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帶團訪美

白麪黑廝

  

..c919專機輕盈地落在了紐約約翰肯尼迪國際機場,原本齊一鳴大可以選擇乘坐美國航空公司的波音747橫跨太平洋的,不過出於多方面的考慮,他仍舊只是選擇了窄體幹線客機的c919作為出行工具。

第一當然是小女友江華燕在飛機上服務,長途的旅行過程中,齊一鳴還可以順帶享受一點歡愉。第二個原因則是c919是“中國製造”的大飛機,而大飛機絕對地代表了一個國家的工業實力和科技水平,展現這一點極有利於這一次來到美國的行程。

齊一鳴是以非官方的身份出訪美國的,實際上他身上也沒有絲毫正式的官方職銜。但是從他帶著一個小規模的外交和商務團隊乘坐專機訪美,本身就體現了這一位年輕的中國人的與眾不同。

因為事先要求美方謹守低調的原則,所以機場沒有出現大批的記者之類的東西。齊一鳴是打著非正式商業貿易合作交流的名義來到美國的,他同時還私下照會美國***,自己有一筆大生意要找格魯門公司談。

本著一次來多做一點事情的原則,齊一鳴這一次身上還負擔著一部分向美國拉fdi以及產業轉移的任務,當然主要的操作是談一個意向性的東西,先交流一下雙邊的態度,隨後才會進入到具體的細節中,所以齊一鳴也不必擔心把時間浪費在不是自己的主要業務的商業談判上。

即便是非正式出訪,美國方面仍舊是比較重視的,雖然夠不上直接住進國賓館,但還是選擇包下了一處頗為豪華的小型莊園,供人數其實只有十幾人的中方代表團入住。

訪問並沒有安排具體行程,最起碼錶面上對於齊一鳴來說沒有具體行程的。中方給美方的日程表只有乾巴巴的幾個會晤,看樣子也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成果出來了。美國人當然知道,這個所謂的商務代表團主要還是為了掩蓋他們的主要目的的。

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局的一名官員頗為禮貌地找上了齊一鳴,雖然整個代表團的團長另有其人,可是大家看得清楚,下飛機的時候是以這個看上去十分年輕的傢伙為主的。代表團中人人都提著箱子,只有這位空著手。另外看裝扮,中方代表團裡一半土氣的西裝,另一半是中山裝,只有這一位穿得格外顯眼——一身休閒西裝。以這個時代的眼光,他的西裝簡直潮得沒邊了,在機場的時候還有一位海關官員忍不住問他的西裝是從哪裡買的。

官員名叫薩克福德,年紀也不大,看起來不到四十歲,這種現象在西方一點不意外,歐洲在後世三十來歲的部長級官員滿地都是,反而在亞洲國家即便是幹事一級的官員,不到4o歲也很難混得上。

“齊先生,我特地看過貴團的行程,現您除了次商務會議會列席參加,其他時間都沒有安排,請問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助的嗎?”

齊一鳴感覺這個美國官兒就像個餐廳小弟一樣,不覺莞爾,問道:“格魯門公司的人到了嗎?我希望在今晚就能夠與他們舉行閉門會談。”

第一次商務會議是定在明天,今天主要還是留給中方代表一個休息緩衝的時間的。薩克福德看到這位真正的話事人這麼急著就要見格魯門公司的人,心知這件事可能真的很大。

“冒昧地請教您,這一次您點名要與格魯門公司的人見面,說有一單大生意,但我們尚未知道您有什麼業務可以與格魯門談,所以格魯門公司的代表相當焦躁,他們一點準備都沒有做,現在您已經踏上了美利堅的土地,是否可以告知格魯門公司和我們,您究竟是想與格魯門公司談些什麼呢?”

齊一鳴臉上笑得陽光燦爛,就說了幾個字:“f-14。”

薩克福德聽了眼皮就是一跳,沒想到中國人居然把主意打到了美國的主力戰機頭上了,不過他也只是一個普通外交官員,只負責聯絡中方人員,不參與任何重大問題,所以只能將這一情報回覆給了正在等待訊息的美國副國務卿肯尼斯達姆。

副國務卿的辦公室裡,已經有些焦躁的格魯門公司席執行官約翰畢爾沃斯終於見到了有人給副國務卿先生遞上了一張紙條,不由問道:“先生,是有結果了嗎?中國人想要從我們這裡得到什麼?真的是一筆大生意嗎?”

