中方產的所謂先進戰機的效能表示懷疑,如果不能達到原f-14的戰力,與伊拉克人無法對抗,這單生意也沒有存在的價值了。”

齊一鳴這時迴應道:“我們為貴方提供的戰鬥機是我國新研製的第三代輕型戰鬥機,比起重型的f-14自然有一些差距的。但是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對伊方朋友說,這款fc-1梟龍戰機,能夠完成f-14能做到的所有任務,f-14不能做到的,或者做不好的,類似對地對海攻擊、電子戰等方面,我們這款戰機同樣能夠完成。f-14所驕傲的aim-54不死鳥導彈,我們也開出了類似甚至更為先進的產品,同樣可以在12o公里之外射擊,主動尋的擊中敵人的目標。雖然梟龍戰機載彈量只有三噸多,作戰半徑也只有5oo多公里,但是對於伊朗這樣的國家,已經十分夠用了。我們經過科學計算,梟龍至少能夠達到雄貓戰力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當然,更重要的是,我們同意向貴方轉移大修線,並一次性提供4oo枚中距攔射彈,2oo枚5oo公斤級的精確制導炸彈。”

他所說的這些內容其實都已經提供給伊朗的駐華使館了,這會兒伊朗國內肯定也有了有關梟龍的具體引數了,所以齊一鳴也就是做簡單複述而已。

納扎爾點點頭,又道:“只有雄貓戰力的百分之七十,那至少中方應該再提供三十架這種戰機作為我們的補充才對。”

吳學艱此時也寸土不讓地辯論道:“我們為貴方提供的可都是新機,而貴方手裡的都是維護不佳的二手貨,就算是5年前貴方與加拿大商討的價格,都沒有這樣宰人的。”

納扎爾也只是慢條要價,坐地還錢,又道:“那如果交易搭成,再增加1o架如何?”

齊一鳴呵呵一笑道:“我們還給你們搭上幾百枚先進導彈呢,光這筆錢就值1o架戰鬥機了,你們可以選擇,加上1o架也可以,不過原本送出的武器就沒有了。”

納扎爾又光棍地道:“具體交易是否能執行,還要看我們的飛行員考察你們的那所謂先進戰鬥機之後,以及國內拍板定案做出決策,所以現在討論這些也為時過早。”

齊一鳴對他這樣的說法不甚奇怪,道:“我方也不耐進行一輪一輪的討價還價,我這裡就把我們的底線擺清楚吧,你們以剩下的f-14和配套武器一比一置換我們的fc-1,如果需要,我們可以先期就把12架戰機,通過朝鮮轉介的方式送入貴國。甚至我們還可以提供一批精幹的飛行員,在貴國沒有掌握這型戰機時,替貴國作戰。好吧,我們把這場慈善做到底,如果交易達成,我們再送貴國兩架zdk-o3預警機,以倍數級增加貴國空軍的國土防空能力。”

身旁的伊朗武官卡澤米聽到齊一鳴這話身子就是一動,fc-1如果能有f-14百分之七十的戰力,而且能夠保證從中國得到源源不絕地零件和武器供應,本身就是一件很可觀的事情了。如果中國還能提供僱傭兵,再送上兩架預警機,那麼伊朗本身的賺頭就更大了。

對於齊一鳴來說這也不虧,先他造的武器成本近乎於無,就是挖過界去弄來別國的礦物資源而已。就算是以普通軍工廠的生產成本計算,此時造一架梟龍也就是六百萬到八百萬美元的價格,而雄貓一架接近4ooo萬美元,雖然二手貨有一定的折價,但就算折掉一半,一架f-14也是兩架fc-1還多。一架zdk-o3預警機此時撐破天成本五六千萬美元,兩架也就是一億出點頭。一批導彈加起來也有個一億美元左右,合在一起價格上仍舊是中方佔優。

伊朗也不會覺得自己吃虧,因為先解決了一個f-14隨著使用逐年妥善率下降、出勤率降低並且武器不足的窘境。預警機、先進戰機這類武器都是伊朗想要買都買不到的東西,這次如果能拿到,那真是要燒高香。

納扎爾覺得齊一鳴如此大方,覺得自己還可以再榨出一些好處出來,他剛想開口,齊一鳴就立即打斷了他的話頭,道:“我的話很明確了,這就是我的底線了,7o架戰機一比一置換,一個航空團的優秀飛行員參戰,外加兩架預警機。我不會為了這個生意再出一分錢,另外因為我們付出的已經夠多,所以如果要達成交易,中間那個白手套的買路錢,伊方需自行交付。我重申一點,我們是很想買f-14,但是這不意味著我們願意當冤大頭。我們提出的交易,我看來是十分公平而且對伊方有幫助的,希望伊方可以審慎考量。同時希望你們也記住一點,伊朗不是我們唯一的選擇,我們同時可以向美方求購,事實上7o架雄貓本身就是不足的,無論如何我國都會再向美國求購一批f-14的。”

感覺到齊一鳴立場的強硬,納扎爾只能對此表示遺憾,同時說明自己會努力在其中斡旋,盡力達成這一筆對雙方都有好處的生意。

齊一鳴與外長吳學艱從伊朗駐華使館出來,已經是半夜時分了。吳學艱在整場談判中沒有說幾句話,不過這尊大神還是很有作用的,齊一鳴對他拱了拱手,道:“這次多謝吳部長的鼎力支援了,沒有您在這生意可談不順。”

吳學艱謙和地笑一笑,拍著齊一鳴的肩膀道:“小齊說笑了,我看你不搞軍備的話,轉入我們外交口也是很有展前途的啊,那個伊朗大使自作聰明,其實整個節奏都被你掌控住了,你這個談判的功底,再加上想出這件事的外交眼光,都是我們很多工作人員不具備的。”

齊一鳴靦腆地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他本身是出身商界的,談判這種事情也算是家常便飯了,他對吳學艱道:“其實根本上還是因為我們手裡抓了一手好牌,戰鬥機、預警機和先進武器,然後我們還握了一把的美金鈔票,有一手好牌再打得臭了,那個真是丟臉了。”

吳學艱深以為然,道:“都說弱國無外交,其實也都是因為弱國手中沒有能夠制衡強國的牌啊,小齊能夠拿得下這件事,是因為我們攥著好牌,當年想一想我們的外交先輩們,就沒有我們現在這樣的好運氣。所以歸根究底,還是要展好我們的國家啊。”

聽著這個老外交人的感嘆,齊一鳴覺得自己身上的擔子似乎又重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