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肢解印尼計劃

白麪黑廝

  

..納土納要內附,這個訊息也讓齊一鳴吃了一驚。不過了解過情況的他也對這件事一點都不奇怪。納土納華人對於印尼統治的不滿由來已早,他們擔心印尼人不斷往這個島上移民,然後改變他們的生活習慣,並搶奪他們的生活資源。帶有明顯偏見性的治理政策,肯定無法讓納土納華人有歸屬感。此時是印尼總統蘇哈托執政的時代,幾乎歷次排華事件都是在這一時期。蘇哈托主政時代對於華人和其他企圖自治或獨立的民族,進行了大規模的屠殺行動。有人認為至少有四五百萬人被蘇哈托殘殺。

劉華青專門打電話來,告知這件事決策權又被下放給他了。海軍希望齊一鳴能夠奪取這裡,並開闢出一個南海艦隊的繫泊地。

即使海軍沒有這個請求,齊一鳴也不會讓納土納繼續成為印尼的一部分。

葉瑤子問他,“那你打算怎麼搞?”

齊一鳴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那筆在地圖上點了幾個位置,分別是印尼的亞齊省、東帝汶和西巴布亞,最後又點回了納土納群島上。

葉瑤子是總參二部出身,國際政治和歷史自然不差,瞬間就明白了齊一鳴的意思,道:“你打算推動幾個印尼國內不安分的分裂勢力的獨立運動?然後納土納混在其中順手拿回來?”

齊一鳴笑著點點頭,道:“印尼太大了,這樣一個國家放到我們南洋共和國身側,還是讓人感覺不舒服,肢解印尼本身就是我來東南亞的一個既定策略。還有我們剛剛跟英國簽訂了停戰協議,國內也對於一刻不停地對外作戰產生了厭倦感,昨天我還聽說,南海島礁越南佔據的基本上都被我們拿回來了,上面不打算繼續輪戰了,要跟越南籤和平協議。”

葉瑤子嗯了一聲,道:“這個確實可以做一做,跟越南打也沒什麼太大意思了。之前想要牽扯他們的展,目的已經達到了,之後我們兩國只能差距越來越大,所以也無需忌憚了。早些結束戰爭狀態,有利於西南地區跟周邊國家的6地貿易展。”

“是這話不錯,但戰略收縮度太快,也讓我感到束手束腳。好在我現在是用南解這個馬甲,搞風搞雨雖然跟國內有必然聯絡,但也能進行一下區分,特別是南解建國以後,就更是顯得不同了。”

葉瑤子眼前一亮,“你要建國了嗎?封我個大官噹噹吧。”

“你中國國籍和二部的職銜都不要了?”齊一鳴調侃道。

葉瑤子洩氣道:“你說國內為什麼不開放雙重國籍呢?”

“不開放也有不開放的好處。”齊一鳴並不打算在這個話題上多說,繼續講他的肢解印尼策略,“自由亞齊運動從七十年代中期開搞,現在亞齊省境內還到處是游擊隊,他們缺乏的是足夠的武器和支援,以及有經驗的軍事教官。亞齊人算是很激進的分離主義者了,而且很容易滋生極端宗教主義,與他們進行聯絡的時候,恐怕要小心一些。

東帝汶情況不同,因為葡萄牙的原因,東帝汶一直是處於聯合國和國際社會的關懷之下的。8年的時候,聯合國也通過了允許當地人自決的權力。只是當地缺乏有效的暴力組織,我們看來需要進行一番拔苗助長了。

西巴布亞我則有其他的想法,新幾內亞島是世界上第二大島,如果不考慮這裡的食人族因素的話,這裡還是一塊寶地的,特別是銅礦相當豐富。我想通過已經取得獨立的巴布亞紐幾內亞,獲取印尼所控制的西巴布亞,建立一個統一的巴布亞共和國。因為這個國家也沒多少人,政治更是比較幼稚淺薄……”

齊一鳴說得興起突然就不說了,葉瑤子看著他現他又不講了,也沒有催促他說完。這個傢伙總是神神叨叨的,誰知道偶爾會犯什麼神經病。

齊一鳴不說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想說的話是,讓八十萬平方公里面積的新巴布亞國複製汶萊模式,由尤里出馬控制住該國的元,然後派出間諜滲透入這個國家的政權,搞一批紅警戰士打扮成當地土著人,以巴布亞軍隊的身份向印尼出兵,最起碼外面看來跟齊一鳴和南解沒有絲毫關係。

他並不在意這麼大一片土地被巴布亞紐幾內亞佔據,他本身就是打算肢解印尼,還是讓印尼不要成為地跨亞洲、大洋洲兩洲的國家了吧。再者說,控制了巴布亞國,這裡的資源他也可以偷偷開採利用,甚至未來具有重要戰略地位的新不列顛島,也可開闢出一個港口作為pl海軍的海外基地使用。

