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 登島準備

白麪黑廝

  

..陳峰駕駛著自己的b14net戰機,在此刻被一股激動情緒所圍繞。兩個小時前,他所在的海航九師被徵調,從海南一路沿海岸線向東北飛行,這不是一次尋常的轉場任務,而是護航任務——為空軍的轟炸機部隊護航。

空軍自己當然也有護航戰機,但考慮到可能爆的戰鬥是在海上,所以海航責無旁貸要出手。而且這一次的行動非同小可,具有重大意義,海航調集全軍精銳,自然必須包括參加過實戰的海航九師的雄貓機隊了。

“父親,兒子要完成您沒有完成的使命了”陳峰緊緊握著操縱桿,感覺自己渾身充滿了力量,像是早已犧牲的父親在這一刻注視著他,並把自己的力量傳承給了他。

收服臺灣,是每一個pla士兵所夢寐以求的偉業。

“這裡是霹靂貓大隊,我已看到護航目標,王錘轟炸大隊。”陳峰在視線中看到了這次的保護物件,在通訊器中說道。

“霹靂貓注意,嚴密警戒空中情勢,不得令任何一架敵方戰機威脅我方轟炸機。”

“霹靂貓明白。”

事實上,陳峰都懷疑對岸那些能不能偵察到他們的大規模機群。空軍已經派出了陣容堪稱豪華的電戰機群,開始對臺軍進行電子壓制作戰,臺軍現在的雷達以及各種通訊設施,都應該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在這種情況下,臺空軍根本無法確定pl在什麼地方,即便是現通訊全崩潰,知道事情不好,起飛戰機迎戰,也估計找不到對方到底在什麼位置。

“差距太大了,根本不夠看啊。”陳峰心裡想道。這幾年全軍裝備水平上來得太快,而果軍則基本上沒有什麼變化,本來質量上的優勢這時候也被抵消了。哦不,談不上抵消,果軍戰力估計不及plar勺一個零頭,貨真價實的戰五渣了。

在陳峰看來,打果軍也就比打馬來西亞政府軍麻煩一丁點,考慮到這次出動的規模有可能是空前的,綜合來看也許比上次千里奔襲馬來西亞還要容易一

視線中出現的轟炸機陳峰並不陌生,是空軍的轟6中型轟炸機,但是看上去跟以前看到的不太一樣。最早他見過的都是早期型號,在齊一鳴插手裝備之後都改裝成了轟6k戰神型號。現在他看到的,其實也不是k型戰神轟炸機,而是進階版轟-b雷神轟炸機。

b代表rat,意為從h8起,這款中型轟炸機已經晉級為戰略轟炸機。有人也把可以射巡航導彈的huk當作戰略型,但普遍認為由於航程只有86-36公里,所以稱為戰略轟炸機略有牽強。而雷神轟炸機是齊一鳴基地升級後,基地給出的新版本,原本轟6k只有它的7o

機長49。7米,翼展47。1米,機高14。b米,空重76噸,最大起飛重量19b噸。動力更換為四臺千牛的渦扇動機,最大度6o節,最大航程146o公里,作戰半徑66公里,最大載彈量噸,最多彈倉加外掛可以攜帶b枚空射長劍導彈。

從外形上看跟原版戰神轟炸機區別不是特別大,最明顯的差距就是多了兩臺動機,整個機體被放大了,但氣動外形沒有多大的變化。

這型轟炸機其實齊一鳴自己認為頗為雞肋,從體量上來看跟轟世紀轟炸機大體相當,但無論是載彈量還是航程都遠遜世紀轟炸機,而且世紀轟炸機在塗上隱形塗裝之後,就是標準的隱身轟炸機,比雷神轟炸機形成了要命的代差,所以有了世紀轟炸機之後,還真的用不太上雷神轟炸機。

反過頭來想一下,轟6程在86公里左右,載彈量僅2噸,拿來做繞日本列島一圈的活動剛剛好,而遠端威懾出動轟的話,悲催一點因為隱身對方甚至可能沒有偵測到,而且出勤保養什麼的比傳統轟炸機要貴太多,不划算。再加上那個蛋疼18架的數量限制,這種武器勢必要放在手裡,作那種不到關鍵時刻不拿出來使用的鎮國重器。

而轟-雷神轟炸機航程足夠遠,比轟6k更適合做遠端威懾的任務,飛印度洋、東非不成問題,跨越太平洋到美國西海岸只要有加油機也不成問題,而且技術上除了動機精密一些,其他都是並不多麼複雜的技術,所以成本不高可以大量生產。

從基地升到lv2後,齊一鳴生產了4o架雷神轟炸機,主要應付戰略巡航以及大規模火力投送。就如這一次攻臺戰役,自然他可以出動數十上百架的飛豹和飛雲豹投擲炸彈,甚至也可以出動二炮打中短程地對地導彈和巡航導彈,不過經濟成本上和威懾效果上來說,還是轟炸機最為靠譜。

