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跑圈的驅逐艦

白麪黑廝

  

..南海碧波之上,一艘o5型驅逐艦深圳丨號正在劈波逐浪。從中國和南解的屢屢勝績來看,這片海域上中國已經成了說一不二的主導者。南海艦隊的常態化巡航建立起來後,給越南和菲律賓運補他們偷佔的島礁造成了極大的麻煩。尤其是越南那一邊,海軍玩得特別絕,越來越多的海上要塞坐沉島礁。它們自帶的雷達對於周邊海域形成了絕對的控制力,配備穿浪艇和9等武器,使得越南的運補船艦極難完成運補任務。

多次貓戲老鼠的鬧劇之後,越南人現一個規律,只要不解近他們非法佔據的島礁2海里,他們就不會被中國海軍的船艦和直升機攻擊,這類攻擊大都是警告性的,只有在完全不聽勸告,想要闖入的時候,攻擊才會轉成致命性的

半年時間內,海軍擊沉了兩艘越南人民海軍的的小型補給船,因為戰鬥規模太小,雙方也都祕而不宣,所以沒有在國際上形成什麼太大的波瀾。

沒有淡水、沒有食物的島礁獲得不到補給會出現什麼情況?死亡

這種阻絕戰術直接導致了越南已經奪佔的多個島礁上的守兵飢渴而死,一些無法忍受這種恐懼的水兵跳下大海,企圖游回越南,這自然是不可能的,他們大多成了鯊魚的美餐,或者溺死,也有時被路過的中**艦拿機槍打死。

沒有跳海的越南猴子兵知道求生無望,飲彈自盡者也有。

越南的樣板在前,中國外交部私下照會了菲律賓方面。責令菲律賓迅將他們侵佔的b個島礁上的駐兵和居民撤走,否則越南就是他們的前車之鑑。菲律賓自然不願,這個時候的菲律賓還沒有學會後世那種撒潑打滾,爭取國際同情的招數,也沒學會告上國際法庭,畢竟海洋法公約尚未正式生效。回頭求美國於爹,誰知於爹收了中國的好處,航行自由和軍演以及臨近島礁進行避風、補給之類,菲律賓鐵定是給不了,中國能給。這對美國在南中國海地區的活動提供了便利。

雖說南海是天朝後院,但奈何實力還不到像美國控制加勒比海的程度,也只能捏著鼻子先換取美國對菲律賓的無視。

菲猴現在很難過,一旦中國真的採用了對付越南的那種阻絕手段,菲律賓一點辦法都沒有。再加上南解在東南亞搞風搞雨,這會兒已經把東馬打下來了,隔海遙望菲律賓群島。一些菲律賓政客提出,以南海島礁換取南解和中國承諾對菲律賓本土不出兵。這個提議尚未拿到桌面上,不過齊一鳴派去菲律賓的紅警間諜已經打探出來了一些端倪。

如果菲律賓真的提出了這個交換,齊一鳴想上頭的人八成會答應。齊一鳴自己不無不可,就是稍稍有些遺憾沒法好好懲治一番菲猴。再加上他後期還有更大的謀劃,如果再把菲律賓拉進來,估計可能收不住手。

在這種情勢下,南中國海上的南海艦隊愈加有區域統治者的樣子了。比起主要是演訓的jd海艦隊和東海艦隊,南海艦隊算是真的打過實戰,而且經常會有交鋒的。這也使得南海艦隊慢慢展成了共和國海軍最崢嶸的一支艦隊。

此時這艘o5驅逐艦百無聊賴地執行著幾乎沒什麼變化的巡航任務,這巡航任務主要幾類,66噸的驅逐艦一般執行的型別被戲稱“跑圈”。之所以這麼叫,是因為續航力自持力強的驅逐艦可以在無補給的時候航行相對較遠,她們沿著九段線繞行南海一週沒有絲毫問題,這個過程就像是一個運動員在運動場上跑了一圈。

跑圈的時候,驅逐艦有時碰到其他船舶,一般不會管他們在做什麼,最多個無線電問問是哪個國家的。各國民船碰到軍艦都是要避讓的,被詢問也必須回答。若是遇上的是漁船,問清楚不是本國的,而且還跑到九段線以內了,驅逐艦也不會直接出手,而是通知附近巡航的海警,讓執法船抓人扣船或者執行驅逐。

o5自加入海軍之後,深為海軍上下官兵所喜愛。現在共有2艘同型艦服役於三大艦隊,每個艦隊都有四艘。尚未接觸到神盾艦的海軍,認為o52a已經是當今世界上數一數二的驅逐艦了,比之美軍的亞當斯級甚至斯普魯恩斯級都不遜色。

