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翻版?

白麪黑廝

  

..駐港英軍的裝甲部隊、騎兵部隊和炮兵部隊均在七十年代以後結束駐守,駐港英軍主要還是6軍步兵組成。除了從戰後一直蹲在這裡的四個廓爾喀兵團,每三年英軍本土一個營來此駐防,實際英軍可戰鬥人員總數,也就是在兩千出頭的樣子。

雖然人數不多,但也要相對誰。“起義軍”還不知道是怎麼拉扯起來的,雖然通過攻佔警政大樓獲得了不少的警用裝備,還有亂七八糟不知道怎麼運進來的,可人數也少,又有一群不怕死的熱血市民拖累,所能做到的事情很少。

“起義軍”現在能做到的,也就是據守警政大樓和總督府,等待“奇蹟”了。

一隊隊乘坐軍車抵達的廓爾喀士兵抵達了事件現場,這裡還有數萬沒有來得及撤走的群眾。當現了這群遊行者時,廓爾喀士兵們高度緊張。

“暴亂者就隱藏在這些人之中,要隨時小心他們的偷襲,這些人都是叛亂和不安定分子,將他們控制起來”英軍軍官當即下令。

廓爾喀人一向以驍勇善戰聞名,而且格外的不怕死,格外的忠誠。他們本身也不是香港人,更不是中國人,所以只會為了僱主賣命,即便僱主的命令再不合理。接到命令的廓爾喀士兵們像是一群惡狼一樣圍住那些沒有來得及撤走的遊行群眾,像是對待俘虜一樣對待這些手無寸鐵的居民。

一些市民對他們表示憤慨和抗議,可是這些廓爾喀人卻直接用槍托砸他們的腦袋。動輒動腳踹或者拳擊都是輕的,對於他們來說,警察那套“市民您好”的東西是怎麼也學不會的。更況且說,甚至不少廓爾喀人還不怎麼會粵語,兩邊交流就不通暢。

一番紛擾之後,英軍軍官也現了,這些人都是普通的遊行者,裡面並無持凶器的危險分子,他們一個連控制這麼上萬人也是挺困難的,最終選擇將他們驅離。只是這個過程仍舊不那麼友好,甚至出現了一些受傷的群眾,大家對於這些持槍的廓爾喀人敢怒而不敢言,只能在志願者的指揮下慢慢撤離現場。

更激烈的戰鬥生在警政大樓,英軍調集了一整個營的部隊,向這棟建築起了攻擊。羅和黃忠和兩人在戰鬥生之前進入了這裡,因為槍支短缺,他們負責給使用槍的“起義軍戰士”輸送補給。

外面噠噠噠響著槍聲,黃忠和與羅兩人都是臉色煞白,誰也沒成想就捲入了這麼一檔子事情中,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要是鋸喀們攻進來,我們也一定會被當作叛亂者逮捕吧?不,甚至我們會被當場擊斃。”黃忠和身子不由自主地哆嗦,顯然是嚇得厲害。

羅拍拍他的肩膀鼓勵道:“都到這一步了,拼死一搏吧,你想啊,那些正在跟鋸喀打的兵一個個都那麼厲害,先不說鋸喀能不能打進來,策劃這件事的人絕對不可能虎頭蛇尾,事情已經挑起來了,自然會繼續下去,我們現在只是處於一個低谷期,會有更大的變化出現的。”

黃忠和稍稍淡定了一些,道:“你是說北面的人會派軍隊來?”

“那些挑事的八成就是他們的軍人了,估計還是特種兵之類的猛角色。之後要真的控制港九新界,光靠這麼百十個特種兵可不行,他們又不是三頭六臂的哪吒。後面肯定北邊會派真正的大軍過來的。咱們離大6只有一條街的距離,大6離馬來西亞隔著整個南海都過去了,怎麼會不來呢?”

因為過於匆忙地站隊,兩個大學生算是上了tg的賊船了。黃忠和眼睛一亮,道:“你說的有道理,馬來西亞被攻打,原因就是當地人的排華行為,結果第二天早上大6就派兵過去了,我們離大6那麼近,也許過不了幾個小時就有人來救我們了。”

羅點點頭,道:“你說馬來西亞那邊的情況是不是跟我們這裡差不多?