心覺這個思路不錯,齊一鳴又想讓東帝汶也這樣搞,患有輕微強迫症的齊一鳴覺得帝汶島本來也沒多大,不如於脆就建立一個獨立國家好了,徹底把印尼人趕下海。

為了遂行自己肢解印尼,併吞並大巽他群島一些重要島嶼的圖謀,齊一鳴需要一些比較特殊的兵種——盟軍間諜。他之前派出一個高階易容間諜,解決掉了汶萊蘇丹博爾基亞,並冒充頂替這個汶萊蘇丹開始治理國家。可惜這種易容間諜不是可以大量獲得的,手頭有那麼三五個齊一鳴就很滿足了。

而且真正的體制健全的大國,如英美蘇這樣的國家,頂替掉一個國家元不管用,他們會用起不信任案等各種各樣可以反制和更正錯誤的手段,讓齊一鳴的陰招失效。更何況他就是想要替換掉里根、戈爾巴喬夫,都不一定有這樣的機會。

普通的基地紅警間諜自然不能易容成別人的模樣,倒是他們可以從生產的時候就設定不同族裔,如高加索裔間諜、非裔間諜,而這樣膚色不同的間諜本身就是中國情報機構缺乏的資源。

間諜們有著不小的本事,齊一鳴認為一名間諜有時抵得過他1個營,這也不奇怪為什麼大兵每日可以製造6而間諜每日僅能製造1o人。擁有各種技能和知識的間諜,還可以擔任一些重要位置,幫助齊一鳴處理事務。

所以第一批的間諜就被齊一鳴徵召來,派入南洋社民黨中擔任於部去了。剩下的幾個則開始幫助齊一鳴打理他的新產業。他手上本來閒錢就不少,在國內因為身份問題不好經營自己名下的私產,而且也確實沒有幾個信得過的幫手。現在好了,擁有商業技能的間諜本職工作是竊取商業機密,但是也瞭解行業內的管理、操作、營銷等手段,自然可以勝任高管工作。

齊一鳴就立即利用這批前身商業間諜的紅警戰士,幫助自己打造小金庫。財大氣粗和資源深厚的他如同一條大鱷,很快就拉起了一批企業,所涉及的行業包括橡膠種植園、冶金、電信、零售業和石油開採與石化。呆在非社會主義國家也就這點好處,很多資源國家沒有限制,因為南解現在還沒有國家級的石油公司,也不會輕易開放外國大型公司開採本國石油,所以齊一鳴新搞的南海石油公司就輕易地獲得了幾個區塊的6上石油和海洋石油進行開採。

至於鐵礦、金礦、錳礦等,南解已經著手組建上游礦業開採公司,齊一鳴也不想事事都插手,所以索性呆在產業鏈中游,搞一搞鋼鐵廠、冶金廠什麼的

他認為最有利可圖的公司除了南海石油之外,還有南海電信與嘉華連鎖市。南海電信也是趁沒有國家級壟斷企業出現前,快展的,它已開始為馬來亞九個州提供座話、手機以及網際網路服務,未來勢必展成一頭巨獸。嘉華連鎖市走的是後世大型量販店的路子,有精於此道的高管和先進模式,沃爾瑪那種日進斗金也不是不可複製的。

齊一鳴賺錢歸根結底不是為了累積個人財富,而是為了獲得更多的財政自主性,讓他去拿南洋共和國的財政做事,他心裡有疙瘩,不如自己賺錢自己投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當然間諜們最大的用處還是幫助齊一鳴實現肢解印尼的計劃。在他確定鼓動亞齊、帝汶和巴布亞的獨立後,不斷有間諜開始奔走於世界各地,並帶著基地生產的裝備和物資,甚至齊一鳴忍痛拿出的現金,資助這些反抗者。

最順利的還當屬帝汶那邊,因為本身東帝汶就有良好的獨立意識,但缺乏強力的領導者和武裝,所以在一個設定為帝汶人,名叫菲利皮·埃斯特拉的紅警間諜的組織下,東帝汶快形成了一個強力的獨立組織,團結大帝汶聯盟。

也許是帝汶人太渴求一位有力的領導了,所以僅僅一個多月時間,埃斯特拉的團結大帝汶聯盟就有三千人加入,並且建立起了一個一百人規模的私人武裝。齊一鳴倒沒敢直接給他們95式之類的現役國產武器,太容易露餡。之前從國內打包過來了許多五六式,這些槍不仔細辨認只會以為是ak4加上pla現在已經漸漸脫離了那個土掉渣游擊隊的形象了,但之前中國生產的游擊隊神器們還在江湖上流傳,也不擔心有人能通過6式火箭、五六式之類的東西指認埃斯特拉後面是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