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第一個英雄單位:尤里

白麪黑廝

  

..於封閉的蒂迪旺沙山脈基地之中,齊一鳴原本帶來的墨仙通、葉瑤子等人基本上都在外圍,而真正核心的地下建築群,只有齊一鳴自己有許可權進入。

齊一鳴在接到基地升級的訊息後,喜悅而興奮,不過盤點多時並做出多番暢想後,來到基地中的地下兵營,齊一鳴卻又被擔憂給籠罩了起來。

他的擔憂來自剛才的一個基地公告:“開啟lv2基地,獎勵英雄單位*,隨機選擇——您獲得了‘心靈之觸,尤里。”

凡是玩過紅警的人,基本上沒有一個不知道尤里是個什麼樣的角色。狂熱而陰險,那礙眼的光頭頭殼之中也許是無盡的陰謀和詭計。他就像是腦後有反骨的二五仔,不知道忠誠為何物,即便是從屬於蘇軍,也不斷地鬧出了亂子。先是潛伏於總理羅曼諾夫之下,表現的好像忠心耿耿的樣子,更為蘇軍侵略盟軍立下了汗馬功勞。沒有他的心靈控制,蘇軍也不可能那麼容易攻入美國本土。但其後他控制了羅曼諾夫,然後企圖以蘇聯之力統治整個世界。

尤里的復仇之中,這個大反派更是屢屢用黑科技考驗盟軍,並且差一點成功。擁有一項頂級的級武器科技確實不錯,但如果這個福利還裹挾著潛在的危險,齊一鳴暗下決心,當現問題時立即將尤里處決。

“尤里這個英雄單位會像其他普通單位一樣忠於我麼?”齊一鳴還是頗為遲疑地問。

基地主控系統立即顯示一行文字:“所有基地生產單位都將服從於基地的主控者,並無法對主控者進行任何直接或間接的傷害。”

齊一鳴鬆了一口氣,點點頭,說道:“那就好,現在我們見一見這位‘英雄,吧。”他將英雄兩個字咬得特別重,感情還是有些複雜的。

從基地的地下兵營中走出了一個個頭不高的光頭男人。在緩緩下降的懸梯上,齊一鳴能夠將這人的長相看得清清楚楚。也許是因為他是亞裔人種的緣故,這一位英雄單位尤里雖然保持了代表性又刻板的舊式蘇聯軍服,以及他那可以當燈泡用的大光頭,但他的面部特徵並未顯得特別高加索裔,反而更像是白人和亞裔的混血兒。他有著棕褐色的瞳孔,與很多國人類似,面部雖然有些高顴骨、高眉骨的特徵,但還是有亞洲人的樣子。連他那一小撮山羊鬍也不再是暗黃色,變成了微微棕色的黑色。

看到齊一鳴帶著幾個紅警戰士走來,尤里微微鞠躬,以很低沉而喑啞的聲調道:“見到您是我的無上榮幸,指揮官。”

齊一鳴雖然覺得有點不舒服,但還是故作親和地道:“你好,尤里。”

尤里抬起頭,露出了一個頗為詭祕的笑,齊一鳴猜測這傢伙就不會正兒八經笑,所有的表情都顯得陰險。

“世人的思想就是我的思想,而我的思想則是您的思想——您的思想將統治世界,我的主人。”尤里表現的十分恭敬,但齊一鳴仍舊可以從他顯得沒什麼光彩的眼睛中,找到那種獨屬於狂人的神光。

要不是確信基地對這樣一個危險角色有控制力,齊一鳴是不可能跟這樣一個傢伙共處一室的。

齊一鳴想到了他的特長以及新解鎖的“心靈控制技術lv1”,問道:“尤里,告訴我,我們的心靈控制技術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尤里談起他的本行,顯得十分自信而振奮,說道:“心靈控制技術是紅警基地的級科技中,我認為最強悍的一項。它其實共分為三個階段,而我們現在正處於第一階段。通過建造心靈信標塔,我們可以影響方圓一百公里之內的人類思維。只不過心靈信標塔在這一階段建造數量是有限的,我們最多能夠建造影響66萬平方公里土地的心靈信標塔。”

齊一鳴敏銳地察覺到了尤里所用的一個字眼,道:“影響,而不是控制麼?如果是影響別人的思維,那麼能夠做到什麼程度。”

“我的主人,您請不要著急,聽我慢慢道來。心靈控制技術共分為三個階段,而第一階段不僅僅建造的心靈信標塔控制範圍有限、數量有限,而且能夠影響的深度也是有限的。先讓我來解釋心靈控制技術的原理,人類的大腦是一個我們剛剛開始認識、充滿了電荷訊號的潘多拉魔盒。大部分的大腦都是‘接收器,,但是有些更達的能夠自由地選擇送和接收,這就是我的心靈信標。而通過對我的大腦的逆向研究,我們獲得心靈信標塔的製造技術。而通過特殊手段模擬的類似我出的腦電波的那個東西,被我們稱為m腦電波,它像是大潮一樣能夠席捲非常大的範圍,並對輻射人群進行影響。

