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多米諾骨牌第一張

白麪黑廝

  

..從瑞典多次轉機來到已經不是馬來西亞的馬來亞,哈桑·迪羅心中懷有一股難耐的興奮。同樣是因為種族歧視和不平等爆的獨立運動,南解已經獲取了成功,甚至這種成功已經過分了,連東馬地區並未爆大規模排華運動的馬來西亞領地也被其控制。

這對於一心想打造一個大亞齊的哈桑·迪羅有著絕對的激勵作用。在南解的革命剛爆取得了一定的成績,這位“自由亞齊運動”的領導者和起人就想要與南解取得聯絡與合作,學習他們的先進成功經驗,並且最好得到他們的支援支援。

他萬萬沒有想到,反而是南解主動找上了他,詢問他有沒有需求擴大他在亞齊省的武裝鬥爭。這讓哈桑·迪羅驚喜萬分,並直接從躲避地瑞典飛到了吉隆坡。

迎接這位給印尼添了不少亂子的分離主義者的是魚神機,從北婆羅洲回來之後,他又被齊一鳴安排了這個工作,作為自由亞齊運動的聯絡者和協調人。除魚神機這個聯絡人之外,南解的明面高層沒有一個接見哈桑·迪羅的,自然是為了避嫌。

魚神機看不太起這個躲在瑞典,然後遙控亞齊省的同胞,讓他們付出生命對抗印尼軍隊,自己卻在達國家享受生活的領袖。在他看來這樣的一個人根本就是一個投機者,而不是真正的革命者,缺乏風險和犧牲精神,更持機會主義,絕不可能成大事。

只是這人的運氣不錯,碰上了需要他來牽扯印尼精力的南解。

魚神機沒有跟哈桑·迪羅多寒暄,上來就直入主題:“我不清楚迪羅先生的自由亞齊運動組織在亞齊省有著怎樣的群眾基礎,不過我們的時間不多,在六月份之前,我們必須搞出一些大一點的響動來,為了讓您取得成功,我們會對您進行比較大規模的支援。”

迪羅眼前一亮,點頭致謝:“自由亞齊運動有了你們這些具有成功經驗的勇士的幫助,一定會最終取得勝利的,昔日亞齊王國的偉業將會重現。亞齊也願意與南洋共和國結為友邦,共同促進雙邊關係的展。”

魚神機沒心思跟他講這些未來的事情,頗為生硬的道:“要給迪羅先生明確自由亞齊運動的活動地區,您主張亞齊的領土應該是整個蘇門答臘,明顯是不現實的。在除亞齊省之外的地區,馬來人和爪哇人並不認同您的主張,所以您建國的目標,應該是亞齊省這一區域。”

迪羅心中有些不滿,南解建國明明出了自己應該佔據的土地那麼多,百分之八十的馬來西亞領土都被強奪了,而自由亞齊運動卻只能侷限在亞齊省。但他也不敢表現出絲毫不願意的樣子,畢竟沒有南解的支援,他的建國夢只是白日夢。

“對於自由亞齊運動,我們的支援會是全方位的。將有三百名我們最優秀的士兵,直接加入獨立軍的隊伍中,他們也可以成為建構真正獨立軍的種子,培養足夠精銳的亞齊人士兵。初期我們會向獨立軍提供26支自動步槍、2o支通用機槍、1oo具火箭筒、1oo具迫擊炮,軍服、彈藥、補給等也都會跟上。我們會採取小船偷渡的方法,將這些人員和物資運到亞齊省,另外軍事指揮權也必須是我們的人掌握,當然在適當的時候,我們會將指揮權交還給亞齊人,您看如何?”

迪羅連連點頭,事實上他現在也說不出一個不字,這是他最好的機會了,錯過以後也許亞齊獨立的夢再也無法實現。

哈桑·迪羅仍舊是自由亞齊運動組織的精神領袖和名義上的領導者,但這個人實在太懦弱,魚神機建議他親自往亞齊去領導革命,但這個傢伙卻推三阻四,用一堆理由來搪塞他。魚神機沒有辦法,把情況上報給了齊一鳴,齊一鳴最後拍板由一個亞齊血統的基地間諜作為實際領導者,代替哈桑·迪羅控制亞齊的獨立運動。

間諜名字叫薩義德,從外表看完全就是一個亞齊人,甚至行為舉止都完全類似,每天甚至還按時做禱告,即便他其實是無信者。一口流利的亞齊語讓人對他的亞齊人身份毫不懷疑,而他還能說流利的馬來語、爪哇語、英語和漢語。齊一鳴後來才現,一個量產型間諜,最多可以選擇六種語言,其中兩種可以選擇母語精通。

薩義德沒有太強的軍事能力,但卻是很好的溝通者,並容易取得別人的信任。對安拉的虔誠,以及對《古蘭經》的深刻了解,做一個專職的阿訇也沒有什麼難度。這樣的角色,最適合領導亞齊的獨立運動。

