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纏鬥

白麪黑廝

  

..遲來的狂風其實是正常戰役中英國人最大的敗筆。如果指揮官韋瑟羅爾對南解的空軍力量有足夠認知的話,他一定會先讓狂風出手,以艦載機配合,先把戰火燃燒到馬來亞一邊。可是他究竟是海軍軍官,並且進取心不足,認為艦隊的防空火力足夠強大了,先行抵達並不成問題,反而如果讓狂風早到了,那麼滯空時間有限的這些戰機一旦完成任務反而會把艦隊暴露在沒有更多看護的戰區。

反正無論如何,等狂風戰機到達的時候,英軍特遣艦隊已經被毀了一大半

雖然英軍的這群狂風主要以idb為主,有大約七八架的adv,但idb雖然與飛豹同為戰轟機,但機動性上還是稍強半分的。與梟龍相比雖然不是正統的戰鬥機,但也有一拼的機會。根據基地的戰鬥模擬,梟龍和狂風在理論下的勝率約為6,並不是什麼壓倒性的優勢,而且這個資料很依靠pl-2的遠距離截殺。

齊一鳴立即做出指示:“擴大活動空間,不要主動陷入之前那種亂戰,揚長避短,儘量在遠距離用中距彈解決對手”

之前那場空中混戰是不得不打,梟龍需要保護進行投彈的戰轟機飛豹,此時飛豹已經返航,梟龍則可以更加靈活的選擇作戰方式,截擊前來的這些狂風。事實上情勢其實產生了一個大倒轉,現在的狂風反而是需要保護自己機隊中的idb攻擊型和四架滿載彈藥的勝利式轟炸機。

十五架梟龍自然對付三十六架敵機不是太可靠,好在齊一鳴立即做出了反應,緊急待命的一個梟龍航空團全部起飛,架梟龍開到2馬赫的極,火趕往四百公里之外的空域。

而被齊一鳴和法國人共同寄予厚望的四架幻影4o6,也組成了一個航空中隊,隨梟龍航空團起飛,它們的機身上已經塗上了代表著南解的星焰標誌。

不同於採用八一紅星的pla南解將國旗中的星焰作為標誌,倒是南解的軍機和軍艦採用的塗裝卻與pla類似,都是比較淺的銀灰色。

解決完了特遣艦隊中艦載機的威脅後,南解軍機距離快趕來的狂風機群已經不足六十公里了。能給梟龍們準備的時間並不多了,在收到齊一鳴的命令後,梟龍甚至採取了主動規避的手段,儘量與這些狂風戰機保持距離,並伺機準備攻擊機隊中的大目標,也就是四架勝利式轟炸機。

純空優掛載的梟龍基本上都是帶八枚空空導彈,四中四近,方才那一輪交鋒中,大多數飛機都使用的是短程格鬥彈甚至機炮解決的戰鬥,此時一水兒地pl-2還沒有怎麼打。趁這會兒狂風趕來,幾架大膽的梟龍戰機率先打出了幾枚pl-2導彈,反正是射後不管的武器,打完之後立即作機動開始跟隨編隊移動。

因為這種攻擊比較草率,所以多枚導彈中僅有一枚命中了一架狂風。破片殺傷還是使得這架狂風失去了一個引擎,另一個也喘得厲害,在空中一陣搖晃,看來無法繼續戰鬥了。

“這就是中國人的主動中距彈嗎?”英國飛行員沃特森暗暗心驚,雖然剛才那一下完全是抽冷子出手,他們也僅損失了一架狂風,但誰都知道這是在幾乎沒有什麼準備的情況下做出的應激反應。

“回擊”沃特森帶領著同伴用火控雷達嘗試那些梟龍,只不過因為本身個頭就小,設計時也融入了不少來自後世的隱身因素,所以梟龍的雷達反射截面積相對較小,也使得雷達尚不算最先進的狂風一時很難抓住他們。

另外一個因素則是梟龍在高進行隊形的整建和變換,不斷機動的梟龍使得英國飛行員們大傷腦筋,他們打算使用半主動的中距彈,也是從美製aim7麻雀導彈展而來的天閃導彈,可只要是半主動,他們的雷達就必須一直鎖定著對手,機頭也不得不跟著不斷移動的梟龍移動。

這樣當然很難得手,有幾個面臨巨大壓力的飛行員倉促射出他們的天閃導彈,可是導彈全都打了空氣,無一命中。

“每兩架成一個編組,對敵機進行追擊”這群狂風中差不多也有一半是主要掛載對地武器的,而進行護航空戰的狂風並不是全部的adv防空截擊型,這個型號還比較新,是八十年代之後才開始量產的,所以不如對地型的idb量大。本次作戰中,有一部分idb狂風卻也沒有怎麼掛炸彈,而是帶著aim天閃之類的武器,充當空戰平臺。

這樣一經平衡,南解和英軍的空戰飛機其實數量大致差不多了,只不過不同於之前的上半場,現在基本上都是兩三架飛機聯合作戰,在更寬廣的空域內互相纏鬥,避免了令人頭疼的亂戰。

