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黑色星期一

白麪黑廝

  

..齊一鳴回到國內的時候,正是南解軍方佔領坤甸,準備鯨吞印尼以加裡曼丹島和蘇拉威西島為主的領土的時候。不過此時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南洋共和國再好,是他齊一鳴一手建立的,齊一鳴也沒歸屬感。即便這裡都是他的華人同胞,即便在這裡他享受說一不二的權力,可他仍舊感覺自己像是一支提線木偶,而那繩子就係在終南海手中。

膨脹的野心讓齊一鳴進一步覬覦著那甘美的味道,他手中累積了越來越多的底牌和王牌,擺在面前的籌碼也越累越高。1o月份,除了國家進入48週年華誕之外,還有另外一件大事——cp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將要召開。

原本的歷史已經因為齊一鳴的出現搞得面目全非,八六年底的那場風波因為當時正在鬧支援南洋華人獨立和自由運動,並沒有出現,其他因素還包括以紀委喬軾等領導和平太宗的支援下,大力對黨內於部作風進行整頓,猖獗的官倒在八七年年初幾乎見不到了,一串部委級高官甚至因為以權謀私的行為被一擼到底,甚至進了大獄,最嚴重的就等槍斃了。這些大快人心的舉動,無疑增加了人們對於執政黨的信任和期許。

再者齊一鳴大舉技術輸入,改開力度無限增強,復關談判有望短期取得重大進展,僅僅兩年時間gdp翻了兩倍。人民生活水平和市場繁榮程度都得到了顯著提高。從物質基礎上先就穩固了開始在和平演變下動搖的cp統治。

現任總書記胡躍仍舊呆在崗位上,雖然平太宗存在,他也僅僅是比齊一鳴地位高一點的提線木偶而已,但最起碼政治影響力尚存。

毫無疑問,與歷史上肯定不會一致的十三大,將成為本位面中影響天朝政治走向的重要事件。齊一鳴雖然被“流放”,但身為中央高層,這樣的盛會他必須參加。黨內有一部分不喜他的人也動過想阻撓他回國的心思,不過最終還是平太宗欽點,讓齊一鳴回來開會。

會議是月底進行,齊一鳴早在數個月前就開始為自己回國做打算。到現在他也完全坦然了,不管之後面對的是怎樣的情況,他都自信可以應付。

以至於在回京師之前,齊一鳴還在香港停留了幾天,辦了另外一件大事。

1o月19日,一個普通人可能沒印象,但搞金融的人大都有印象的日子——黑色星期一。老外的用詞和智商有限,只要是壞的日子都喜歡用黑色,結果基本上到了現在黑色的週一到週日快齊全了。

很久沒有跟齊一鳴見過面的摩根家族貴女傑奎琳一身誘惑的情趣內衣坐在酒店的大床上,她明媚又迷人的眸子看著面前已經有能力撥動世界風雨的男人。兩人的關係一直很奇特,算是商業夥伴,期間有摻雜一點點情人關係。所以,小女友江華燕知道傑奎琳來找齊一鳴,多少都會吃醋。

“親愛的,你真確定股指會跌嗎?星期五的時候確實又一波比較大的震動,但收盤前已經有了反彈,估計今天再開盤,不會出現過於離譜的現象啊。”剛剛享受過一次美妙的**的女人臉上還帶著沒有褪去的潮紅,不過她說起正事來同樣有著迷人的氣質。

齊一鳴盯著她的嬌靨,心裡暗罵自己無能。他是真不想做什麼對不起女朋友的事情,平日裡勾引他的女人不少,他理都不理,就是這個猶太血統的美麗女子,不知道為什麼齊一鳴天然覺得跟她有種親近感,抵擋不了她的誘惑。

年前的時候傑奎琳打電話告訴齊一鳴,說一個英俊的豪門子弟正在追她,她有些心動,而且那人準備了很多浪漫的橋段,一般二十幾歲的女孩子都難拒絕。齊一鳴聽了之後很不爽,當場以一種命令的口吻說不允許她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她必須是自己的東西。

傑奎琳聽後微微沉默,兩人從那以後沒有再聯絡。齊一鳴暗自後悔自己的大男子主義和花心,而傑奎琳也沒有跟那個豪門子弟在一起。直到傑奎琳來中國視察自己的產業,與齊一鳴再度見面,沒有任何對之前那事情的解釋,一對狗男女又滾上了床單。

齊一鳴聽了傑奎琳的話微微一笑道:“如果是人人都能預料的事情,我還賺什麼錢。”

