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 移民輸入

白麪黑廝

  

..南解入主馬來亞已有半年有餘,這半年時間內生了不少的事情,而隨著時間過去,南解對於馬來亞的滲透,本地人對於南解政府的信任也在不斷增強。齊一鳴仍舊以不斷向馬來亞九州移民為重要國策,他的目標是在短期內使得馬來亞九州人口達到1o6萬,其中華人人口占比重75上。

除了國內作為最大的人口輸入地,齊一鳴還想了辦法吸引來自印尼、菲律賓等地的移民。除了較為簡便而沒有太多苛刻條件,甚至一些州政府為了吸引外國華裔移民,開提供住房和田地。因為強勢的軍事實力以及看上去很開明的政治制度,再加上一些人實際考察現馬來亞社會穩定性大大提高,特別是印尼富商在一九八七年南英戰爭結束後,形成了一股移民潮。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印尼富,有“丁香大王”、“麵粉大王”、“地產大王”和“金融大王”等稱號的林紹良。這位在印尼壟斷了水泥、麵粉等諸多行業,涉足地產業和金融產業的大富豪,身家在八十年代也有一百億美元以上。以他的地位其實大可不必移民,把持與蘇哈托政府良好的政商關係,又有壟斷行業,自可在印尼享受榮華富貴。

但林紹良很早就看出了印尼社會的不穩,而且印尼對於華裔的壓迫程度也在與日俱增。也許很多人不知道,日本現在不在正式場合稱中國為支那了,而印尼卻是當年主動將中國改名為支那。印尼華人也被強迫梳理本民族文化,改掉中國名字,並強迫遵守伊斯蘭交易等等。

越是壟斷越是賺了一大把錢,林紹良就越是擔憂。日益激化的民族矛盾讓他如履薄冰,畢竟爪哇人、馬都拉人等其他人種佔據數量和政治資源的優勢,印尼排華也是由來已久,所以他更是希望能夠獲得一個安穩的地方展一份產

另一個位面中,林紹良沒有完成這件事,結果在1997金融風暴所引的排華事件中,財富大幅縮水,其後林紹良終於咬牙移民新加坡,但丟掉的東西卻再也得不回來了。

南洋共和國成立在即,而且風評不錯,國力強勁,政治也算清明,比起現在的印尼那是好千萬倍。林紹良不可能把所有產業移過來,但也帶來了十幾億美元和一個班底,打算趁著南洋共和國立國之機,大肆擴充套件自己的產業。

從2月份到4月份,單是從印尼遞交的華裔移民申請,高達7o6多份,這些申請基本上全部被通過了。現在也輪不到齊一鳴和南解進行挑挑揀揀,人的好壞可以用社會風氣來影響。先把人口數量和華人比例提上去再說。

促進印尼華人踴躍移民馬來亞的,還有這些華人因為印尼在1958年頒佈的6號政令,屬於沒有國籍的黑戶。沒有國籍自然無法享受國民待遇,使得很多印尼華人的生活十分窘迫。南解派出了不少人到印尼進行宣傳,並提供免費的船舶運輸,使得一些較為窮困的華人可以來到馬來亞。

南解民政局樂觀估計,到193年至少會有1oo萬印尼華人通過各種渠道來到馬來亞或者北婆羅洲的南洋屬地,落戶成為南洋人。

對國內的移民政策也基本上沒有變化,不同之處在於,齊一鳴開始派出專員,到中國內地一些生活條件比較艱苦的地區進行遷移工作,基本上仍舊以自願遷徙為主。考慮到越往北安土重遷的思維就越重,而在閩粵兩省則更多開拓精神的人,所以主要還是在這些地方進行招募移民。再有就是客家人有漢族中的移民先鋒之稱,他們本身就是從中原地區不斷遷移,直到今天幾乎世界各地都有客家人的身影。齊一鳴也交代多進行一下客家人的移民動員。

國內其實也有很多討論,一些地區人口稠密且經濟落後、資源匱乏,量人口對於當地生態環境會造成比較嚴重的破壞,再想挽救就非常困難了。尤其如河南、山東、四川、江蘇等省份,動輒七八千萬的人口確實給土地相當大的壓力。

據說國內正在研究是否動員這樣的地區進行半強制性的人口遷移活動,既能減輕本土的人口壓力,也能夠充實現在人口不足的南洋共和國。

齊一鳴辦公室中,已經逐漸晉升為他的席幕僚的墨仙通向他報告這些工作情況:“……可以遇見,在南洋共和國建立並穩定下來十年之內,我們極有可能迎來一個嬰兒潮,生育率在我們醫療條件提高和經濟水平轉好的基礎上,會有一個非常大幅度的上升。人口自然增長率極有可能突破o,如果再考慮上不斷增加的移民,我們南洋共和國2年內人口突破兩千萬應該沒有問題。”