看上去狂風要比梟龍重型一些,但真空戰起來還是專職的戰鬥機梟龍會佔便宜。狂風憑心而論還算不上真正的三代戰鬥機,特別在氣動上仍舊還是二代機的底子。再加上本身是戰轟機的身份,所以空戰起來對付梟龍居然還是有些吃力的。

在此前為了對付英國這一“最好的戰機”,南解空軍組織了多輪的拉練和模擬,研究出了一些制衡狂風的招數。

兩機在度上基本上沒太多差距,所以欺負海鷂的方法就不能用在狂風身上。但狂風卻仍舊相對梟龍顯得些許笨拙,特別是在轉彎和盤旋的時候,無法做的如梟龍那樣靈活。

於是南解飛行員往往加之後,快進入一個大坡度的轉彎,特別是在狂風跟在自己後面的時候,這個大的動作可以迅增加離軸角,使得梟龍的機頭能夠快轉向對手。而因為轉彎效能的差距,在狂風尚未達到始終保持敵機在己方視線內的情況下,梟龍已經有了攻擊角度可以快攻擊。

當然這種簡單的hrtru當面對經驗比較好的飛行員時也不一定管用,有些英軍飛行員會採用後滯攻擊或前置攻擊的套路,當然這兩種手段都需要極強的把握時機的能力而且後滯攻擊時由於自己保持滿,很有可能被另一架梟龍僚機給盯上。

憑藉自己的優勢盤旋和轉彎能力,梟龍也會用一些類似桶翻或者剪式飛行的技巧讓狂風不擅長這樣靈巧機動的弱勢暴露出來,加以利用。

當一架梟龍現背後飛來一架狂風的時候,立即進行急轉向右,而卯足勁的狂風也跟著一直向右轉去,而當轉彎角度過九十度的時候,梟龍再一個翻身,轉入快爬升,而無法及時反應過來的狂風卻仍舊保持著自己的轉彎動作。利用自己的盤旋優勢,梟龍則可以延遲自己的盤旋度,從而提高高度,積蓄起了自己的度和勢能,當拉低機頭開始進入俯衝時,一般可悲的狂風就無意中做出了飛越動作,使得梟龍在後上方,自己在前下方,直面梟龍的攻擊。

這還都是些比較普通的機動,只要勤學苦練,合格的飛行員基本都能完成。但還有幾架梟龍在作戰的時候,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雖然梟龍並不算一款出色的大迎角戰鬥機,但配合強悍的-13c向量推進引擎仍能夠做出許多在這個時代還屬於聳人聽聞的過失機動動作。

之前就有一架梟龍用表演似的的眼鏡蛇機動擺脫對手然後攻擊,而鐘擺式機動和赫布斯特登壁之類的動作雖然梟龍這種小塊頭做得絕對不如b2、-6等戰機賞心悅目,但在紅警飛行員這裡,他們都將這些動作去掉了表演的部分,經過千錘百煉之後獲得了最適於戰場上使用的招數。

皇家空軍上校沃特森不斷地聽到耳機裡自己的戰友出哀嚎聲,那都是被擊落前最後的慘叫,他的臉色級難看,“中國人到哪裡搞來了這麼多優秀的飛行員,全都是怪物嗎?居然王牌級別的麼?”

不過沃特森也不是好惹的,他本身也是皇家空軍中有數的飛行大師,在他的僚機的配合下,沃特森咬住一架梟龍,終於在它滾轉之中找到了一個微小的破綻,放出兩枚aim9將其擊落。

“於得漂亮,上校”開戰後連連被比自家小不少的梟龍戰機擊墜,讓還佔著數量優勢的英軍飛行員憋了一口氣。此時沃特森適時地將一架南解戰機擊落,總算是為他們報了一箭之仇。

可是這個動作卻引起了天空中梟龍們更大的憤怒,原本還十分耐心作戰的f]突然採取了更激進的作戰手段,他們開始用飄忽的飛行拉扯英軍機群,然後在一個個看起來幾乎不能射擊的位置上打出空空導彈。

“這不可能命中的吧?”沃特森暗喜,以為是中國佬終於失去了理智,心道作為飛行員他們的技術很不錯,但是心理素質還是太差了些。

可就在他以為那些瞄都沒瞄過的導彈不可能擊中目標的時候,那些可怕的空空導彈卻在空中像是雜耍演員一樣變換著方位,甚至能夠拐一個接近18o度的大彎朝後方打去。

“這是越肩攻擊?怎麼可能?”

轟隆一聲,原本認為自己絕對安全地沃特森被自己右側方的一架梟龍射出的空空導彈命中,不得已之下彈射求生。而剛剛燃起一點自信的皇家空軍這個時候如同再度被澆了一盆冷水在頭上。

可惜冷水還沒澆完,在他們的雷達中,來自馬來亞的方向,更多的小光點出現了——敵人的增援到了——絕望佈滿了每一個人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