傑奎琳皺皺眉頭,道:“你在這個盤子裡扔了四十億美元,還騙了我1o億在裡面,而且還用了那麼高的金融槓桿,只要股指漲一個百分點,光保證金就能讓我們兩個人血本無歸。我不清楚你有多少錢,但你的國家本身都沒有多少外匯儲備,而我如果因為這場盲目信任你的遊戲賠掉近百億美元,看來以後只能到中國讓你養著了。”

齊一鳴看著女人氣鼓鼓的樣子,上前戲弄地捏了捏她形狀美好的胸部,惹得女子一陣不依,他才道:“盲目信任麼?那我只好不辜負你的盲目信任啦。

穿越前雖然不是金融專業的,但對於其中的操作和知識,齊一鳴也是懂得不少。他從來到這個時代後,並未涉足金融領域。從穿越前他就有很強烈的金融歧視症,後世很多人都得了這種病,這種病的患者基本上都是目睹了97金融風暴和6金融危機的人,他們的基本觀點是,金融業原本是為了服務實體經濟的東西,但後來因為過度暴力,反而成了蠶食和破壞實體經濟的罪魁禍,而對於人類的展和進步沒有任何好處。

說實話,齊一鳴自己作為受過良好工商和經濟領域教育的人才,明白金融歧視症是矯枉過正的一種表現,但面對房地產、金融等行業,他還是一向慎之又慎。

今次不太相同,齊一鳴打算把握時機,好好地賺一筆。為了這場盛宴,他準備好了一整套餐具,拿出了自己手上絕大部分的流動資金,要不是個人道德癖所限,他還會拿出南解的外匯儲備來搏一把。傑奎琳來了之後,齊一鳴突然提出讓她與自己合夥,而這個女人居然沒有一點戒心和警惕感地將1o億美元交給了他。

敢於這次就這樣捲入金融市場,齊一鳴當然有非常大的一張王牌底牌。一臺基地出產的專門用於金融交易的級伺服器以及配套程式。進入到七十年代末,自動交易程式已經出現,當然沒有後世的那些自動交易軟體智慧,而且極其容易出問題。但齊一鳴手中的計算機科技遠勝這個時代,這臺伺服器還被他安在紐約交易所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以光纜進行傳輸,做到真正的爭分奪秒。

齊一鳴從開始謀劃如何利用對歷史事件的預知而大賺一筆的事情,雖然因為他的出現,很多事情已經生了變化,但是種種跡象表明,黑色星期一仍舊會如期出現,而且可能掉得更厲害。齊一鳴的主要策略還是做空股指期貨,順帶做空一些指標性的股票。要是普通時節,採用高倍金融槓桿,很容易因為一個微小的預測失誤而出現鉅額虧損,而類似八七股災這種情況不同,因為股指會一路重挫,短期內不可能反彈,所以一定是大賺。

可是正常人誰會知道明天的股指到底是跌還是漲呢,特別是黑色星期一這種數十年不遇,一遇上就有二貨給套個黑色星期幾的日子,恐怕也只有未卜先知或者昨天晚上財神託夢才能知道了。

“開盤了,紐約交易所和多倫多交易所。”傑奎琳看了看手錶說道。

為了利益最大化,齊一鳴是藉著幾乎經濟全球化第一波全球性金融瘟疫,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英國等幾大主要交易市場投了重注,其中美國下的最大,其他都略微少些。原本恆生指數也是一個好去處,特別是七一特區正式迴歸,恆生迎來了一波巨幅上揚,齊一鳴判斷裡面水分很大,股票價格已經嚴重失實。

但奈何現在香港是自家的了,如果搞到市場混亂,不知道多少中小投資者會傾家蕩產,以中央政府的“崇高秉性”,恆生重挫之後肯定要出手託底的。不過這個時候國家也沒多少錢,實力也不夠,很可能託都託不起來。但這個還不能不託,你丫剛回歸就鬧這麼大的亂子,肯定是平太宗所不能見的。所以就算是自己損失重大,為了臉面,中央也是會把香港這個爛攤子給拖起來的。

齊一鳴不用未卜先知都知道,如果有必要,平太宗會找他這個中國第一大財主幫著一起託底的。到時候估計賺的錢又大量進入香港股市中了,雖然流動性是沒了,但齊一鳴心想,搞一個基金做長線投資說不定還好一點。回頭叮囑一下打擊一下香港的房地產泡沫,順便加緊綁上中國經濟這個定海神針上,未來即便是97金融風暴來襲,也不懼太大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