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末路的印尼

白麪黑廝

  

..最初時,齊一鳴還以為肢解印尼是多麼困難的事情,但當他真的放開手腳去做時,現也沒那麼困難。整個過程,齊一鳴也切身瞭解到了基地間諜的厲害。

可以說沒有數百基地間諜在不同地區和領域的奮鬥,絕不可能出現如此豐碩的成果。

薩義德作為自由亞齊運動的實際掌控者,用個人魅力和本領,帶領獨立軍打得印尼軍節節敗退,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就基本上完成了控制亞齊省全境的任務。帝汶人埃斯特拉也在東帝汶舉起了反旗,6o名訓練有素的紅警戰士加入了東帝汶反抗軍中,同亞齊獨立軍一樣,靠著出其不意和周密的計劃,贏得了數場重要勝利。

而且在東帝汶反抗軍佔領帝力之後,葡萄牙就急急忙忙地出來承認東帝汶政府的合法性,並且呼籲聯合國對東帝汶局勢進行於預,避免東帝汶再度被印尼滅國。印尼當然想滅掉東帝汶,但這個時候他們現自己這千島之國,居然處處狼煙、地地烽火,恍然有解體之勢。

另一個做出巨大貢獻的紅警間諜,馬來人烏斯曼·西迪,他搞出的動靜就更大了。相對於齊一鳴只派了數百人到亞齊和東帝汶,這個紅警間諜所獲得的部隊數量更大,因為他還頂著一個別人都沒有的光環——馬來西亞馬來軍團某部軍官。

在屢次擊敗馬軍之後,南解建有數個大小規模的戰俘營,收容了約有五六千名馬來人戰俘,這些戰俘原本是打算送回吉蘭丹和登嘉樓的,不過在齊一鳴定下肢解印尼的計劃後,他們開始接受重新訓練,以及教育洗腦,一些軍官領導崗位,也被齊一鳴的間諜和紅警戰士所代替。雖然忠誠絕對不可能完全保證,但最起碼已經從戰俘變為了一支還像樣子的軍隊。

南解在完成了對這些戰俘的訓練和整編後,宣佈將這些戰俘釋放。可烏斯曼·西迪並未帶著這些戰俘回到現在還屬於馬來西亞的兩個州,而是乘坐著船舶,帶著齊一鳴的武器,攻上了印尼在蘇門答臘的廖內省。

舉著馬來西亞大旗的西迪憑藉著優勢兵力和火力,很快就攻佔了廖內省得多個重要城市,因為這裡主要族群是馬來人,所以並未受到激烈抵抗,在有心宣傳和類似“開倉放糧”的舉動下,西迪得到了這些印尼籍馬來人的支援。要給這些馬來人好處,自然需要錢,齊一鳴是不可能給,西迪就搞焦土策略,搶劫爪哇人和其他族群的財產,然後將其分給馬來人。

相對來說,印尼馬來人聲譽不太好,比起爪哇人和華人,可謂好吃懶做,甚至如果用“馬來尤”叫別人,別人都會以為是侮辱性的言論。雖然爪哇人和馬來人族裔接近,語言接近,但也埋下了不少歧見和仇恨。特別是在西迪的刻意挑撥下,見了錢財的馬來人紛紛加入西迪的軍隊,打起馬來西亞的大旗,搶掠爪哇人。

大批爪哇人和其他族裔不得不逃出廖內省,向南部的佔碑省和楠榜省逃亡。只是西迪這個間諜做得太過稱職,在如黃巾起義一般搞起大批馬來暴徒之後,他的部隊橫掃佔碑省、南蘇門答臘省等地。

因為準備不足,而且處處兵力捉襟見肘,印尼軍無法抵擋西迪的“馬來西亞軍隊”,截止到齊一鳴返國的1o月份,西迪居然佔領了廖內省、南蘇門答臘省、佔碑省的大部分地區,還堂而皇之地將這三個印尼的省改稱廖內州、南蘇門答臘州和佔碑州,並稱南馬,宣佈是馬來西亞的領土。

原本烏斯曼·西迪這名字現在的馬來西亞政府聽都沒聽過,當初南解號稱將戰俘放歸、軍械還,馬來西亞還好一陣懷疑,沒想到這個傢伙沒有返回東北二州,反而南下蘇門答臘,打下了面積不下於原來馬來亞的領土。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南洋華人俘虜過沾染了他們的習氣,西迪還學著南解,把爪哇人趕到了楠榜省,把米南加保人趕到了西蘇門答臘省,把勒姜人趕到了明古魯省,把華人趕到了馬來亞。因為這是齊一鳴馬甲的馬甲,所以動作起來就沒什麼講究,也沒有人會懷疑這麼多馬來人居然是被齊一鳴授意操控的。

烏斯曼·西迪把蘇門答臘搞得大亂,更是把原本就不怎麼親和的種族矛盾激化到了最頂端。齊一鳴下山摘桃子,搞了幾個軍火商,開始到處賣給各族當權者來自中國的廢舊汰換武器。要知道,印尼雖然也是單一制國家,但這個國家有36個族群,文化語言宗教信仰都各異,矛盾和不信任感更是多多。雅加達政府對於這些民族聚居地的控制相對爪哇島等地薄弱太多,當天下大亂之後,印尼徹底現除了最南部的楠榜省,其他地區印尼已經無法控制。