齊一鳴聽了之後,還有點不太滿足的咂咂嘴,道:“兩千萬啊,還是二十年以後,這個還是有點不足啊,再者說我可不滿足於馬來亞九個州和北婆羅洲兩個州這麼大的國土面積,婆羅洲有七十四萬平方公里,資源豐富,都拿下來養活一個七八千萬人口不成問題。印尼那些雜七雜八的小島有那麼多,也能承擔不少人口。我看未來的南洋共和國,人口要是少於1個億,那就算不及格。

墨仙通直擦冷汗,沒想到自己的老闆居然有這麼大的“抱負”,他只能道:“要漲到這個規模,光靠自然人口增長是不行,恐怕還要國內大量的人口輸入才行。”

齊一鳴點點頭,嘆道:“難啊,咱們國人向來安土重遷,對土地和故鄉十分看重,要讓幾千萬人背井離鄉來到東南亞建設自己的新家園,這絕不是一兩個行政命令能解決的問題。”

墨仙通突然提了一個新的建議:“委員,華人確實是我們招募的主力移民,但你有沒有考慮過其他比較容易同化過來的民族。”

齊一鳴皺了皺眉頭,沒說話看著墨仙通聽他繼續解釋。

“南越覆滅之後,越共在國內進行了大清洗,致使上百萬的難民逃離,現在香港就有幾十萬的越南船民,而他們中相當多數量的是華裔。越南人在我們國內就叫作京族,而且本身懂得漢語的也不少,文化上跟我們基本近似。如果我們強制要求越南難民學習漢語和漢字,並且將自己民族改為華族,應該也給他們公民權。”南解地區並沒有像國內分多少多少個民族,無論是漢回蒙滿、京傣苗壯,在南洋共和國都被劃為華族。

聽了墨仙通的解釋,齊一鳴倒覺得真的有幾分道理。全東亞文化最近似中國的就是越南和朝韓,在2世紀之前這兩地還都使用漢子作為官方文字,諸多習俗和習慣上也是沿襲自中華。

齊一鳴想了想,還是有些牴觸,道:“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雖然這話不好聽,但是現實。越南人不是什麼安分的種,在國外除了華人、義大利人搞黑社會搞得猖獗,再有就是越南人了。好狠鬥勇而且很排外,跟我們華人不同,他們很少有躋身上流社會,對社會做出突出貢獻的。我們確實需要人口,但不是要給自己找麻煩。”

誰知墨仙通仍不氣餒,道:“越南男人好吃懶做,而且好狠鬥勇,我們不要,那我們吸收越南女性怎麼樣?越南女性吃苦耐勞,性格溫柔,我們從國內帶來了大量的復員退伍戰士,他們再從南解退伍之後,如果無法組建在當地的家庭,估計又要回本土去了,我們招收一些越南女性,也是為了平衡人口性別結構嘛。”

齊一鳴瞪大了眼睛看著墨仙通,腦海裡卻出現了“越南新娘”之類的字眼。後世就有專門的人蛇販賣越南女性到中國去當新娘,一開始三四萬塊錢就能搞定,後來價格倒是貴了一些,但也多了什麼“跑一個賠一個”三包保證。

南解現在的人口比例也確實稍微有點失調,很多從國內跑來的志願者或者移民都是單身漢,抱著來一筆財就走的人更多,如果不能讓他們在本地建立起真正的家庭,人還是留不住。

“越南跟法國打、跟美國打、又跟我們打,應該死了不少男人吧。我聽過人家說為了平衡人口,越南還開禁了單身生子的合法性,看來確實有不少越南女性找不到男人啊。嗯,這是個好思路,協調一下香港的那些越南船民,有華裔則直接過審,越南女性也優先通過。既然都這樣搞了,弄些人潛入越南鄉下,去找那些窮苦家養不起姑娘的,花點錢買過來到我們這。”

齊一鳴自己說都覺得好邪惡,不過這種事不做白不做,他不需要找個越南老婆,但是數萬從國內不辭辛苦過來的大齡士兵可不能就這樣一輩子當光棍漢。做領導的總得關心一下下級,想想跟著蔣光頭到臺灣去的那些老兵,大都孤獨終老,悽慘一生,這樣的悲劇在自己這裡還是不要上演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