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空襲英軍艦隊

白麪黑廝

  

..馬六甲海峽北段。

英軍在經過了-日的航行之後,終於抵達了這一區域,迄今為止英軍尚未遭受過任何的騷擾,這也讓原本緊張過度的英國人略微放鬆了一些。

指揮官韋瑟羅爾卻沒敢絲毫的放鬆,他回頭問艦上參謀道:“迭戈加西亞的狂風機隊到哪裡了?”

參謀回答道:“至遲還有3分鐘抵達艦隊的上空,隨即便可向盧穆特和吉隆坡動空襲。”

撒切爾夫人要看到的是南解被打疼,所以動空軍對其進行空襲是最好的行動了。韋瑟羅爾和他的特遣艦隊的最主要任務反而是為機隊提供一定的防空,並對南解的盧穆特海軍基地進行打擊。雖然兩艘輕型航母撐死了只有三十二架av/海鷂l戰機,掛彈的能力也很有限,但十餘艘主戰艦艇卻都是有火炮的,對著港口設施一通猛轟還是做得到的。

韋瑟羅爾點點頭,還沒等他說些什麼,突然艦艇上傳來了尖銳的防空警報

“現大批空中目標正在朝我們襲來,判定至少有二十架,哦不……至少三十架敵機”

韋瑟羅爾艱難地嚥了一口唾沫,心道跟中國人打仗果然跟阿根廷人打仗不一樣啊,馬島戰爭的時候阿根廷人連派出十架戰機組成的機隊的情況都幾乎沒有,而對付南解卻是一口氣灑出三十架戰機,讓艦隊立即面臨了巨大的防空壓力。

“警戒防空的空中力量立即進行攔截”韋瑟羅爾雖然有些緊張,但仍舊是很快做出了反應。兩艘航母攜帶的海鷂並不會完全停在機庫裡或甲板上,因為需要在航行中對於周圍進行一定程度的警戒和巡邏,所以有四架-戰機是已經在空中的,當它們油料用得差不多再降落下去,由其他的戰機接替他們的任務。

這種狀態一般是在比較高危的戰區海域才採取的。

韋瑟羅爾很清楚,這四架海鷂基本上就是去送死的,不過他需要將南解空軍阻一阻,能夠給他更多的時間派出更多的艦載機投入戰鬥,另外也讓艦隊防空力量做好準備。後續的狂風戰機也有三十二架之多,只要他們能夠早些到達,那麼這場戰鬥鹿死誰手還不好說。

天空中的南解機群顯得並不是密密麻麻,他們有機地組合成一個個戰鬥編組,從不同的方位交替掩護戰友,向敵人動突襲。機隊**有4個大隊三十二架戰機,其中有6架為f1梟龍戰機,他們主要是從事護航任務,另外兩個大隊都是搭載著攻擊武器的飛豹戰轟機。四個航空大隊都採取了貼著海面的低空突防,這個技術並不是很容易就能掌握的,跟本身戰機的效能也有關。

戰機一般都保持一個距海平面1oo米的高度,雖然看起來不夠低,但實際上已經相當危險了。這種高度上飛機的油耗比起在萬米高空要厲害得多,好在這個距離已經離馬來半島不遠,除了梟龍實在腿短需要掛一個下腹副油箱,飛豹連副油箱都不必帶。

低空突防的好處就是在戰機突入到1oo公里之內的時候,英軍艦隊才正式現了他們的敵人。

“2架-在1點鐘方向,紫龍1i紫龍12準備接戰,嗯,還有兩架在1o點鐘方向,迅龍2i迅龍22準備接戰。”機隊的後方有一架剛進入南解空軍不久的ko3預警機,雖然沒有使用相控陣雷達,效能比起空警26都有點差距,但系統和裝置仍舊算是非常不錯的,特別在海軍使用的環境中十分可靠。

四架梟龍戰機連拋掉下腹的副油箱的意思都沒有,直接對上了趕過來的av-戰機。當年-b海鷂對抗阿根廷短劍戰機之時還能出出風頭,擊落敵人幾架,那時候英國人還沒臉沒皮地叫出了飛機根本不需要音,亞音戰機一樣包打天下。

不過下面的空戰很快讓英國人知道了,音戰機跟亞音戰機完全是兩個概念。靈巧迅捷地梟龍幾乎不用費什麼力就能輕鬆甩開想要咬住自己的海鷂,當梟龍開加力之後,海鷂只能在後面吃尾氣。即便是略嫌保守的氣動外形,相對海鷂這個醜八怪,也同樣出色不少。而且這一批梟龍都是使用向量引擎的型號,這架藝高人膽大的梟龍居然放肆地通過改變噴口的方向,一個驚人的後仰之後做出了一個側衛家族招牌的普加喬夫眼鏡蛇。