米南加保人在西蘇門答臘建立了實質性的統治,勒姜人在明古魯都打起了明古魯國的旗號,巴塔克人在北蘇門答臘也似乎正在籌建新國家,一時之間蘇門答臘島似乎要分裂成數個國家了。

在這個時候,最先起事的亞齊伊斯蘭共和國總統哈桑·迪羅再次站了出來,搞出了讓印尼人深惡痛絕的一個倡議——邀請馬來西亞、米南加保國、明古魯國、巴塔克國,甚至印度尼西亞,與亞齊一同組成蘇門答臘獨立國家聯盟。這裡面好幾個國家還沒有成立,而且印度尼西亞是絕對不可能同意加入這麼個國家組織的。

若是真的這幾個國家獨立出來,他們也能打破一項世界紀錄了,那就是在一個島嶼上出現6個不同國家的盛況。

最令人跌破眼鏡的事情出現了,馬來西亞官方政府也不知道犯了什麼病,居然欣然接收烏斯曼·西迪的饋贈,宣佈“南馬”為馬來西亞領土。齊一鳴琢磨也許是為了彌補他們丟失了馬來亞和北婆羅洲的損失,馬哈蒂爾政府才不管不顧,想要趁印尼病,狠狠在他們身上剜下一塊肉來。

原本應該是仇敵的馬來西亞這個時候似乎也沒心思跟南解扯皮了,誰都看出來馬來西亞玩不過南解,但印尼說不定能夠欺負欺負。烏斯曼·西迪作為南馬三州的大軍閥,甚至用從南馬搜刮的黃金、外匯等財富,向南解購買了數艘海軍艦艇。齊一鳴自然不可能把o562這樣的東西賣給馬來人,他都是造了些沒太多技術含量的軍艦,主要是一型8o噸排水量,可搭載四枚上游反艦導彈的導彈輕護艦,命名為拉曼級。

有了這些輕護艦,馬來西亞海軍牢牢剋制了想要從爪哇支援蘇門答臘的印尼軍隊。甚至還多次擊沉了印尼的運兵船。

最後齊一鳴還將扣押的馬來西亞空軍的b6戰機“還給了”烏斯曼·西迪,來對抗印尼空軍的侵擾。

統合了南馬三州的馬來人,甚至都比馬來亞兩州的馬來人更多,為了保住這塊“來之不易”的土地,也順帶從這裡攫取利益,馬哈蒂爾政府也派出了部隊和官員來到這裡,企圖奪權。

要是以為印尼大亂的只有蘇門答臘和東帝汶,那就大錯特錯了。在齊一鳴返回國內之前,他的最後一步棋走了出來。

自由巴布亞運動和巴布亞紐幾內亞合流,巴布亞總統邁克爾·索馬雷派兵入侵西巴布亞。因為事出突然,而且巴布亞軍突然多了許多重型裝備與精銳士兵,本來就防守空虛的印尼軍不是對手,僅僅數日間就丟掉了數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

誰也沒想到,一個防務主要靠澳大利亞和軍援的國家,全國人口可能過一半都是未開化的土著人的國家,居然趁著這個要命的時機,一舉奪取西巴布亞,統一了新幾內亞島。印尼在面對接連失敗後,損失慘重,面臨無兵可派的窘境。而國內對於蘇哈托政府的無能也大加指責,一些反對蘇哈托的政敵此時絲毫沒有團結一致對外的自覺,反而動了政變。

雖然這次政變沒有成功,但是雅加達付出了巨大的損失,政變中有三千人喪生,印尼的局勢更加動盪。

齊一鳴真心沒有策劃這次印尼國內的政變,但他同樣是受益者。治安敗壞、局勢緊張,使得很多在印尼爪哇島和蘇門答臘島的華人大為擔憂,南解適時地提供船舶和飛機將這些難民帶出印尼。持續的印尼華人出逃,使得南解實控區華人人口居然在1987年的年底達到了一千萬,加上其他少數民族,南解馬來亞和北婆羅洲地區人口總數突破26萬人。

等印尼幾乎遍地狼煙的時候,他的真正動機才露了出來。西婆羅洲華人走上街頭,進行示威活動,要求進行公投,加入南洋共和國。而也許是對於北面南解軍太過恐懼,以及對於這種習慣性套路產生危機感,印尼官員居然連夜逃走,到第二日坤甸政府中居然沒有了做主的人。

這一跑不要緊,原本把守邊界的印尼軍現當官的跑了,自己也丟下武器跑掉了。南解軍在還沒摸清楚怎麼回事的情況下,於1o月1日天朝國慶節當天進駐坤甸。

已經籌備回國事宜的齊一鳴下達最高指示:“佔領婆羅洲全島、佔領蘇拉威西島、佔領馬魯古群島、佔領廖內群島、佔領邦加-勿里洞島,把印尼人全部趕到爪哇島和小巽他群島。”

同日,納土納島居民舉行升旗儀式,慶祝新中國48歲生日,而島上的印尼人卻不知道上哪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