一連三個問題,畢爾沃斯像是連珠炮一樣問出來,絲毫跟他的年紀不相符合。這些年格魯門公司過得並不算太好,作為以開軍用航空器為主的大型國防承包商,最早美國海軍承諾訂購7oo架f-14雄貓讓格魯門公司上下喜出望外,但隨後美國海軍又把數量壓縮到了3oo架。成本上升又受限於價格固定合同,格魯門差點緩不過來,是伊朗借貸了他們一筆錢,才最終解救了格魯門公司的困境。

不過格魯門的f-14在外銷市場上的成績一直都不如自己在空軍的主要競爭對手f-15鷹。麥道的f-15先後擊敗f-14,奪取了日本和以色列的兩個大單,總數加起來接近三百架f-15外銷出去。而本身美國空軍就是一大訂貨商,前兩型f-15也就是a\/b和c\/d系列,美國空軍總數採購了近千架,到了八十年代後期雙重任務機多用途的f-15e上馬後,f-14與之相比只能更加悽慘。

“是f-14,那些中國人想要f-14!”達姆頗為不可思議地說道。

結果達姆遞過來的紙條,畢爾沃斯呼吸變得粗重了起來,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比起小國日本和以色列,幅員遼闊人口眾多,軍隊數百萬的**的中國,可以成為一個巨大的訂貨商。此時可不是9o年代以後的世界,中美的蜜月期仍舊沒有結束,中國從美國那裡得到了不少的好處,美國也一度想要把f-16塞給中國過。武裝中國對抗蘇聯曾經是學界一個非常有市場的觀點,龐大的人口基數,豐富的資源加上不錯的人口素質,只要美國稍稍開導,就可以製造出一個能夠牽扯蘇聯百萬大軍的盟國,為美國兩面鉗制蘇聯的戰略提供保障。

當然這只是當時其中一種觀點而已,還有一些人從那個時候就渲染*****,認為培養起中國也許比二戰時培養起蘇聯來是個更大的錯誤。後世的現實一定程度上也證實了這一點。

可不管怎樣,現在的天朝跟鷹醬走得比毛熊要近一些,那傳說中的北約第16國雖然玩笑的成分更大一些,但1979年中國出兵越南,簡直就是一張交給美帝的投名狀。從那以後,美國人無比熱心地開始打算在各個領域指導中國,嗯,包括和平演變。

畢爾沃斯連忙問道:“中國人沒有透露他們準備購買多少架f-14嗎?他們說是一筆大生意,那麼至少也有個幾十架的樣子吧!”畢爾沃斯興奮地連連揮手,這可是讓他揚眉吐氣的一刻,f-14雖然能把f-15打得一地鷹毛,可是在出口市場上屢屢受挫,而格魯門的日子也不是那麼好過了,如果能賣給中國一批f-14,那就意味著一大筆現金將湧入格魯門公司,同時這還是一個十分不錯的廣告效應。天朝再怎麼的,都是聯合國五大流氓之一,更是東亞大國,這種廣告做起來,畢爾沃斯堅信f-14的日後展會變得更加光明。

達姆卻皺了皺眉頭,道:“我覺得這件事的可行性還是值得商榷的,畢竟中國還是一個紅色國家,雖然這些年與我們展關係還不錯,可是否值得信任應該打一個問號的。”

畢爾沃斯對於達姆的反應並不意外,不過他眼珠子一轉,道:“我覺得確實如此,嗯,不如將這個案子提交給國會,由這群議員老爺們決定吧,現在請容我冒昧,我還需要為跟中國人的討價還價做些準備。”

說罷他微微欠身,就離開了副國務卿先生的辦公室。

政府裡有人對售華軍武心存疑慮?

這個一點問題都沒有,美國從來都不是政府在這些問題上說的算的。這個“邪惡的資本主義國家”,是典型的big-money-ru1es-everything,特別是這些國防承包商的力量,實在是不容小覷。試問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美國槍支氾濫是一件壞事,除了每年數十起槍擊案,槍支暴力會隨時傷害這個國家的人民,可從18世紀開國到21世紀,仍舊沒有一位總統能夠改變這個狀況,槍支就像打不死的小強一樣,開開心心地生活在美利堅大地上。

類似格魯門這樣的大型軍工企業,有著一個龐大的政府關係部門,所做的無非就是靠著金錢美女做政府要員的公關工作。通常他們會花極大的力氣支援在中期選舉時上任的那些眾議員和參議員們,因為一般涉及國家軍事採購、軍品外銷,跟政府層級關係不是特別大,這個銷售計劃過不過關,是國會的老爺們拍板的。當然公關總統大人也是相當必須的,因為這樣的高階政客,一般都是能夠成為軍工企業的級推銷員的。

反正現在席執行官畢爾沃斯下定了決心,如果中國人的這筆生意誘人到格魯門無法拒絕,那麼他不惜動用一切的政治資源推動政府和國會通過這項軍售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