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 納土納之心

白麪黑廝

  

..“你們是納土納人?”盧俊甫看著上了自己深圳丨號的幾個漁民,一時覺得腦子不夠用了。

這些漁民從相貌上來看應是華人無疑了,常年日晒風吹膚色比較黑,跟海南的漁民老鄉都很像,不過他們說的都是類似潮汕話的粵語,而不是海南話。盧俊甫一個北方漢子,自然不懂粵語,好在船上有廣東籍的水兵,能夠充當翻譯。

盧俊甫看著幾個漁民手中抓著不放的旗幟,心中都覺得荒唐。那面所謂的五星紅旗居然是用紅布和黃染料自己畫的,旗幟的圖案比例都不對。這些漁民抱著這面他們認為是護身符的國旗,似乎是要一口咬定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

“請長官們把軍艦開到鍋蓋嶼,護佑我們當地百姓。印尼鬼在島上為所欲為,欺壓我們同胞,還請長官將其驅逐”說話的這人長得斯文多了,還帶著個眼鏡,大概是受過良好教育,不過可能在海上顛簸了一段時間,顯得比較狼狽。

政委程光拿來一副海圖,指給盧俊甫看,“這裡就是納土納群島,大體跟我們的曾母暗沙同緯度,九段線的邊緣地帶,也不太好說清楚是咱們的還是印尼的。”

盧俊甫當然知道納土納在什麼地方,他只是對這裡的情況不是很瞭解,他客氣地問那位戴眼鏡、名叫張品信的男子,道:“島上華人多麼?”

張品信馬上道:“大島上有6萬居民,八成以上都是我們華人,剩下的大都是這幾十年來印尼政府派過來。我們華人從明朝滅亡的時候就從廣東遷移到這裡,昔日還有張傑緒在此建立土邦,後來為荷蘭人所佔據。殖民時期結束後,印尼派兵到我們島上,聲稱納土納為印尼所有,而我們本地居民卻無自決權利。我們都是中華兒女,自然不願做印尼人,希望長官能為我們伸張冤屈,可使我們重歸故國。”

納土納華人確實一直都有獨立建國,或者歸化中國的想法。不過在此之前,他們主要還是寄希望於臺灣,臺灣在七十年代之前在南海還有比較多的活動,而且國際上醜化赤色政權對島上居民也有一定影響。七十年代後,臺灣丟掉了幾個南海重要據點,更不在南海頻繁活動。原歷史中蔣二世過身以後,納土納華人就把希望寄託在了平太宗身上,據說還獲得過太宗大人的接見,真實與否也不可考。

九十年代的時候,中國出版的地圖冊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將納土納劃入了自己的一邊,引起了印尼的反彈和抗議。不過實際情況是另一回事,這應該是中國的一個小手段,希望借納土納引起印尼注意,並與印尼海上劃界。

實際操作過程中這種漫天要價坐地還錢的談判起到了反效果,為了讓印尼談海疆,外交部證實了納土納不存在主權爭議,而想要的海上劃界談判則被印尼以主權既然沒有爭議,那中國在遙遠的北方,在此更沒有必要進行海上劃界談判。

這就是典型的偷雞不成蝕把米了。在南部南海中國沒有一片海洋法公約中可以延展專屬經濟區的6地,納土納主權不談確實印尼就不用談劃界了。中國的本意當然是確認九段線的效力,可是沒有人吃這一套。中國把主權無爭議說出口了,就不可能出爾反爾了。印尼頓時放下心來,移民了島上居民數倍的猴子人口上去,徹底稀薄了島上華人的絕對多數。由此可見,在中國外交史上,交學費的事情還是沒有少做過。

現在情況不同了,島上華人的絕對多數仍舊保持著。而且中國推動南解直接掀翻了馬來西亞,不久前還將世界強國英國擊敗,展現出的實力絕不是印尼或者臺灣這種小角色比得了的。中國海軍的覆蓋能力足以將這裡罩住,南面還有齊一鳴拉扯的南解輔助,納土納這個位置如果中國想要控制,沒有絲毫難度

盧俊甫腦中轉過了好多念頭,對於海軍來說,西沙永興島那個基地實在是寒磣了一些。缺少淡水和6地,不適宜較大規模的艦隊在那裡長期駐泊。而且位置也不是特別好,南海太大也兜不住。可納土納大島就是另外一個概念了,這裡有26多平方公里,有上萬居民,能夠開墾足夠的經濟設施供應在此長期駐紮的軍隊。可以由足夠的土地修建機場、港口等軍事設施,還有水文條件不錯的港灣。簡直就是南海艦隊最佳的泊地。