只是有些可惜的是,m腦電波在大範圍傳輸之中必然會受到削弱,所以它無法像現在的我一樣直接地控制一個人的心靈和行動。不過當我們的技術成熟之後,嗯,我指的是心靈控制科技上升到lv-的時候,那麼一個個心靈信標塔就等於一個級強化過的我,可以任意改變被輻射到的人群的思維與行動

現在我們最弱版本的m腦電波,雖然無法實現控制,但也有非常多的用處,而且還算是一種比較溫和的手段——它會以特殊形式將某種較為簡單的信念植入人們的潛意識之中,而人們自然無法察覺,他們會理所當然地跟著這個被植入的意識走。這樣一個意識可以是‘尤里是個好人,、愛齊一鳴同志,、亻信任國家機器,等等,主要是較為主觀的意識。而如植入塊是熱的,、**是痛苦的,等等之類違反客觀常識的東西,卻無法做到。”

齊一鳴快接受著尤里的講解,心中閃過了各種各樣的念頭,他又問:“我注意到了,你使用的幾個詞語,分別是主觀判斷相對淺層,或者不那麼激烈的。熱愛、信任什麼的,感覺令人不那麼保險啊。為什麼不會是忠,、‘完完全玩聽話,之類的呢?”

尤里露出了個“同道中人”的詭笑,解釋道:“在lv1的m腦電波的影響下,人們對於某種形而上或者意識概念可以產生認同或接受的效果,但所謂效忠和聽話之類的東西,就出了可行範圍了。不得不說,我的主人,您是一位睿智而敏感的心靈大師。這其中確實有不同的,效忠這個詞彙如果以心靈控制體現,會是非常極端的東西,也許以正常人的標準,完全效忠於某個物件,將會是扼制人性的。即便是做出許多於己有害或者自己不喜歡的事情,也不會影響被影響的個體的抉擇。

但低層次的認同感與信任感卻是另一回事了,受影響的個體會對目標有足夠的好感,並會下意識地為對方的種種行徑做出自己認同的解釋。但在面對嚴重衝突的時候,仍舊會做出理性的權衡。

呵呵,我來打一個比方吧。我的主人,加入您通過心靈信標塔向人們布認同您作為他們的領袖,lv1下的人們會樂於接受您的統治,lv2下的人們會願意做您交代的絕大部分事情,而lv-下的人們會接受您一切的指派。比如,您叫一個人去自殺,只有lv-影響下的人會毫不猶豫地去做;您叫一個人奉獻他一半的財產作為賦稅,lve口2的人都會願意;而如果您叫一個人願意給您投票,呵呵,那麼全部的人都會這麼做……”

齊一鳴眼睛登時大亮,道:“你的意思是說,我可以給出一個理念或者一個實體,然後由所有的人認同它、擁護他,對不對?”

尤里笑容更勝:“沒錯,這就是心靈控制lv1的作用,在您統治下的一切人,將樂於被您統治,認同您對於他們沒有什麼表面傷害的一切措施。或者如您現在所想的一樣,如果您去參加什麼競選,所有的票都會投給您。”

齊一鳴臉上一寒:“您在讀我的心?”

尤里搖搖頭道:“不能,我的主人,我沒有讀心的能力,即便有也不可能對您使用,因為這是被禁止的行為,我不被允許做任何不利於您的事情。”

齊一鳴點點頭,心下也鬆了一口氣。

旋即他又問:“如果一個人離開了心靈信標塔的輻射反問後,他還會繼續產生這種認同感麼?”

尤里回答道:“這要看影響時間。如果一個人在心靈信標塔之下居住五到十年,您所灌輸的意識將慢慢在潛意識中穩固下來,即便後來他離開了輻射範圍,也一樣存在這種認同感。而且,如果您灌輸的東西本來就是他所認同的東西的話,那麼這個過程只會更快。相反,如果是原本心存牴觸甚至厭惡的人,意識穩定化的時間會延長到更久。”

尤里隨即又道:“其實初級的心靈控制非常淺薄,心靈控制不僅僅是依靠m腦電波可以達成的。即便是沒有我這種能力,可以通過新聞輿論的持續渲染和印象加深,通過某種符號化的記憶加強,在潛移默化之中,我們都可以完成這種事情。前一種用m腦電波的影響手段,我稱之為硬洗腦,見效快但不很穩定;後一種我稱之為軟洗腦,見效慢但一旦形成,比較容易長期跟隨

齊一鳴哦了一聲,突然問:“那麼我們結合這兩種方式在一起呢?”

兩個看似完全不類似的男人在此刻對視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