相比之下,雖然齊一鳴可以選擇把紅警士兵們搞得沒那麼中華,一身古銅色的面板,外加略矮的身高,看上去與普通亞齊人相差不大,但卻沒辦法學習多麼高深的亞齊語,只能在前往亞齊之前,突擊學習一些實用的亞齊語。

在哈桑·迪羅的中介下,薩義德與仍舊奮鬥在亞齊叢林中的獨立人士取得了聯絡。用了一週多的時間,3o名紅警戰士攜帶著大量武器偷渡亞齊,畢竟隔著一條馬六甲海峽,印尼海軍的控制力又弱,這種活動沒什麼難度。

薩義德抵達亞齊後,在叢林中對現有的游擊隊和紅警戰士進行了混編,在此之前薩義德格外交代了,這些本質是華人的偽亞齊人,不要多說話,沒事好好學亞齊語。紅警戰士是一根筋,唯命是從,所以應該不太會出亂子。

這支獨立軍在薩義德用半個多月的統合下,組建出了人數約8o的隊伍,其中一些人還是最近靠著薩義德的忽悠展的。他精深的教義和感染力,吸引了一群青年,投身於為主而戰的聖戰之中。

在五月底的一天,亞齊省的府班達亞齊,幾輛拖斗中鋪著麻袋的皮卡以並不快的度開到了市政廳的門前。突然車斗中的麻袋被推開,數名手持ak-47的蒙面武裝分子衝了下來,更誇張的是車斗中還有舉著ppg的傢伙。兩枚火箭彈打中了市政廳的二樓,然後一群武裝分子突入其中,因為防守並不嚴密,只用了七八分鐘,武裝分子就佔據了這裡。

在接到府市政廳被攻破四十分鐘後,駐亞齊的印尼軍隊立即出動,只是一個連剛出軍營,就遭遇了地雷,一輛軍用卡車被掀翻,十幾名士兵當場死亡,還有二十多人受傷。後續的印尼士兵立即前去救援,可是卻遭遇了一夥不明身份的武裝分子的襲擊。至少三十多人被打死,直到更多印尼部隊趕來之後,那些武裝分子才退卻。

就這麼一會兒工夫的耽擱,班達亞齊內更多政府設施被攻破,自由亞齊運動的旗幟也飄揚在了市政廳的大樓上。很多本地警察都沒有參與抵抗,反而有些人還倒戈加入了亞齊獨立軍之中。

這場攻城戰持續了三天時間,印尼軍隊雖然有數千人的規模,但是卻被亞齊獨立軍多次調動,疲於奔命,而印尼軍隊也現,往日窮困的亞齊游擊隊這幾天居然化身土豪,他們屢次突擊,居然遇上了不少機槍,獨立軍的火力壓過了正規印尼軍隊,致使印尼軍隊損失慘重。

甚至在印尼軍隊大舉調動準備奪回班達亞齊之後,趁印尼軍防守空虛,一夥武裝分子攻入了印尼兵營,展開了一番屠殺,並且縱火焚燒印尼軍的物資。所以在第二天印尼軍就面臨了彈藥緊缺,與獨立軍打了一天的巷戰後,最終在第三天因為彈藥和補給缺乏,敵人火力過猛,而倉皇退出班達亞齊。

也就是在印尼軍敗退的第二天,哈桑·迪羅終於趕到了班達亞齊。實際上因為薩義德的出色揮,讓這位自由亞齊運動組織的起人感到了威脅,所以也不再顧得上生命安全的問題,立即跑來班達亞齊搶功。

哈桑·迪羅幾乎在抵達班達亞齊後三小時,就召開了一個沒有多少記者的記者會,宣佈自由亞齊運動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不屈而英勇的獨立軍將以班達亞齊為據點,奪取亞齊全境,並建立亞齊伊斯蘭共和國。

因為哈桑·迪羅出現及時,所以外界都以為他才是領導這次成功革命的最大功臣,而薩義德似乎又高風亮節沒有奪權的跡象。

班達亞齊的成功奪取,激勵了更多對於印尼政府不滿的當地人,甚至在哈桑·迪羅生命布的一週內,居然有多地自相應他,並加入他的自由亞齊運動。更多的亞齊人狂熱地加入獨立軍,僅僅在五月份一個月內,自由亞齊運動的獨立軍如滾雪球一樣的展起來,人數從最初的八百人,上升到了近萬人。

欣喜若狂的哈桑·迪羅則立即請求魚神機向他供應更多的武器裝備,而這一次他甚至將注意打到了裝甲車之類的裝備上。

亞齊的動盪似乎在一瞬間激起了整個印尼國內分離主義的雄心,誰也沒想到這居然會是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