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土雞瓦狗

白麪黑廝

  

..“霹靂貓大隊注意,現敵機已經起飛,研判並未現真正的登6地點,仍在進行偵察當中,請將其擊落,確保我軍制空權。”空中預警機平臺將情報轉配給天空中的各戰鬥單位,海航的霹靂貓大隊似乎更受青睞,被命令去擊落臺空軍起飛的戰機。

因為強大的電子壓制能力,導致臺軍的通訊基本癱瘓,就連軍用有線電話之類也遭到了巨大的於擾,使得指揮層不知道前線生了什麼,前線遭遇打擊也無法向後方彙報,雙方的戰術水平相差至少二十年,裝備水平也相差二十年,疊加在一起更讓臺軍面對plar勺大舉攻擊束手無策。

電磁戰場的控制,也使得臺軍僅有的防空設施變得無效化了。臺軍購買了一些美製的霍克導彈,這些射程4o公里的防空導彈雖然五十年代就開始服役了,到8年代雖說不能算不堪用,但也已經落伍,其半主動的雷達制導以及防空警戒雷達也沒有多少抗於擾的能力,所以在pla電戰機奪取制電磁權之後,徹底變成了睜眼瞎,即便是有導彈也無法射。

在預警機分配給b14臺空軍戰機目標之時,預警機也同樣給趕到的空軍豹分配了地面目標,在臺島上空作戰,雖然防空導彈被壓制了,要隨時小心地面上的高炮,但高炮同樣可以給空中的戰機造成損傷,它們的準頭雖然不足,可誰也不願意看到意外生。

基地升級至lv2之後,衛星偵察體系隨著紅警間諜衛星的落成也極大進步了。配合偵查無人機、預警機雷達等多重綜合彙總,地面上只要沒有藏得太好的敵方目標,悉數坐收眼底。

“目標已鎖定。”空軍飛行員多少有些牢騷,收復臺灣作戰是極大的榮譽,不過在這一次的任務中,卻分配給了空軍對地攻擊的任務,而制空的任務卻交給了海航,這讓空中驕子的他們十分不忿。但不忿也不能忽視命令,空軍的豹b戰機本身就是戰轟機和多用途戰機的底子,載彈量在究極狀況下可達十噸,投入對地攻擊的任務沒有任何問題。反而海航的b14雖然在升級改進之後也有了一定的對地攻擊能力,但本身還是制空戰機,無論是載彈量還是航電系統對於複雜地面環境攻擊的適應性,都無法與專職對地任務的豹相提並論。

空軍自然也在最近接到了齊一鳴供應的大量殲-11黑鷹戰機,但除了紅警飛行員能夠駕駛之外,普通飛行員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熟悉,且齊一鳴並不樂意讓黑鷹這麼早就出現在戰爭中,中**隊的裝備進步已經快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了,如果殲-1o、殲轟7b這些戰機還沒有焐熱,又冒出來了數百架新型戰機,估計世界上所有人都能看出裡面絕對有問題了。

打高炮這樣的目標,空軍戰機自然不會飛到他們頭頂上扔炸彈,這次空軍攜帶了一些雷石6滑翔制導炸彈,在另一個位面這種炸彈被稱為中國版的,基地生產型也分為多個不同衍生型號。先是重量分為2o公斤、5oo公斤、1o6公斤和26公斤等多種不同規格;其次是戰鬥部有使用綜合效應集束炸彈子彈藥、感測器引爆武器子彈藥布撒彈頭、雲爆彈頭、普通高爆彈頭甚至鑽地彈頭;再有就是分為無動力和有動力版,無動力一般射程在6公里左右,而有動力版則可以打2o公里以上。

殲轟b投擲的這些滑翔炸彈都是老款的,基本上是普通的炸彈彈體重新安裝彈殼彈翼,加裝導引頭而來的。這些炸彈基本都是軍工廠代工彈頭,然後轉送到齊一鳴的基地去,重新改裝成雷石炸彈的。

齊一鳴對於雷霆、雷石等系列武器還是很青睞的,現在也正在組織研究人員研究新一代的滑翔炸彈,要改變其氣動外形和提高隱身能力,另外就是增加導引頭的精度和抗於擾能力。

幾枚雷石滑翔炸彈被投擲出去後,彈翼自動開啟,在導引頭的指引下,向著臺軍的高炮陣地飛去。因為空襲來的太突然,而這些守軍也沒有搞清楚到底前方生了什麼,即便是隱隱約約看到天上出現了機群,也沒有完全進入戰鬥位置,所以這些高炮在被轟炸時,至少有一半還沒有開始運作。