兩人對視一眼都沒有繼續說下去,他們算是“起義軍戰士”了,多猜測這些有的沒的並不是一件好事。

戰鬥變得更加激烈起來,從戰鬥情況來看,說守衛大樓的人們是自起來反抗的本地市民,誰都不可能信了。他們明顯全都是熟手,選擇了最好的位置,英軍屢次突擊幾個入口,都被不算猛烈但極為有效的還擊給打退。著惱的廓爾喀士兵們甚至架起了火箭筒朝著警政大樓的火力點轟擊。在遭受一定損失後,大樓的防禦力變得薄弱起來,整個防線搖搖欲墜。

一個穿t恤衫的短漢子跑到黃羅兩人跟前,甩下兩把手槍和幾個彈夾,用生硬但還算流利的粵語叮囑道:“同志們擋不住了,鬼佬們要攻進來了,拿好傢伙,找好位置我們在樓道里反擊,要讓每一階樓梯、每一寸路都讓他們流血”

兩個大男孩第一次碰槍,沒有想象中的激動,全都是緊張和恐懼感。剛才這人顯然是大6人了,叫兩個傢伙為同志,當然也許是本地的左派。

黃忠和有些遲疑,他想問為什麼不能向英軍投降,但看出他什麼意思的羅一把拉住了他,羅搶著問道:“我們的援兵什麼時候到?”

漢子乍聞羅的話先是一愣,然後一笑,道:“你小子還很聰明,再堅持半個小時,很快我們的空降兵就到。到時候讓這些不好好呆在喜馬拉雅山種青稞的狗腿子好看”

聽到確實有援兵,兩人鬆了口氣,黃忠和心想如果藏的好,也許不用與英軍交火,等pl攻過來,他們就自然得救,順道也能成為“革命功臣”什麼的

漢子交代完帶著一包武器就走,看來是要給其他人。剛走幾步他又回頭說了一句:“嘴巴閉緊一些,將來光復也不要把不該說的話說出來。這事兒完了之後,你們的前程就有保障了”

黃忠和一聽立即敬了個不標準的軍禮,道:“是,長官。”

也不糾正他的稱謂錯誤,漢子笑著走開了。

黃忠和拿著那把手槍,激動起來,他一直都很熱心政治和社會運動,希望從政。但顯然此時的港英提供給本地人的政治權利太少,立法委員中華人也不多。黃忠和家庭雖然是中產階級,但支援他成為政客還是很難的,如果能夠通過這一次的事情抱住的大腿,那麼未來他成為一名立法委員的美夢很可能就實現了。

羅知道黃忠和在想什麼,苦笑著搖搖頭,自己這個好友還真是個官迷。他倚在牆角,突然對於未來有些迷茫。已經習慣了香港到處都是英國的特權者,未來北面那些人來統治這裡,會有怎樣的變化呢?他是很實際的人,也沒有什麼大志向,甚至都沒有確定未來從事何種職業。不過一個動盪的家鄉明顯是他不願意見到的。

羅腦子裡沒有什麼民主共和之類的事情,對意識形態看得也很淡,投票權和人權之類他也就是打個哈哈,他與很多普通的香港民眾一樣,希望物價低一些,薪資高一些,能夠賭馬賺錢或者中個**彩,偶爾有錢去澳門賭一賭,或者投資股市。買個便宜的房子,娶個不醜的老婆,然後生一堆細路仔。

“但願未來能過得更好一些。”羅這麼想,很快他清空大腦,屏息凝神,準備應對突入進來的英軍。

也許是運氣爆棚,在英軍終於攻破警政大樓正門的那一刻,天上飛過來一架武直-1o,朝著那一群廓爾喀士兵打出了一片火箭彈。

剛才那漢子還是說錯了,最先到的不是空軍的空降兵,而是海軍的6戰隊。香格里拉號兩棲攻擊艦從兩天前就離開了母港三亞,借例行訓練為名在廣州灣外海巡弋,艦上沒有配賊鷗戰機,反而是4架直-6雙刃、b架直2o4架武直-1o霹靂火直升機。雙刃和直2o共載了過五百名6戰隊員垂直登6港島

證明這次的行動絕不是偶然的還有,數艘從廣州港高前來的26型氣墊船,帶著鐮刀機甲和o9式步兵戰車就來了。6戰隊不僅從海上方向登6,從6地上也突破了中英街防守的英軍,兩個團的重灌6戰隊,駕駛著o5式兩棲戰車突入英界,直逼港九。

因為天氣的原因,空軍的空降兵部隊稍稍慢了一點,但也沒有耽誤事。“緊急調動”的兩個空降團在運2o運9的搭載下,帶著傘兵戰車空降而下。

一個十面埋伏的局勢出現了,在“港英政府殘忍鎮壓遊行群眾”過去6個小時候,為保護香港同胞,pla緊急派出7o6名戰士、2架直升機、1o輛氣墊船、6輛戰車、15臺機甲,馳援香港。

這簡直就是馬來西亞華人人道主義危機翻版,令很多人都跌破了眼鏡,更大罵中國人吃相醜惡。而更讓人覺得凌亂的是,就在pla登6港島的同時,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在白金漢宮表講話,稱不希望看到戰爭在繼續下去。

局勢變得更加風雲詭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