第一波攻勢癱瘓臺軍的通訊和電子觀測能力,第二波就是轟炸機部隊使用的大量聯合制導炸彈了。用kd-bci-1o之類的武器自然更爽,但齊一鳴卻不願意浪費那個錢,一枚ci-1o巡航導彈可以抵得上近百枚pt-制導炸彈,而且戰場寬度就這麼窄,海峽不過2o公里,pt-射程在3公里左右,如果攻擊近岸的反登6目標,不用飛臨臺島上空就能做到,更為內6一點的目標,則可以交給e6滑翔制導炸彈來打。

基於這些考慮,轟炸機搭載的武器基本上都是pt-和e6這些武器,少量搭配精度更高的kd-b6攻導彈或者y91反輻射導彈。

遠在京師的齊一鳴也密切地關注著整個戰事的進展,他親自打電話給前方的指揮官李致勝道:“一定要打個出其不意的效果,臺軍對於我軍反登6的準備是很充足的,臺灣島地勢狹長,幾乎沒有什麼縱深,登6主島就基本上意味著他們大勢已去了。為了反登6,臺軍無所不用其極,更是準備了大量的‘阻隔帶,,其作用是為了延遲我軍登6部隊的進攻時間,方便他們的反登6部隊展開進行反擊。

當然在我軍強大的空中優勢之下,即便是這些反登6部隊展開了,也沒有什麼效用,都會被我們的戰機、轟炸機一一拔除。但整個作戰的要領是爭分奪秒,我們必須以最快的度登上主島,並且攻入位於桃園縣的核研所,將那枚核彈頭奪下來。所以,不可以給臺軍任何時間和機會轉移這枚危險的核彈頭。

我要求,所有戰鬥單位保持高度精神集中,保持登6地點的完全淨空化,不能讓一個臺軍士兵在海水裡給我下水雷、鐵鉤之類的東西,路面上也絕對不能看到地雷或者路邊炸彈。”

齊一鳴是以極高的小心去對付這一次的戰鬥的,他雖然看不起呆灣軍事,但料敵從寬,戰略上重視敵人,戰術上藐視敵人,能儘量快結束戰鬥、減少損傷,那一定要做到。穿越前他也瞭解了不少臺軍的防禦手段,除了水雷、地雷之類的東西,臺軍還準備了軌條砦、三角錐、鐵絲網、鐵鹿砦、鋼刺蝟、鐵籬笆、鐵釘樁和反空降三角叉這些阻礙物。他們甚至還將這種非爆炸性的阻礙物和爆炸性的結合在一起,搞出了諸如設有水雷的鋼柵和槽內裝有地雷的胡桃夾等。具體的阻絕設施包括阻絕壕、阻絕牆、人造陡壁、“玻璃刀山”、瓊麻、火障和水網障礙等。

正常人看著這些字眼就覺得不寒而慄了,好在很多設施不是平時就能設定的,透過北斗系統,齊一鳴很快就選定了幾個登6場,都是平時沒有進行阻礙物佈設的灘頭。畢竟島內還需要有正常的通航和海洋經濟活動,不可能變態到漫島海岸全都是水雷網之類的東西。

空軍部隊的主要打擊物件也清楚了,就是那些沿岸的駐防哨所和反登6設施。至於防空上面,倒是擔心的不多,其一是空軍基本都選擇防區外打擊,臺軍的防空炮或者防空導彈,還打不到至少隔開四十公里的pla空襲部隊。再者現在臺灣可沒有購買愛國者導彈,所以面對大股的pl也缺乏有效的遏制手段。

空襲是在臺灣島和澎湖列島同時進行的,澎湖無疑是扼住從大6出登6臺灣的重要關口,但隨著力量的嚴重傾斜,本身也變得沒有太大意義了。如果臺灣佔海空優勢的話,自然澎湖使得我軍如鯁在喉,可現在只要pl海空軍出動,澎湖基本上就被隔離在戰區之外了,所能做到的只有自保而已。

數架轟6k戰神轟炸機在接到預警機的座標分配後,立即向澎湖馬公動攻擊。這個面積不大的小島,最有打擊價值的就是機場和港口,破壞機場設施時使用子母彈,飛濺的彈頭將整個機場表面打得坑坑窪窪,而且在空軍的盯防之下,即便是想要修繕跑道,都會面臨再一次的滅頂打擊。

而港口更慘,跟隨轟炸機出擊的還有海航的飛豹戰轟機,馬公港內的果軍軍艦立即遭到了他們的滅頂之災。轟炸機將能看得到的防空武器全部砸掉之後,飛豹們低空衝來,將反艦導彈平射出去,一枚枚命中這些打著白日輪旗的軍艦。

空襲僅持續了半個小時,馬公的軍事設施變成一片廢墟。而即便是遭到了嚴重的打擊,這裡還倖存的果軍卻無法把情報回去,因為他們的通訊遭到了嚴重於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