雖然念頭很誘人,但盧俊甫卻沒辦法自己拍板決定這事情,回頭還是要上報等待處置的。畢竟島上是有印尼的少量駐軍和政府機關的,這樣沒頭沒腦地上去了,估計剛跟英國打完,又要跟印尼打了。

盧俊甫想起不遠處就是南解控制的馬來亞和北婆羅洲,而誰也知道那裡就是傀儡國,他出主意道:“你們為什麼不去找新成立的南解幫助你們呢?”中國不好出手,但南解這個馬甲卻好使的多,盧俊甫尋思即便是算了南洋共和國的領土,南海艦隊在此駐軍也沒有問題。

張品信猶猶豫豫還是道:“如果能歸屬中國是最好的了。”這就是他們自尊心理作祟了,雖然南解在東南亞殺進殺出,但大家仍覺得那是中國的附庸國,能當大國國民還是當大國國民的好。本身納土納華人也分不清當中國人和當南洋人有什麼區別。

“好的,你們的想法我清楚了,不過此事於系重大,我們需要經過審慎佈局之後才能動手。”盧俊甫不想打擊張品信,好言寬慰他。盧俊甫又找人搞來了一部衛星電話,交給張品信。

“這個衛星電話可以直接聯絡到我們海軍,方便我們直接聯絡,有什麼情況一定要通知我們,而且我們有什麼部署需要你們配合也會通過這個告知你們的。”

張品信也沒指望見過一面就能談出什麼成效,不過取得固定聯絡方式已經是一個成效了。納土納華人為了謀求獨立已經蹉跎了數十年,也不在乎多等那麼一段時間了。

送走張品信之後,程光問盧俊甫道:“這事兒你怎麼看?”

“好事情,控制了納土納,南海基本上就被我們關住大門了。大航海時代,歐洲商人就以過納土納為入中國海域的標誌,此時我們奪回納土納,不說民族復興、自尊心那些,南海的防務壓力就會成倍減弱。”

程光卻滿懷憂慮:“也不知道怎麼了,感覺這兩年咱們對外的動作都特別大,裝備起來了,訓垠上了,結果我們老是衝在外面,今天打這個,明天打那個的,這樣下去咱們在國際上的形象恐怕不會好啊,留下一個窮兵黷武、樹敵多多的印象。”

盧俊甫倒是不擔心這個,道:“那些強國興起的時候,哪一個沒有打過三五個國家,奪過土地和其他資源?強國崛起難道還能和平著來?”他不知道如果這個位面沒有齊一鳴的介入,三十年後還真的讓中國在和平中崛起了。

“再說了,印尼那是什麼好東西麼?這個狗屁國家獨立以後,強制壓迫自己其他少數民族地區的獨立,不僅如此,還出兵滅掉了東帝汶、滅掉了西巴布亞,就是這納土納島,其實也是出兵強佔的。當年我們是管不了這麼遠,現在有這個能力了,要是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能讓其他國家覺得我們予取予求,特好欺負。”

程光點點頭,又笑道:“我們兩個說這些有甚用,這事情還要中央軍委決斷,趕緊把這情報回去吧。”

訊息很快傳到了海軍司令劉華青那裡,只要是海軍都會對這樣一個好事動心。劉華青為此專門去面見平太宗,提出了對納土納群島的解決辦法。

中英停戰剛披露出來,結果海軍就又躍躍欲試地打算重啟戰端,平太宗還是心中覺得有些疙瘩的。但瞭解了一些關於納土納的情況,平太宗又覺得天與不取反受其咎。這樣糾結的心情也導致了他一時難以決斷這種事。

而且平太宗現在手中還有國內的經濟建設的問題更重要,齊一鳴這隻蝴蝶的翅膀太厲害了,扇出來的都不是熱帶風暴了,而是宇宙風暴了。軍工大單外加輕工業出口利好,對外先進裝置進口被基地製造取代,193年統計資料顯示全國gdp達到了22萬億人民幣之多,是1984年經濟總量的三倍多,這可僅僅花了兩年時間。

不過因為放開了人民幣兌美元的利率,以美元計算的gdp總量反而下降了。好在現在對外貿易中,大量的美元輸入,而進口也相對減少,所以國際收支保持順差。這個貿易順差對於一直窮得褲子掉的中國來說是最好的資本累積。感覺到手上的錢慢慢充裕起來的平太宗,一心想要繼續提振經濟,所以不希望過多的外部事務牽扯中央的精力。

再加上對馬來西亞、對香港的兩次作戰雖然規模不大,齊一鳴也兜底埋單,但軍方仍舊付出了不少軍費,讓平太宗微微肉痛。

於是,老人家交代劉華青,找呆在吉隆坡那個小子研究一下吧,最好不要我們主動出面,現在經費緊,大家悠著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