一枚空射炸彈下去就是一個大坑,打在高炮陣地的十米內,那門高炮基本上就不可能再度有作戰的可能性了。

這種投彈訓練空軍在近年來做過不少,所以完成得輕鬆寫意,為後續空戰的機群掃清了所有的威脅和障礙。

陳峰駕駛著雄貓戰機,微笑著看著地面上的滾滾濃煙,對飛行員而言,對地打擊是髒活累活,於起來沒多少情趣和刺激可言,而真正的天空搏殺才是飛行員最大的浪漫。

“確認對方機型,6架b6戰機、b架b1o4分別從不同的方向襲來。準備接敵”陳峰在對講機中喊道,此時心中已經一片澄淨,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的與敵人在戰場上空戰,不過他並不緊張,只有一股沸騰的興奮感。

曾經無數次在長天與自己的隊友進行狗鬥,也參加過各式各樣的模擬,飛行對於陳峰而言已經是一種習慣。

“目標鎖定,pl-2兩枚,射”就是如斯簡單,機載火控雷達抓住敵人的身形,在大約六七十公里之外就可以輕鬆將敵人擊墜,這些從南邊嘉義空軍基地起飛的戰機根本在雷達上還沒看到雄貓,就被不知道從哪裡飛來的導彈直接從天空中打下來。

他們也不是第一次接受到這種待遇的人了,越南人、蘇聯人、韓國人都曾經吃過霹靂-2導彈的苦頭,而霹靂-2的成功也推動空軍世界加向主動中距彈時代推進了,因為中國對外出口了一部分pl-2a美蘇都以各自的方式得到了一些樣品,並根據自己國家研製的根基,進行了一定的借鑑和仿製,美國的aim2o已經在這個時候開始試驗性裝備部隊了,而蘇聯的b77估計在3年代之前也有可能就完成。

臺空軍飛行員,少校郭保義此時冷汗大冒,“是珙軍的遠端飛彈啊,小忠快躲”

就在他的驚呼聲中,與自己關係很好的一名飛行員的座機被一枚pl-2擊中,凌空爆炸,飛濺的飛機殘骸和碎片在空中亂飛,嚇得離得有些近的郭保義膽寒心顫。

“別分心,珙軍來了”長官厲聲催道,不過郭保義從他的語氣中也能聽出長官也是極為害怕的,聲調都變了。

郭保義看過很多臺軍為飛行員準備的圖冊,當視野中出現數架塗著八一紅五星標誌的戰機後,他立即認出來了:“是美國海軍也裝備的b14雄貓,我們麻煩了”

b14雄貓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好的戰機之一,臺灣人可以看不起大6自產的戰機,但是卻不會看不起美軍的戰機,因為他們自己就在使用美製裝備,如果看扁美國武器,豈不是說自己裝備不行。更何況都知道b14那是跟他們裝備的b6差一代,更b1o4差兩代的戰機,更何況b14就算與同代戰機相比都是最出類拔萃的機型,就算是臺軍再狂妄,也不認為能夠在同等數量下幹過pl海航的雄貓戰機。

而且此時還不是臺軍飛機跟pla飛機數量相當的時候,臺軍只有11架,而這邊雄貓有兩個大隊6架,旁邊的空軍戰機也有十幾架在盤旋。

這幅景象就像是幾隻小雞仔闖入了一個老鷹們居住的巢穴。

郭保義驚呼:“打不贏的,打不贏的”

他的隊長罵道:“打不贏也要打”這份血性還是令人讚歎的,不過這隊長有一句潛臺詞沒說出來——這可是在天上啊,就算是想投降也沒法投降啊。

be口-1o4面對雄貓那是完全不在一個等級上的對手,陳峰在敵機進入視距之內,輕巧地用了一個盤旋就跟在了一架b1o4的後面。差了兩代的戰機在空中就像是一臺冰箱跟一臺真正戰機在搏鬥一樣。這也讓陳峰覺得十分無趣,咬住敵人很容易,而b1o4想要拖出雄貓的咬尾近乎不可能。

陳峰也不浪費時間,甚至不願意浪費導彈,打出一片航炮炮彈,將這架b1o4擊落下來。

就算是b6也沒有幸運到哪裡去,郭保義駕駛的戰機在空中盡全力想要拜託那些凶狠的pl海航戰機,可是自己拼了老命,敵方卻像戲耍他一樣地跟在後面,無論他爬升、急降、翻滾、盤旋,做什麼樣的動作,對方也不用抄近角或者是飛剪刀,總之就是能輕易地咬住他。

自己的那位長官在迎頭攻擊的時候,就被一枚pl-導彈打中,似乎運氣還好,做了彈射,至於能不能活下來就是另一回事了。

郭保義一咬牙,知道自己絕對不是對手,將飛機拉起之後,立即按下彈射按鈕。

“我打不過你們,我跑還不行麼?”天空中一朵傘花綻開,郭保義抓著繩子無奈地自語道。

陳峰看到了這沒有骨氣的飛行員,不由哂笑,心裡對天上的亡父道:“爸,你看到了嗎,當年您的敵人現在只是我們手下的土雞瓦狗了”