這種喜愛直接導致了在齊一鳴暫停為海軍制造這型驅逐艦之後,海軍將相關製造技術轉交給一系列軍工企業,由江南造船主導,興建艘同型艦艇。並不是齊一鳴不給海軍造了,而是齊一鳴覺得再造o5已經沒太大意思了,他又沒告訴海軍o52很快就能出現,海軍自然有自己的展計劃。再者就是,海軍希望培植國防企業的技術水平,一如成飛、沈飛等企業已經脫胎換骨,有走向真正高階科技企業的樣子。

這二年來,海軍除了一些無關痛癢的單子丟給了江南、滬東等船廠,這些船廠現在也大都自謀生路,造些萬把噸的滾裝輪、散貨船之類的東西。或是有點抱負的,如整改後的江南、黃埔等,接了基地傳來的鑽井平臺和ln等技術來研究,平地造船法、分段造船等工藝也在吸收當中。但除了新組建的海警給了他們不少數百噸到三千噸不等的執法船訂單,海軍這裡真的沒怎麼照顧他

江南等企業也不願意放棄軍工這個市場,與海軍進行了一番合計後,從渤海船廠那裡得到了o5的生產技術,海軍也狠狠心擠出了一些經費,下訂了四艘o5驅逐艦,希望江南能夠跟上步伐,掌握國際一流驅逐艦的製造技術

這事兒齊一鳴不知道,要是知道了肯定去找劉華青讓他再考慮考慮。不過想想若是長時間把幾個海軍造船廠晾在那裡,過上個三五年估計真的要廢了。

江南得了定金後,雄心壯志大起,一口氣同時開工兩艘,據說艦已經完成製造下水了。這是江南第一次建造這麼大噸位的主戰艦艇,製造過程中若不是有紅警的造船工程師全程把關,估計還是要出不少紕漏的。

艦上的武器、電子裝置基本上都完成了非基地國產化,這樣看來對於拉動軍工產業鏈展還是挺有好處的。

深圳丨號的艦長盧俊甫對於海軍加訂四艘o5的事情心知肚明,也覺得是海軍特別英明的決斷。在他看來如果不是國家還不怎麼富裕,像o5這樣的好艦,就應該造上個二三十艘。他從接任深圳丨號艦長後,對於這優美外形、火力強大、通用性強的優秀艦艇十分喜歡。深圳丨號給他的不僅僅是一個工作崗位,而且是他的夢想、他的榮耀。

想到這裡盧俊甫不由微微嘆了一口氣,他本身就是海軍很有展空間的軍官,之前參加了rinpac聯合軍演,後來又有南海奪島、出兵馬來西亞等實戰考驗,這一次的巡航可能是他最後一次以深圳丨艦艦長身份出現了。回去之後,深圳丨號要回場進行一次保養,他很快便會交接職務,升軍銜為海軍大校,等待新的職務任命。

大校一級再接艦長在pla中就很難了,現在全海軍只有六艘艦的艦長是高配大校,這六艘艦就是兩艘兩棲攻擊艦海南號和香格里拉號,四艘o94戰略核潛艇。盧俊甫並不清楚未來的海軍大校艦長將會越來越多,兩棲攻擊艦、航空母艦、武庫艦、戰略核潛艇,這些一級戰艦基本都是上萬噸,艦長和政委也是要高配到大校一級。

不清楚未來會有航空母艦和武庫艦入列的盧俊甫此時相當迷茫,他沒有潛艇方面的知識,也不熟悉操作兩棲攻擊艦,雖然這些都可以學習,但他所向往的還是在藍天下,在大海上,用自己的火炮、導彈狠狠教訓丨敵人的艦艇。

沒有合適的艦上職務,他有可能就進入艦隊司令部主持工作,然後再積累幾年經驗,入海軍司令部,說不定混得好有一天可以當上海軍司令。但這些都不是他所鍾愛的,他所鍾愛的仍舊是一名在前線出海的艦長職務。

想著想著就出神了,直到艦上一名軍官叫他。

“艦長,雷達上一艘大概是小漁船的東西不斷在向我們靠近,也許船上沒有通訊器材,收不到我們將他們勸離的資訊。”

盧俊甫回過神來,點了點頭,覺得這種情況大概就是誤入深圳丨號附近的漁船,並不值得派直升機過去兜一圈。不過富有職業精神的他還是叫全艦官兵打起精神,觀通部門增強注意。

“艦長,確實是一艘漁船,嗯,他們還打著我們的國旗,是海南的漁民嗎

盧俊甫道:“有可能,這裡已經是南海南端了,東南不遠就是咱們的南大門曾母暗沙了,很奇怪,海南的漁民駕駛這麼小的漁船怎麼會跑這麼遠?”

政委程光憂心地道:“航行了這麼遠,這些老鄉大概是沒有了淡水和食物,這才揮舞著旗子過來,準備一些吃的和喝的,有什麼需要的就幫一下。”

盧俊甫認同這個做法,但還是道:“放救生艇過去問就好了,小心為上,要做好一切情況的準備。”

一艘救生艇載著幾名6戰隊員被放到了海面上,馬達開動後快朝那艘接近的小漁船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