如同擇人而噬的凶猛眼鏡王蛇,在笨拙的獵物面前機頭仰起後快地在這架海鷂的一側掠過,並直接咬住了這架海鷂的尾巴。海鷂上的英國飛行員還無法相信自己剛才看到了什麼,已經出現在他後面的梟龍打出了一片航炮炮彈,擊中了這架海鷂,使之拖著黑煙向海面上栽去。

另一面的一架-b更加有經驗一些,在1o公里的距離上不管不顧,率先打出了兩枚響尾蛇導彈,這兩枚導彈射的位置不好,迎頭過來的梟龍做了一個側滾就閃過了這兩枚導彈。有些著惱的梟龍駕駛員也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戰機,他駕駛著飛機藉著翻滾的動能轉入了一個比較複雜的機動,調整襟翼以及向量噴口使機頭在翻滾之後向內側偏轉,從而帶動飛機在比較小的一個距離上完成了轉向。

如果這個動作做得更快捷一些,用更少的翻滾圈數在數秒內完成的話,估計強大的g力會直接將飛機給扯碎,裡面的飛行員也決無幸理。好在有矢推以及做得動作剛剛到位,使得這一個至少有8的機動做得十分漂亮。

轉向完成後梟龍的機鼻已經對準了還在朝前方飛並準備進行轉彎的-海鷂,這次是梟龍射出了兩枚霹靂-導彈,這裡已經是敵機的不可逃逸區,而且兩機的距離也實在有些近,沒來得及做出什麼反應,這架海鷂就被兩枚導彈擊中,凌空爆炸。

僅僅是一兩個照面的工夫,英軍就已經損失了兩架戰機,皇家方舟號上的韋瑟羅爾變得更加憂心忡忡,他知道自己是送海鷂們去死,但送死也要完成他的拖延任務,卻不想這些海鷂根本無法滿足他的要求,五年前於福克蘭群島大殺四方的它們此刻卻像是被老鷹恣意玩弄的麻雀。

“警告,警告現敵機射的導彈正在高向我襲來”

指望四架戰機攔截三十二架敵機,只能說韋瑟羅爾是童話書看多了。本來這麼近的距離上已經是空射鷹擊-的射程內了,在被預警機分配好目標之後,飛豹們立即擲出自己翼下的導彈,目送它們衝向敵人。

“防空,我們的防空系統呢?”韋瑟羅爾已經有些慌了,難以再保持鎮定。

即便是想要反擊,但整個艦隊中也只有那三艘型驅逐艦上的海標槍能在視距上攻擊對方的戰機了,直到飛豹已經扔下一片反艦導彈,一艘型驅逐艦愛丁堡號才射了一枚海標槍。

皇家方舟號上有三套守門員近防炮系統,只是這個時候顯出不足來了。堪稱財大氣粗的齊一鳴不止一次派出6架飛豹前去突襲,而且僅攻擊這艘輕型航母的導彈就多達6枚。

就在這樣緊要的關頭,居然一門近防炮還因為電路故障無法工作,使得只有兩門近防炮去防禦襲來的鷹擊——反艦導彈。

高射的近防炮本身就是為了面對這樣的情況而設計製造的,只不過自從近防炮出現到慢慢被近防導彈取代這幾十年時間內,近防炮的戰果寥寥,有些人也認為根本無法滿足海軍艦艇對於近程防空的需求。

六枚反艦導彈攻擊,兩門守門員近防炮防禦,其中一門射出的火力網罩住了一枚反艦導彈,將其擊毀,但是另一門瞄著其他的導彈打出了漫天炮彈,都沒有打中蛇行移動的鷹擊-b最終五枚導彈成功命中了英國人的驕傲,也是本次特遣艦隊的旗艦皇家方舟號航母。

所有的導彈基本上都命中了飛行甲板以下、水線以上的舷側,雖然威力並不是特別驚人,但連續五次命中造成的破壞力也使得原本平穩航行的航空母艦微微朝著自己的左側傾斜去。原本準備起飛的兩架海鷂在突然的傾斜之下,居然沒有控制好,從甲板上翻了下去。

兩萬噸的大型戰艦確實有著比小艦艇更好的穩定性和抗毀傷性,雖然被擊中五枚導彈,但其中幾枚都沒有命中特別緻命的位置,更多是打進了機庫,把機庫毀的差不多了。

當然無論怎樣,這一艘被爆的航母是無法繼續再組織防禦和反擊了,也無法繼續擔任旗艦進行指揮。韋瑟羅爾趕忙帶著自己的參謀們從已經快不行的航母上離開,乘救生艇到其他艦上繼續指揮戰鬥。

不過一報還一報,就在飛豹們打壞了皇家方舟號之後,埃克斯特號驅逐艦射的一枚海標槍擊中了一架飛豹的左機翼,難以維持飛行的飛行員不得不選擇跳傘,飛機最終墜入海中。這也是開戰以來,南解損失的第一架飛機。

不過僅僅一架戰機的損失不可能阻擋南解空軍的瘋狂襲擊,攜帶著反艦導彈和制導炸彈的更多飛豹繼續向對手起攻擊,戰鬥進入了白熱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